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熙攘,穿过层层叠叠的竹叶,在女子身上投下了片片光斑。


    “大师兄,你起床了吗,我给你做了早膳。”女子声音清甜。她站在一扇竹门前,手上提着食盒,身穿月白色服饰,头上戴了一支碧玉簪。微微抬起的手腕间露出了一个紫色的手镯,在阳光的折射下泛着冰冷的光泽。


    面前的门扉很快被打开,江清芷看到了眼前的人,眼里心里皆是掩不住的欢喜。


    谢晏身着月白色内门弟子统一服饰,身姿挺拔,面如冠玉,墨发被一根玉簪挽起,些许碎发随风轻轻摆动,金色的光芒投射在谢晏身上,衬得他周身散发着莹光,好似画中仙人。无一处不完美无一处不精致。


    江清芷甜甜一笑,递出食盒,“大师兄,我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酥玉饼。”


    谢晏立在门前,微微一笑,温柔的好似是三月的春风,“清芷师妹,我已辟谷,不用再吃食物。”


    拒绝的话语却好似一碰冰水,浇得江清芷遍体发凉。她面上的笑容淡了一点,“大师兄,这是我用灵植做的食物,吃了对修为有好处的。”


    谢晏面上的笑意依旧温柔,“多谢清芷师妹好意,只是可惜师兄无福消受。”


    江清芷急着辩驳道:“大师兄,这是我专门为你做的,其他人才是无福消受。”


    谢晏轻轻一叹,不想再与江清芷辩论:“清芷师妹,多花些心思在修炼上要紧。”

花洒冲小豆子*快穿攻略撩男神100式(图1)

    这江清芷听出了谢晏这是在指责她不用心修炼,她抿抿唇,脸上努力挤出一个的笑容,“我知道了,我以后会努力修炼的。”


    江清芷一直呆呆站在谢晏的门前,失魂落魄,仿佛一个木偶般,浑身上下都笼罩着一层晦暗的气息。谢晏见了只是摇摇头就转身回了门内。


    在面前的竹门被彻底关上的那一刻,江清芷的身子突然颤抖了一下,双眼中的亮光也变成灰蒙蒙一片,就好像是全世界的光芒都被关在门内,留给她的只有无尽的黑暗。


    过了一会,江清芷突然挪动脚步,走向了竹林中练功休息的小亭子中。


    竹林中的小亭子布置简单,有一方石桌外加两三个石凳。江清芷悠悠坐在石凳上,满足地眯起眼。她并不急着离去,百无聊奈的在石凳上坐了一会,喝了几口茶。石桌上装有灵石,可以时刻保持茶水的温热。她时不时看向竹林间的小径,好似在期盼着什么人过来。


    “系统,我快饿死了,能吃了食盒里面的糕点吗?”江清芷在脑海内询问道。她懒懒地趴在石桌上,就像是一条晒干的咸鱼,半点不想动。


    系统无情地拒绝了江清芷的请求:“宝,不行哦,这是给男主准备的,你现在吃了等下拿什么走剧情。”


    江清芷:“可是再等下去就凉了啊,而且男主想必也不会吃的。”


    不等系统回话,江清芷笑眯眯地拿出糕点,然后将食盒放好,“而且,男主只会吃女主亲手做的糕点,我的食盒里有没有糕点都无所谓。”


    系统:“……”糟心。


    江清芷吃了一口糕点,幸福得双眼都眯成一条缝,“系统,你怎么不说话啦?”


    系统:“……宝,你都吃上了,还想让我说什么?”


    江清芷:“你还可以帮我盯梢,看看女主什么时候来呀?”


