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依旧没有解释的意思,直接道:“怎么样老王?相信我刚才说的是真的了吧?走,剩下的去我家,咱们好好聊聊。”


王建兴心中警铃大作,然而刚刚做了那些事后,他算是彻底被李明拉上了船,根本没有偷偷溜走的机会,只能被李明强行带回了家。

 文学


难道李明是要敲自己一笔?直到被客客气气请到餐桌面前,看着李明拿出两瓶好酒,还让李诗诗给自己炒了两个小菜,王建兴还是一脸懵逼,不知道这人到底在想什么。


李明拿起酒给两人一人斟上一杯,让李诗诗回自己房间呆着,直接开门见山:“老王,现在就咱们哥俩,我就直说了,只要你帮我办成一件事,我侄女诗诗立马就可以给你睡。”


“什么事?”王建兴心里奇怪,李明可他是副厂长,而自己只是个厂长司机,有什么事连他李明都办不成,自己却能搞定,还要把这么一个极品侄女搭上敲诈的?


话说开了,李明也就直接很多:“我要你睡了陈厂长的老婆。”


“你……你说啥?”王建兴这回是的吓懵了,陈厂长名叫陈国亮,年纪比王建兴还要大上一轮。不过这人确实不怎么样,自从做了厂长,不到半年就跟原配老婆离了婚,娶了现任老婆——不到二十五岁的嫩模张秀颜。

这张秀颜的身材可是比李诗诗这样的小姑娘劲爆多了,浑身上下都透着股风骚的味道,脸蛋也是妖媚挂,只要轻轻一瞥,就能勾走一众男工人的魂儿。


只是这再漂亮,那也是厂长老婆!自己要能睡,还用等到今天?


王建兴想着张秀颜美貌的脸蛋,以及前凸后翘的身材,说不心动是不可能的,但思量之下,他还是摇了摇头:“李哥,你可别开玩笑了。”


“什么开玩笑?”李明狠狠的灌了一口酒,连眼睛都有点红了,“老子和那姓陈的有不共戴天之仇!这厂子建成之前,就是他把老子命根子给废了,为了补偿我不让我把这事捅出去,才让我当了个屁事多又没实权的副厂长!”


“妈的,老子咽不下这口气!”


王建兴端着酒杯,看着平时表面上意气风发的李明这么疯狂的样子,内心有些唏嘘。这故事他也听过,不过那个版本是李副厂长给厂长带了绿帽,所以才被厂长给废了,原来也就当流言听了也就过了,现在看来,倒像真的。


就这么几分钟,李明已经狠灌了几大杯酒,人看着都有点飘了,直拍王建兴的肩膀:“老王,那姓陈的最放心的就是你,每次有啥重要事都是让你送,接老婆也让你接。只要你找到机会,给他陈国亮带了绿帽,我直接把我侄女给你送到床上!”


李明说着端起酒杯,给王建兴敬了一杯:“老王啊,不瞒你说,老子这辈子!最大的结就在这,要是不了了,我就是死也不瞑目!”


“唉……这!”被李副厂长搭着肩膀求办事,这场景是王建兴做梦都不敢想的。可他只能反手拍几下李副厂长的手臂表示安慰,不敢立马答应下来。


如果把张秀颜绑好了给他睡,他自然是一百个乐意,就是没有李诗诗,他也得屁颠屁颠的上赶着去。可是现在让他自己找机会,去睡老板的美娇妻……要是张秀颜那么好睡,他早就睡了,还用等到李明找上门?


但是……


王建兴瞟了眼李诗诗房间的木门,忍不住想起刚才在浴室,李诗诗那曼妙的身子……不等他回忆完,那道木门忽然开了,李诗诗本人忽然走了出来!


现实中的娇美面孔和回忆中浴室里的画面的忽然重叠,王建兴眼睛都看直了。


李诗诗这时候已经患上了一件宽松的T恤,衣服尺寸比较大,刚好能够遮住她挺翘的臀部。只是这衣服的长度太过微妙,一双匀称的大长腿暴露无遗不说,每个小动作都让那臀部和双腿之间的那白色的底裤若隐若现,比刚才一览无余的时候还要更引人犯罪!


李明其实也没怎么醉,不过揣着试探王建兴的意思装醉而已,这时候一看这人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正想着怎么推波助澜一把,李诗诗忽然凑了过来,捂住自己胸前:“小叔,我胸口忽然有点痛,要不你帮我看看?”


李明当即看向王建兴:“让你王叔叔帮你看看吧。”

“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