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几年过去了,我已经成为一个壮实的小伙子,今年也考上了当地的知名大学,


刚好老家有个表哥在城里,我就暂住在他们家里。

我正躺在床睡觉,忽然隔壁的主卧里,传来不小的动静。我立即起身光着脚,悄悄地打开房门,探出脑袋,竖着耳朵听了听。


不错,那声音确实是从主卧里传出来的。


开始是吱吱呀呀的声音,像是有人在晃动床板,后面是床头撞击着墙壁,发出的咚咚声。

 文学


我点着脚尖走过去,把耳朵贴在门缝里听了听,只听哥哥喘着粗气,不停的发出嗷嗷的声音。


与此同时,嫂子也发出节奏感十分强的低吟声,紧接着听她小声喊道:“嗯,使劲,再快一点,再快一点嘛——”


晕死!


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大了,一股丹田之气直往涌,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而且身体变得异常的僵硬。


哥哥没有回答,依然是按照他的节奏,发出那种非常吃力的喘气声。


没一会儿,随着床头猛烈敲击着墙壁几下,房间里突然变得十分安静,感觉一颗针掉在地的声音都能听见。


在门外的我,已经能够听见自己砰砰的心跳声。


“完了?”里面忽然传来嫂子意犹未尽的询问声。


哥哥十分疲倦地“嗯”了一声。


“我说大虎,你究竟怎么回事?这么三下五除二地了事,看来这辈子我们是不可能有孩子了!”


“我说小玉,你能不能别总是拿孩子说事,这样会给我增加心理负担的!”


“哈,这么说你没用还怪我咯?我说戚大虎,别怪我没警告你,你做不了爸,可别耽误我做妈,你要是还不把身体调理好,别怪我给你戴绿帽子!”


说完,温如玉好像朝里面的卫生间走去,一会传来沐浴的声音。


我赶紧回到房间,躺在床还心跳不已。


嫂子温如玉长得那么丰满性感,哥哥戚大虎斯斯的哪里是他的对手?除非是换成我……


想到这里,我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觉得自己的这种想法也太狗血,太龌龊了。


虽然我跟戚大虎不是亲兄弟,只是同村同姓,往数十八代,才有一个共同的祖。


问题是这么多年他对我一直很好,要不是他的帮助,我都考不这所大学,而且现在让我住在他家。


他那个方面不行是他的事,再怎么,我也不能对他的老婆温如玉有那种想法呀!


我的耳旁,一直回荡着温如玉刚才销魂的低吟声,脑海里,满满都是她性感丰满的身影。


虽然知道不应该,但我还是意淫着温如玉自撸起来。


没撸几下,我浑身一个激灵,一种喷射的感觉,让我全身放松。


由于这次太快,我都没有准备好卫生纸,直接弄了一短裤。


我赶紧起床换了条短裤,把弄脏的短裤放在床头,像是真的开了一次洋荤一样,舒舒服服,甜甜美美地倒在床便呼呼大睡起来。


因为军训还没开始,我一直睡到八点,才被温如玉叫起来吃早点。


我起身低头一看,昨天晚放在床头的那条短裤不见了。


汗!


我走到窗边一看,发现那条短裤已经被洗干净,正晾晒在阳台的衣架。


卧槽!


这下完了,我特么待会儿怎么面对温如玉呀?


戚大虎一大早走了,温如玉却等着跟我一道吃早点。

 文学


我只顾低头吃着包子喝着牛奶,一下都不敢抬头看她。


“二虎,以后换下的衣服和裤子,别扔在房间,直接放到楼下卫生间的盥洗盆好了。”


我满脸涨得通红,无地自容的“嗯”了一声。


温如玉看到我这副样子,居然扑哧地笑了一声。


“怎么,二虎,高的时候,你们老师没教过你们生理卫生吗?”


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一脸愕然地抬眼看了她一下,赶紧又把头低下。


“看样子是没过,那你知道女人每个月有例假吗?”


我一脸涨红的没有吭声。


“二虎,你现在也是大人了,男女生理的事情,也应该懂一点,别像个小孩子似的,一听到那种事情脸红。”

温如玉已经跟着后面过来了,看到我有些木然的站在门口,赶紧伸手拨了我一下。“我说陈大编辑,别逗了,他是老戚的弟弟,刚从乡下来,可别吓着了他。”


后来我才知道,她是副校长的老婆,名叫陈灵均,今年三十多岁,可看去也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过去是群艺馆的独唱演员,现在是电视台的音乐编辑,长得既漂亮又有气质。


她家住在隔壁,右边是她家,两家阳台之间,只隔着一块砖厚的墙。


“哟,这是戚副教授的弟弟,是亲的吗?”


“瞧你这话说的,当然是亲的,今年刚考到我们学校来。”


陈灵均下打量了我一眼,虽然嘴里是在跟温如玉说话,两只眼睛却一直盯着我:“怎么感觉你们家正在演《金瓶梅》呀?”


“什么意思?”


“虽然戚副教授的个子不矮,可瘦得像根竹竿,要是把这弟弟喻成武松的话,他可是武大郎了。我说温老师,你该不会扮演潘金莲吧?”


温如玉白了她一眼:“我说陈大编辑,这可不像是领导夫人说的话,别把他真的当成了孩子,都大一了,还有什么不懂的吗?”


陈灵均扑哧一笑:“好了,好了,不瞎扯淡了,搞定了没有?搞定了我们走吧,她们几个还等着呢!”


“那我们走吧!”温如玉转而对我说道:“吃完早点后该干什么干什么,桌子的东西等我回来收拾。”


“嗯。”


我毕恭毕敬地朝她一点头。


陈灵均转身离开的时候还瞟了我一眼,悄声对温如玉说道:“这孩子挺腼腆的,别说是从乡下来的,现在乡下的孩子也是不得了……”


“好了,好了,你可是堂堂领导的夫人,能不能端庄一点?不知道你是演员出身的人,还以为我们学校领导的家属,个个作风都不正派呢!”


“我去,你丫的骂人不带脏字呀?”


两人一边嬉笑打闹着,一边朝外走去,我远远的看着她们了一辆小轿车。


开车门的时候,陈灵均忽然回头又看了我一眼,吓得我赶紧把门关,一百只小鹿在心头乱撞。


我能够感觉到她看我的时候,她那双明眸的大眼背后,还有一双更加深邃的眼睛。


其实在男女关系方面,我并没有完全开窍,更不懂得去玩弄女人,像陈灵均这样看去结过婚的女人,过去我想都不会想。


只是我的魂早被温如玉勾走,只是因为自己是个有底线的人,只好转移目标,把对她身体的迷恋转嫁到陈灵均身而已。


真要是较起来,其实我更喜欢温如玉那种类型的女人,她更加丰满,也更加高挑挺拔。


但在我和温如玉之间,永远有戚大虎这道让我过不去的坎,而陈灵均则不一样。


她的出现,让我感觉到一切皆有可能。


尤其是她刚刚一直盯着我看,车时的最后那次回眸,更让我有种触电的感觉。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