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陈叔可以帮你的,不用害怕。我们都是医生,那种玩意看多了也没什么的,在我眼中只有病人,没有男女之分。”我看邓锦云面色纠结,连忙加重了语气,让邓锦云没有思考的机会。

邓锦云终于松了口气,她脸红的样子就像是一颗熟透了的樱桃,让人忍不住上前吃一口,就连我都不例外,邓锦云后退了两步,犹豫了半晌后说道:“陈叔,其实我对于自己的病还不是很了解,因为我读书的时候也不是很认真,所以有些地方也是一知半解,刚才陈叔的确说对了这几天我月经不调,已经深受其扰,陈叔要是能帮我治好的话就动手吧!”

我心中一喜。

 文学



事情比我想象中要顺利,因为邓锦云也是个半吊子地医生,大多时候都需要仰仗我。

不过我脸上没有露出喜悦之色,而是皱皱眉头道:“这种病治起来的话会有些麻烦,到时候你要是觉得不行的话可以随时喊停。”

邓锦云微微点头,我下面已经忍不住硬了起来。

我和邓锦云来到了个小房间里,这是校医室吊药水打针的地方,要是没有得到我们校医室允许的话其他人不许进来。

邓锦云坐在那儿,我连忙将帘子拉起来。

这个地方狭小,我几乎能感受到邓锦云呼吸出来的香气扑在我脸上,一时间让我心猿意马,神色倒是局促起来。

见我一时间茫然无措,邓锦云小心翼翼地开口:“陈叔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什么地方觉得为难的,可以告诉我!”

我叹了口气,而后摇头道:“小邓,你这个病需要去湿气。”

邓锦云见我开口了也竖起耳朵听我讲解起来,我看着她茫然的眼神,就知道邓锦云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我想了想,而后皱眉难为情地说道:“你那里月经失调就是因为湿气太重了,需要除去湿气才行。”

“啊?陈叔,这是真的吗?”邓锦云也有些慌张了。

我没有立马回答邓锦云的话,而是沉声道:“小邓,你要是相信我的话,陈叔就帮你治好这个病,不然的话以后可能会危害到子宫,让你无法正常生育。”


听到这里,邓锦云立马就慌张了,她紧张地看向我:“陈叔,你要怎么治就赶紧告诉我吧,我以后要是生不来孩子的话,一定嫁不出去了,呜呜呜……”

“那好吧,陈叔今天就帮你治好这个病,不过以后你不许跟别人说是我帮你治好的,毕竟这个过程我怕你承受不了。”我咬牙道,装作为难。

邓锦云点点头。

我心中大喜,不过还是装作无奈地说道:“那现在你先把裤子给脱了,我帮你看看那儿是不是有毛病,要是有必要的话还要扎银针。”

“陈叔,不脱裤子可以吗?”邓锦云支支吾吾地说道。

我早就知道邓锦云会发出这样的疑惑,我装作没办法地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小邓,其实我也不是很愿意这样做,不过你那儿湿气实在是太重了,要是不及时医治的话酿成了苦果我也会为你感到伤心的。要不这样吧,你要是信不过我的话大可以去找别人,我就不操心这件事情了。”

邓锦云转头看向我的时候,我故意露出几分怒气。

“啊,陈叔不要啊,我相信你不是那种流氓。只是……你也知道的,我是个女生,多少会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我相信您!”

邓锦云的话让我松了口气。

有戏!

我让邓锦云躺在病床上。

她脱下白大褂后露出里面的白色T恤,还有一条紧身的牛仔长裤,将她曼妙的身子完全勾勒在我面前,一想到待会我就能看到邓锦云那个私密的地方,我不禁激动地吞了吞口水,不过为了不让邓锦云发现,我还是转过身去。

“小邓,咱还是抓紧点时间吧,要是待会学生下课过来的话,只怕会引起误会了。”我迫不及待地说道,邓锦云也连忙点头答应了我。

“陈叔,好了,你转过身来吧!”

我正了正色,这才转头看向躺在病床上的邓锦云,只见她两条大白腿已经平躺在病床上,只是因为羞涩而没有张开。

见状,我立马走了过去。

邓锦云还没有将她那条粉红色的内裤脱下来,显然是有些担心,没有彻底放开自己,内裤上甚至还有一条蕾丝边,十分可爱。我也没想到她如此冷淡的性格下竟会是如此粉嫩的内心,惹得我阵阵欢喜。

尤其是看到内裤那儿包着的鼓胀物的时候,我喉咙干燥,恨不得冲上去和她好好折腾才行。

太诱惑了!

而且邓锦云的那两条大长腿极为白皙,我忍不住心中的诱惑上前摸了摸,她的皮肤极为细腻光滑,就像是绸缎子似的,不过我摸了之后邓锦云忽然发出了声惊呼,神色也变得警惕起来。

我干咳两声,道:“我看你没有张开腿,想要扒开你的大腿,不然的话没法治。”

邓锦云见我脸上露出了丝丝怒火,她双手也抓紧了内裤的边缘,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将这条内裤脱下来,我心脏都跳到了嗓子眼那儿,心中似乎有道声音一直在催促着邓锦云脱下内裤。

很快,我见到了些许野草,邓锦云终究是服软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