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野杏被暂时安置在了女生宿舍最角落的那一间,没有跟其他人安排在一起。


    “可恶,我开学以后真的不能住在这了吗?”


    她抱着家入硝子嚎啕:“呜呜呜我可以在外面上学在这里住宿吗?我会付钱的啊啊啊啊!”


    直到住了进来,月野杏才真正意识到所谓“三十平单人寝”究竟意味着什么。落地窗外面是风景宜人的山和水,室内有书桌、单人床、衣柜、甚至还有灶台!空荡荡的寝室,轻松放得下她和艾斯两个人。


    “月野前辈,太夸张了。”家入硝子额头冷汗要滴不滴。


    “完全不啊。”


    月野杏落泪:“东大的寝室只有十平左右就算了,还根本申请不到,在外面租贵得要死,原本今晚差点就要睡公园了!”


    家入硝子紧急转移话题:“对了,艾斯君是不是要住在男寝?”就算是异能,住在一起是不是不太合适。


    “嗯?不用那么麻烦了,”哪怕是月野杏也不好太厚脸皮,一个人住两份的寝室,“这家伙以前也是跟我一起住的。不过这里是女生寝室啊……不方便的话可以先让他回去。”


    “……唔,还可以这样?”


    月野杏打了个比方,“我的异能就好像从卡池里抽卡,把卡放回去也是休眠啦。”


    不过她跟艾斯相处多年,把对方放回去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再加上在家的时候房间够用,所以一直没有让他回去过。

女主穿越与各种生物h,女被男机器人太快了H(图1)

    “其实也没什么关系,大家平时很少会在寝室碰到,而且你这间本来就离我们很远,不必太顾虑我们。”


    “是吗?那就好!”


    硝子离开后,月野杏吃了个面包,简单收拾一下房间。来东京第一天就有个住的地方真是意外之喜,而且还知道了赚钱的途径,还是那么多钱,她都不想睡觉了,只想现在就出门做任务!


    来东京也不是没有好事嘛……她想,这可能是今年除了拿到通知书以外最值得高兴的事了!


    整个寝室都在一层,月野杏躺在床上畅想未来,听到声音睁开眼,就见艾斯傻笑着敲窗户。


    “今天出去干什么了?”她问。


    “嗯?”


    艾斯爽快地把上衣脱了,一边回道:“出去跟他们打了一架。呀,这群年轻人也很厉害嘛,悟那小子不知道有什么术式,我的火一直近不了他的身,不过他也奈何不了我的元素化,我们马马虎虎对半开吧!”


    “还有个叫杰的男人,居然能把咒灵收服自己用,也很了不得。就是我好奇问了一句咒灵什么味道,据说超级难吃!”


    他忍不住做了个“呕”的表情。


    月野杏有些好奇,要知道艾斯可是能吃五分熟的牛排吃得津津有味的男人,咒灵是要难吃到什么地步才能让他露出这种表情?


    “所以具体是什么味道?”


    艾斯坐在地上,一脸深沉,“是擦过呕吐物的抹布的味道。”


    ……


    二个爱吃的人同时露出同情的表情,“明天,做顿饭请这位杰君来吃吧。”


    -


    “今天正好有一级咒灵。”


    夜蛾正道一如既往严肃道:“杰,你带月野和艾斯一起去,尽量让他们自己动手,同时也要保证一下安全,哦,还有‘帐’——说起来他们不会用‘帐’的话也有点麻烦啊。”


    夏油杰比了个“OK”,“‘帐’的话这次我可以帮忙放。至于之后……让月野小姐学一下?”


    艾斯是个笨蛋这件事昨天一下午相处大家都知道了,所以没人指望他来学习怎么用咒力,怎么放“帐”。


    月野杏虽然觉得有点麻烦——但这要是赚钱必备的东西话,她可以克服!


    “话说为什么我不能去?我也想看艾斯执行任务~”五条悟不满。


    夜蛾老师拒绝:“你今天有一个特级任务,不行。”


    “那杰你们等我回来再去啦,我解决很快的!”


    “别说任性的话,悟,你要去的可是九州啊。”


    月野杏和家入硝子对视一眼,都有些困惑,“你们才一起玩了一个下午,就这么要好了?”


    “那当然!”


