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的吴怡菲浑身上下都没块囫囵ròu,紫青紫青的,尤其是下面,都没法形容了。

反正就是一通往死了糟蹋,最终啪叽啪叽的又开始在吴怡菲身上开始泄欲。

不过在干活的时候他总惦记一个事,小天天的手机怎么不响呢,该不会是人直接杀来了吧?

正担心着呢,手机响起,老陈看了眼,正是之前在就把里小天天接的那个老婆电话。

于是他就在对吴怡菲猛烈撞击的时候,把电话接通了。

都不用他说话,吴怡菲就能作出很好的回答,尽管语言单调点,就一个‘啊’字,但是情感充沛啊,抑扬顿挫的,而且能充分让听者感受到她此刻极尽的舒适与满足。

“小天天,你王八蛋,我这就过去杀了你!!!”

杀不杀的老陈还真管不着,他就管在吴怡菲身上啪叽啪叽的解决问题。

 文学



那湿漉漉的床单,足以证明吴怡菲的水源充足,真是带劲儿啊!
老陈成功解决完问题后,吴怡菲也被她搞的惨不忍睹,跟受过百人斩似的。

不过对于吴怡菲他可没有丝毫怜悯之情,他的心思是完全向着赵媚的。

因而随后老陈就把那东西在吴怡菲身前才擦干净,随即提上裤子把小天天给拽了过来。

不得不说,小天天还是肯干活的,在卫生间里就干上了。

只不过总是嘟哝,“菲菲姐,你的怎么这么窄,塞不进去啊!”

废话,那窟窿眼也特么就能塞根小指头进去!

“唉,我这人就是心地善良,看不得人糟蹋自己,行吧,我好人做到底帮帮你。”

边说着,老陈边把小天天给拽去了吴怡菲那儿。

小天天总算摸到吴怡菲那热乎乎的身子了,趴上脑袋吭哧吭哧就是一顿吃,老陈都怪不好意思的,他都在里面搞两炮呢,小天天就这么凑上去吃,多尴尬呀!

他实在看不下去了,太淫秽,太下流,一点都不健康,所以他转身就出门了。

走到楼梯口时,刚好见到有个女人上来,长的挺丑,后面还跟着四个男的,看起来挺凶。

哎哟,好吓人,气势汹汹的,老陈赶紧靠边站,可边耽误人家走路。

在这一女四男过去后,老陈又好奇的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眼他可是看的真切,那女人都不带说话的,直接就吩咐手下串门。

‘砰’一脚门板开了,然后里面缠缠绵绵哼哼唧唧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骚狐狸精,你竟然敢勾引我男人,看我不撕烂你下面那张贱嘴!!!”

再然后的时候,老陈可就不知道了,毕竟他是只做好事不留名的活雷风嘛!

这种他管种地别人买单的好事情,此时不溜,更特么待何时……

这天晚上,老陈在家里可是睡了个好觉,毕竟连放两炮,心里美着呢!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都感觉精神百倍,神清气爽,真是舒坦呐!

洗漱完毕吃过早餐,老陈吹着口哨溜溜达达的就往店里走去。

来到门前时,却发现店门开着,赵媚的汽车也停在旁边。

老陈稍稍一琢磨,顿时就明白了赵媚的来意,于是进门后对她问道:“老板娘,你是为了吴怡菲来的吧?你不用担心了,她应该没机会再跟你来抢这家店了,老板娘还是你的……”

他正说着呢,坐在椅子上的赵媚就扭头望向她,“那头畜生刚刚给我打过电话,想跟我复婚。”

老陈愣住了,这尼玛闹小孩过家家呢,前两天吵闹着离婚,今天就复婚,玩呢?

他还挺担心的,担心赵媚会答应,于是他问道:“老板娘你答应了吗?”

赵媚却是不回答这个问题,她只管自顾自的说着,“我是从那头畜生电话里才知道,吴怡菲昨晚跟别的男的男人开房,被人家老婆抓奸在床直接拍了照片发网上去了。”

“那你呢,老陈,你又是真么知道吴怡菲不会再跟我抢店的呢,难道你也上网看照片了?”

“你可别说假话懵我,昨晚我在接完你电话后就赶过来了,到现在都没走,你的电瓶车在这,店却关门了,我从监控录像里看到你跟吴怡菲一起走的。说说看,你怎么搞的她?”

