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娃娃“戏入人生”别太早


    成名要趁早!深信这句话的这届家长有的太着急,恨不得娃娃刚出生就能成名,刚会走路说话,就教孩子出演别人的戏。


    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跑到哥哥书桌旁:“哥哥,今天老师表扬我了!”“表扬你什么了?”“老师说我力气大!拖了全班后腿!”


    这是一个很受欢迎的短视频号上兄妹两个的日常对话。之后,这段对话内容被“复制”到很多短视频中,不过对话变成了小女孩与爷爷、小男孩与奶奶、小女孩与爸爸妈妈。


    一个大约两三岁、说话还不太清楚的男孩给外公外婆打电话告状:“爸爸总抱我妈妈,他不是也有妈妈吗?”之后,不少短视频平台上,冒出很多说话内容一模一样、场景不同的短视频,有的换成了小女孩给外公打电话,告妈妈的状,说妈妈总抱爸爸。


    童言无忌,有时孩子像哲学家一样,用最简洁通俗的话把最深奥的道理说出来,让大人在大笑之后会有所触动;有的孩子调皮搞怪,做一些让大人啼笑皆非的事,这些都是孩子的天性、童真。不过,世上的小孩都是单独的个体,这个娃娃的可爱不应该是另一个娃娃的模板。


    在一些短视频平台上,很多家庭全家“出演”。有些“假纪实”短片中小孩参与其中,有的还是重要角色。说笑话,讲谐音,有的是家庭有趣生活再现,有些则演一些落俗套的网络段子。比如,有的孩子回家拿着试卷说,“我比班里最高分多一点,人家99,我9.9。”有小朋友吃冰棍儿,大人假装劝阻,小孩子会奶声奶气顶嘴:“我老奶奶103岁也吃冰棍儿,因为她从来不多管闲事。”

网红娃娃“戏入人生”别太早(图1)

    用成人语言怼大人、捉弄兄弟姐妹,甚至是捉弄老人,语言粗俗,动作不雅,还有些装扮卖惨……五花八门,不少家长利用孩子,挣流量换钱。还有的家长不惜重金,请网络营销公司“包装”自己的孩子,让流量变现更快,之后带货再挣钱。这些孩子也是家长手心里的宝,赚钱的宝。


    近日,文化和旅游部印发《关于加强网络文化市场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的意见》,严禁借“网红儿童”牟利,严管严控未成年人参与网络表演。应该说,这是给用孩子赚钱,甚至是得意于“啃小”成功的家长的一剂清醒针,一副刹车片。


    有些人说,童星也是脱颖而出的,但童星知道他们是在演戏。现在很多短视频在家庭场景中,家长用摄像头时刻对着孩子。几岁的小娃娃可能还不太清楚他们的表演给家长带来什么,但看到大人的喜悦,会得意自己的表现,而更加陷入表演模式。


    孩子也有情绪。快乐的时候,他们可能会忽略镜头,记录下的是本色出演。但是小孩子因为不高兴哭闹或者分离焦虑,向爸妈祖辈哭诉的时候,依旧用冷冰冰的机器对着他们,而不是给予安抚和拥抱,孩子会觉得在父母眼里,镜头比他们更重要。


    儿童在生长发育阶段,每天从周边环境中吸取成长的养分,这些养分如果有益,助力成长,如果无益,就是伤害孩子。


    小孩子常常分不清楚现实与想象,有时他们会把想象的当成现实发生的,还会沉浸其中。教他们如何说话,告诉他们如何在镜头前动作,按照脚本表演,难免会让孩子产生错觉,误以为这也是正常的生活。


    真实记录下孩童的语言、哭笑,等他们长大后再看,会是美好回忆。萌言萌语萌态,是生命里最初的珍宝。但如果童年影像留念都是“演”出来的,这样的童年不是自己的。戏份太多,与人生交织,一旦真正进入生活,没有脚本,不知是什么样的表现。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会接触到一类表演型人格,他们把生活当成舞台,或者与现实生活若即若离,或者语言夸大动作夸张,总想引起别人的注意。一旦别人注意自己,得到满足,语言、行为更加夸张。用心理学的行为分析法,有的就会归因于儿时的被忽视,或者儿时的特殊教养。


    “她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这是斯蒂芬·茨威格《断头皇后》里的句子,很多人抄在小本本上。说白了,就是那些港片里的落魄大哥总说的“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从小演戏,不是自己真实的语言和动作,不是一个成长中的个体对真实生活、环境、抚育的自然反应,长大了这节课终归要补上。补偿心理起作用后,还能在自己的人生舞台挥洒自如吗?就怕成了无戏人生。


    此外,网络社会越来越透明,只要发到网络上的信息都会留痕,若干年后,这些被大人打造的“小网红”看到自己幼年不明就理的时候,被家长拍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视频供他人点击、放大,给别人提供笑谈,不知滋味如何。


    不过,这些疑虑也许是多余。技术发展,生活越来越透明,不光是疫情催生的“扫码”人生,也许未来就像科幻小说中描述的,到处是屏幕,每个人的360度都会被摄入镜头,想成为一个标准的社会人,就要学会掩饰自己的情绪,面无表情、收敛动作。不然一个眼神,就会被虹膜识别出来内心的思考;看一眼前面一个人的耳环,旁边的墙壁立刻弹出一块显示屏,上面是某个饰品大品牌推出的最新耳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