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夜饭上,男人们喝酒大口吃肉,媳妇们也说着今天发生的趣事。


    两房的孩子们加起来也有小一桌了。


    所以,给孩子们单独摆盘了一桌。


    顾妤很久没有感受到如此浓烈的年味了,被顾母提前喂过奶水了,这会儿格外精神,也在顾珥怀里到处张望着。


    家里一大堆的男孩,对这个不哭不闹,乖乖待着顾珥坏里的乖宝稀罕极了。


    大堂哥的妻子大堂嫂魏婷加进来也有大半年了,肚子没动静。


    见了和自己同辈的顾妤,也不显尴尬,乖宝谁不喜欢呢。


    “顾珥堂弟,我能抱抱乖宝吗?好可爱啊。”魏婷看着襁褓里的顾妤,当妈的心思愈发心切。


    三个哥哥虽然都还未成年,但已经能清晰的看出他们上上乘的相貌。


    不到一岁的乖宝,更是尽挑顾父顾母两人的优点长,皮肤白净,眼睛水汪汪的,性子更是招人喜欢。


    有人抱抱就乖乖的,安安静静的待着人怀里,饿了尿了才会嚎两嗓子。


    连顾母都说,不知道是上辈子积了什么德,能拥有这般贴心的小棉袄。


    “大堂嫂,轻点搂着乖宝。”


    顾珥恨不得把乖宝捆在身上,都是一家人,也不好拒绝,见顾妤不出声,只好把乖宝递给她。


    魏婷长相属于江南女子的温文素雅,说话也斯斯文文的。身上带着一丝丝淡淡的香气。


    小孩子也喜欢美人。


    顾妤还挺喜欢这个大堂嫂,轻轻的,香香的。


    她艰难的把小短手从襁褓里伸出来,在空中挥挥,小嘴里还不受控制的流口水出来。


    “婷婷啊,乖宝喜欢你抱抱呢。你这肚子怕也差不多有了吧。”顾母放心不下乖宝,吃了两口,又过来看看,见乖宝在魏婷怀里,笑着道。


    魏婷羞红了脸颊,嗔怪道:“婶婶就别拿我开玩笑了。”


    ——


    年夜饭是要吃很久很久的。


    不过,孩子们这桌吃的太潦草了。


    天色逐渐黯淡,夜幕降临。


    鞭炮声此起彼伏。


    村庄的各户人家,喜气洋洋,欢声笑语。


    稍微过得去的人家,还会在晚上放烟花。


    顾妤从大堂嫂怀里出来后,想到等会儿还要避免大哥出事,先后拒绝了顾珥顾散两人的怀抱,心满意足的落入顾亦怀里。


    惹得顾珥十分不满。


    “乖宝,你这就不喜欢二哥了。”顾珥不死心的在顾亦面前晃悠,想要重新夺回妹妹。


    “乖宝,二哥的小心心好难受啊,让二哥抱抱好不好?”


    顾妤要是能动手,早就一巴掌呼开这碍事的狗头。


    今天晚上说什么也不能让她离开大哥一步。


    至于怎么避免事情的发生,顾妤早就想好了法子。


    怕大哥没有按照书里剧情发展,会引出蝴蝶效应,又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发生。


    所以顾妤决定,今天晚上不要这几个哥哥出门了。


    只要看到哪个哥哥要出去,就哭。


    哭这招是万能的。


    狠狠拿捏了几个哥哥弱点的顾妤,还是有点虚,在心里盼望着明天早点到来。


    因为有着顾妤在,哥哥们都没有出去,而是抬着小板凳一起坐在院子里,看天空中的烟火。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顾妤都快睡着了,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再喊她大哥的名字,一下子从昏睡中惊醒。


    艰难的睁开眼,顾妤发现有男声从大门那边传来。


    “顾亦,顾亦。”


    顾亦听到有人叫他,走过去看,是小时候一起玩的伙伴。

男生把手指放你嘴巴里是啥意思,女校花校长办公室嗯嗯啊(图1)

    后来上初中,就没再联系了。


    “什么事?”


    “出来玩玩啊,好久没见面了,都不想兄弟们啊。”那男生像个二流子一样斜垮垮的倚在门板上,招呼着。


    顾妤心想:剧情开始运作了。


    不行,一定不能让大哥答应他出去。


    见大哥要开口,顾妤生怕自己慢一步,说哭就哭,打断了顾亦没说出的话。


    他想着,确实是出去后没见过几次面。


    刚想答应,怀里的乖宝就哭了起来。


    这妹妹都哭了,当哥哥哪还有心思出去玩儿。


    顾亦哄过乖宝好几回了,对小孩子的心思也大致有个了解。


    “好了好了,大哥不出去,哭得那么凶做什么。”顾亦哭笑不得,安慰她道。


    随后又抬头拒绝了那男生的要求。


    顾妤见男生走了,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抽噎声也慢慢停止下来。


    她这算不算是成功阻止了剧情的发生。


    顾妤想想还是有些后怕,晚上还没有过去,她也不敢太过于懈怠了。


    一向不吃味的顾散,见了顾亦和乖宝的互动,酸溜溜的说:“果然大哥还是大哥,我这天天照顾,也没这份待遇。”


    顾妤有些头疼,哥哥吃哥哥的醋干嘛!都是一家人啊。


    她不理解。


    顾珥看不是只有他一个人不满,心里平衡多了,在一旁说风凉话:“啧啧啧,可怜二人组哟。”


    果然二哥最会搞事情。


    一听这话,顾散给了抱着乖宝的大哥一个轻飘飘的眼神,拎起小板凳,孤零零的坐在一边,仰望时不时绽放烟花的天空。


    可怜惨了。


    论有两个戏精哥哥怎么办?


