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妤十二月份出生的,一个月很快过去了。


    春节也快到了。


    兰荟也从月子里出来,顾妤的小模样也愈发舒展开来。


    顾散自从顾妤出生那天回来,就再也没回来过,倒是电话联系过几次。


    顾老太太前几天也回乡下了,虽然很舍不得香香软软的乖宝,但想着乡下的老伴儿以及大儿一家子人,还是回去了。


    不过也快过年了,回去后过些日子三儿也会回老家。


    顾妤在这一个多月来,很好的适应了婴儿这个新身份。


    顾亦是高三学生,在安宁县最好的安宁一中读书,常年霸榜高三成绩。


    校长和老师都对他寄予厚望,希望出一个清华北大的苗子。


    不过,安宁一中离家比较近,顾亦选择走读。


    中午和下午都在学校吃,早出晚归。


    晚自习下了大概十点多,不过他成绩在那儿,老师们也特许他可以不上晚自习。

【激情故事】女人自述25厘米有多爽,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图1)

    所以,他一般都选择在晚自习时间,找老师借个办公室,为需要的同学进行课程辅导。


    赚取一些生活费。


    高三的同学,都开始紧张起来,对顾亦收费教学的方式也没有异议。


    老师后来也知道了,知道顾亦家中情况,又了解到收费都在恰当的价位,就没有过多的干预。


    每天晚上到家,顾亦第一件事就是去顾父顾母卧室看看妹妹。


    婴儿的睡眠说不准。


    顾妤偶尔醒着能感受大哥在好奇的戳戳她,和她说说话。


    不过这三个哥哥,见到最多的却是三哥。


    这个时间应该放寒假,顾散作为高一学生,准时放假了。


    现在除了朋友邀他出去打球,必要的时间都待在家里,守着话都不会说妹妹,逗她开心。


    而顾亦身为高三生,在进行了期末考试之后,势必是要补课的。


    顾母因为要照顾乖宝,就没有出去工作。


    顾妤还记得小说里,他们家好像有点穷,这个房子还是借钱租来的。


    作为一个只知道吃吃喝喝睡大觉的婴儿,顾妤唯一能为这个家做的,就是乖乖的,不闹事。


    顾母虽然不出去工作,但要为一大家子的生活操持,日常照看乖宝的任务就交给了三哥顾散。


    怕她吹着风,顾父顾母都没敢把乖宝往外抱。顾妤早在这小小的屋子待腻了。


    这天,顾父出去工作,顾母去菜市场买菜去了。


    顾妤在三哥顾散怀里嗷嗷直叫,也不是哭,反正就是闹腾着。


    三哥,我们出去玩儿。


    心里想着,说出来就是咿咿呀呀的声音。


    “乖宝你哪儿不舒服吗?”顾散抱着顾妤在客厅里走来走去,见她今天格外的闹腾,还以为是哪儿不舒服。


    又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乖宝的纸尿布,干干的。


    “乖宝乖宝,你难不成是饿了?”


    顾散不确定的问出口,可顾母出门前才喂过一次的啊。


    见顾散死活get不到她的意思,顾妤急了,嚷嚷的更大声了。


    顾散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顾父顾母不在家,只能硬着头皮上。


    “都怪三哥理解不到乖宝的意思,乖宝,别哭。”顾散学着顾母平时哄乖宝的动作,一只手搂住她小身子,另一只手轻轻的拍拍她的背。


    在客厅,卧室来回走。


    顾家是住的一楼,因为一楼的租金比较便宜。客厅出去就能看到小小的院子。


    顾妤眼见顾散走到屋檐边上,要转身回去了,又开始咿咿呀呀起来。


    多走了几次,顾散发现乖宝在他靠近外面时格外兴奋。


    “乖宝难道是想出去看看吗?”他也不管一个月大的婴儿是否能听懂他说话,试探的问。


    顾妤见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小胳膊也软软的想要动起来。


    更加确定了乖宝的想法,顾散裹好怀里乖宝的衣服,遮的严严实实的,来到了院子里。


    冬天的院子,因为有大树,看起来还是绿油油的。


    草坪里种满了可以食用的菜,鲜翠欲滴。


    见到不同于屋里的景色,顾妤圆溜溜的大眼睛转来转去,把即将要生活很多年的地方大致看了个遍。


    过了几分钟,顾散还是不放心乖宝的抵抗力,“乖宝,我们回去了,天太冷了。”


    满足了的顾妤,肥嘟嘟的小脸蛋上露出笑容,也不闹腾了。


    “乖宝真乖。”顾散忍不住笑了,毫不吝啬的夸奖什么都听不懂的顾妤,“怎么会有我们家这么可爱的宝宝呀。”


