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婆婆打压儿媳是什么心理 她不让人所有人好过

近日,好多生活新闻故事被冲上热搜,这件新闻也是上了热搜榜,看看到底发什么了什么新鲜事情吧

  抱着这种踩高捧低的想法的人还不少,付家现在是村里有目共睹的有钱人家,他们自然是想多搞好关系的。

  

  这时有眼尖的人看见了何母身后的杨华琴,当即眼珠子一转,故意挑高声量开口:“哎呀何家婶子啊,你来晚了可是没瞧见。”

  

  “那市里来的人带来的奖金可是不少呢,出手真大方,真没想到我们这山沟沟里还能飞出这么一只金凤凰。”

  

  “要说有些时候人还真的得信命,若不是当初杨家老爷子突然想起以前的事情,说不定现在这只金凤凰就落在你家里了!”

  

  何母一时间没听出她是在嘲讽自己,倒是听到钱后眼睛动了动,“市里来的人真给钱了?那给了多少啊?”

  

  “具体的不知道,当时我也就瞥了那一眼,人家也没说,咱上哪里知道。”那人摇摇头。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婆婆打压儿媳是什么心理 她不让人所有人好过(图1)

  “不过我看那厚度,怎么着也得有一千块,而且我听说省里成绩还没统计出来,要是瑞灵再当上个省第一,还那肯定还有更多的奖金呢!”

  

  说这话的人原本是想讽刺何母的,可是现在说着说着自己也发起酸来。

  

  “唉!要是早知道读书这么挣钱,当初我家那混小子不肯念的时候我就不应该同意他下学,就算是打也要把他打着继续读下去。”

  

  “看看人家瑞灵,现在这还没毕业呢,就给家里挣回来这么多钱,以后要是毕了业去大公司工作,那钱岂不是更多了?”

  

  她一说这话,旁边也有人跟着附和。

  

  “是呀,刚才我听那个市里来的人说,等到以后上了大学,也有奖学金的,而且还是每次考完试就发,一次至少有几百块。”

  

  “这要是次次都能考上第一,那岂不是直接就发财了?一年怎么也得挣个一两千。”

  

  “以前我还觉得付家对瑞灵也太好了,心里想这高中生哪有这么金贵的,不就上个学嘛,现在我明白了,就这样的怎么可能不金贵。”

  

  “所以说啊,要不怎么说人家是做生意的,就是有眼光,有远见!”

  

  “可不是。”旁边的人也忍不住插了一句,“我要是有这样的儿媳,我也整天好吃好喝的伺候着。”

  

  “这可是整整一千块啊,你看咱现在全家每天卖命的在地里干活一年也能赚多少钱,人家这考个试就把一千块挣到手了。”

  

  听见她这酸酸的话,有人笑着打趣,“行了吧,可别肖想瑞灵了,要是叫远宁听见,他可是要不高兴的。”

  

  “你看,我这不是就这么随口一说嘛,再说了,就算我这样想,可是我家那儿子也配不上人家瑞灵啊。”

  

  你儿子配不上,我儿子配的上啊!

  

  何母直接在心里惊呼,而且这想法还越来越强烈。

  

  如果当初没有换亲,那么现在无论是杨瑞灵还是她得的奖金,就都是他们何家的了,哪里轮得到付家来占这个便宜。

  

  而且他们家的耀宗成绩也不错,要是他当初娶的是杨瑞灵,她成绩那么好,就可以让她给耀宗复习。

  

  到时候两个人一起考大学,一起拿奖金,上大学也有奖金拿,那这样就算她每天什么都不干,也能在家里安安稳稳的坐着享福。

  

  可是现在,这么一只金凤凰却落在了付家,这让何母越想心里越难受。

  

  这种感觉就像是到嘴的鸭子飞了,而且这只鸭子还是浑身镶满了金子的,你说她能不难受吗?能不悔恨吗?

