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事情到了这地步,她也没了避讳,之前的误会自然是解除了的好。

原来如此……

刘明微微颔首,积压在心底的大石,彻底粉碎了开来。

实际上,在看到今晚张廷建对王洁的态度后,他也大概知道了王洁和张廷建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关系。

 文学



最多也就是张廷建喜欢王洁,单方面想要讨好王洁而已,王洁根本就还没有松口。

否则的话,张廷建又怎么可能本本分分的呆在布帘的那一头。

“你不会生气了吧?”见刘明久久没有回应,王洁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刘明见状,却是心生爱怜,狡黠一笑,径直朝着王洁扑了上去:“你说呢?”

彻底,无眠。

被子,衣服,内裤,还有睡衣……全部散落在了地上,病房里,简直就像是遭了贼一般,杂乱不堪。

刘明和王洁,初尝禁果后,折腾了一整晚,从床上,到窗前,从地上,到椅子……

几乎在这个房间里能够玩的出的花样,他们全都玩了个遍。

大清早,王洁是真的累坏了,美眸都肿胀了不少,胸口和腰部更是酸痛得难以忍受。

刘明更是浑身被掏空,走路都费劲。

但他不得不在护士上班之前,将房间收拾完毕。

正在刘明收拾房间的时候,躺在床上,因为腰酸而难以入睡的王洁,不禁担忧问道:“我们这样了,静儿怎么办?”

……

刘明沉默了。

经历了昨夜的疯狂后,他现在也该清醒了,他也清楚,自己不得不做出选择。

而无论做出怎样的选择,总会有一个人受伤。

“走一步,看一步吧。”

刘明讪讪一笑,他要做出怎样的选择,根本不用考虑。

但怎样将李静受伤的程度降到最低,这却是他必须考虑的事


,直接向李静坦白的话,他担心李静会受不了。

“刘明,我给你们带早餐来了。”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刘明话音刚落,还没等王洁回应,李静的声音先从外面传了进来。

房门开启,李静提着大包的豆浆油条,笑盈盈的递给了刘明。

“捡到钱了,这么开心?”刘明看李静笑得这么灿烂,随口打趣道。

谁成想,李静还真有事。

“嘿嘿,答对了!我昨天给我妈说了你的事,我妈让你中午回家吃饭。”李静抱着刘明的胳膊,兴奋的说道。

刘明切身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屋漏偏风连夜雨,他正思考着怎么开口和李静说分手呢,李静居然这么快就要带自己回家见父母。

若是见了父母,再想要没有多大动静的全身而退,那可就难了。

因此,刘明很是纠结,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甚至,他打算干脆现在就摊牌,毕竟长痛不如短痛。

“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没做好心理准备?你别担心,要是你不想去,我可以推了。”

见刘明一脸愁容,李静很是善解人意的说道。

当然好了!

刘明闻言,兴奋得不行,能够推掉这次见面自然再好不过。

不过,话当然还是得说漂亮一点。

“不是我不想去,我嫂子现在手又烫伤了,眼睛又不方便,我走了,谁来照顾她?你帮我转告叔叔阿姨,等我嫂子出院,我一定去拜访他们。”

刘明说罢,很是满意自己的借口。

因为李静的手术需要下个月再进行,出院至少也是一两个月后的事情了。

这么长的时间,已然足够他慢慢的和李静说清楚,和平分手。

可是,他话音刚落,还没等李静说话,一旁的王洁居然开口了:“李静,你带着刘明去就行了,别惯着他,他作为你男朋友,去见一见岳父岳母是应该的,哪还需要什么心理准备。我让护工来照顾我就行,刘明他也不可能天天守在医院里。”

“啊?”

李静和刘明同时一愣,纷纷侧过头来,看向王洁。

刘明的眼中,满是惊讶与错愕,王洁的话,着实令他一头雾水。

而李静却很是欣喜,颇为感激的向王洁道谢:“嫂子最好了,我一会儿去给你安排最好的护工,你先将就一下,等中午吃了饭,我就立刻把刘明给送回来。”

“不用着急,你们俩去约个会,看个电影什么的。我昨天晚上有些失眠,今天想好好睡一觉,你们来了,反倒是打扰我。”

李静微微一笑,摆了摆手道。

“谢谢嫂子!嫂子最好了!”

李静手舞足蹈的冲到病床边,狠狠的亲了王洁一口。

她和刘明做了这么长时间的朋友,哥们,对刘明是十分的了解,对于刘明来说,王洁的话就是圣旨。

所以她根本不用再去问刘明的意见,就已经默认了刘明会去赴宴的事实。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有了王洁的一席话,刘明的借口也就不管用了。

他虽然不知道王洁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也只能硬着头皮跟着李静走这一遭。

中午十点左右,刘明买上了一筐水果,几种保健品,跟着李静,来到了李静所住的小区。

李静家,居然在一个大学城的教职员工宿舍里。

虽说叫教职员工宿舍,但是现在这个年代,新修的宿舍,和外面的高档小区几乎没有什么差别。

而且小区里住的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到处都充满着宁静,文雅的气息。

院子里也没有什么聒噪的大妈,整体的坏境很是宜居。

而能够住在这个小区里,说明李静的父母和附近的大学也有关系。

果不其然,经过询问,李静的父母都是大学教师,她的父亲更是教授级别的人物。

李静的家庭,可谓是名副其实的闪爵小说网。

刘明得知这一情况后,小心脏顿时揪了起来,从小到大,他最难以应付的就是老师了。

现在要让自己面对两个老师,他自然有些紧张。

“爸,妈,我带着刘明回来了。”

正在刘明忧虑之时,李静已经拉着他走进了家门。

李静的家装修得很是简洁,装饰物都是一些书画,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东西,看得出来李静的父母不是那种特别高调的性格。

“小刘来了,快坐。”

李静的妈妈正在擦茶几,看到刘明过来,放下了抹布,笑着应了上来。

“诶,好的,阿姨。”

刘明礼貌的点了点头,心情放松了不少,把东西放在桌子上,坐在了沙发上。

李静妈妈如此亲和,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他原本还以为这是一场鸿门宴,但现在看来,李静的妈妈完全没有刁难他的意思。

而且,李静的妈妈站在他旁边连连用围裙擦着手,看上去反而更加紧张一些。

“老公,小刘来了,你快出来和他聊聊天。”李静妈妈招待刘明坐下,立刻走进了书房,大声喊道。

不一会儿,一个发际线老高,面目威严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

李静的父亲和李静的妈妈不同,看样子他就不属于亲和派,像是一个固执的老学究。

他围绕茶几走了一圈,打量着刘明,最后默默的坐在了刘明的旁边,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

而后,像是不经意间,从嘴里飘出了一句话来:“你们到哪一步了?”

噗!

如此简单直接,单刀直入的问话,令刘明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

李静父亲的说话方式和他的外形,反差也太大了一些。

旁边的李静,俏脸也是骤然变得通红,嗔恼的拍了一下李父:“爸,哪有一上来就问这个的。”

李父却没有理会李静,继续向刘明说道:“不说话,看来是已经到了最后一步了,是吗?”

“嗯……”

刘明叹了口气,李父已经逼问到这个程度,他不得不点了点头,承认了下来。

“看来静儿是真的喜欢你……”

李父怅然若失的仰头叹道,“我家李静,从小无法无天,调皮捣蛋,什么事都和我们对着干。酒吧,夜总会没少去,可她从不乱来。

以前交过的男朋友,有的连手指头都没能和她碰过,你现在却和李静走到了这一步,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