    除夕夜还要守岁。


    三个哥哥都是在长身体的时候,被顾父顾母撵去睡觉了。


    十二点没过,顾妤还是不放心,紧紧的扒拉住顾亦,不肯离开他半步。


    窗外,烟花爆破声此起彼落,光亮映照在玻璃上。


    最后,顾妤实在熬不住,在顾亦怀里睡过去了。


    第二天。


    顾妤自动屏蔽了大概从凌晨两三点持续到天明的鞭炮声,稳稳当当的睡到了快十点。


    一睁眼就看到了头顶上守着她的三个哥哥。


    见她醒了,异口同声的说:“乖宝,新年快乐。”


    顾亦还从衣服口袋里摸出红色喜庆包装纸的红包,在顾妤面前晃了晃,“乖宝,这是大哥给你的压岁钱,虽然不多,但是不能缺我们乖宝的,对不对呀?”


    压岁钱谁不爱。


    顾妤看着红包,“咯咯咯”的笑了起来,伸出小手想拿,奈何力气不够,浑身都软绵绵的。


    “啊……”嘴里嘟囔着什么。


    顾珥顾散也没想到大哥有这般心机,惊呆了。


    这还是他们的大哥吗?


    两人一对视,只道不能落后。


    纷纷侧身,避开乖宝的视线,把早上起床时收到长辈们的几个压岁钱红包一合并,装进一个红包里,塞进顾妤的襁褓里。


    “这是二哥/三哥给的红包。”


    顾妤没想到她这么小都还能得到哥哥们的红包,心里一激动,嚷嚷得更加大声了。


    想到乖宝这么小,还不能自己管红包,“大哥,要不你帮乖宝保存红包吧。等乖宝长大了,可以自己管钱了,再给她。”


    他倒想管,不过顾珥这人肯定不同意。还不如让大哥来。


    顾亦想想,见顾珥也没什么意见,便把三个红包聚在一起,对懵懵懂懂什么都不知道的顾妤解释:“乖宝,红包大哥给你收着啊,等你长大再给你。”


    有这样的哥哥,顾妤只感觉此生无憾了。


    想当初她小时候的压岁钱红包,全进了爸妈的兜里。


    明面上说是给你存着,结果要钱的时候,爸妈就说用了。


    想哭都没地方去哭。


    只希望大哥说话算话,要不然等她长大后去问,她总不可能说:大哥,我记得你当初说要帮我保存压岁钱的话。


    顾亦把乖宝的压岁钱放在包里后,和两个哥哥一起给她换了一身大红色的衣服,还戴了一顶同色帽子。


    映衬着小脸红扑扑的。


    大年初一,各地习俗不一样。


    安宁县通常都是在这一天去山上祭祖,烧纸钱,放鞭炮,以此来祭祀祖先。


    天气格外的冷,顾母原本打算不跟着去山上,好照看顾妤的。


    可顾妤在她哥哥怀里闹腾着死活不肯下来。


    无奈之下,只好让顾亦注意点田埂路段,莫要摔了。


    祭祀完祖先后,剩下来的时间就开始串门。


    靠得近的邻居婆媳都聚在一起,说着趣事。


    “昨天晚上李根家的小儿子,玩鞭炮把眼给伤着了。”


    “啊?大过年的出这事,真晦气。”


    “我听我家壮雄说,好像今天大清早的就送往县城医院了,都流血了。也不知道好的了不?”


    “……”


    李根家的小儿子?


    难道就是昨晚叫她大哥出去的那个人吗?也就是书里的那个熊孩子?


    “大哥,她们说的不就是李先吗?这样看来还挺严重的。”顾珥也听见了,想了下,才发现李先的爸就是李根,现在想来都还有些心悸。


    “还好昨晚你没跟着出去,要不然想想都后怕。”


    顾亦把乖宝往上抱了抱,摸摸乖宝的脑袋,轻声道:“是啊,说起来多亏了乖宝哭的那几声,大哥还要谢谢我们家乖宝。”


    熊孩子这次没有伤到大哥,反而伤到了自己。


    书里的剧情算下来,也应当算的上是因果报应了。


    一时间,顾妤心里乱糟糟的。


    虽然熊孩子有错,但也……唉!现在就只希望能保住眼睛吧。


    随后几天,顾父顾母带着三兄弟还有顾妤,一同回娘家探亲。


    也从村里的大妈们嘴里,知道了李先瞎了一只眼睛,还是没能保住右眼。


    ——


    日子过得很快,顾妤在一家人的呵护中,健健康康的长到了五岁。


    顾亦当初没了眼睛受伤那件事的影响,成为了安宁县第一个考上清华大学的学生。


    学的专业是金融,现在已经大四了,清华大学在北京,而安宁县距离它十万八千里。


    顾亦大学优异的绩点拿下了北京一所国企单位的实习资格。


    顾散没有选择外省的大学,而是选择了省内最好的学校。


    原因是想随时周末回家看乖宝。


    顾父顾母得知这个原因哭笑不得,最后也是随他去了。


    安宁县也是属于省会城市的边缘小县,经济没跟上,之前欠发达。


    不过近些年旅游业的开发,让安宁县的百姓也逐渐富了起来。


    三哥也去学校了,二哥也不在。


    顾妤没人陪,百般无聊的缠着做闲活儿的顾母兰荟。


    “妈妈,大哥什么时候回来看乖宝啊?我都好久好久没有见过大哥了。”


    顾妤自从会说话了之后,整天就跟只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的。


    不是跟在这个后面说,就是跟在那个后面讲,仿佛要把当婴儿那段不能说话的日子给补回来。


    顾母停下手中的针线活,一把抱起边上抱怨的顾妤,捏捏她的小鼻尖:


    “你个小皮猴儿,你大哥现在实习了,忙得很。有我们还有你三哥陪你还不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