    “这就是男人的友谊!”艾斯将胸口排得啪啪响。


    三个傻瓜彼此胳膊搭着肩膀,朝左踢踢腿,朝右踢踢腿。


    这姿势再眼熟不过,一看就是海贼带来的特产——傻瓜跳舞。月野杏头疼地对艾斯说:“你别把人家的小孩带坏啊!”


    “没有这回事,”冷艳的女同学不忍直视撇过脸,“那两个家伙平时也聪明不到哪里去。”


    出一趟任务的三人坐上车,听司机介绍情况。


    “‘窗’检测到的位置是XX孤儿院的操场,有一个一级咒灵,据说是小女孩被院长性.侵后留下的怨念形成,对男性,尤其是老年男性的攻击性特别强,目前已经致1人死亡,11人受伤。”


    人群已经疏散,孤儿院现在一个人都没有,黑云盖顶,冷风萧瑟,看起来更像坟场而非孤儿院。


    助理监督替他们放下“帐”来,夏油杰走在前面,“如果你们自己不学‘帐’的话,可能就得配一个助理监督……诶,忘了你们不是咒术师,也不是高专的学生,可能没有这个待遇。”


    月野杏提着夜蛾老师给的刀,走在艾斯身边,“要学这个得先学怎么用咒力吧……回头我再试好了。”


    三人走到操场,就见站在中央的咒灵起码有三人那么高,形态是十分丑陋的男性生殖器的模样,却长出了手脚,顶端还诡异地长出了眼睛,丑陋中带着诡异,诡异里透着滑稽。


    月野杏被这真实让人掉san的玩意吓得一个激灵,捏紧手里的刀。


    不用她多说什么,艾斯已经冲了上去,开局就是一拳!


    “火拳!”


    铺天盖地的火只烧在咒灵头上,其余部分都被躲了过去。月野杏紧盯着咒灵,试图探测对方的反应,来判断火攻对它究竟有没有用。


    那双诡异的眼睛张大、收缩,张大、收缩,咒灵四肢紧绷,怒极反攻!


    这玩意虽然诡异,速度却快极,几乎只是眨眼的功夫,它就出现在艾斯的身后,利爪带着风,直冲后背的白胡子纹身抓去。


    艾斯速度也不慢,骤然回身,双手比成十字架,“十字火!”


    一道明媚的流光直直冲进咒灵的体内,在其中燃烧起来。


    这招比他们预想的还要厉害,咒力从内到外燃烧起来,发出痛苦的尖嚎。


    艾斯自己也没想到这招的攻击力这么强,抬手准备再次结十字的时候,月野杏拦了一下,“等等,再试试别的招式对它的攻击性如何。”


    场内的男人匆匆点头,双手放出莹绿色的光点,“萤火·火达摩!”


    绿色的好像萤火虫一样的光点朝着被烧得失去理智——或者说本来就没有理智——的咒灵身边,然后引发巨大的爆炸!


    操场的土地都被剧烈的震动引得轰鸣不止,大片烟灰被扬起,咒灵失去了声音,所有人的眼都关注着操场中央,试图第一时间看出情况如何。


    月野杏突然眉心一跳,脱口而出:“艾斯!”


    出于默契和信任,艾斯听到呼唤后猛地离开原地,下一秒,刚才他站的位置就被一枚炸弹炸穿。


    “术式还能做到这种程度啊。”


    艾斯吃惊地睁大眼,然后兴奋地笑起来,“不过这样才有意思嘛!”


    “来吧!神火·不知火!”


    火焰形成的□□对上直冲他而来的咒灵,表皮焦黑疑似被烤熟的咒灵躲都没躲,只想以伤换伤,受住这一下来换取将炸弹扔在艾斯身上的机会!


    月野杏紧张地捏住刀鞘,目不转睛!


    艾斯的手里还捏着□□,只差一点就要捅穿咒灵的表皮,而咒灵也做好万全准备,炸弹已经扔出,马上就要炸到艾斯!不,没关系,艾斯可以元素化,只要元素化,物理伤害就是无用的!


    “艾斯,元素化!”


    所谓元素化,是指拥有火、冰、雾等自然系恶魔果实的能力者,可以将身体变为火、冰、雾的能力。也就是说,艾斯可以将身体的一部分变成火,这时候,对火进行物理攻击显然是无用的。


    打斗中他竟然还有空回头看她,“少操闲心了杏子,我还会不知道这个吗?”


