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交流会上,一个身穿黑色牛仔裤驼色羊绒衫,带着黑帽子外加墨镜的女人,正偷偷摸摸的站在一块牌子后面四处张望着,看样子是准备偷偷溜走。


    正当这女人刚从牌子后面走出来,装作正常的样子昂首挺胸的往前走时,一只手突然拍在了她的肩膀上。

什么样的女生一看就是情场高手 男人在她面前无所遁形(图1)

    “你给我站住,想走啊?门儿都没有!”一道声音响起,而原本一脸兴奋本以为自己能“逃出生天”的诗兰,听见这声音脸一下就垮了下来。


    她认命的转过身来看着因为找到她而异常得意的晓菲,“晓菲,我求求你了,放过我吧好不好?我真的不想相亲,再说了,来这里你能找到什么你的高富帅吗?”


    诗兰脸上的抗拒的表情已经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了,但是晓菲依旧不为所动,她就这样看着诗兰不说话,诗兰又说了两句,也装不下去了,撒开手。


    “行吧,既然你非要让我陪着你来相亲,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帮帮你,只此一次,下不为例。”诗兰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周身的气质一下就开了个大转变。


    而晓菲看见她这样子,立刻也松了一口气,然后拽着她来到了附近一个长椅上坐下,“快快快,给我补补课,教教我怎么才能辨别一个男人的好坏。”


    诗兰看着她“求贤若渴”的样子,才假咳了两声一本正经的开口,事实上,诗兰确实是不屑于来这种场合找男朋友的。


    因为她要找的男朋友,在这相亲大会上基本是找不到的,但她今天回来,是因为她最好的朋友晓菲让她来的。


    她来到之后就后悔了,因为她刚才就在原地站了没有十分钟,就有五六个自称是婚介公司的员工找她要联系方式要照片了。


    她当然是不可能给的,因为她从来就没想过要靠相亲这种方式找男朋友或者是找老公,到晓菲不一样,晓菲听从家里人的意见来到了这里。


    只是晓菲在感情这方面没什么经验,自然要找诗兰这个情场高手来陪她把把关,而现在,诗兰要教的就是让她怎么通过一个男人的一些动作,来判断他的大体性格。


    “就比如说,你和一个男人看对眼儿了,咱们先不看外貌怎么样,我们只说动作,在坐下的时候你们俩喝水,你可以注意观察一下他喝水的动作。”


    “当然,紧张是在所难免的,人越是紧张,就越是会下意识的做出自己最常用的动作,他的手指如果在喝水的时候翘起了兰花指。”


    “那说明这个男生从小生长的环境,或者是身边的朋友,应该都是以女性为主的,因为如果他但凡有一个特别好的同性朋友,他这个习惯都不会存在。”


    “这种男生倒不是说不可以交往,只是你要小心他做事情可能没有那么果断,而且他还很有可能是忽略你的感情。”


    “我这只是举一个例子,具体的情况还要到时候再说,晓菲啊,虽然我这样说显得我比较的渣,但是我还是要说,对待一个男人,千万不能心软。”


    “因为一个女人一旦对一个男人产生怜悯之情,那你可能这辈子就逃不掉了,还有,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有些话可以信,但是不能全信,明白吗?”


    说完这些话后,诗兰嘱托似的拍了拍晓菲肩膀,晓菲也是似懂非懂的点头,她看着诗兰,好半天才冒出来一句话,“诗兰啊,只看外表,还真的看不出来你居然是一个情场高手。”


    诗兰笑了笑:“这种事情,多经历两次你就什么都懂了,但有个前提条件是,千万不要在字段感情里陷得太深。”不然会死得很惨。


    当然,这最后一句话他没有说出来,其实并不是每个人生来都能把感情这种事情处理的游刃有余的。


    诗兰现在这样,也只不过是因为经历的多了而已,她又和晓菲交代了两句,然后跟着她一起去了这相亲交流大会里的一个场地。


    她坐在晓菲的后边听着晓菲和一个刚刚坐过来的男人说话,她刚才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长得还行,就是不知道人怎么样。


    诗兰就这样悠哉悠哉的坐在晓菲后面,时不时的通过手机给她发几条信息,让她按照信息里的问两句。


    听见那个男人的答案,她笑着摇摇头,果然,来相亲的男人大多对自己的恋爱史不会说真话,就他这样子的,肯定也不是第一次来相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