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李子一下子就肯定了,心里顿时兴奋得不行。

而王舞在被小李子突然进入的时候,感觉到了一丝疼痛,但很快又被一种满足的感觉给取代了,但是小李子这样不动,王舞又觉得有些不满,下意识的动了一下身子。

王舞这一动,小李子便回神了,看向王舞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顿时好笑起来,之前还那么贞烈的样子,自己才破了她的身子,就立刻变成了荡妇,据说怀有名器的女子,在破身前是没有什么的,但破了身子后就会变得淫荡,果然是这样。

小李子这下便不客气了,开始用力的动了起来,不用力也不行啊,王舞的那里吸得太厉害,每次小李子想要出来,都会被紧紧的吸附,要不是小李子在这方面有些天赋,而且平时也注意调养的话,恐怕用不了几下,就得交代了。

王舞此时是完全的沉沦了,要不是嘴巴还被塞着,恐怕早就叫了起来,可就算是这样,还是有些隐约的哼声传了出来,这让小李子很是有些成就感。

 文学



当两人都发泄过后,小李子终于将王舞嘴里塞的东西给拿了出来,而王舞此时的神情有些呆滞,小李子将王舞的手脚也给放开,王舞却依旧没有动作,见王舞这样,小李子不由皱起了眉。

将裤子穿好后,小李子在王舞身边坐下,想了想道:“我问你,你要不要做我的女人?”

对于王舞这个名器,小李子虽然才用了一次,但已经有点上瘾了,这可是在其他女人身上得不到的感觉,只是王舞怎么说也是东皇爷的人,自己若是去要,东皇爷也是会给的。

王舞除了是名器这一点,其实其他的地方都不是很突出,而王舞是名器也只有小李子知道而已,所以东皇爷自然不会不舍得,小李子这么问,也只是想知道王舞的意愿而已,不过那也不是很重要,就算王舞不愿意,小李子也能把她给留下。

王舞听到小李子这话,双眼动了一下,最后看向小李子,声音暗哑的问:“你什么意思?”

小李子笑了一声,不在意的道:“就是爷看上你了,你要是愿意做我的女人,我就跟东皇爷要了你,你以后就跟在我身边,只服侍我一个,你要是不愿意,我就再调教几天,然后把你送回去,让你去服侍色金窟的所有男人。”

这种事,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怎么选,王舞本来一心想保住自己的清白,可是现在自己的清白已经不在了,与其去侍候很多的男人,倒不如就侍候这一个,所以王舞很快就做出了选择:“我愿意做你的女人。”

小李子顿时笑起来,早就猜到会是这样,虽然自己现在很想再和王舞来一次,但自己还有事,小李子便交代了王舞几句,让人给王舞送了衣服吃食便离开了。

小李子这段时间确实很忙,所谓的新官上任三把火,很多事情他的亲自过手,然后挑选出自己信任的人才行,这一忙便是几天,这才终于闲了下来。

这才刚有空闲,淑仪娘娘的人便找了过来,小李子只能过去,虽然现在自己是总管太监了,但一切才刚刚稳定下来,淑仪就算是不得宠,小李子也还是不能过于怠慢的,再说淑仪那身子小李子也还没有腻。

和以往一样,小李子才进去,淑仪殿里的人便已经被撤走了,屋里就只有穿着一身华丽宮装的淑仪。

小李子很少看见穿得如此正式的淑仪,顿时有些惊讶:“淑仪娘娘,今儿是有什么大事吗?”

淑仪抬眼看了小李子一眼,神色间带着一丝哀伤,忽然站了起来,对小李子行了一个礼道:“本宫今天叫你来,是有一事想要求你帮忙的。”

小李子连忙把淑仪给扶了起来,连忙说道:“你我之间还用得着求吗?你说说,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

淑仪拉着小李子坐下后抬眼看了他一眼,有些欲言又止,小李子心下顿时琢磨开了,这淑仪虽说现在不得宠了,但位份还在,而皇上偶尔还会给她一些赏赐,让人不能轻视了她,到底是什么事能难住了她?

小李子在琢磨的时候,淑仪似是终于下定了决定,抬眼看着小李子,轻


声问道:“你知道大公主吗?”

“大公主?”小李子愣了一下,这宫里还活着的公主一共有三位,分别是大公主、三公主和五公主,只是这大公主和三公主小李子似乎没有见过,经常能看见的只有贵妃所出的五公主而已。

淑仪这突然提起大公主,小李子很是疑惑,但结合淑仪之前的表现,小李子不由猜测:“淑仪娘娘你今天要让我帮忙的事情,是和大公主有关?”

淑仪点了点头,看着小李子叹了一声道:“你知道大公主是谁所出吗?”

这问题再次把小李子给问懵了,其实他才进宫几年而已,这大公主都没见过,怎么可能知道她是谁所出,好在淑仪也并没有要小李子回答的意思,自顾自的就说了下去。

“大公主的生母是早逝的德妃,而德妃是我的姐姐,所以大公主算是我的侄女,早年间,皇上最宠爱的女人不是贵妃,而是德妃,只是德妃在生大公主的死后难产去了,皇上很是伤心,觉得是大公主害死了德妃,所以一直不怎么喜欢大公主。

大公主生母早亡,又不得皇上的喜欢,在宫里的生活很苦,本宫其实就是为了大公主才进宫的,本宫得宠的那几年,大公主才好过了一些,没有人再欺负她。

只是好景不长,贵妃在生下六皇子后,一下子就得宠起来,本宫便失宠了,皇上虽然看在本宫姐姐的份上,对本宫有些照应,但对大公主依旧是那样,我的失宠让大公主的日子又难过起来。

我本来想着,等再过一两年,就求皇上给大公主指一个驸马,不求荣华富贵,只要对大公主好就行,可是没想到,我今天收到消息,皇上竟有让大公主和亲的意思,我去见皇上却被拦了下来,没办法这才找了你的。”

小李子看着淑仪,顿了一下才道:“娘娘的意思是让我去劝皇上,不要让大公主和亲吗?”

淑仪看着小李子的眼睛,艰难的点了点头,其实她也知道,这有点强人所难了。

小李子本来不想答应,但看着淑仪那希冀的神色,虽然他不喜欢淑仪,但到底得了人家的身子,就这么拒绝也不好,迟疑了一下道:“我只能尽力。”

淑仪本来就没报多少希望,小李子这话虽然没有答应,但也让她很是惊喜,立刻对小李子道谢,还拿出了不少的金银要给小李子,只是这些东西小李子并不在意。

从淑仪的宫殿出来后,小李子迟疑了一下,找了太监来问了一下大公主的情况,打算去看看,这一问才知道,大公主住的地方竟是靠近冷宫的一座偏殿,那可是离皇上的寝宫最远的地方,可以看出这大公主是如何的不受宠了。

小李子不想惊动别人,在问过之后,便独自一人前往大公主住的偏殿而去。

当小李子站在偏殿外,看着眼前这杂草重生,有些破旧的院子时,才发现大公主比自己想象的过的还不好,顿了一下,小李子还是走了进去。

这偏殿不大,小李子一路进去却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正觉得奇怪的时候,却听见角落的意见屋子里传出几声咳嗽,脚步一转便走了过去。

当他推开那扇门进去的时候,发现这屋里很冷,虽然现在还没入冬,但这屋里也不该如此冰冷才是。

屋里的摆设很是简单,只有几样破旧的摆设和桌椅以及一张挂着青布帐幔的床,床上躺着一个人,咳嗽声就是从那里传来的,小李子抬脚走了过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