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松开了手里的树藤,目光从花藏的头顶,一直扫到脚面。又扭头看了看四周道:“这里是哪?”

    “不知道!”

    花藏憋了一肚子火,要是她的随身球坏了……她一定会让男人知道,什么要重新做人。

    面对花藏的怒火,男人不为所动:“你对我做了什么?”

    花藏不后悔之前给他吃了那么多灵果,吃了她的,总归要给她吐出来。现在她只想好好的收拾一下这个臭男人,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数不清的树藤,从地上生长出来,有些在花藏身边,有些在男人身后。

    挥舞的树藤让男人皱起了眉头:“为什么?”

    “因为你吃了我的灵果。”

    花藏手里的树藤朝着男人抽了过去,男人伸手再一次抓住。花藏微微一笑,藤尖暴长,同时朝着男人的眼睛抽了过去。

    抽实,男人伤眼,躲避,后面还有一个陷阱。男人伸出另外一只手,挡在了眼前。

    藤条结结实实的抽在男人的手背上,留下一道微红的印子。

    男人伸手去抓,藤条已然退远,换了一个方向,再次抽向男人的脸。

    “因为你忘恩负义打我的东西。”

    这次男人没有挡,也没有躲,任花藏的藤条结结实实的抽在了他的脸上。这一次的力道比他手背上的力道要重,等到藤条收回时,男人脸上也留了一条长长的鞭痕。

    “抱歉!”男人显得有些不安,“我……我不知道。”

    花藏不理,提着树藤,又往男人身上抽了一记。

    男人没挡没避,生受了。这一次,花藏抽的是他的身体,藤条正好抽在了他的兽皮上,等到藤条离开的时候,兽皮也被挂在藤条上直接扯飞了出去。

    男人脸色有一刹那的龟裂,直接身子一缩,蹲了下去。

    花藏面不改色的转身,一边收回灵力,一边对他放狠话:“我告诉你,这事不会就这么算了。”

    她捡起掉落在地的随身球,满心都是疼的。这多么好用的东西啊!

    有了它,对生活,对基地,能有多大的改善啊!现在这一切,都被这个该死的男人毁了。

    花藏心中充满了怒火,她猛然回头,发现男人披着那块布,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后。

    她拿球怼着男人:“你知道你都干了什么吗?你毁了多么珍贵的东西,你知道吗?我告诉你,我不会再给你治疗了。我不但不给你治,我还会一路跟着你,我要亲眼看到你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智能马桶冲前面太刺激|公翁之月月同公翁(图1)

    男人不闪不避,就拿眼看着她,直到她一口气说完。

    “我……能修!”

    什么?

    花藏骂他的话都卡了一下。

    “你会修?你能修?”

    “我先试试。”

    男人接过花藏手里的随身球,也不知道他在随身球上面按了些什么地方,就递回了给她:“你试试能用不。”

    花藏将信将疑的接过来,说道:“上升。”

    随身球在她手里震颤了几下,再摇摇晃晃的往上升,升了差不多半米之后,移动的速度和轨迹就已经恢复了平稳。

    “随身商店!”

    随身商店在她眼前弹开,光屏闪了两下,恢复了正常。

    “切换到拍卖界面。”

    红光投下,拍卖界面出现。

    失而复得的喜悦,让她的眼里波光闪烁。

    她伸出手指,点在男人的胸口:“我再一次警告你,不要动我的东西,再动我的东西,我会让你一辈子和你的病魔相亲相爱。”

    男人后退一步,避开了她的手指:“好的,我记下了。”

    说完之后,他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花藏好几眼才问道:“我想知道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给我吃的灵果是什么?”

    花藏蹲下身,捏住了一小根瓜藤,那瓜藤很细,连小手指粗都不到,瓜藤上挂着三五个姆指大,圆溜溜的小青瓜。

    灵力倾泄而出,瓜熟蒂落,花藏在男人目蹬口呆之下,收获了五个拳头大小的青瓜。

    青瓜散发着浓郁的灵力,花藏听到远处的树林又开始骚动起来,同时男人重重的吞了口唾沫,眼光一下子聚焦在她手上,像是粘了上去拔不下来。

    花藏不理他,喊出了拍卖系统,把五个瓜,全都放进了光圈里。

    光屏立刻出现了这五个青瓜的实时图像,以及相关内容。

    【拍卖物品:未知名水果】

    【毒理检测:安全】

    【功能:天然无机食品,营养成份超标,对人体作用未知。】

    【价格:】

    【建议:请谨慎购买或食用。】

    花藏输入了价格,500星币。

    上次一串葡萄,是100星币,这一次五只青瓜,五百星币,应该能卖出去。

    确定拍卖之后,蓝光一闪,依旧提示无人出价,拍卖不成功。

    花藏又选择了寄存拍卖。这一次,她都是当着男人的面做的,等到猴群出现在他们周围的时候,青瓜已经消失不见,空气里只余下逸散的气息。

    猴子焦燥的在他们身边叫嚣,男人沉默的看了她好一会儿,终于开口问道:“要怎么样才能获得你的灵果?”

    “做我的人!”

    男人挑了挑眉,花藏意识到自己话中的漏洞,脸色微微一红,轻咳了两声道:“鞍前马后,睡前睡后……”

    花藏说到这里,又意识到自己嘴瓢,一口口水呛得她猛烈的咳嗽起来。

    男人就站在那里,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咳,直到她咳完之后,再把话说完整:“当我的手下,保护我,帮助我,做你能做的一切。”

    “好!”男人答得十分干脆,“那你现在能告诉我,这里是哪里了吗?”

