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洛杉矶。

    整个人陷在柔软的沙发里,奈奈生重重地叹了口气。

    一直数着她叹气声的宝积寺莲华扔下手柄,忍无可忍。

    “第二十次了!奈奈生,我好不容易来美国找你,你就这么不愿意跟我一起打游戏吗?”

    “不是啦,只是我室友要回日本了,我很愁而已。”奈奈生无奈地拍了拍气鼓鼓的女孩子,“……冷静一点。”

    宫野志保,奈奈生的室友兼一起长大的青梅,目前正和她一起在洛杉矶留学中。

    虽然比她小了整整四岁,这位天才少女却比她提早大半年修完了大学学分,这两天已经在办毕业手续,准备带着她那金灿灿的双学位回日本了。

    回日本就意味着要回到那个组织,奈奈生不忍心,劝过她很多次,宫野志保却始终坚决。

    “总是逃避不是办法,而且,不能再让姐姐一个人留在那边了。”

    她一提到明美,奈奈生顿时无话可说,只得无可奈何地放人,但说到底还是担心。

    而且……志保一回国,下一个就该轮到自己了。

    想到这四年在组织管控外的生活即将走到尽头,奈奈生最近几天的心情沉重到极点。

    莲华看着她这幅苦大仇深的样子,眼睛转了转,坐下了:“现实这么苦的话,就去二次元找乐子啊!”

    她笑眯眯地说出死宅的标准台词,同时抢过奈奈生的手机,不由分说地点进app商店,对着排名榜首的游戏点了下载。

    “试试这个?”她把手机递回来,“据说最近很火的一款养成系手游。你又不谈恋爱,在虚拟世界里养个小男友也不错,四舍五入好歹算有人陪了。”

    奈奈生托着腮,根本没有拦她的意思,睁着半月眼将手机接过:“越来越没大没小了……你真的知道我比你大吗?”

    “还不是因为某人一天到晚没个大人样子。”莲华叨叨,又忍不住好奇,“所以你为什么不谈?学校里追你的应该不少吧?”

    这么说不是没有依据。在莲华眼里,今年22岁的奈奈生是一举一动都让人移不开视线的漂亮姐姐。黑发柔顺,皮肤白皙,五官小巧又精致,脸上总是带着温柔随和的笑意。

    比起交际圈里的那些富家小姐,莲华更喜欢和奈奈生相处,因为可以放下一切包袱。不管做什么,她好像都会笑吟吟地包容自己。

    所以她才想不明白,这样的奈奈生,为什么从来都没谈过恋爱?

    “反正总要分的,到时候纠缠不清太麻烦了……《我的打工男友》?恋爱养成?”奈奈生果断转移话题。

    目光移到手机上,app已经下载完毕,屏幕最下方多出一个非常有存在感的粉色图标。

    “对呀。”莲华说着,用自己的手机也打开商城,却怎么也找不到刚刚的app了。

    她有些疑惑,但转念一想,又捧着脸笑起来:“算了,我有雅君就够了……”

    *

    告别花痴中的莲华,回到自己那幢就在隔壁的别墅,奈奈生一进门险些被地上的杂物绊一跤。

    “小心点。”宫野志保从玄关另一侧探出个头,声音清冽,干脆地抛下一句,“别踩到我的鞋。”

白洁最刺激一篇,早就想在学校要你了(图1)

    奈奈生:“……”

    奈奈生:“……你这个无情的女人!”

    回应她的是宫野志保一个冷漠的后脑勺。

    奈奈生委屈巴巴地回到自己房间,往床上一扑,打开手机。

    想了想,点进了那个粉色图标。

    虽然不像莲华那么沉迷,但奈奈生平时也会玩游戏来打发时间。养成类游戏属于她相当感兴趣的一类了。

    至于这个恋爱元素……

    当然是角色的颜值决定一切了!

    游戏很快打开,一阵白光之后,标题出现在屏幕正中央。

    ——《我的打工男友》

    再然后,白光渐暗,开场画面相当草率且突兀地结束了。

    屏幕上映出奈奈生略显愕然的脸:竟然连游戏公司的logo都没有吗?

    ……这也太随便了吧?

    不给她多想的时间,画面已经重新出现。

    入目是个昏暗狭小的房间。

    墙上的钟表显示着下午五点,和现实中的时间一致。

    在夏天,这个时间距离天黑还早,房间里之所以昏暗纯粹是因为采光不好。窗外的高楼挡住了所有景色,衬得这个不过几平的房间更逼仄。

    屋内摆设不多。一张单人床,一个吃饭用的圆形矮桌,一个立式衣柜,还有一张木桌和一把配套的椅子,上面零零散散放着几本书和文具。这些就是她在这个画面中看到的全部家具了。

    地上铺着榻榻米,显示着这是个日式房间。

    也许是为了增加真实性,游戏内没有背景音乐,只有环境音。从很远的地方隐约传来了学生放学后打闹的嬉笑,夹杂母亲呼喊孩子的声音,偶尔,还会突兀地听到汽车鸣笛。

    有了这些喧闹人声衬托,这间安静晦暗的小房间更显得死气沉沉了。

    奈奈生在心底为这设定赞叹了声,迅速扫过背景画面,目光终于落在坐在床上的小人身上。

    小人一直没抬头,所以她才没有第一时间看他。

    其实说是小人,看比例应该也有六头身,算是动画里标准的青少年身材。和背景整体偏写实的画风融合得很好。

    再仔细看,作画也很精良。

    小人坐在床边,低着头,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少年单薄的脊骨一起一伏,金色短发散乱地垂下,露出微弯的脖颈。肤色偏深,是在日本很少见的健康的小麦色。