    在炸弹炸到他之前,艾斯元素化了身体,火焰□□没有任何顾虑,狠狠贯穿了咒灵!


    “把刀给我,该最后一击了。”全身而退的艾斯冲场外招手。


    月野杏抱着刀颠颠进了现场,夏油杰眉头微挑,还是没有劝阻,继续看着事态发展。


    艾斯接过刀,不适应地挥了挥,正要走近躺在地上疑似失去知觉的咒灵,却被后者以极快的速度挟持了月野杏,焦黑的爪子狠狠掐住她的脖颈!


    “混蛋!你干什么?!”


    没想到认为铁定倒下的对手——还是没有理智的咒灵——居然会挟持人质,艾斯瞳孔收缩,牙关咬紧,“给我放下杏子!否则我把你烧成烟灰!”


    波特卡斯·D·艾斯,是个自认有恶魔血脉的人。他的生父是海贼王,世界上最出名的海贼,也是最遭怨恨的海贼,幼年的艾斯问过无数人,“如果海贼王有孩子的话,他应该活下来吗?”


    答案是否定的。


    所有人对这个问题的答案都是恶劣的,鄙夷的,唾弃的,他们或许不敢直面海贼王,却不惮对他的血脉进行辱骂,以满足自己的口舌之快,好像这样他们就高海贼王一等。


    年幼的艾斯不了解,只知道没有人期待自己活下去,他对自己的存在充满质疑。


    好在,他得到了救赎。


    这个为了救自己弟弟而死的男人,在死前终于原谅了自己。他终于得到了答案——自己活在这世上并没有什么不好。相反,他有可爱的弟弟,有珍惜的同伴,有慈爱的老爹,他的人生没有了遗憾,他的存在对这世界来说是有意义的。


    他坦然赴死。


    以为自己死去的艾斯有了重新睁开眼的机会。


    一睁眼就见到一双没有感情的眼睛。


    七岁的小女孩觉醒了自己的异能力,召唤来了他,艾斯虽然遗憾自己的死亡,却也积极向前,开始照顾这个一个人生活的小姑娘,或者说小姑娘照顾他,总之,两个人开始相依为命。


    艾斯学习如何洗衣服不染色,如何做饭不炸锅,如何赚钱而不会惹回来麻烦。小姑娘学习如何修洗衣机,如何修燃气灶,如何应对要债的人。


    她叫月野杏。


    艾斯总喜欢叫她“杏子”,然后为了捉弄她张着血盆大口表演一口一个杏,等小姑娘要哭不哭的时候做鬼脸逗她笑。


    她笑起来真可爱啊,比路飞那个流鼻涕小子小时候可爱多了,果然妹妹就是不一样。


    小姑娘在他的注视下一天天长大,认真读书,名列前茅,打工赚钱,虽然没钱去补习班,但凭借自己的毅力和韧性考上了最好的大学。


    月野杏从小到大一直是艾斯引以为豪的妹妹。


    他在一次次意外中保护她的安全,把不怀好意的家伙赶走,在打斗中都能兼顾照顾好她。


    可现在——现在,他所珍视的妹妹,被人捏着脖子。


    一瞬间,杏子痛苦的表情和路飞哭泣的脸重合在了一起……


    他难道就永远都保护不了自己的弟妹,永远都只能追悔莫及吗?艾斯只觉得理智濒危。灼烈的火焰燃烧着他的心,在他的胸膛肆虐,烧得他只想发泄,发泄这股无处消散的怒火!


    月野杏在窒息的痛苦中看到了艾斯眼睛睁大的愤怒表情,咬出血的牙关,放不开的拳头,不由一叹,艾斯太不理智了,这种过剩的保护欲不止针对她一个人,每次这种情况他的反应都很大。事到如今只能赶紧自救才能让艾斯恢复冷静,否则他肯定会大闹一场,咒灵也不一定能解决,还造成了财产损失。


    血亏。


    可这种情况,她能依靠的好像也只有……自己的异能了。


    这时候再说什么情愿不情愿就太傻了,月野杏无声念到:“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体内的力量被无情抽走,无声无息汇聚成一个人的形态,黑色礼帽、蓝色礼服,手持一根不合时宜的铁水管。


    月野杏耗尽最后一丝力气下达了第一个命令:“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