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啊,我跟你说,这男人啊,在家里还是要有自己的地位的,你不能什么都听她的,你看也快三十岁了,结婚也三四年了,得赶紧要孩子才是啊......”


    房间里,陈同刚回来,就被他妈拉到房间里唠叨,他有些不耐烦的扯扯领带,然后打断他妈妈的话。


    “妈,你别说了,这些事情我心里都有数,要孩子这件事情我们会看着来的,这种事情你千万别当着丽丽的面说。”


    陈同维护着自己的老婆,陈母看着自家儿子也累了,连忙不说了,只说出去做饭,陈同这才松了一口气。


    只是在晚饭后当丽丽把B超报告放在他们面前时,他们都愣住了,陈母率先反应过来,欣喜的说:“这是怀孕了?”


    “哎呀!真是太好了!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啊!我马上就能报上孙子或者孙女了!不错不错!丽丽赶紧坐赶紧坐!”


    陈母立刻就把丽丽当成宝了,完全忘记两个小时前她是怎么教育儿子的了,而陈同则是这才反应过来。


    他愣愣的看着丽丽的肚子,脸上的表情慢慢变得欣喜若狂起来,只是背地里,他眼中却流露着不一样的情绪。


    都沉浸在这份喜悦里的陈母并没有发现儿子脸色的不正常,而此时的丽丽脸上也闪过一抹不自然的神色,但随即又恢复正常。

得知儿媳怀孕消息后,婆婆的态度亮了(图1)

    因为丽丽怀孕的缘故,一直对她颇有微词的陈母也不再随便说什么了,而是每天都喜滋滋的挎着篮子去菜市场买菜,变着花样的给她做饭。


    这天,她又拿起了篮子准备去超市买条鱼回来做个鱼汤,走在路上的时候,她忽然看到马路对面的一个小巷子口的槐树下,正坐着一个少年。


    只是奇怪的是,在这少年的旁边,还竖着一个破旧的帆布条子,上面白底黑字写着“算卦”。


    少年面前的地上,也铺着一个黄色的甚至带点灰尘的布条,中间放着一个竹筒,里面插着不少算卦用的签子。


    若是普通人肯定会认为少年就是个招摇撞骗的人,毕竟这么年纪轻轻的,怎么可能会算什么命。


    但陈母不一样,陈母对这种事情敏感的很,她向来是相信这些东西,原本她还在犹豫着要不要过去看看,可是看少年的年龄,是在很难让人信服。


    这时,突然一阵风吹来,陈母衣服下摆被吹起了一个角,她伸手遮了遮,心想还是赶紧去超市比较好。


    就在她刚转身的一瞬间,她突然停住了,然后猛然看向了那个少年,准确的说,应该是他面前的那个黄布和旁边的帆布条子。


    刚刚的那一阵风虽然不大,但也足以把一件衣服吹的动起来,可是陈母看到清楚,从风起到风落,少年旁边的那两块布,都纹丝不动,这简直不太可能。


    不知想到了什么,她立刻回过神来过了马路来到了少年的面前,她看来少年的两眼,慢慢的开口:“小师父,你算卦要钱吗?”


    本来在椅子上假寐的少年这才睁眼,他看着面前的陈母,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当然收钱,只要我算就要收钱,我们这行,没有不收钱的道理。”


    听到这话,陈母的心才算放下,她知道像他们这行如果有这本事的,但凡给人算命,都是属于泄露天机的。


    收钱就是为了抵消他们的惩罚,所以大街上那种动不动就说“不准不要钱”的人,肯定是骗子。


    他们这一行,只要开口,就必须有造业。


    “小师父,是这样的,我儿媳妇怀孕了,你能帮我算一算她这一胎是男是女吗?”虽然陈母不是个重男轻女的人,但她对这件事情还是比较好奇的。


    少年看她两眼,然后让她从竹筒中掷出一根签子来,他看着那根签子算了算,手指停顿时他挑了挑眉。


    “您将来会有一个孙子一个孙女。”他平静的开口,还没等陈母高兴,他又继续开口:“但是是在两年之后。”


    陈母一下愣了,下意识的开口:“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现在您儿媳怀的,不是您的孙子。”只这一句话,陈母就全明白了。


    事情回答丽丽拿出B超报告的那天晚上,陈母怀着激动的心情睡去的时候,卧室里陈同正一脸冷漠的看着丽丽。


    丽丽正一脸乞求的看着他,“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这样的,陈同,老公,你一定要相信我......”


    原来,早在一年前,陈同就去医院查过,他的生殖能力有点问题,但是碍于男人的面子,他一直没去治疗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