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蕾感觉到床边向下陷了一点点,熟悉的气息靠近,然后一只手伸了过来,拨沕开了她因为细汗粘在脸颊的发沕丝。


她hán笑睁眼,一抬眸就看到了他线条分明的下巴,心蕾眼疾手快抓沕住了钟瀚的手腕,一脸看穿地对他说:“想趁我睡觉的时候做什么?”


钟瀚哑然失笑,看着她的发顶及时认错:“是,打扰你休息了。那我现在就离开。”

 文学


心蕾怎么会放过这大好的机会,她拽着钟瀚的手腕拉到自己面前,拖着他和自己一起面对面躺下:“来都来了,陪我会吧。”


钟瀚被她出其不意地拽倒在床沕上,他的表情也从诧异再重归冷静,少沕女干净而清冽的脸庞就在眼前,但是她做得过火了。


心蕾松开他的手腕,径直抱住他的腰,用脸贴着他宽厚的胸膛,呼xī深重起来,语气却很是怆然:“唉……bà……等我去上学了,你可别给我找个后mā呀……”


她的额头离他的嘴唇很近,似wěn非wěn的状态,只是钟瀚薄唇紧抿,他下意识偏过头避开她的肌肤,回答得很冷淡:“知道了。”


一直都是两人相依为命,被学沕姐抛弃后,钟瀚不是没想过重组一个家庭,可是他二十五六岁的时候,心蕾也有七岁了,哪个姑酿愿意嫁过来就带着个小拖油瓶呢?等到心蕾再大一点,懂事了,钟瀚发现,心蕾又开始介意自己婚姻状况了。就这样一直拖到了现在,甚至连她即将读大学的时候,她还对此耿耿于怀。


钟瀚有些恼,想要推开她。


只是近距离下,他神sè的细微变化都落在心蕾眼底。她眼神稍带端详,对钟瀚的不耐烦一点也不生气,反而非常好奇地看着他,像一只伶俜的鸟儿,歪着小脑袋一动不动地打量着这个世界。


钟瀚被她的双眼盯得全身怪异,心蕾却又趁机扑进了他怀里,声音从他衬衫的纽扣间扬起:“就陪我这一会嘛。我怕开学后很难再见到你了。”


其实离入学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但是只要她一撒jiāo,钟瀚准没辙。


果然,钟瀚又心软沕了,虽然心蕾的举动不合时宜,但是他还是默许了她qīn沕密的拥沕抱。


钟瀚沉默着,不知道该怎样应付她,直到手臂有些僵硬了,他才非常不自然地抽沕出手轻轻将她的头按在怀里,声音低沉却很清晰:“在学校照顾好自己。”


心蕾像是真的快要睡着一样,钟瀚只听到一个梦呓般的“嗯”,就再无后文。


其实心蕾还有很多小心思没有告诉他,比如,选择在本地上学,只不过是为了离他更近一点。


再比如,她留下钟瀚的目的并不是想要简简单单地抱一下他。


夏曰的夜sè浓郁深沉,窗外是此起彼伏的蝉鸣声,非常催眠,也很好地掩盖了她砰砰的心跳声,青cǎo气息透过窗户飘进来,清shuǎng的味道和他身上一样好闻。可能是之前的举动过于大胆,心蕾再次面对钟瀚时总有些目光躲闪,畏手畏脚的。两人之间相安无事,什么都没有发生。她也只能安分地在家里等着开学的那一天,等待着她的新生活。


好不容易盼到开学,然而该来的总会来。新生开学第一课就是烈下长达一个月的jun训。丝毫不输三伏夏曰的秋老虎,太阳火沕热dú沕辣,路面似乎都在冒着青烟,训练场上的新生就像架在架子上的烤肉串,被摆得整整齐齐,随着教guān的口令左转右转,抬手提tún,左边烤了右边烤,前面烤了后面烤,洒上孜然粉就可以出锅了。


不光是细皮nèn沕肉的女孩子,连男生们都忍不住抱怨。逃离了令人窒沕息的高沕考,刚从安逸的暑假里回归的新生哪吃得了这种苦。白白净净的弱基男生们在皮肤黝沕黑身材健硕的教guān面前,别说偷懒,多说一个字就会被训,紧接着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责备。心中的cāo沕你沕mā只敢对着空气发作,有再多的不满,碰上了教guān这种铁xuè硬汉子,也立马萎了。


这些天心蕾每天一个甚至好几个电沕话打向钟瀚,哭哭啼啼地抱怨教guān多么坏。


钟瀚体验过jun训的可怕,每次都笑着配合心蕾对教guān的控沕诉。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