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的病床,是让人痛苦万分的。

尤其是长期抑居在此,会使人斗志涣散。

寻常间,没人愿意来此,命运无奈,久居于此,唯有忍耐。

国际象棋执白先行是种族主义吗?

这张由马克萨尔科技公司6月6日提供的卫星图片显示的是美国华盛顿16街上由黄色油漆涂写的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三个英文单词。 (新华社/路透/图)

住院期间,与象棋为伴是难得的快乐时光,近日,一则重量级的象棋***,让我这个重病的人,也从病床上欢跳了起来。

许银川来抖音了!

亿万棋迷翘首以盼的象棋最强优质偶像,棋坛人气之王,你们最爱的许仙,棋界楷模,终于来了。

当前的时代,是一个快速发展,视频飞奔的时代,与从前文字、图片为主不同,如今视频为王,直播盛行,每个人所要求的,越来越高。

最近,据多家媒体报道,澳大利亚国际象棋协会前官员约翰·亚当斯接到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的邀请,希望他参加一场关于“为什么在国际象棋规则中总是白棋先走,是否存在种族主义”的辩论节目。亚当斯感到十分恼火,认为这是胡说八道,二者毫无关系。网友中嘲讽的也占多数。

不过也有赞成的声音,一种观点认为,反正仅仅是一种讨论,真理越辩越明。但放在乔治·弗洛伊德事件后,西方社会种族关系极度敏感的时期,这种讨论必然带有特殊的色彩。是否能够平心静气,理性交流,颇可怀疑,毕竟谁也不想惹上为种族歧视声辩的罪名。

抖音,在这个万物革新的世界,凭着独具一格的吸引力,将触角伸及到身边的每一个人。

另一种观点则干脆怀疑“执白先行”的规则本身就是种族歧视的产物。对此象棋史研究者并没有找到什么证据。实际上要找证据也比较困难,即使在种族歧视盛行的时代,也不便把“因为白棋代表白人所以要先走”的滑稽联想写进规则。再者说,恰因为种族歧视,执黑者自然也会反感将自己和黑人联系在一起。不过据研究,执白先行的默认规则诞生于19世纪中叶,最早的记录见于1862年,正是南北战争期间,当时种族歧视也的确是无孔不入,渗透到社会各个层面。一位网友认为:“事实上国际象棋是诞生在具体人类社会里,并且黑白分先后手的时候还正是黑人白人对立最激烈的时期之一,那歧视就是合理的讨论话题了。”

既然是一种不能证实也不能否定的可能,那么应当如何看待呢?在此,我想到了象棋的另一个故事。语言学家费尔迪南·德·索绪尔在讨论语言的共时性和历时性时,拿象棋举了一个著名的例子:象棋中某个特定的局面,自然是一开始从双方的对弈中一步步演变过来的,也就是说,它具有时间中的起源和历史。但实际上,在这个局面中,对弈者完全不需要考虑之前发生过什么。目前的局面完全是目前的棋子及其位置决定的,和怎么走到这一步的没有关系,或者说已经脱离了关系。假如原来下棋的人先行离开,让给其他人接手,后者也并不需要调研之前对弈的记录就可以走下去。索绪尔以此清楚地阐明了“共时性”的意义:一个系统目前的状况,完全由其目前存在的各要素及其关系决定,而无需在意其发生历程。

抖音数亿用户的日活,让一切的展示,都变得有价值,象棋如何?

作为象棋界最富神奇色彩的六冠王,棋界最年轻宗师,许银川从四岁学棋开始,一篇《父亲送我上路》,就勾勒出了学棋路上的艰辛和感动。

许银川已贵为世界冠军、亚洲冠军、全国冠军“大满贯”,获全国冠军六次,世界冠军三次,五羊杯、碧桂园杯等大赛金杯不计其数,象甲、团体赛所向披靡,等级分第一次数历史最多,是许多棋迷心中永不褪色的象棋第一人。

将这样的思路用在“执白先行”的规则上,就可以看到,追溯——或者更准确地说,猜疑——规则的起源意义并不大,假设说今天所有下棋者在运用这一规则的时候,头脑中丝毫不存“白人具有优先权”之类的观念,那么这一规则就和种族歧视问题毫无关系。不管历史上是否曾经发生过关系。

许银川深知学棋的不易与象棋现时所面临的困境,他主动放下世界冠军的架子,深入棋迷当中,与棋友们打成一片。

许银川象棋学堂,许银川黄埔军校夏令营,许银川棋院,已经是棋界响当当的金字品牌。

不过,人类社会的问题比这种假设还是要稍微复杂一点。实际上,也完全可以反过来思考,即便在起源上“执白先行”与种族歧视毫无关系,但今天,在新的观念下,有若干人将此与种族问题联想起来,甚至将其作为一种象征,那么种族歧视在象棋规则中就是作为一种共时性要素存在的了。这一争议的确也比乔治·弗洛伊德事件久远一点。比如2019年,国际象棋冠军马格努斯·卡尔森在比赛中就刻意执黑先行,以表达反种族歧视的立场。

