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暗的和室,粉发少女跪坐在榻榻米前,完美精致的面容不带一丝表情,灿金色的双眸空洞无神,恍若一只没有灵魂的人偶娃娃。


    “大人。”


    身穿振袖和服的美貌女子站在少女身后,她面部线条极其柔和,一双黑眸弯起来,即使眼前的少女并没有给出任何回应,她依旧行了一个极其恭敬的大礼,“请随我来。”


    [神经系统链接中……]


    [已确认身份……]


    随着脑内的机械音落下,齐木千花的理智慢慢回到脑海。


    [欢迎来到全员崩坏的综漫世界,我是你的辅助系统。]


    ……?少女茫然地瞪着眼睛,[什么意思呀?]


    [简而言之,你被我绑架了,要完成任务才能回家。]


    [回家?]


    齐木千花满脸困惑,她只记得自己的名字,除此之外,她的记忆一片空白,连自己的家在哪里都不记得,齐木千花自然对回家没有渴望。


    但是……如果她消失的话,哥哥会疯掉的。


    齐木千花被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

麻豆律师事务所杜冰若&男女夜晚污污18禁免费(图1)

    哥哥……


    “离开我的话,千花一秒钟都活不下去哦。”少年轻快的语调在齐木千花脑中响起,“所以不可以离开哥哥的视线。”


    随之而来的是另外一个少年的声音,他语气更加温柔含蓄,但话中的含义与上一个几乎相同,[不要离开我的感应范围。]


    在想起两个哥哥的话以后,对他们的依赖也随之涌入齐木千花的骨髓,她在周围找了找,没有找到像是她哥哥的人,顿时有些恐慌。


    [你知道我的哥哥在哪里吗?]


    系统告诉她:[认真做任务,你就能见到你的哥哥。]


    齐木千花问它任务是什么,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她只好继续跟着前方那个头上写着[川下智子]的女人往前走。


    这是一条明显上了年头的古朴石子路,路旁的无尽夏一簇一簇随着轻风飘荡,仿佛在热情地迎接来人。


    此处应该是平安时期的寝殿造,二人步行穿过长长的钓殿,就到了她们的目的地。


    青年一袭五条袈裟坐在茶桌前,额前几缕发丝垂在脸颊一侧,听见脚步声,略微掀起狭长的双眸朝二人看来。


    川下智子行了一个叩拜大礼,“夏油大人,这是最新的试验品。”


    青年含笑颔首,他的声音低沉而柔和,语气似在与情人缠绵,极尽温柔,“劳烦你了。”


    那川下智子却直直打了个冷颤,竟是连回话也不敢。


    青年抬起手中的茶轻嗅了一瞬,像是对自己沏的这道茶感到满意,脸上的笑容更加柔和,“你先出去吧。”


    川下智子顿时如获大赦,紧张地站起身来,齐木千花站在她的身侧,看见一滴冷汗从女人的额前滴落。


    她被女人的情绪感染,也跟着害怕起来。


    好、好可怕的人,这绝对不是她的哥哥。


    川下智子走后,寝殿内就只剩下两个人,青年却至始至终未曾再看她一眼,好像她只是个旁人进献的,不合心意的摆件。


    齐木千花只好一直站在原地,她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唯恐打扰到青年煮茶的兴致。


    直到一个白发少年凭空出现,青年才从他的茶道中抬起头来,“悟。”


    名为悟的少年并没有理会青年,只转身看向齐木千花。


    “抬头。”


    齐木千花不受控制地抬头与他对视。


    他的双眸像是将万里无云的天空与清澈明净的浅海都盛于其中,齐木千花被这片晴海吸引,短暂地失去了思考能力。


    [恭喜你发现了一只恶龙


    五条悟:堕落的神明


    能力侧重:武


    等级:--


    人格崩坏指数:100%


    弱点:特级咒物■■■]


    [成功与恶龙对视并且存活,已激活你的身份卡片。


    齐木千花:屠龙的公主


    能力侧重:智


    等级:Z-


    人格崩坏指数:0%


    弱点:无]


    [恭喜你开启任务:击败恶龙,拯救世界。]


    齐木千花根本不能对系统做出回应,因为五条悟正审视着她。


    少年夹杂着杀戮冷意的目光仿佛正在一寸一寸掠夺着她周围的空气,恐怖到极致的压迫感让她几乎快要窒息。


    她连低头都做不到,害怕得几乎快落下泪来。


    不是的,这个也绝对不是哥哥的吧。


    六眼告诉五条悟,眼前的少女身高只有157。


    这是糅合了他和夏油杰基因、理论上最完美生物细胞构成的混合种,她的体型不可能如此矮小。


    仿佛在出生之前就已经做了选择那般,这个生物将一些没用的东西通通加到了极致。


    她漂亮得不似人类,流金溢彩的灿金色双眸在浓密的睫毛之下眨动,仿佛正将足以扫尽一切阴霾的日光洒落人间。


    可她实在太弱小了,五条悟甚至认为一根手指就可以把她弄死。


    “确实是六眼。”