    工具统-系统:“……”真糟心,也不知道当时怎么瞎了眼选了江清芷这又娇又懒的人做宿主。


    系统第10001次后悔。


    江清芷吃得幸福快乐,心中想着石凳太硬,有些硌人,若是有一张床就好了。


    上一世江清芷出门不慎被车撞,名为“天道”的系统绑定了她,带着她穿到了一本龙傲天升级流的书中。书中龙傲天主角一路开挂,收后宫,收小弟。只是在龙傲天收第一个后宫的时候,作者弃更了。天道系统绑定江清芷就是想要江清芷走完剩下的剧情,也就是填坑。


    只是没有想到,江清竟然穿成了一个早死的炮灰女配,原书中大反派江修彦的妹妹——江清芷。书中男主是天衍宗的大师兄谢晏,女主是天衍宗玄天剑峰的小师妹宋汐月。原主因为痴迷主角谢晏,不顾魔修身份被发现的危险,拜入了天衍宗。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即使“江清芷”日日献殷勤,也比不过女主半分。最后“江清芷”魔修身份被发现,被囚于水牢之中,受尽百般折磨,神魂俱散。


    系统想到原书中江清芷的结局,恨铁不成钢:“宝,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懒,再这样下去,你就要真的要到水牢里去游泳了!”


    江清芷吃完了食盒中的糕点,打了个饱嗝,摸了摸浑圆的小肚腩,笑眯眯道:“系统,距离身份被发现的剧情不是还有一段时间嘛,不急。”


    系统见江清芷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咸鱼样,开始第10002次后悔。


    突然系统严肃道:“宝,女主来了,你做好准备。”


    江清芷听到系统提醒,神色瞬间转变,由满足开心变成了哀怨忧伤。


    系统见到江清芷神情无缝转换,不得不赞叹江清芷的业务能力超强。


    从竹林小径中走过来的女子清新秀丽,柳叶眉,鹅蛋脸,穿着天玄剑宗内门弟子统一配置的月白色服饰,更衬得她肤如凝脂。走动间,群袂摆动,在熙熙晨光的映照下,仿若是跌入人间的精灵。


    宋汐月走至小亭子时,发现了坐在小亭子中的身形纤弱的江清芷,她呆愣地看着放在石桌上的食盒,一动也不动,神色悲伤。


    宋汐月眸光微动,这位师妹她早有耳闻。天衍宗中符箓一峰特别穷,而这位小师妹前不久靠着砸灵石硬生生将自己砸进天衍宗。而她进天衍宗后整天就围着大师兄转,这下傻子都知道她为什么要进天衍宗。


    江清芷的行为给符箓峰的峰主脸上抹了黑,但是符箓峰峰主就像是中邪了般,任由江清芷作天作地,不去管束。天衍宗的很多弟子都敢怒不敢言。


    宋汐月走到江清芷面前,娉婷袅娜,“清芷师妹,你也是来找大师兄的吗?”


    她将手中的食盒提高了些,笑道:“好巧,我也给大师兄做了些早膳,我们一起过去吧。”


    江清芷见到宋汐月,神色不善,天衍宗谁不知道大师兄谢晏喜欢玄天剑峰的小师妹。江清芷心中嫉妒泛滥,也不想自找没趣,直言拒绝道:“不用了——”


    江清芷的话还未说完,谁料宋汐月直接对着竹门喊了起来,“大师兄,我们给你带了早膳。”


    “吱呀”一声,竹门被轻轻打开,风光霁月的青年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缓缓走向竹林中的小亭子。


    江清芷本欲离开的步伐僵在了原地。心心恋恋的人就在眼前,哪里舍得离开。


    “汐月师妹”谢晏轻轻喊道,“你怎么来了?”


    宋汐月娇俏道:“难道没事就不能来看你了?”


    “怎么会,汐月师妹来看我,我心中高兴还来不及。”谢晏轻轻笑道:“多谢师妹为我准备早膳。”


    目光触及石桌上的另一份食盒,谢晏的谢晏复杂了些,笑容也不复先前的真实,“清芷师妹,没有想到你也在这里。”


    江清芷微微一笑,“嗯,刚准备离开就遇到了汐月师姐。”


    江清芷的笑容略显苦涩,谢晏与宋汐月说着赌气的话语,但是言语间的亲密谁都能听出来。而对着她,却仿佛是一尊木偶,只会说些冷冰冰的话。仿佛她与谢晏之间隔着一面无法超越的鸿沟,若是她想跨越这道鸿沟,只会粉身碎骨。


    察觉到江清芷与谢晏之间的凝滞的气氛,宋汐月娇笑道:“大师兄,快看看我为你准备了什么?”