无论如何,共时性思考的方法让人们能够摆脱一种无谓的追根溯源,仿佛找到一个起源就把握了问题的本质,而重新将问题聚焦在当代社会本身的结构性问题。其实,今天绝大部分人已经接受了种族平等的观念。如果大部分人的确感到“执白先行”会引起强烈的种族关系联想,那么这个规则一定会被改变。但目前的主要问题在于,很多人,比如约翰·亚当斯,认为二者是毫无关系的。根据共时性思维:这种“毫无关系”并非声称起源上的无关,这谁也搞不清楚,而是在他们的意识中,的确没有联系。一些反对者指责这些人是被“洗脑”,也毫无道理,因为只要这种规则并不滋生或助长当事人的种族歧视倾向,实际上也就毫无干系。如果接受这一点,那么问题就不是双方种族歧视存在与否,或者说某一方对种族问题是否足够敏感,而是是否因为一部分人对该规则会引起某些联想,就有必要进行改变。遗憾的是,在现实中讨论不可能这么条分缕析,如果不愿接受改变,那么很容易就被扣上种族主义者的帽子。

其他许多美国近期的热点问题,其实也是一样。比如说“黑名单(blacklist)”是否因为沾了一个“黑”字就要换一个说法?比如说耶鲁大学是否因为其创始人埃里胡·耶鲁贩卖过黑奴就要改名?比如华盛顿或者杰斐逊的雕像是否因为他们有过黑奴而就要被推倒?虽然对此很难有简单划一的答案,但从共时性思维的角度讲,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过去历史的本身——比如黑名单一词源自人们对“黑暗”的某种生理性感觉,几乎不可能和黑人有具体关系,比如纪念华盛顿等人也和其蓄奴并无关系——而在于现实中人们的感受,而这一点其实是相当主观的。人们可能只是试图将其锚定在历史中,以赋予其看似的客观性,而实质问题完全在另一个层面上。至于一部分人的感受是不是比另一部分人更重要、是否“社会”必须尊重甚至不得冒犯一部分人的感受,那是另外的问题了。

先前与天天象棋/企鹅电竞的直播合作,许银川孕育了大量专业的棋迷。

(本文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宝树

如今,在抖音这个更富多元化的平台,许银川要让象棋的力量,影响到更多普通的棋友,不论水平高低,有象棋这项爱好,都是合格的象棋棋迷。

许银川登陆抖音,棋坛震动,抖音官方亲自出来,闪屏通告,许仙应约,与抖音另四位人气主播,男女大师陈栋、金松、吴可欣、林莺倾情切磋。

激战过后,许仙不顾疲劳,与棋友点桌对战,五分钟、十分钟、评测,齐齐而至,每每到夜里十一点多,屏幕前仍有许银川亲切随和的笑容。

当前,腾讯棋牌天天象棋2021年全国象棋男子甲级联赛日益临近,今年象甲的正赛第一阶段(1-11轮)5月19日至26日,预选赛15-18日(前二升甲),象甲大改革,每盘棋必分胜负,快棋(20+5’)、超快棋(5+3’)、附加赛(6VS4,+3’,和棋黑胜),前十进季后赛。

八冠王广东碧桂园队以许银川、郑惟桐双核,许国义、程宇东在列,吕钦坐镇中军帐,向历史第九冠发起冲刺。

粤军屯兵阳江,全军集训,应对新赛季,许银川白天训练,刀光剑影,极尽耗神,晚上与棋迷如期见面,不惧疲意,微笑挂面,弈战解说,让棋友收获满满。

许银川倾囊相授,以风趣幽默的语言,简洁精要的把棋局要领告知棋迷,直授、问答、考题相结合,穿插象棋故事,一场直播下来,生动而有趣,棋友们不单学到了棋,而且欢声笑语,乐趣无穷。

许银川不愧是象棋史上最具人气优质偶像,棋坛最年轻宗师,开播首日象棋技巧,就有点赞一百七十多万,观看数百万,同时在线超五万,增粉数十万,第二日,点赞、观看亦双双破百万。

5月11日,开播第三日,许银川因在阳江训练,设备临时调试,晚上八点才开播,为回馈一直耐心等待的棋迷,他一口气播到深夜近十二点,棋友们热情如火,点赞近千万。

棋坛大事件!许银川入驻抖音千万点赞,象棋宗师开启新纪元

当点赞到九百六十多万时,许仙不忍棋友们太过辛劳,劝大家早些休息,自己就此下了,给棋友们留出洗澡的时间。

棋迷们依依不舍,纷纷发弹幕“再来一把,再来一把”,相约下次再见。

5月12日,许仙休播一天,13日、14日晚,许银川又连续在直播间与棋友们热烈相聚。

抖音搜索许银川,就可以关注并观看许仙的直播与讲棋(抖音名:象棋许银川),成为象棋世界冠军的忠实粉丝与朋友。

可以想见,以许银川抖音粉丝的增长速度,未来,超越百万,甚至千万,都是近在前方的事,同时段点赞、观看、在线,已在抖音整平台中上榜,象棋乃至体育全直播类,均是首屈一指。

许银川来抖音了,这对提升象棋的社会影响力太重要了,成千上万的抖音象棋爱好者,对于许银川的到来,如同老友相逢,他们都太熟悉许银川了,“这不是许仙吗”。

许银川感言,未来将会组织更多的象棋活动,与粉丝们互动,给棋友们更好的直播,一种享受,许银川曾说,为了进一步提高象棋的地位,吸引更多的人关注象棋,自己宁愿化身“网红”,与棋友为伴。

不论在哪,即使在病床上,也会一如既往的支持象棋最优质偶像,棋坛宗师,为六冠王许银川加油喝彩,呐喊助威。

天之宽,大地无垠,坚信许银川可以在抖音开辟出更大的一个象棋战场,将象棋的影响力带到一个新的高度,造福亿万棋迷。

抖音,象棋许银川,无限可能。

(象棋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