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能给人戴上的带珠的猫尾巴,不…不可以,你太大了难受

别的男人都觊觎她的美貌,甚至背地里偷偷说想X她的都有,但是老张却能在跟她接触时忍住那种冲动,不愿跟她有任何的接触。这是为什么,这当然是为她着想为她好了。


韩蕊不再是小孩子,或许涉世未深经验不足,但却不代表她分不清好与坏。

在她眼里,老张就是最大的好人,比老韩还要好的大好人,因为老韩是她的爷爷,从某种方面说对她好是应该的,就像是她对老韩好也是应该的。

但老张不同,老张跟她没有血缘关系。

所以老张对她的好,是真心的无私的,这让韩蕊感觉到心里好温暖。


能给人戴上的带珠的猫尾巴,不…不可以,你太大了难受(图1)


当然,这种温暖也只是一种好感的渐渐滋生而已,并不代表她就死气掰咧的爱上老张了,那并不现实,她也不是那么随便的女孩,否则以她的容貌跟身材,也不会将贞操保留到今天。


当天晚上的时候,韩蕊在老张这一起解决了晚饭,两人有说有聊的倒也热闹。

只不过当时间来到九点后,老张就下起了逐客令,“太晚了,你该回了,不然老韩会担心的。”

韩蕊却不觉得有什么,以前又不是没住过老张的家里,就在前天她还住在老张家里呢!

所以在她看来,这只是一个电话的事,给老韩打个电话就行了。

但是老张坚持不同意,“蕊蕊,你是大姑娘了,再过不几年毕业后就该结婚了。”

“我是个独居的老头子,而且咱俩又没什么血缘关系。你跟我住一起不合适……”

正苦口婆心的说着呢,韩蕊突然就红着脸问道:“你是怕忍不住,会要了我的身子,是吗?”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直把老张给呛到好久说不出话来。

他是真没想到,韩蕊竟然会突然之间冒出这么


句,关键还打蛇打七寸了,正中要害。

在尴尬了好几秒钟后,老张才瞪了韩蕊一眼,“你瞎说什么呢,赶紧穿鞋子走人!”

话撂下,老张也就起身穿好了衬衣,然后拿上了车钥匙。

见老张执意要送自己回去,韩蕊也就不好再坚持了,只能将丝袜小脚丫钻进鞋子里,然后拿上自己的手机跟在老张屁股后面下楼。

一老一少一男一女两个人下楼后,老张上车载着韩蕊,一路往郊区驶去。

路上的时候韩蕊说道:“你其实不用送我,我自己打车就可以的。”

“不放心,晚上坏人多,你又这么漂亮,万一被坏人惦记上怎么办?”

老张心里就是这么想的,自然也就这么说了。

不过在他说完后却发现,韩蕊竟然沉默了。

再扭头去看看,竟然发现韩蕊那张俏然的小脸蛋儿上挂起了甜美的笑容。

这种笑容,俨然就是小女孩的怀春,这让老张心头比较苦恼。

他不是有意表示自己关心韩蕊的,可韩蕊怎么对他的感觉还越来越好了呢?

很愁人,所以他都不敢说话了,一门心思想着把韩蕊送回家后,赶紧走人。

只不过,老张想多了,不是啥事都以他的想法为实际运行规则的……

送韩蕊回到家中进入屋内后,发现老韩正在屋子里磕着花生米,旁边还有一瓶白酒。

这就是他个人美满的生活,一盘花生米一瓶白酒足以。

平日里韩蕊在家管他管的严,今晚韩蕊不在家可算是放了大假了,喝的可滋润了。

平时半斤酒的量,今天都喝到一瓶快见底了,当然,效果也是非常明显的,整个人摇摇晃晃的,那种感觉就好像他已经与地球的自转达成了共鸣,达到了大家一起转的境界。

不过在见到韩蕊归来后,老韩还是迷瞪着双眼,眼神中斥满愕然,“你怎么回来了?”

这话问的,韩蕊有些小生气,“我不回来我去哪呀,你是不是恨不得我天天住外面?”

老韩连忙摆手表示自己不是那意思,但手掌却在晃动中不小心把酒瓶给碰倒了。

当时老韩就心疼到不行,还有小半杯酒呢!

正准备弯腰捡起来的时候,自己却爬倒在了地上。

要不是韩蕊跟老张在的话,估计他能不能自己从地上起来都是个问题。

在老张的帮助下,老韩被弄到了床上,晕晕乎乎的几次想要起身就失败了。

就这,他还在那解释呢,“今年种的果子开花了,心里高兴,就喝了点……”

韩蕊可不管他这个,只管将酒瓶和酒杯给没收了。

又给老韩倒了杯水伺候他喝下去后,韩蕊这才凶凶的说道:“明天再收拾你!”

只是老韩却不害怕,这会儿已经鼾声如雷了,倒也是个好习惯,酒醉之后不兴奋。

帮忙把老韩给收拾明白后,老张就跟韩蕊离开了屋子。

在来到外间的时候老张对韩蕊说道:“你早点休息吧,我也该回去休息了。”

话说完,老张就要走人,但是却被韩蕊给拽住了胳膊。

“老张,你今晚别走了,留下来陪我吧,好不好嘛!”

韩蕊可不只有旖旎的声音,更是双手拽住了老张的胳膊,不停摇晃着。

这晃来晃去的,晃的老张骨头都快散架了,而且旖旎的小声还那么婉转,都快把老张的魂儿给勾跑了。不过……老韩就在屋子里睡呢,韩蕊提出这样的央求,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

当老张再次郑重表示自己不可以跟韩蕊那样儿的时候,韩蕊好羞。

“你瞎说什么呢,我意思是,你留下陪我帮我照顾我爷爷。”

“他今晚喝了那么多酒,万一过会儿再起床呕吐之类的,我又照顾不了他……”

原来是抓劳力,老张还以为今晚会有啥旖旎的景儿呢!

心里庆幸没有景儿的同时,稍稍还有那么几分的遗憾。

不过终究老张还是留了下来,答应帮助韩蕊照顾老韩。

可就在老张准备进老韩屋子的时候,却被韩蕊给再次拽住了胳膊。

随后,她更是羞红着脸蛋儿,不好意思的说道:“老张,你今晚能不能陪我睡?”

“啥?!”

老张当时就瞪大了眼睛,不是说好的留下来照顾人么,怎么又变成陪她睡了?

都不等老张再问些什么的,韩蕊赶紧伸手指了指自己屋子里的灯,“坏掉了,好黑。”

原来是这样,可那也不是留下来陪她睡觉的由头啊!

“蕊蕊,你都是个19岁的大姑娘了,我们不可以在一起睡的,你……”

“哎呀,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呀,真墨迹,赶紧跟我进来吧,快点的!”

一把薅住老张胳膊,韩蕊就把他给硬生生的薅进了卧室,都不给老张拒绝的机会。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