    等了几秒,小人毫无动静,奈奈生逐渐没了耐心。

    屏幕上没有其他明显的图标,她于是伸出手指点了点小人。

    碰到的一瞬间,小人触电般猛然抬头,往四周快速打量了一眼。

    奈奈生终于看清了他的脸,脑海中一瞬冒出一个词。

    惊·为·天·人

    好吧,可能略有那么点夸张。

    但奈奈生觉得,这个游戏的画师一定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画出了一张最帅气的脸。

    小人的眸色是比肤色更少见的灰色,似乎还带了些浅淡的蓝紫色,目光冷冽而警惕,微微下垂的眼角却给他增添了几分无辜。

    少年身材清瘦,裹在宽大的短袖里,虽然表情相当警觉的样子,但怎么看都毫无威胁性。

    优越的画风和出色的人设瞬间戳中奈奈生心中的某个点。

    她带着粉红泡泡慈爱地看了一会儿小人,眼见他在房间里转了圈,甚至趴下费力地看向了床底下,才恍然意识到他是在找刚刚触碰自己的人。

    居然还有这么可爱的设定吗?!

    奈奈生瞳孔地震。

    碰过这一次后,金发小人的身边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放大镜,应该是可互动的图标。

    奈奈生点上去,屏幕正中出现一个人物面板。

    【降谷零】

    性别:男

    年龄:18

    身份:学生

    身高:175cm

    这应该就是小人的基本信息了。

    奈奈生轻声念了遍他的名字:“零?”

    才只有18岁啊,还是长身体的时候,怪不得看着那么瘦。

    往下滑,跳出新的一页,四行粗体字划分出四个不同的栏目。

    第一栏,【基础属性】,后面跟着一个五边形。五边形的五个角分别标注着属性的一种:智力、体力、魅力、灵巧、温柔。

    五维的最高级是5级,降谷零目前的五维还都停留在1级。

    紧接着的另外三栏简短得一眼就能扫完。

    【技能】(无)

    【人际关系】诸伏景光(好友)

    【亲密度】0

    人物面板中的信息一共只有这么多,奈奈生的目光在“诸伏景光”这个名字上停留几秒。看来这个游戏里除了小人外还有别的npc,意思是她需要帮助小人和那些npc互动来提高他们之间的羁绊值吗?

    这样的设定倒是不常见。正常的恋爱养成一般都是提升自己的属性去攻略男主才对,这个游戏居然反过来了。

    ——将恋爱和养成当成两个不同的属性,先养成一个小男友,在这个过程中再顺带攻略他?

    奈奈生若有所思地关掉面板,回到主页面时,屏幕左上角已经多出了三个分别写着饥饿值、体力值、生命值的长条。

    生命值还是满的,一旁的饥饿值和体力值已经标红了。

    怪不得小人刚刚一动不动!

    体力值和饥饿值的条红得太刺眼,给人一种小人下一刻就要咣当一声昏过去的感觉。奈奈生顿时手忙脚乱,手指在屏幕上一通乱点,不一会儿整个房间的可互动物品都被她点了一遍,可惜有效收获寥寥无几。

    找到最后,她只在书桌上的一摊子教科书下面发现了敞口的半袋薯片。

    有总比没有好。

    这么想着,奈奈生拎起那包薯片,郑重其事地交到了小人手里。

    *

    降谷零维持着那个一动不动的姿势已经好一会儿了。

    从刚刚开始,房间里的家具就在不停发出叮铃哐啷的声音。

    衣柜的门打开又关上,床上的被褥掀开又铺平,书桌的抽屉从上到下依次拉开又从下到上依次合起……就宛如有一个鬼魂在他房间里恶作剧。

    降谷零甚至可以想象到ta一边翻动家具一边发出幽幽的声音。

    “都藏好了吗~”

    “被找到的小孩子会被吃掉哦~”

    打了一天一夜的工,他已经累到极点。双腿像灌了铅,胳膊酸痛得抬都抬不起来,凭借这样的身体八成也跑不掉,干脆认命地看着那个鬼在房间里折腾。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个鬼魂可能有点强迫症。所有家具被翻动之后又很快恢复了原样。所以一旦房间安静下来,刚刚的一切就像一场幻觉。

    降谷零表面一动不动,大脑却在飞速转动着。

    有什么装置可以实现这一切吗?

    柜门和抽屉或许还能解释,可什么东西能把被褥掀开再铺平?

    从刚刚开始一直坐在床上的他很确定自己没看到任何类似钓鱼线的东西。

    从小到大,降谷零一直是这样的人。危机时刻依然能保持过人的冷静,甚至在亲眼目睹父母经历事故时,他还能第一时间叫来救护车,又将肇事车辆的车牌一字不差地报告给了警方。

    可这些都无济于事。肇事车主至今仍在逃亡,他也没能救下他的父母。

    想到这里,降谷零身体颤了下,眼神一瞬变得狠厉。

    他不动声色地靠近床边矮桌,手伸向了桌上放着的玻璃杯——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来不及跑到厨房,玻璃杯打破后的碎片也能用来防身。

    或许能为他争取一点时间,逃出去。

    他还不能死。

    然而就在指尖够到玻璃杯的同时,书桌上的书忽然向四处移开,那个“鬼”不知道从中拨拉出什么玩意,一个黄色的东西被拖曳到半空,晃晃悠悠地向他飞来。

    眼睁睁看着那东西越来越近,降谷零屏住呼吸,肌肉紧绷,整个人如一只时刻可能蹿起来发动攻击的猎豹。

    然而想象中危险的画面始终没有出现,直到最后那东西啪唧一声落在他怀里,他低头看,才发现竟然是半袋放软了的薯片。

    降谷零的表情空了下。

    与此同时,屏幕外。

    奈奈生看着小人手里的玻璃杯,若有所思:“崽这次是想喝水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