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秒黑暗里,她被人推进了一个不见底的深渊。


    在恢复光明后,她愕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周身是个类似车站的地方,来来回回发车进站的吆喝声不断,人们虽然忙碌但不乏向她这方向投注来的好奇视线。


    她也好奇,自己面前站着的是个挺拔的男人,利落的短发,穿着黑底色半袖衬衣,竖向里搭着浅灰色竖条纹,下面配着条水洗的牛仔裤。


    这样的穿搭看在姜茶眼里虽然土,但不乏这个男人有张秀色可餐的脸。


    可眼下,那双深不见底古潭似的眼睛,正漫不经心的垂眸看着。


    姜茶也顺着他的目光,注意到了自己的手,食指上戴着个祖母绿的假宝石戒指,此时正牢牢抓着男人的手指头,交握在一起,手指纠缠的缝隙里好像有个纸团似的东西,有些扎手。


    这是什么情况???


    她不敢轻易动。


    汽车站,男人,穿着,交握的手......


    这场景,和她睡着前看的那本年代文莫名的相似……


    “听清楚了吗?”突然,男人清冷不带感情的声音钻进耳膜,打断了她的思考。


    姜茶不自觉抿了抿唇角,这声音就有点儿好听了吧。


    不料这行为看在男人眼里更觉讽刺,他哼笑一声:“你还没完了?”


    哦……对上了,这句话,这个剧情,确实是她看的那本小说,这场景是在第十章左右,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里面的女配和她同名同姓。


    而作为女配第一次出场的同名小说里的姜茶,正要死乞白赖的求着男主沈度陪她去看电影,这手里的电影票,是她爸单位里发给领导的福利。


    姜茶身世不错,她父亲姜有山是汽车站的站长,汽车站能吸收子弟,这不把她也安排进来上班了。


    沈度是小说男主,也在汽车站上班,两家都住在汽车站的家属院里,算从小就认识的青梅竹马了。


    不过,姜茶暗自翻了个白眼,什么青梅竹马,就她看的这全书剧情来看,简直是天选的孽缘。


    剧情上一段,讲得是姜茶特意穿上新买来的白色连衣裙,拿着从姜有山那里淘换来的电影票,堵住了沈度的路,揪着两条麻花辫子,对他说了“我喜欢你,你娶了我的话保证让我爸给你升职加薪”这样的豪言壮语。


    再然后就是逼着沈度一定要跟她去红星影院看电影,沈度拒绝,她就来强的。


    死活要把这张电影票放进他手里。


    呦呵……看沈度这厌恶的表情,福利电影票都被他嫌弃的没那福气了。


    姜茶悔不当初,哪怕早来一章,也不至于这啊!


    她咽了下口水,默默的松了自己狠抓着对方的手爪子,顺便把皱成团的电影票一并抽了回来。


    沈度看着那白盈盈的小手松开了自己后,狠狠在裙子边上蹭了蹭,挑了挑眉稍。


    姜茶把电影票握在手心里,然后收好背在了身后。


    “刚刚我说的话......那个你别放在心上啊。”


    “哪句?娶你,还是升职加薪?”沈度懒懒的掀了下眼皮。


    “都。”


    “都?”


    “对,都不要放在心上。”


    这是欲擒故纵?沈度审视着这丫头。


    姜茶别的不说,脑瓜子没几斤知识,但不乏她长相出挑。在大院里一起长大的男人们都对她这模样身材的褒扬有加。


    今天大概是特意为了来见他,身上白色连衣裙衬着她这巴掌大的小脸,跟仙女儿似的。


    不知是热的,还是刚刚被自己那番作为羞的,脸颊攀上了粉嫩嫩一层晕,嵌着她瓷白的肌肤上,反而有些娇滴滴的水润劲儿。


    如果沈度和她不熟的话,肯定也要被她的外表欺骗。


    但他从小和这丫头一起长起来的,她什么样,他再清楚不过了。


    沈度这么久不说话,姜茶被晒的有些热,她拿手扇了扇风,然后举起来架到脑门前,拧着眉看他。


    傻小子个头儿真够高的,姜茶心里腹诽。


    算了,脸都丢尽了,也不差这一回了。不如为加快剧情做点贡献,保不齐她在完成任务后就回去了呢。


    她抬起手把那张电影票又塞到了沈度手里。


    沈度似笑非笑的睨着她,心想,看吧,果然还是不死心。


    姜茶可不管他想那些乱七八糟的,直接拍了拍他的胳膊肘:“这样,这张票送给你了,算我给你的赔罪了,另外一张,我帮你拿给陈思思怎么样?”


    她小脸古灵精怪的,还冲他挤了挤眼睛。


    沈度这下是真被整糊涂了……


    【叮咚】


    【美容空间已绑定,可随时开启】


    随着这声音,姜茶食指上戴的那个假戒指骤然缩紧,夹的她手指一痛。


    刚刚那是什么声音?