原来是这样啊,赵媚还真聪明,一下子就摸到这是跟他有关系了。

至于怎么搞的吴怡菲……当然是搬起那两条大长腿搞的啦,搞的还啪叽啪叽的呢,水汪汪的!

当然,这话心里想想就得了,嘴上可不能说。

于是随后的时间里,老陈就把昨晚的大概情况跟赵媚说了下。

当然,他把吴怡菲折腾成什么样,这事他是打死也不会说的,坚决不说。

正在他暗暗坚定信心,决定誓死也不说这事的时候,赵媚的声音传来——

“谢谢你,老陈,谢谢你帮我,谢谢。”

赵媚的道谢都让老陈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又没做什么大事,就是稍微整整她……”

正要推卸自己的功劳呢,赵媚确实摆摆手,“你并不知道内情,那头畜生已经跟我说了。”

那头畜生,自然就是赵媚的前夫,她喜欢用这个尊贵的称呼来代替她的前夫。

“那头畜生说,抓奸的女人家里很有权势,听说还跟一个涉黑集团有关联,所以吴怡菲被发现的时候……有点惨。”

有点惨是有多惨?

在老陈的连番追问下,赵媚这才说答:“下面大出血,送到医院后被医生验定,至少有五十多个男人连续跟她发生过关系,但已经没法确定到底是谁了,因为那些东西都混在了一起。”

啧啧,还真是炮火连天夜,五十多个男人啊,就是每人十分钟还得捅五百分钟呢,这是打昨晚到被丢出去就没闲着的节奏啊!

不过老陈却不觉得有什么,本身就是个为图上位不惜祸害别人的小三,哪怕真爱赵媚的前夫也行,可她爱吗?前脚上位跟人结婚,后脚就找她的小天天开炮去了。

这种女人,早晚是个祸害,早收拾了都算是替天行道,赚大功德了!

在老陈想着这些的时候,赵媚问起了老陈腿上的伤势,“伤好些了吗?不行你回去休息几天好了,店里有我看着呢,我心情好多了。”

老陈表示没事,他的腿伤早就结痂了,昨晚跟吴怡菲那么一通运动不也很健康嘛!

不过这事他却是不会说出口的,况且他现在更惦记被赵媚误会的事情。

于是趁着关系出现缓和,他连忙对赵媚说道:“老板娘,那天晚上我跟她们……”

话都不给老陈说完的机会,赵媚就摆手打断,“我说过了,我们之间从那晚之后不会再有任何非老板员工之外的关系,所以你愿意跟谁交往是你的自由,我管不得!”

话说完,赵媚就起身踩着高跟鞋往楼上。

屁股扭的依旧动感,就是步伐挺绝情,似乎还带着那么点恨意。

此时赵媚心中确实有些恨,好不容易在受伤的时候找到个合适的情感宣泄点,有了个老陈这么个温暖的怀抱,结果还没抱踏实呢,就看到老陈


跟好几个小女生在一起。

这可就不单单是道德问题了,更是人品问题,那些都是小女生啊!!!

这种人品,赵媚怎么可能原谅,怎么可能原谅老陈,哪怕老陈昨晚帮了她的忙也不行!

关于这话赵媚没有说出口,但是老陈凭猜测也能猜到。

唉,这下想要跟赵媚恢复之前的关系,那可真是难上加难了。

接下来的一天时间里,有了赵媚在这,老陈的工作确实轻松了不少,两人也有正常交流,但是除了工作之外的关系就没有了,甚至连以前帮点餐的午饭和晚饭都没有了。

老陈也没法责怪赵媚,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他做的不对,他还能说什么。

到了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客人还在上面运动呢,赵媚就掏出车钥匙准备走人了。

平常她都是等到关店门才走的,可今天却突然走的这么早。

当老陈问起来的时候,赵媚回道:“给你跟小女生留个私人空间,不用谢。”

老陈郁闷到头都大了,赵媚口中的小女生说的是谁,还能是谁?当然是夏晓彤。

在赵媚前脚走后,后脚夏晓彤也过来了。

好几天的接触都没有再给老陈打那种炮,所以她面对老陈时心情很挺自然的。

“大叔,昨天我请假没来你辛苦了吧?谢谢你哦,今天我保证打扫的干干净净!”

说完赵媚就撸起袖子要干活,但是老陈却阻止了她。

“来来来,晓彤你先别干这公活了,先来帮大叔干的私活,大叔打那会儿就想你了。”

老陈的话让夏晓彤脸上顿时泛起羞霞,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