    顾妤听了怪不好意思,她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夸她。


    有了一次就有二次,顾散时常抱着顾妤在小区里走走,跟她说小区发生的事情,说顾父顾母还有两个哥哥的事情。


    其实顾散一开始是不说这些的,只是偶尔一次他说邻居的事情时,发现乖宝似乎在很认真的听他说这些,很有兴趣的样子。


    他也就不在乎乖宝能不能听懂了,每天变着法儿的给她讲故事。


    除夕前几天,顾亦也从学校补课中脱身了,只有顾珥说还有两天回来。


    顾父告诉他过年回爷爷奶奶家过,叫他忙完了一个人回来。


    顾父顾母提前买好了年货,收拾好这边的事情,就拎着大包小包的,带着顾亦顾散以及顾妤回去了。


    顾老太太有三个子女,顾家老大顾良忠,顾家二女顾英,还有老三顾良承。


    顾英早年因为难产去世了,留下了一个儿子向途。


    回到老家,顾良承一家子人住进了以前住的那房屋。


    好好休息一晚上后,顾良承和顾家老大去山上为祖先们清理坟上杂草。


    兰荟则和大嫂一起帮着顾老太太收拾家里,彻底打扫一番。


    而顾亦顾散照顾乖宝,顺便在顾老太太的要求下,给顾家老大的堂弟顾志补补课。


    大堂哥才结婚不久,二堂哥没有读书了,在外学手艺。


    马上就要过年了,顾志心思也不在学习上,他想看看叔叔家的小妹妹。


    听他奶奶说,妹妹可乖可了。


    家里没有女孩儿,顾妤的出生,惹得顾志心心念念了好多天。


    终于要见到妹妹了,奶奶却叫他看书,这怎么可能看的进去。


    顾亦教顾志不会的知识,顾散就在一旁抱着顾妤看着。


    “堂弟,堂弟?”顾亦讲完一道物理大题,见顾志眼神不在书上,反而侧过头跃跃欲试的想去看襁褓里的乖宝。


    “堂哥,我能看看乖宝吗?”听到顾亦喊他,顾志不舍的收回目光,可怜兮兮的求着掌握着他玩还是学习权力的顾亦。


    顾亦见又是一个跟自己抢乖宝的人,不满的皱眉:“奶奶说给你补课,要是奶奶问起来怎么说?”


    搬出顾老太太,顾志收敛了些许。老老实实的坐着,听着顾亦给他讲的解题步骤和方法。


    被迫听讲课的顾妤,再次听到那些略微熟悉的知识,又想到书里发生的事情。


    因为和书里早夭的顾妤同名同姓,对顾家人的相关内容就格外的关注些。


    她记得在书里,大哥顾亦瞎了眼睛的剧情就是在顾妤出生那年回老家发生的事情。


    当婴儿当了一个多月,顾妤感觉脑子都不够用了。


    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好像是因为一个差不多大的男孩子玩鞭炮,把点燃的鞭炮扔在了顾亦面前,导致爆破的鞭炮里面的燃料弹到了他眼里。


    又因为当时傍晚的原因,顾亦强忍着没说,最后导致错过最佳的治疗时间,瞎了一只眼。


    而那个孩子就只得到了几声家长的责备。


    毁了大哥一生的人就只得轻飘飘的几声责备!!!


    就这段剧情,可把当时的顾妤给气坏了。


    熊孩子干的坏事,毁了顾亦本该风光霁月的一生。


    眼瞎之后,顾亦一时间没能接受这个事实,那年的高考也没能发挥正常的水平。


    高考落榜,最后上了个普普通通的大学。


    越想越气的不行,顾妤直接哭了起来。


    顾散怎么哄也哄不好,心里焦急死了。好好的,怎么突然哭的那么凶。


    “大哥,乖宝这是怎么了啊?一直哭,怎么办啊?”顾散抱着乖宝,顺着抚摸乖宝的背部。


    顾亦没了继续给堂弟讲题的心情,看着眼泪哗哗直流的顾妤,心都碎了,“顾散,给我抱抱试试。”


    接过乖宝后,顾亦压低嗓音,缓缓的哄着她。


    “乖宝怎么了呀?不哭了昂。”


    听到大哥顾亦的声音,顾妤睁开满是泪水的双眼,止住了哭声,呆呆的望着面前这温柔的少年。


    这般好的男孩子,一个光明美好的未来才配得上他,而不是去承受半边的黑暗,以及众人的怜悯。


    “哥,乖宝不哭了诶。”顾散见乖宝到了大哥怀里就不哭了,有些吃醋的说道。


    顾亦看着乖宝的直勾勾的眼神,只当她是想大哥抱了,嘴角扬起一抹笑意,“乖宝不哭就好。”


    “乖宝以后可别哭的那么凶了,看把你三哥和我吓得。你看你,小脸都哭红了。”顾亦用大拇指指腹擦擦顾妤脸上的泪水,温柔的开玩笑道。


    顾散在一边使劲的点点头,刚刚乖宝哭的那个样子,他恨不得把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捧到她面前,只希望她不要再哭了。


    怕顾妤离了他还要哭,顾亦思考了一下,对顾散说:“顾散,你教教你堂哥。”


    “堂哥,堂弟他行吗?”顾志不相信的问出口。


    顾亦点点头,“他可以的。”


    顾散比顾志小一年,但顾散跳级了一年,所以两人都在高一。


    顾亦虽然平时没怎么管顾散,但也知道顾散把高二的知识都已经学完了,并且是掌握了。


    所以这才放心把顾志交给顾散。


    顾志哭丧着脸,还以为堂哥去哄乖宝去了,他就能趁机休息,顺便看看乖宝。


    没想到比他小的堂弟,还能教他。


    这让顾老太太知道了还得了。


    顾志彻底歇了偷懒的心思,认认真真的询问顾散学习上的一些问题。


    农历三十,除夕夜。


    顾珥也在头一天早早的回来了。


    在外学艺的顾老大家的二堂哥也连夜赶回来了。


    一大家子人,整整齐齐的聚在了一起。


    在顾老太太的指挥下,顾家的两个媳妇和一个孙媳妇共同完成了年夜饭的制作。


    满满一桌子热气腾腾的菜肴,承载着一年的结束,以及对新的一年的无限期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