    她能感觉到身体某个部位在发生着细微的变化,但现在还不能摸到法门。


    她就知道,老天待她不薄,不可能让她只身一人穿进来,看样子果然有什么秘密。


    姜茶抬头看了下沈度,见他拧着眉头不可思议的望着她,了然:“不用谢我。我还有事,先走了。”


    陈思思,是这文里正经的女主了。小家碧玉的模样,现在刚从下边县里调到市里不久。


    小说里陈思思是自己考下来的工作,但来了不久后陷入了风波,被诬陷她是走后门才得的高分。


    这期间多亏沈度的帮助,才得以沉冤得雪。


    本来就对男主一见钟情的陈思思,这下更是巴不得以身相许。但作者是亲妈,让这含蓄的恋情慢慢发酵,两个人恰到好处水到渠成。


    当然,中间得忽略她这个砸锅锤。


    男人瞧着她迫不及待逃跑的背影,心里疑云重重,好好地,他为什么要和陈思思去看电影。


    沈度看着手里皱皱巴巴的电影票,手掌上少女的触感还留存着,他扯着嘴角不在意的笑了笑,手插进口袋里,转身走了。


    姜茶急急忙忙的往家赶。为了方便职工,汽车站的家属院离单位不远,她此刻除了感觉身体内部有一股不知名的气息外,还觉得从内而外的又热又闷,燥的她喘不上气来。


    跑进胡同里,姜茶奔着家门,猛的推开了门冲了进来。


    眼睛里看到的是个见方的院子,三间北房,两间南房。


    她发现她的记忆里是有这个相关记忆的,也就是说,她完全可以读取书中人物的记忆,同时,还能以上帝视角知道接下来的剧情发展。


    姜茶母亲宋玉芬听见声音从厨房伸出半个头来:“这个死丫头,又抽的什么疯。姜茶!”


    冲出来的女人五十多岁的样子,有些微胖,但看的出来皮肤保养很好,年轻时肯定很漂亮。


    宋玉芬手里拿着锅铲,眼看就要往她身上招呼。姜茶讨喜的抱住她的胳膊晃了晃:“妈,中午吃什么?”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虽然还不习惯,但也只能按照剧情里的关系往下走。


    这声妈,她斟酌着叫了出来。


    宋玉芬哼了一声,“吃吃吃,就知道吃,你这是做什么去了搞了个大红脸,像猴屁股。”


    “妈妈妈,回头再说,我先回屋换件衣服,太热了!”姜茶体内的气息越来越不稳,她没那么多时间寒暄,只能尽力靠意志忍着。


    解决完她妈妈,连忙跑进了自己屋,锁上了门。


    进了屋里,姜茶再也忍不住那股气息,她咳嗽起来,手捂在嘴边,眼前忽然出现一阵刺眼金光,亮的让人睁不开眼睛。


    过了瞬息,四周趋于平静后,出现了一扇门。


    姜茶却看着这突然出现的门,望而却步。


    她先试着往里踏了一脚,身后就仿佛有一股大力推她,将她整个人推进了门里。


    姜茶这才看清里面的景象。


    这是一间类似于现代美容会所的地方。


    里面有面镜子,一张美容床,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白色的皮箱,很精致。白色皮箱边还有一个工具箱。


    【主人。】


    又是那个声音。


    姜茶四下看了眼,没发现什么人。


    【我在这里。】


    姜茶寻着声音,看向镜子,镜子里抽离出来一个白色的毛球,毛茸茸的,可爱极了。


    毛球飞到她身边。


    姜茶用指尖捅了捅。


    【主人,我是小美,美容空间的管理精灵。】


    “美容空间是什么?”


    【空间寄存在你手上的戒指里,是隐藏剧情,这里你可以得到你所需的美容物品。】


    “什么都能得到?”


    【对滴,主人看那个箱子。】


    姜茶走到桌子前,往箱子里伸头看了眼,此刻里面什么也没有。


    “这里面有东西?”


    毛球落到箱子里,蹦蹦跳跳的示意姜茶看。


    【这里这里。】


    姜茶睁大眼睛,发现毛球旁边,有个细小的黑色的毛......


    毛?


    【恭喜主人得到一根婴儿弯眼睫毛。】


    姜茶:“.......就一根啊,剩下的怎么办。”


    毛球飞了起来,跳到姜茶的肩膀上。


    【主人只要能让男主情绪波动,就能获得能量。】


    姜茶“哦”了一声,这才明白空间为什么忽然就开启了。


    今天她刚才表白完又反悔,这是惹恼了沈度,让他情绪有了较大的波动,这才阴差阳错开启了空间,不然她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得到其中的窍门呢。


    这点儿微弱的情绪值只能让空间的宝箱里长出一根假睫毛。


    姜茶将睫毛捏到手里,仔细看了看,质量还算不错,和三十年后的差不多,是最简单的婴儿弯。


    要知道,这可是在九十年代,要是大街上能有个人嫁接着这么自然的婴儿弯,那得是什么行情?


    姜茶正高兴的时候,空间越来越黑,越来越暗,毛球也渐渐沉睡下去,忽然一道光乍现,眼前恢复了现实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