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隔的距离比较远,可是老马还是看清楚了,对面走过来的那个人就是张绍成。

不好了,对面的人距离高塔比较近,他们从这里跑过去的话时间上来不及。

老马一想到这里一颗心顿时提心吊胆,几乎是使尽了全身的力气,直接狂奔而去,手脚并用的顺着那高塔往上爬。

 文学



这高塔是一个铁制的架子,从这底下往上爬的话,需要耗费很大的力气,但好在老马全身的肌肉发达再往上攀爬的时候,虽然比别人慢了一拍,可也没有落下多少。

可以下,张绍成的人却已经到了高台上面了。

老马一咬牙,双腿一蹬,深吸了一口气往上爬。

幸好皇天不负苦心人,老马和对面的那个人同时到了高台之上,眼下张淑芬的身影就在距离他们不到5米远的高台架子边。

“淑芬!”老马动情的喊了一声,匆匆的爬起来朝着张淑芬那里跑过去。

只不过对面的那个人这时候也急匆匆的爬了起来,紧紧的跟在老马身后往前冲。

眼见着就要到张淑芬跟前,老马的后腿突然之间就被人拖了一下,轰的一声摔倒在地上。

后面的人超过了老马,直接朝着张淑芬那边狂追而去。

老马爬起身,眼见着这个人已经快要追上张淑芬了,可是没想到诡异的一幕竟然发生了。

那张淑芬的时候突然之间生出来黑色的翅膀,紧接着张淑芬的双手轻轻一扬间,她竟然就像小鸟一样的滑行了出去。

张淑芬就那样消失在夜色里面,像一只小鸟一样。

老马爬起身就那样看着张淑芬突然消失了,他有些呆滞,不明所以,半天这才反应过来,张淑芬的确是脱险了。

直到他旁边的那些人大声哄了起来,老马这才突然之间翻然省悟,张淑芬已经妥协了,他没有必要在这里继续呆下去。

老马转身,想要离开,那后面却突然之间传来一声喝问:“不知道马师傅来这里做什么?难不成马师傅是来这里看风景的?你到底和张淑芬什么关系?”

张绍成这时候已经从高塔下面爬了上来,此刻已经将老马堵住,他旁边的那些人也全部都围了过来。

老马没有想到自己过来救人,却反倒是成了别人眼中的肉中刺,这下可好,人没有救成,反道自己是要落入别人的圈套里面了。

这黑牡丹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这是要帮我还是害我?老马嘀咕了一声,站起身来,笑着朝着张绍成走过去:“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张先生在这里啊,不知道张先生来这里有什么事情?我来这里就是和一个朋友约会,可是这个朋友竟然走了!你刚刚也看到了,那个人像是鸟儿一样的飞走了!”

“我问你和张淑芬到底什么关系?”张绍成的脸色一沉,带着身后的人急匆匆的跑到老马跟前,脸色十分凝重的质问。

“张先生说笑了,什么张淑芬?”老马疑惑的看了看刚刚张淑芬飞下去的地方,突然之间咳嗽了一声说道:“好了,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这里的风太大了,要是在这里再呆着的话,恐怕会被吹出感冒来!”

老马匆匆转身就要走,可是刚刚走了两步,却突然之间给抓住了手腕。

张绍成身后的一个保镖此刻正站在他身后,他的手十分宽大,手上的力气很足,几乎要将老马实施的拽紧。

他这一回要是想走的话根本就没法走,只好微微的笑了笑,尴尬的站在原地。

“我说马先生,还是麻烦你跟我走一趟吧!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为难你的!只要你愿意跟我走一趟,我这里有张30万的金卡就给你了!”张绍成笑得开心,可是那一双眼睛里面却透着森寒。

这回不行!这一趟是绝对不能去了,这一去的话,恐怕想要再出来就没有那么容易!

可是眼下对方人多势众,黑牡丹的人却还不知道到底在哪里,老马一个人想要逃生的话,根本就没有办法可以办到。

一想到这里他就觉得浑身上下都难受的厉害,恨不得自己也像是张淑芬一样生了一对翅膀可以直接飞离开。

“你们几个把马先生给我带回去,他现在也累了,他现在恐怕是走不动了,你们几个把他给我背下去!”张绍成冷冷哼一声,脸上的神色却已经变得极为难看了。

他手底下面的人顿时将老马围困住,将他五花大绑,硬生生的将他扛了起来……

老马就那样笔直的站着,也不管这些人怎么样弄,他就一直都笔直的站着,这些人扛着他从高台上面下去的时候几乎不稳,好几次都差一点掉下来。

不过老马此时此刻已经心灰意冷,所以根本就管不到那么多,只是闭着眼睛。

就在他以为这一次快要死定了的时候,突然之间黑牡丹的声音却直接传了过来。

“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竟然把我的人给绑起来了!”黑牡丹的声音清亮,像是夜空当中突然之间闪过来的一道惊雷。

张绍成以及他手里下面的人顿时间全部都停了下来,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两个人都停了下来。

“哟,我说原来是谁呢?原来是您大驾光临啊!阿呸,怎么用大家光临这个词啊?这里也不是我的地盘对不对?”张绍成突然之间哈哈的大笑起来,他冷哼了一声招呼手下说道:“你们说嫂子要我们做事情,我们该不该听他的?”

