兵是国际象棋里单兵作战能力最弱的棋子,但兵也是棋盘上数量最多的棋子。兵的走法是直进斜吃。由此特点常形成后面的兵保护前面兵的“兵的链条”,以封锁对方从正面突击的道路。“兵链”中落在最后无兵保护的兵为落后兵,是“兵链”的弱点。这种落后兵如处在半开放线上就更易受攻击,它前面的一格常为对方占据。c4-d5-e4这样的兵形为楔形兵。f7-g6-h7这样的兵形为龙眼形或堡垒形。

初级班课程:国际象棋常见兵型与应用

通俗地说,有自己的兵把守,对方的兵不能控制,自己的轻子能占领,对方的轻子不能控制,这样的格子就是强格。对于对方来说就是弱格。

三大象棋中,感觉最完美的还是国际象棋,黑白格象征阴阳,6个兵种象征六爻,64格象征64卦,圆柱形棋子象征天圆,方形棋盘、方形格子象征地方……唯一可惜的是,国际象棋的士开局就兼容车象的走法、吃法,有重复。

如果把国际象棋和将棋杂交一下,

1.国际象棋的士,开局只能八方一格(同 将棋的 将),到对方底线或离开对方底线可升变,升变后兼容车象的走法、吃法。

兵在棋盘上可以形成不同的兵型,有五个基本兵型需要了解。

2.国际象棋的马,到对方底线或离开对方底线可升变,升变后可以跳日字或用字。

3.国际象棋的车,到对方底线或离开对方底线可升变,升变后增加可以斜向一格(将棋的飞车升变为龙王)

一、兵链

一组对角连接的兵(三个以上)叫兵链。下图中,c3-d4-e5三个兵组成了兵链。

初级班课程:国际象棋常见兵型与应用

兵链的特点是它们互相联系,互相保护,在进行攻击、控制空间的时候很有用。最顶上的兵最强,因为它靠近敌人阵营而且很有力量;最底部的兵最弱小,因为没有其他兵保护它。

4.国际象棋的象,到对方底线或离开对方底线可升变,升变后增加可以四方一格(将棋的角行升变为龙马)

5.国际象棋的将、兵不变,其他规则不变。

二、叠兵

一方同一竖线上的两个兵叫叠兵。下图中,e3、e4两个兵形成叠兵。

这样,国际象棋或更完美吗?

初级班课程象棋技巧:国际象棋常见兵型与应用

叠兵既有好的因素,也有坏的因素。叠兵可以控制很多格子,控制很多空间。叠兵的缺点是它们不能互相保护,缺乏联系,容易产生弱点;同时前面的兵会阻挡后面兵前进,造成交通堵塞。

重复是避免了,八方一格到对方底线老费劲了,不过一路可以和兵 互保。八方一格的士 和 八方一格的将 不算重复吧,因为士可以牺牲,而将牺牲就输了、结束了。

三、孤兵

如果一个兵的相邻竖线上没有己方的兵,那么这个兵就是孤兵。下图中,d4兵是一个孤兵。

初级班课程:国际象棋常见兵型与应用

孤兵就是”孤孤单单的兵“,孤兵不是好的兵型,一般会成为对方打击的对象,因为没有其他的兵能保护它,我们只能用其他棋子保卫它,这会限制我们子力的发挥。

四、孤叠兵

两个兵既是孤兵又是叠兵,它们叫孤叠兵。下图中,c5、c6两个兵是孤叠兵。

初级班课程:国际象棋常见兵型与应用

孤叠兵是更不好的兵型。它们两个行动不便,没有其他兵保护它们,非常容易形成弱点被针对打击。

五、通路兵

通路兵是通过了敌人所有兵的防线的兵,即没有对方的兵再能阻止它前去升变。下图中,d6兵是一个通路兵。

初级班课程:国际象棋常见兵型与应用

通路兵是我们需要知道的最重要的兵型之一。因为这个兵最有希望升变成后,会给对方造成不小的局面压力。

兵链的结构性弱点通常包括难以防守对方的某一枚兵,或是对方的子力可以在不受己方兵威胁的情况下便能占据的格子(尤其是在中心区域或是王周围的格子)。兵的弱点与它们的可利用性成正比,随着局面逐渐进入残局,这些弱点往往会随之增加。

初级班课程:国际象棋常见兵型与应用

兵单独拿出来看是没有意义的,只有组成“兵型”,才能分类,引导我们去理解。兵型决定了棋盘上很多的特质,比如“开放”还是“封闭”,双方的“坏象”和“好象”,马的“前哨岗”在哪里,以及“突破点”在哪里。

举个例子,荷兰防御石墙变例中,黑棋将c,d,e,f四个兵都放在了白格之后,我们从兵型就可以看出,这个局面是“封闭”的,双方的白格象是“坏象”,黑格象是“好象”,白棋的马的“前哨岗”在e5,而黑棋的马的“前哨岗”在e4等信息,这样对于接下来的计划的制定有重要意义。比如说,白棋很经典的一个走法,就是走g3,Bg2之后走Bf4去兑掉黑棋d6的“好象”,或者走b3之后Ba3去兑。这两个思路,一个是白棋能接受gxf4带来的兵型缺陷,另一个是白棋能接受Nxa3带来的边缘化的马。所以说,兵型对于思路是直接连贯的关系,而不是独立的关系。