  

  此时何母的一颗心简直就像被放在油锅里煎一样,还是来回翻面的那种。

  

  这种痛失一只金凤凰的心情让何母也没在付家吃花生占便宜,而是恍恍惚惚的走出了付家门,这时一直在门口等着的杨华琴见状连忙走上去。

  

  “妈,里面的人怎么说?杨瑞灵真的考上了全市第一吗?”此话一出,原本还恍惚的何母注意力一下就被吸引了过去。

  

  她看着面前的杨华琴,突然茅塞顿开,恍然大悟。

  

  为什么娶杨瑞灵的不是他们家耀宗?因为是杨华琴恬不知耻的勾引了耀宗,还未婚先孕,她这才答应让她进门,两家这才换的人。

  

  所以有现在这个结果,只能说都怪杨华琴!

  

  如果不是她,现在杨瑞灵和奖金就都是他们家的了。

  

  再想到杨华琴这个整天好吃懒做成天作妖不讨耀宗喜欢还欺负芸芸的儿媳妇,何母是越想越亏。

  

  一时间她看着杨华琴的眼神就阴沉起来,杨华琴被看的浑身汗毛倒立,忍不住倒退一步,“妈

  

  “喊什么喊?整天跟死了娘一样哭丧着脸,出来干什么?赶紧死回去!”何母推了她一把,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杨华琴在原地愣住了,她看了看热闹的付家门口,不甘心的咬了咬嘴,到底还是没说什么回去了。

  

  杨瑞灵成绩出来的第二天,何耀宗也知道了自己的成绩,只是他的成绩并不想杨华琴想的那样好。

  

  只是压着线勉强考上了一个大学,自从这消息传出去以后,何家就更加不安宁起来。

  

  何母以前还碍着村里人说闲话,对杨华琴都是暗搓搓的折磨,可现在她也无所谓了,直接明着来。

  

  让大着肚子的杨华琴把家里的活全干了,还要让她下地干活。

  

  杨华琴自然也不是甘心吃亏的性子,她也不甘示弱,每次在何母要她干活的时候,她就抱着肚子喊疼。

  

  在院子里或者门口大声嚷嚷着“婆婆要逼死怀孕的儿媳”这种话,引得村里人指指点点的。

  

  而何耀宗从成绩出来之后就深受打击,一直懊恼自己没考好。

  

  他也不掺和母亲妻子之前的斗争了,只是每天和周芸芸这个堂内一起躲在屋子里“看书”。

  

  现在鸡犬不宁的何家几乎已经成了全村人茶余饭后的笑料,他们都等着看这对半斤八两的婆媳能闹成什么样。

  

  可是这几天杨华琴发现村里有人正在议论自己肚子,说这么大看着像是未婚先孕,当然这只是猜测,而现在就等着看她是足月生还是“早产”。

  

  杨华琴是个要脸面的人,自然不肯让人知道自己是未婚先孕。

  

  于是就偷摸找了个赤脚医生,让他给开点要,让肚子里的孩子多留一段时间再生,让别人认为她是婚后才怀的孕。

  

  按理说杨华琴一个重生的人,上辈子活到了二十一世纪这个信息发达的时代,应该知道这种事情有多么不可靠。

  

  可怪只怪上辈子的她只知道吃吃喝喝买衣服,从来不愿意接受新事物。

  

  后来在病床上更是天天只看电视,要不然就是想着如何和何耀宗在一起。

  

  因此在这种不靠谱的事上,她还没有大部分没重生的人有脑子。

  

  就这样,赤脚医生一碗药下去,杨华琴当晚就见了红,肚子里的孩子就这样没了。

  

  反观杨华琴,她除了疼之外,倒是看不太出来有多么的伤心。

  

  毕竟上辈子她也流过产,现在又流产了,杨华琴就觉得这是上天注定的,注定她保不住第一个孩子。

  

  她对这件事情看的很开,没几天就想明白了,随即她又变得高兴起来。

  

  因为没了这个孩子,她现在就是个自由身了,可以想去哪里去哪里。

  

  之前她还在担心不能跟着耀宗去上学,担心他上学以后被花花世界迷了眼变心了怎么办,现在这种情况她倒是不用担心了。

  

  这说明她又能跟着何耀宗一起上学了!

  

  只是她刚把这个念头说给何母听,就立刻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本文摘自网络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