张绍成手底下的人不敢说话,倒是黑牡丹却哈哈的大笑起来。

“真是没有想到,我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怎么着把我的人绑了,难道还想请我去吃饭吗?你现在马上放人,你要是今天不放人的话,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黑牡丹的语气阴森冷冷的说完之后,就连老马也感觉到旁边一阵阵阴森的感觉。

顿时两边的人有些僵持不下,黑牡丹,吓了一声冷喝道:“去,把马师傅给我请过来,今天晚上我可还要他给我按摩!”

黑牡丹的话一出,他手里下面的人顿时全部朝着张绍成他们围困过来。

这些人全部将他们围困起来之后,那么此时此刻站在中间,他站在那里可以清楚的看得到黑牡丹脸上露出一丝担忧的神色来。

顿时两边的人开始交手,老马站在那里只觉得全身疼的厉害。

这些人交手的时候一个个的撞击,都快要把老马的身体给直接撞散了。

就在老马有些六神无主的时候,他突然之间感觉到有一只手,一支光滑细嫩的女人的手,突然之间就在他的身后滑了一下,将他身上的绳子弄开,紧接着拉着他的手便开始奔跑。

老马一抬头,这才看见这人竟然是黑牡丹。

“你不是说带我来救张淑芬吗?怎么现在反倒成了你救我。”老马有些生气用力一甩,直接从黑牡丹的手中挣脱开来。

去不了,黑牡丹直接转生,一巴掌抽了过来。

顿时,老马只觉得脸上一疼,耳朵嗡嗡作响,再抬头去看的时候,就发现黑牡丹的脸色阴沉得厉害。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还不走,就真的没有机会再走了!”黑牡丹翻了翻白眼,伸手扯住老马的胳膊,几乎是用尽了吃奶的力气狂奔。

不知道为什么,老马跟在黑牡丹身后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脚步轻飘飘的,好像突然之间回到了从前。

他记得年轻的时候就曾经和人这样奔跑过,只不过那事到底是什么时候呢?老马恐怕自己也记不太清楚了。

终于停了下来,黑牡丹终于在一辆车旁停下来,然后麻利的钻进车里。

她的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根本就不像是一个老太太能做出来的事情。

老马上车端坐在后座上,他抬起头来轻轻瞥了一眼,却突然之间发现在黑牡丹的耳后跟竟然有一块皮肤微微的皱了起来。

不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马的心头不由得开始狂跳起来,他突然之间就想起了从前师傅和他说过的假面之术。

这黑牡丹不简单,她的脸上明明是带了一张面皮,面前的这个人到底是谁?

老马重重地吸了口气,眯着眼睛仔细的看了看。

果然没错,那些皮肤虽然贴合的完美无缺,可是刚才不知道是谁在她的脸上刮了一下还是怎么样,那块皮肤微微的皱了起来。

可是老马虽然知道了这一切,此时此刻心绪却变得更加凝重起来了。

眼下如果把这个事情说出来的话,黑牡丹一定会和他反目,到时候会杀人灭口也说不定。

不行!在把事情弄清楚之前,绝对不能再出任何岔子。

老马闭上眼睛,装作根本就没有看到这一切,只是心里面却盘算着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黑牡丹的车技也很好,车速飞快,一个眨眼之间,那车子竟然已经飞出去了老远。

老马最终还是忍不住,微微睁开眼睛瞥了一眼,却突然之间看到后视镜当中的黑牡丹诡异的笑了一下。

这一笑十分恐怖,就给老马看了也觉得心里面有些难受。

这黑牡丹开着车子载着老马行了大概有20多分钟之后,突然之间嗤的一声停了下来。

黑牡丹麻利的打开门,那一双大长腿迈下车来,然后打开车门笑了笑说道:“马师傅赶紧下车吧,夫人还在里面等着你!”