再比如说王翼印度防御中,白棋走Nf3,f3和f4这三种变例,各自代表了三种不同的兵型,而黑棋就必须理解这种兵型,决定自己的计划,是走e5还是走c5。兵型的战斗从开局就开始了。

兵型的研究实际上是取舍的研究,有时候维持一个好的兵型是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的,比如在尼姆佐-印度防御中,黑棋Bb4以后,有Bxc3的手段来破坏白棋兵型,制造出c4弱点,达到自己局面上的目的;而白棋有的时候会允许这个弱点,有时候却不会。后者的最常见的做法就是Qc2,也叫做卡帕布兰卡变例,在黑棋Bxc3之后走Qxc3,在不制造叠兵的情况下还能保持双象优势,然而后在c3格的用处比其他变例中小了很多,导致黑棋在节奏上有一定的补偿。这就是取舍。

再比如之前提到的王翼印度防御中白棋走了f3的变例,虽然稳定了e4,但是自己的王翼马没法走到最合理的位置。

兵型和轻子在开局和中局中,既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又是相互钳制的关系。作为一名棋手,对这两个方面都有认识的情况下,才能做出明智的选择:让哪一个获得更高的优先级能更适合我?

比如斯拉夫防御和QGD,卡洛康和法兰西,一个是把后翼象走出兵链,另一个是把象保持在兵链内但是获得兵型上的优点。那你可能会问我了,QGD和法兰西,兵型上的优点在哪里体现?其实这种一步就能走c5的,也是兵型上的优势,比起c6再c5来说。

而兵型对于重子的这种关系通常要到棋局的后半段才能明显体现。你需要考虑的是,对于那种可以用一个兵去吃,也可以用另一个兵去吃的局面下,思考哪种在兵型上更好。开放线如何分布,兵岛如何分布。

原来走龙式的时候,很多人也问过我“我也想走龙式,但是讨厌白棋走南斯拉夫进攻,我能不能走加速龙?”我一般会反问,“那么你能不能接受白棋走c4+e4这种Maroczy bind的兵型?”因为在龙式里,d5这步棋只要能走出来,一般就平先了,这也是为什么南斯拉夫进攻中白棋都是走9.Bc4而不是9.0-0-0。反观加速龙,因为黑棋省略了Nf6,白棋也就没必要走Nc3,可以走c4。这一来一回,白棋是没法长易位对攻,但是黑棋也没法走d5了。这种局面,你要是能接受,就走加速龙,不能接受,就走回龙式准备面对南斯拉夫进攻吧。

有些爱好者甚至于高阶的一些棋手,特别喜欢或特别不喜欢走h3(h6)这种棋,然后形而上学的说成是“风格”,其实也是一种把兵型上的复杂问题简单化的处理。这种棋在特定状态下是很必要的棋,比如封闭西班牙中,虽然白棋也可以选择9.d4,但是更多的人都会选择9.h3来排除任何Bg4的可能性。而有的时候则不那么好,还用封闭西班牙举例子,白棋走了9.h3以后黑棋也走9....h6。你可能会反问,“这是斯梅斯洛夫变例,卡斯帕罗夫对深蓝都走过,你说不好?”其实“好”与“不好”是相对的,斯梅斯洛夫变例确实不如9....Na5,9....Nb8,9....Bb7的战绩好,另外,卡斯帕罗夫是想测试这种相对冷门的变例在对电脑时是否有奇效,最后,卡斯帕罗夫不是输了么(哈哈)。说回来,一般棋手没有目的性的走这种棋,就相当于让对方走了两步棋,甚至于自己创造弱点让对方来攻击。

兵,走与不走,走哪个兵,怎么走,一直以来都是个大问题,绝对不能大而化小的简单化。

对于走兵,尤其是特殊局面下的兵,选择和时机都很重要。在法兰西防御中,黑棋一般走c5和f6来突破,那么具体到某个局面,f6什么时候走,是每个法兰西防御爱好者要思考的关键问题。在卡洛康防御中,黑棋的突破手段主要是e5或者c5,那么具体到某个局面,走哪个来突破,什么时候突破,就是区别一般卡洛康棋手和卡尔波夫最重要的点。

所以,如何理解兵型,是每一个棋手必须具备的局面素养。对于特定兵型必须做到深刻理解,比如从最基本的孤兵,叠兵,通路兵,到IQP,Hanging pawn这种中局常见的兵型,再到封闭局面下复杂的兵型。这种能力,从开局的选择就体现了出来。

每次自己走兵的时候,都问下自己,我走这一步兵,获得了什么,失去了什么,我是否可以接受。每次复盘的时候,也都问下自己,我是不是在下棋的时候分析对了,之后我有没有贯彻我的思路。从兵的分析上深入到全盘,别说是“如何运用好兵”,“如何下好棋”的答案都呼之欲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