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处罚!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案大起底,背后真相实在让人惊愕!

近日,好多生活新闻故事被冲上热搜,这件新闻也是上了热搜榜,看看到底发什么了什么新鲜事情吧

    2021年11月17日,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康美药业原董事长、总经理马兴田等12人操纵证券市场案公开宣判。从立案到今天的一审宣判,整个过程耗时近三年。一代药王的故事虽然结束了,但留下的疑问,市场各方仍在热议,投资者想知道的是如何能识破一家造假的公司,而更多的上市公司,更愿意看看这前车之鉴,而思后事之师。

处罚!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案大起底,背后真相实在让人惊愕!(图1)

    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案大起底背后真相实在让人惊愕


    马兴田因操纵证券市场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以及单位行贿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20万元;康美药业原副董事长、常务副总经理许冬瑾及其他责任人员11人,因参与相关证券犯罪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2021年11月12日,康美药业证券特别代表人诉讼也作出一审判决,广州中院当庭宣告康美药业等相关被告承担投资者损失总金额达24.59亿元。审计机构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未实施基本的审计程序,承担100%的连带赔偿责任,正中珠江合伙人和签字会计师杨文蔚在正中珠江承责范围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导读: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案大起底背后真相实在让人惊愕!2021年11月17日,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康美药业原董事长、总经理马兴田等12人操纵证券市场案公开宣判。从立案到今天的一审宣判,整个过程耗时近三年。


    此外,广州中院判决认定“案涉虚假陈述行为的揭露日”为2018年10月16日,该日期是计算投资者获赔金额的“关键”。


    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案大起底背后真相实在让人惊愕


    随着马兴田等人和证券特别代表人诉讼一审判决的公布,从2018年就喧嚣至今的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案,终于尘埃落定。


    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案也是迄今为止,法院审理的原告人数最多、赔偿金额最高的上市公司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但打开这起案件的密码,了解康美财务造假的全过程,探寻公司实际控制人马兴田的故事,需要从深圳一栋不起眼的大楼,和一篇财务分析文章开始。


    2018年的10月16日,位于深圳福田区的一栋大楼里,一篇财务分析文章悄然上线,这篇文章名为《康美药业盘中跌停,疑似财务问题自爆:现金可疑,人参更可疑》。


    文章的作者是两个年轻人,一个叫付彦龙,另一个叫林熙明。2021年初,记者赶往了深圳,见到了这两位财务数据分析员,在当地人眼中,他们就是两名普通的打工仔。


    在康美药业的财报中,2015年到2017年,公司账上分别有158亿元、273亿元和341亿元的货币资金,但付彦龙和林熙明也发现,康美的账上有这么多现金,但这家公司却仍然在大量贷款。而且,利息支出比利息收入要多很多。对此,研究财务的付彦龙和林熙明很不理解。


    2018年10月16日,质疑康美财务造假的研究报告,在网上公开发表,当天,康美药业的股票跌停,此后三天连续跌停。也就在10月16日当天晚上,证监会紧急成立康美药业核查小组,第二天,核查小组迅速进入康美药业,调取相关的财务凭证,就此展开对康美药业的财务调查。


    2020年5月14日,中国证监会对康美药业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2016年到2018年,康美药业通过伪造和变造增值税发票、伪造银行回款凭证、伪造定期存单,累计虚增收入达到291.28亿元,虚增利润近40亿元。


    山村穷小伙儿马兴田“药王”发家史


    马兴田是康美药业的实际控制人,是一个来自广东地地道道的潮汕商人,他出生在普宁下架山镇的碗仔村。


    普宁市下架山镇大山深处的一处古老村落,四面环山,整个地貌就像一个碗的形状,因此得名碗仔村。这里,就是康美药业原董事长马兴田出生的地方。


    村里最大的一栋房子就是马兴田的家,村里人告诉记者这栋新修的房子平时没人住,只有在春节或者清明节,马兴田的家人回来祭祖的时候,这栋房子里才会有人出现。


    1969年,马兴田就出生在老宅,马兴田家里不算富裕,和村子里的孩子相比,并没有看出他有什么天赋异禀的地方。


    村里的餐厅老板是马兴田的小学同学,在他的回忆中,马兴田读到初三,就到当时的普宁县城去工作了,由此认识了现在的妻子许冬瑾,许冬瑾是第一个改变马兴田的人。


    普宁是全国最大的县级市之一,拥有240多万人口,老城区长春路的流沙中药市场是普宁成立最早的中药城。


    上世纪九十年代,马兴田和许冬瑾曾在这附近开了第一家中药铺,但时过境迁,在城市发展的滚滚洪流中,如今马家的药铺已经难觅踪迹。


    流沙中药市场的对面,就是康美药业公司最早的办公楼,这是许冬瑾和马兴田夫妇在1997年建成的,1998年,康美药业成功研发出以络欣平、利乐、诺沙为代表的国家级新药,并被列入国家级科技项目。


    2011年,康美药业取得了普宁中药材市场的经营管理权,选址流沙镇,投资兴建了普宁康美中药城,2017年7月1日老市场的商户搬迁到这里,正式开业。


    这样的模式,康美复制到了安徽亳州、青海玉树、甘肃定西、云南昆明等地,建中药市场或者中药产业园,进行地产开发,几乎成了康美后期的主要业务,而这也是康美财务造假最浓重的一笔。


    证监会2020年5月14日对康美药业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查证康美药业在《2018年年度报告》中以亳州华佗国际中药城、普宁中药城等6个工程项目为理由,虚增固定资产11.89亿元,虚增在建工程4.01亿元,虚增投资性房地产20.15亿元。


    除了房地产在弄虚作假,证监会调查人员在与康美相关的3700多个银行账户、420多万条银行流水信息中发现,马兴田一直在市场中坐庄炒股,而且炒卖的竟是自己公司的股票。只有股票不断往上涨,马兴田等人才能从中获益。


    2019年4月29日当晚,康美药业对外披露2018年年报和2019年一季报,在这两份文件中,康美表示2017年公司财务报表,年末货币资金多计入了299.44亿元,营业收入多计了88.98亿元,营业成本多计了76.62亿元。近300亿元货币资金,说有就有,说没有,就没有,严肃的会计审计,竟然随意地将300亿元的资金,用会计差错一笔带过。如此荒诞的会计审计报告,就这样堂而皇之地公布在市场上。


    律师王智斌从2018年年底开始就陆续收到投资者的诉讼请求,目前他已经接到300多份诉讼请求。


    2020年3月1日新《证券法》开始实施,明确引入中国特色的集体诉讼制度,充分发挥投资者保护机构的作用,允许其接受50名以上投资者的委托作为代表人参加诉讼。这是A股市场上,划时代的一个动作,也是国家推进资本市场改革,健全市场机制,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最为关键的一步。


    2021年11月12日,广州中院对康美药业证券特别代表人诉讼作出一审判决,康美药业等相关被告承担投资者损失总金额达24.59亿元。王智斌告诉记者,他所代理的300多名投资者已经默示加入这次特别代表诉讼。


    随着新证券法、《刑法》修正案(十一)的正式施行,财务造假等违法成本大幅提高,打击资本市场违法犯罪上升到一个新高度,投资者将获得更加有力的保护。

(本文摘自网络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