“果然如此!”老马大笑一声,突然之间就觉得自己有些上当受骗的感觉。

跟着他们去的的确是真的黑牡丹,可是这一次救他的他却不是真的黑牡丹。

看样子这个黑牡丹的实力还真是强大,也不知道她手底下还有多少个像她这样的人,像这样子足可以以假乱真的黑牡丹。

黑牡丹跟着这个女人过了好几个弯这才到了一个房子面前。

房子看上去很简单朴素,可是这屋子里面的陈设却让人觉得目不暇接。

这里每一处地方都非同凡响,尤其是这里的装饰,几乎每一件都价值连城。

老马跟在女人的身后进了一个屋子,一进屋就闻到一阵香味,这一阵香味闻起来特别舒心,那感觉就好像是突然之间来到了一处桃花林里。

桃花的香味很浓,那黑牡丹此时此刻竟然穿着一身粉色的衣服在那屋子当中款款坐着,脸上画着好看的妆容,整个人显得风尘绝色。

老马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是该往前走还是该后退。

“马师傅,你既然来了的话就赶紧过来吧,这里的桃花香可是好得很。”黑牡丹媚色的一笑,她嘴唇中吐出一颗粉色的珠子。

这颗粉色的珠子看着特别好看,老马看着的时候,突然之间就觉得难受的厉害,她身体里面竟然有一种喷薄而起的欲望,几乎要将他引爆……

不对不对!老马往前走了一步,却突然之间回过神来,用力吸一口气之后悄悄往后退了两步。

这黑牡丹看来还是不死心,之前色诱不成,现在却倒是想了个这样的法子。

就在老马退后两步的时候,黑牡丹的脸色顿时一沉,心里面微微一颤。

他之所以那么想要和老马一度春宵,并不仅仅只是因为身体上的欲望。

黑牡丹知道她自己已经时日不多,于是找尽了各种各样的法子,想让自己的身体好起来。

也只不过是偶然的一次之间,黑牡丹却突然之间发现老马的身上有一种十分奇怪的力量,这种力量竟然可以让她的身体恢复的更好一些。

刚刚开始的时候黑牡丹还以为自己想错了,可是后来经过多方的验证之后发现,老马身上的液体的的确确可以让人恢复生机。

从那之后黑牡丹就一直想要和老马颠暖倒凤,只要能够获得老马的体液,到时候说不定黑名单就可以多活几年。

一想到这事情,黑牡丹顿时间觉得有些欣喜若狂,这才不遗余力的安排了这件事情。

所以这会儿看着老马意欲往后退,黑牡丹顿时间就着急起来了。

她站起身,也不顾自己的身边桃花纷飞,朝着老马离开的方向用力的吹了一口气。

顿时有一些白色的烟雾从黑牡丹的嘴中喷出,就像是一卷浪潮,瞬间将老马给淹没了。

刚刚还清醒着的老马此刻突然之间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定住了,愣了愣之后呆呆的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此时此刻他的思绪还是清醒,可是却并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

黑牡丹款款走到他跟前,身上画着的妆容让她整个人显得年轻了10多岁,就连那原先带着一丝褶皱的皮肤,此刻也被粉底抚平。

不得不说黑牡丹如果再年轻一些的话,也算得上是一个美艳的女人。

现在加上那药力的作用,老马只觉得整个人浑浑噩噩,身体里面的火却一圈一圈的围着身体打转,几乎要把他所有的理智全部都燃烧殆尽。

可是就在他即将要迷糊的时候,却突然之间想到了张淑芬,身体不由得为之一振。

他张开嘴巴用力的咬了一下下唇,只是一瞬间,口齿之间就有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喷涌而出。

唇齿之间传来的剧烈疼痛让老马立刻清醒了一些,下意识的伸手去推黑牡丹。

黑牡丹虽然年纪大了,可是身上的皮肤却仍旧非常有弹性,老马的手触碰到黑牡丹皮肤的时候,就像是摸到了一块锦缎上面,手底下一滑,竟然直接沿着她的皮肤擦旁边划了过去。

老马手上一脱力,脚下顿时有些站不稳,竟然笔直的朝着黑牡丹栽了过去。

顿时之间两个人相撞到一块,老马只觉得自己像是掉进了一团温香柔软的棉花里,除了鼻口之间扑鼻而来的香气之外,那身上传来的丝丝柔软挑逗着他每一寸皮肤。

黑牡丹巴不得和他有身体上的接触,这一触碰之后她便双手环住了老马的脖子,脚下用力一跳,双脚缠在老马的腰身上,身子不停的开始扭动。

皮肉摩擦之间,黑牡丹的身体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全身微微泛着通红,也不顾老马是否反对,直接霸王硬上弓。

老马全身疲软,左右闪躲间却和黑牡丹的身体摩擦着,使得整个人的感觉更加强烈。

那一种欲仙欲死的感觉几乎让老马算是所有的理智,他虽然极力反抗,脑子里面也不停的回想张淑芬的那一张脸,可终究抵不住黑牡丹,最后只能瘫软的躺在那里,任由黑牡丹摆弄。

老马第二次有些抗拒这种事情,第1次的时候还是和那个胖子在一起。

黑牡丹卖弄的起劲,空气当中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身体撞击在一起的声音,以及荡人心神的水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