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会欣放好账本后,看到马元良已经老实的站在那里后,用商量的口吻说道:“小傻子,我这里是没有糖,但是只要你告诉我,你有没有和罗曼云玩那个游戏,我就明天去买好多糖给你,好不好?”

马元良听后,想着,原本还想讨好柯会欣,好好打听一下账本的下落呢,现在他都知道账本在哪里了,也没有必要去做那事。现在他只想着怎么能带走账本,要是再能和柯会欣来上一次,那就更好了。

于是,他想了一会,指着柯会欣的胸说道:“你甜,我要吃你那里。”

柯会欣听后,先是一愣,随后俏脸爆红的说道:“这,这怎么可以吃!”

马元良看到这一幕,知道有点希望,继续说道:“甜的,我要吃。

 文学



柯会欣犹豫了一下,说道:“那,那就吃一次啊!”

马元良听后,立马傻笑的伸出小指,说道:“我要拉勾勾。”

柯会欣对马元良这样的行为很是无语,但为了知道他是不是和罗曼云做了那事,还是伸出了手。

拉完勾后,柯会欣紧接着说道:“这下可以告诉我,今天你到底有没有和罗曼云做那个游戏。”

马元良这才如实回答:“嗯,做了,好玩。”

柯会欣听到后,激动的接着问道:“什么时候。”

“上午。”

“在哪?”

“小树林。”

“......”

柯会欣问的很清楚,马元良回答的明白。

这也让柯会欣更加确信,这小子说的都是实话,那自己明天就可以去威胁威胁罗曼云,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是时间,地点自己都清楚,吓唬吓唬罗曼云,肯定是没问题的。

但是她现在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就算是马元良给她的答案是肯定的,她也就只能是去找罗曼云说说,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总不能说是因为傻子说的就是真的吧。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总不能给马元良配个手机让他去现场拍照吧,就算给了他,他也不一定会用啊。

马元良见柯会欣不再发问,便开口说道:“咪咪,我要吃咪咪。”

柯会欣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立马翻脸说道:“吃什么吃,天色都已经不早了,赶紧回去。”

其实她现在也有这方面的需求,恨不得现在就和马元良来上一次,但是这几天是她的生理期,根本就做不了那事。

马元良叉着腰,撅起嘴,一副傻样的说着:“哼,骗子,我要去跟别人说,你咪咪上面有痦子。”

他早就已经做好了柯会欣会耍赖的准备。咪咪上有痦子,还是那天在仓库里柯会欣被罗曼云扒衣服的时候发现的,起初他还没在意,但是现在想起来,的确是可以作为一个砝码,来威胁柯会欣一下。

果然,柯会欣听到这话的时候,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小心脏也快跳到了嗓子眼。

马元良说的的确没错,万一他将这件事说出去,自己还怎么做人,尤其是被权天成知道,还不知道怎么收拾自己呢。

“你敢!”柯会欣被气的不行,立马大喝马元良,但是嘴长在马元良的身上,自己也不能天天去看着他。

柯会欣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竟会被一个傻子威胁。

“哼……”马元良没有说话,还是保持着刚刚的姿势。

柯会欣看着马元良这副毫不退让的样子,就算他是傻子,也让她非常的担心。

被逼无奈,柯会欣只好是满足马元良的要求,亲就亲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次,这样想着,她就把上衣拉下了下来。

马元良一看,顿时兴奋的不行,看来自己的桃花运是真的来了。二话不说,直接亲了上去。

但是光亲了一会,他就开始不满足于只是亲了,于是他开始准备更近一步。

可是他的手还没等伸到柯会欣的裤子里,便被柯会欣直接闪开。

柯会欣用商量的口吻和马元良说着:“小傻子,我这几天不方便,不能干那事,你等我过几天在陪你玩。”

“骗子。”马元良也不知道柯会欣说的是真是假,可自己刚被撩起的欲火,怎么可能说熄就熄了。

“小傻子,我告诉你,刚答应你的吃咪咪,现在已经让你吃了,但是你要想做那个,


天是不可能的。”柯会欣说着,瞪大了双眼。

“那我就不走。”马元良说着,索性坐在了地上,准备开赖。

“你爱走不走,你要是敢把今天的事告诉别人,我就让人弄死你。”柯会欣说完直接朝卧室走去。

她知道,和一个傻子,根本就没法讲道理。他要是想赖,那就让他去赖好了。反正不能让他得寸进尺。

马元良看到柯会欣进卧室了,差点没有乐翻了,没想到他只是这么一来,还得到了意外的收获。

他坐在地上,伸着脖子,确定将门关上了,才起来小心翼翼的拉开抽屉,然后把账本拿了出来,塞在腋下,便蹑手蹑脚的离开了。

其实柯会欣回到卧室里,一直都在注意着外面的动静,当她听到马元良离开时,不禁舒了一口气。

看来这个傻子也惹不起啊,下次一定不能再把他带到家里来。但是她不知道的是,账本已经被马元良偷偷的拿走了。

回到家后,马元良拿出账本,心情无比的激动,他倒是要看看,权永福到底是做了多少的坏事。

打开账本,上面清清楚楚的记录着中间村的每一笔开销,而且哪些是多收的,哪些是少支的,记录的都是清清楚楚。

权永福,这下你完蛋了!

但是他觉得,光是这样还不够,就算是村民们知道他干的这些坏事,也不一定都可以站出来和他对抗,但是他自己有了能力后,就可以一举扳倒他了。

等确定了账本里的内容,马元良便拿着账本出了门,他知道,自己家绝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等哪天柯会欣发现账本丢了,嫌疑最大的就是自己,到时候还不把自己家里翻个底朝天。

最后,马元良决定将这账本藏到村部的杂物间里,才悻悻的离开。

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柯会欣将账本弄丢了,怎么都不会到村部里找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