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曼曼现在的心情十分郁闷。


    她不过就是在《农家小厨娘》这本书的评论区吐槽了一句,作者挖坑不填,必遭天谴!


    于是眼前一白……


    她就穿到了书里。


    刚穿到书里的林曼曼两眼一抹黑,反复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之后,就只能默默接受了。于是努力接收着身体的记忆。接收完毕之后,她观察了一下周围。


    此时已经入夜,只有自己一个人正跪在灵堂中央,冬天的寒风凛冽,她穿着一袭单薄的麻布衣衫,冻的跪着的双腿都失去了知觉。


    结合脑子里的信息,她立即明白,这是原身的父亲在两个月前去世了,母亲自从父亲去世之后身体状况就一直不太好,药汤倒是喝了不少,就是不见效,身子每况愈下,两日前的早上人便去了。


    林曼曼咬咬牙准备站起来,双腿却不听使唤的差点扑到了面前正燃烧着的火盆里。

一旦做过就会很想了/真空挤地铁有反应了(图1)

    好险!要不是她及时将双手撑到地上稳住了身子,这一扑上去不毁容也得受个重伤,这又是在古代,受个伤感染了就麻烦了。再加上她现在孑然一人,剩下的所谓的亲戚对她并不好,原身母亲在世时她伯母便教唆着她母亲把里林曼曼卖给镇上的一个卖米的王掌柜当小妾,原身的母亲自然是心疼女儿的,自然不舍得让自己的女儿去做妾。


    一想到丈夫去了之后嫂子就这样对待他的女儿,当场就气的晕了过去。不过事后并没有告诉自己女儿这件事,所以原来的林曼曼也不知道这回事。


    直到她母亲的头七过后,她那伯娘便不再遮掩那副嘴脸,直接领了人过来,对她说收了人家王掌柜二十两银子,让她跟着王掌柜走。林曼曼年纪虽小,却也知道给人家做小妾不好,再加上那个王掌柜一副油头大耳的模样,而且听说已经有三个小妾了,怎会是个良人,林曼曼哪能答应。挣扎中不小心就磕到了脑袋,当场就没气了。


    王掌柜见人没了气,怕牵扯上官司,嘟囔着又塞了十两银子给她伯娘,一溜烟人就跑了。而她伯娘和大伯连个棺材都没给她买,直接一个草席裹着连夜就把人丢去了乱葬岗,对外却说她跟着野男人私奔了。


    原主连第三章都没有活到,她的存在好像就是为了给女主提供创业基金一样的存在,实惨!


    女主,也就是她现在的堂姐林青青,林曼曼看小说的时候没那么多细节的东西,对于炮灰的描写只是一笔带过。而现在,林曼曼不相信她那个堂姐对于这件事一点儿风声也没听到过,就算她真的对这件事毫不知情,那她那大伯家原来比林曼曼家还穷,忽然间拿了那么多银子出来给她,女主那么聪明,会猜不到为什么吗?就凭这,她对女主就没什么好感了。


    林曼曼把手伸往正在燃烧的火盆边烤了烤,感觉稍微暖和了一点点,又按了好一会儿腿,才勉强站起来。


    明明原身的母亲才去世不过两日,四下却一片寂静。林曼曼按记忆里的路线找到厨房,厨房里也没柴火,她饿的慌了,只得先吃了一碗冷掉的米饭,胃里才稍微有了一点饱腹感,可是身上却更冷了。


    林曼曼又回自己屋子,准备找件稍微厚点的衣服穿着,可翻来翻去感觉都差不多,索性选了一件青灰色的,看起来小一点,刚好套在自己身上的这件衣袍里面,然后又踉踉跄跄的走去灵堂,只有那里有盆未燃尽的火,还有几根木柴,稍微暖和一点。


    灵堂里的火是不能灭的,木柴又刚好只有那么几根,勉强能燃到天亮的样子,这也是她食冷饭的原因之一。虽然那是原身的母亲,可林曼曼在现代社会也是一个孤儿,她对母亲这个词有着莫名的感情,而原身的母亲对原来的林曼曼也很是疼爱,出于这种奇怪的感觉,她愿意为她母亲守灵。


    捱着捱着天就亮了,林曼曼的大伯叫了几个人过来,将人抬进了山,她也跟在后面,莫名的哭了一路。回来后村子里的人就在她家吃席,大伯娘忙前忙后,俨然一副好长辈的模样。


    “丫头,快去吃点东西,饿着了怎么行。”伯娘拍了拍她的肩膀,假惺惺的说道。


    “嗯。”


    林曼曼知道她们打的什么主意,却不声张,只低低的应了一声,便一个人默默地回了自己屋子,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跑路。


    不然留下来给老男人当小妾吗?