    “我不知道。”花藏答得十分光棍,“不过我们可以去找人问。”

    男人点点头,算是接受了花藏的答案。

    “我叫阿斐……上非下文的斐,我应该怎么称呼你?”

    “我叫花藏,花朵的花,迷藏的藏。你……就叫我阿藏吧!”

    “好的,阿藏。”

    男人在说话时,用他特殊的尾音,称呼阿藏这个名字时,那藏字百转千回,被他喊出了一种格外悠然的意味。落在她的耳朵里,只觉心尖发痒。

    “那我们下一步……去哪里?”

    花藏四下看了看,选定了东南方:“我们去那边。”

    传说中的方舟基地,就在地球的东南方向。他们所在的小基地,就离方舟基地不远,只是因为交通断绝,通讯断绝,两个基地之间,断联了许多年。

    男人沉默的跟上,提着花藏在救生仓里发现的那只打不开的箱子。

    鬼使神差的,花藏问了一句:“这箱子,你能打开吗?”

    “能!”

    看花藏停下脚步,似是不信的样子,男人双手在箱子的边角一按,然后往上一推。之前花藏摆弄半天,都没能打开的箱子……开了。

    花藏看看箱子,再看看男人,嘴角抽了抽,她好像和这些特殊的工具无缘,不管她怎么摆弄,它们都不听话。但是落在阿斐的手里,全都听话得不得了。

    这让花藏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最后轻声道:“那你再看看箱子里的东西,看能不能找到我们能用的。”

    她这个主人太穷了,除了身上穿的衣服,就只有一个随身球,和这个打不开的箱子。不过她再穷,也比这个男人好,遮身的这块布,都还是她的。现在多一个箱子,就多一些工具,生活也能便利许多。

    阿斐当着她的面,从箱子里掏出一个圆形的杯子,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扭的,只听得咔嚓一声,杯顶上弹出一个半人高的漏斗。

    将漏斗朝上,杯子朝下,放在地上,阿斐看着花藏没说话。

    花藏示意他继续。阿斐接着在箱子里掏东西,摸出一把多功能的短刀来。短刀带鞘,鞘上带孔,还配着一些花藏看不出名的东西。

    她只看阿斐拿着刀背,在刀鞘上磨擦了几下,几点火心就冒了出来。曾经的户外多功能匕首,以最小的工具,开发最多的功能。

    匕首,可以用来防身,用来当菜刀,用来当砍刀,还配有线锯,可以用来锯树,或者绑在木棍上,当鱼叉。很多功能,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人做不到。

    这样的工具,因为工艺的关系,已经无法再生产出来。每消耗一把,就少了一把。仅剩下的,也都传承了多年,不管是功能,还是质量,都经过岁月的催残,变得退化,脆弱,除了当古董,和样品的功能之外,再无实用价值。

    如今从箱子里开出一把质量上乘的短刀,对他们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暗室逢灯。

    阿斐看出了花藏的喜欢,把短刀递过来给她。她高傲的挑了挑下巴:“你留着吧!”

    留着好好使用,开山砍树,生火做饭。

    阿斐把短刀和其它东西都放了回去,只把那个漏斗背在了身上。他们继续前进,往着花藏指定的方向。这一路上,花藏都在留意,那个男人赤脚走在山林里,却没有半分不适。

    他的脚底有着厚厚的茧子,也不知道他这样赤足走了多少路,走了多久的路,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料想时间必定不短。

    花藏一路走,一边收集着植物。有些是根,有些是果,还有些就是花草。它们杂乱的被花藏捆成一团,挂在了阿斐的身上。

    在经过一处山林时,花藏停了下来。树林里有些断枝,看起来像是人类踩踏折断过的样子。沿着这些断枝往前走,花藏发现了一堆灰炽。

    摸了一下,已经冷了,好像烧火的人散去了很久。再在周围找找,还能找到一些被丢弃的兽骨及皮毛。

    这附近有人!

    有人活动过的痕迹,而且才过去不久。

    花藏没有再走,直接在灰炽的上面重新生起了一堆火。又在周围扔了好几颗种子,催生成芽,为作夜宿营地的警戒。

    阿斐走过来,递给她一杯水。

    花藏挑了挑眉:“哪来的?”

    “我喝过了,没毒。”阿斐指了指漏斗的底座,那里正好空出了一个杯子的位置。

    “你知道这个装置是蓄水用的?”

    阿斐摇头。

    “你不测试就喝?你就不怕被毒死了?”

    阿斐不语。

    花藏没好声气瞪了他一眼,接过杯子,先试着喝了一口,是正常水的味道很清澈。把余下的水喝光,再把杯子放了回去,花藏发现阿斐逮了一只肥兔子回来。

    这一顿兔肉,花藏和阿斐吃得都十分满足。

    饭后,阿斐给花藏用树枝扎了一个床,把2*2米的盖布扯了半米长自己围在腰上,剩下的部分铺在了床上,让花藏睡在床上,他自己则睡在了离火堆不远的地上。

    睡前,花藏又打开随身商店看了一下,她拍卖的五个青瓜,还挂在那里,账号金额还是可怜兮兮的30个星币。30个星币能买什么?什么都买不到。

    什么时候,她能不顾及金额,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呢?花藏闭上了眼睛,她并不知道她卖出去的那串葡萄,让鲸鱼星系梅沙星上的两个兄弟,面对了一个极为严峻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