    宋汐月打开自己的食盒,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让人口舌生津。即使是刚刚吃撑了的江清芷,也感觉自己还能再吃一点。


    宋汐月将自己亲手做的面条拿了出来,然后又伸手准备去打开江清芷的带来的食盒。


    “挖槽!”江清芷心中震惊,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差点绷不住面上的表情。她眼疾手快地将食盒拿在自己手中,冷声道:“难道没有人教过你不要乱动别人的东西吗?”


    宋汐月好似被吓到了,她匆忙后退一步缩回手,“对不起,清芷师妹,我不是故意的。”


    宋汐月道歉的声音江清芷并没有听见,她直愣愣地盯着地上的八宝如意镜,面上一片茫然和不可置信。


    瞥到江清芷的眼神,宋汐月才意识到八宝如意镜掉到了地上,她急忙捡起八宝如意镜,拿出手帕擦了又擦,直到上面看不出一点灰尘才满意地收了起来,看得出来宋汐月很喜欢八宝如意镜。“清芷师妹幸好你看见我镜子掉地上了,不然我这个镜子今日可能就要丢了。”


    江清芷脑海总一片空白,哑声问道:“你这镜子是哪里来的?”


    宋汐月甜蜜地笑了起来,“镜子是大师兄送我的,说我修为不高,镜子是一件法宝,可以保护我。”


    江清芷转身看向谢晏,有些无力地动了动嘴唇,“大师兄,你把镜子给她了?”


    谢晏随意一笑:“小师妹修为不高,自然比我更需要保护。”


    江清芷抿抿苍白的唇瓣:“可是,那是我送你的……”


    谢晏:“既然是你送我的,那便是我的,如何处置自然也随我的意。”


    江清芷惨然一笑,步伐踉跄,“好,好”。她走向宋汐月,目光陡然变得狠戾,“既然如此,那我的东西也轮不到你来糟蹋!”


    江清芷抬起手,对着宋汐月娇嫩的脸颊,准备一巴掌呼下去。


    谁料下一秒,江清芷被人掀翻在地,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在她耳旁炸开,让她遍体生寒。


    “江清芷,这是我的地方,还轮不到你做主!”


    江清芷抬眼望去,见到谢晏仿佛换了一个人般,面色黑沉如水,双眼中溢满了厌恶。而宋汐月躲在谢晏的身后,小脸苍白。


    江清芷眼眶通红,满脸的不可置信,“你打我……”。她明亮的双瞳中溢出了一层水汽,“我只不过想拿回自己的东西而已,你竟然为了她打我……”


    谢晏并未理会江清芷,反倒转身安慰宋汐月,“汐月师妹,你没事吧?”


    宋汐月白着脸摇摇头,“我没事。你不要怪清芷师妹,她只是一时冲动。”


    “呵,不用你给我求情。”江清芷慢慢站了起来,形同木偶,“下次我一定会将我的东西拿回来。”


    待江清芷走后,宋汐月拿出衣服中的八宝如意镜递给谢晏,“大师兄,我不知道这块镜子是清芷师妹送你的,你拿去还给她吧。”


    不知为何,谢晏的脸色隐隐发白,嗓音也有些沙哑,“放心吧,这不是她的那块镜子。”


    “你自幼体弱多病,有镜子保护你师兄也放心。”


    “这——”宋汐月还欲再说。


    却被谢晏打断,“汐月师妹,师兄有些累了。”


    瞥见谢晏苍白的脸色,宋汐月知道再提镜子的事不合适,提出了离开。


    等宋汐月离开后,谢晏面上已无一丝血色,面白似霜。


    “该死,又来了。”他单手按住胸膛,慢慢走回了竹屋,俊逸的身影略显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