    原身虽是农女,可因为父母只生了她一个女儿,平日里什么重活也舍不得让她干,这才从山上下来,收拾了几件衣物就感觉到累了。


    林曼曼挑了几件还算穿得出去的衣裳,又把母亲留下的十两银子和百来个铜钱塞进了包袱里,她想了想,还有户籍庚帖这些重要的东西也得带上,这可是古时候的身份证呐,还有一个红布裹着的一支银簪子,和婚书。


    她原本是订了亲了的,只不过看的那本小说里没写,但是她接收的记忆里却有,婚书上写的也是她的名字,不管了,先带着吧。


    收拾好了之后她就趁着大家在吃饭没人注意她,快速的朝着村子外飞奔,一直跑了很久很久,直到觉得不可能有人找到她之后才停了下来。


    幸亏村子里没有人养狗,不然只怕逃跑的事情还得从长计议。


    方才拼了命的跑了半天,现在累的气喘吁吁的坐在干草垛子上后怕,一边又在想,现下是从那个狼窝里跑出来了,可她如今又该去哪呢?


    林曼曼想起了那支被红布包着的银簪子,她还有段娃娃亲,男方梁崇那边父亲也去世了,家里只留下了他还有一个年老多病的母亲。她不想处什么婆媳关系,也不好意思跑过去认亲,只是现在她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家里又没什么靠得住的亲戚,实在不知道该去哪了。


    隐隐记得父亲在世的时候提过梁家那小子不错,权衡再三,林曼曼还是决定先去镇上买点东西吃,虽然知道梁崇所在的小山村,但是不知道怎么走,正好还可以去镇上问问。


    她刚才跑出来的时候没吃东西,现在饿的两眼发黑。


    别人穿越都有金手指,如果自己也有就好了,林曼曼感叹。


    哪怕是拥有现代家里的冰箱也是好的呀,休假在家她在冰箱里还屯了很多食物呢。


    她一边往镇上走一边想,一不留神踩到了一块烂掉的木头,脚下一滑给她摔了个大趔趄,手也被划伤了,鲜血直往地上流。


    下一刻,一阵白光出现,刺的她睁不开眼。


    好一会儿过去了,她才渐渐缓过来,睁开眼之后发现现在待的这个地方并不是刚才自己摔倒的地方,眼前这处天地好似无边无际白色的锦缎鬼思神工般织造出来的仙境:虚无缥缈、找不到一丝人间的浮华。


    “难道,这就是空间?”林曼曼抽了抽嘴角


    作为一名资深书虫,她现在可以肯定现在自己面前的这条找不到看不到源头的瀑布一定就是某种带有洗精伐髓或者是治愈功能的灵液,眼前的这些奇花异草她虽然不认识,但肯定也有厉害的来历了。


    她都穿书了,还有什么不敢想的。


    想着,林曼曼先前跨了一步,蹲在水潭边捧起水喝了几口。


    再不喝水都渴死了,还担心什么卫生不卫生,会不会被毒死吗。


    水顺着喉咙喝下肚子,整个身子就慢慢的开始发热,开始暖洋洋的,手上的鲜血渐渐止住,伤疤也在慢慢褪去。林曼曼刚开始还很开心,直到后来越来越热,整个人像被放在火上烤一样。林曼曼想着反正这里也不会有人看见,索性脱了衣服想着能凉快点,结果自己身上的温度还在不断升高,难受的她都想找块石头把自己撞晕过去了。


    体温还在不断升高,她热的实在受不了,便想着跳进水里能凉快点,完全忘了自己是因为喝了这个水才导致的现在的结果。


    下水的那一刻,炙热的感觉,让她立马反应过来,暗道一声“植物”!她用力的想往岸上游,可是体力差了点,只能保持住自己不沉下去。这时她身上肉眼可见的冒出黑色的汗液一样的东西,在清澈的水里清晰可见,在她感觉自己快要被热熟了的时候,随着大量黑色汗液的渐渐排出,体温也跟着慢慢降了下来,回归到了正常。


    “这是洗经伐髓了吗?”难道因为自己穿过来就变成修仙文了?林曼曼想着。


    不过这里又没什么修仙秘籍之类的东西,她怎么修炼,是不是在其他地方?林曼曼看着远处的山坡上有一块大石头,她准备穿好衣服后爬上去看一看,谁知心念一动,她人立即就站在了石头上面。


    站的高果然看的远,看着水潭边的衣服,,林曼曼在心里想着回水潭边,果然,马上就回到了水潭边,她穿好了衣服,又来来回回试了好几次,把这一片地方都跑熟了,原先的饥饿感也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