    五条悟收回放在少女身上的目光,他始终神情淡漠,华丽到颓靡的声线也没有丝毫情绪起伏,“但没有继承我的术式。”


    身上的视线移开,齐木千花骤然松了口气,这才有心思去接受系统给的信息。


    这位五条悟先生完美俊秀的面容看起来像个不足十八的少年,但其实他已接近30岁了。


    他曾经被咒术界奉为六眼神子,还是一名合格的教师。


    两年前,五条悟被咒灵设计封印,刚从黑漆漆的盒子里爬出来,就亲眼目瞩他的学生尽数在他眼前死亡。


    于是,最强教师以一己之力反转了那天的世界线,将他的学生们从地狱硬生生扯了回来。


    施展反转术式的代价使他堕落成了咒灵,化为咒灵的五条悟像是终于挣脱了束缚那般,不再将保护普通人视作责任。


    “悟。”


    穿着五条袈裟的青年走到她身边,好似现在才注意到有这个人的存在那般打量了她一会,随后他轻笑道:“第一次见面稍微温柔一点吧。”


    [恭喜你发现了一只恶龙


    夏油杰:不纯粹的钟摆


    能力侧重:武


    等级:SSS+


    人格崩坏指数:100%


    弱点:孤寂]


    夏油杰,东京教的教主。


    他原本的动漫人设是叛逃之后死于五条悟手中,但由于剧情设计得极其潦草,在综漫世界拥有独立意识的他并没有选择独自叛逃,而是以优秀的社交手段拐跑了大半个咒术界之后,才开始对普通人落下屠刀。


    在五条悟堕落为咒灵之后,两位挚友又站在了同一条道路之上,共同联合掌控了东京。


    青年如玉般的手指搭在她的颈侧,语气缱绻:“这是开启世界壁垒的钥匙,是我们的骨中之骨,肉中之肉……”


    他的声音清润柔和,齐木千花却不受控制地颤栗起来,她几乎快将脑袋埋进胸口,一头粉色的羊毛卷发让她看起来像是等待宰割的小羊羔。


    系统还在她的脑中尽职尽责地做着背景介绍。


    现下整个东京都已经沦为炼狱,所有普通人都佩戴上了情绪检测环,只要负面情绪浓郁到滋生出了咒灵,普通人就会被迫与那只咒灵战斗。


    夏油杰口中的世界壁垒就是世界意识在东京建立起的空气墙,这道透明的墙体将东京与世界分隔开来,阻碍了他们掌控世界的脚步。


    齐木千花正是夏油杰为了开启空气墙而制造的试验品之一。


    为了让齐木千花燃起拯救世界的使命感,系统在她脑中播放起了普通人被咒灵撕碎的惨状。


    然而齐木千花对此只感到恐惧,她神色懵懂地发起抖来,这让她小到过分的体型更显可怜了。


    五条悟早已凭空消失,此刻院子里又只剩下了两个人。


    试验品等同于刚出生的婴儿,指下的肌肤柔嫩细腻,夏油杰感受到她的颤栗,眯起眼睛,“天然畏惧我吗?”


    “唔,这样的话……”


    夏油杰像是在斟酌物品的价值那般面露思索,“用起来会很麻烦吧。”


    话音落下,青年悠然退后几步。


    冰凉的寒意从脖颈处传来,齐木千花感到自己的脖子被什么东西紧紧钳住,她困惑地抬起头。


    夏油杰朝她满怀歉意地一笑,他的眼眸即使在阳光下也呈现出深邃的紫色,如同宇宙中的暗星,在笑起来时波光摇曳,十分动人,“很抱歉,我暂时没有精力调.教不听话的孩子。”


    深紫色的……眼睛……


    哥哥的眼睛……


    “哥哥。”


    小笨蛋第一次捕捉到关于哥哥的关键信息,瞬间将所有恶龙公主之类的信息都抛到了脑后,亦将钳住她脖颈的咒灵忘却,她小心翼翼又满怀期待的问道,“你是我的哥哥吗?”


    夏油杰低头看,少女好像一只刚刚失去庇护者的幼鸟,从岌岌可危的巢穴中探出头来,问他,你是来照顾我的人吗?


    他不得不承认,这张脸很有让人心软的本领,夏油杰又一次将手指搭在她的颈侧,“他们给你灌输了什么样的记忆?”


    “离开哥哥,千花会活不下去的。”


    齐木千花的声音自卑而又失落,“对不起,千花只记得这个了。”


    很好,那群猴子总算做了一件像样的事。


    夏油杰将搭在她颈侧的手指收回来,“记得这个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