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治则是心中冷笑,看着张大雷似是在说,“你不是很牛笔吗?今天你落在我的手里,有你好受!”

突然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慢着,请问张先生犯了什么错,你们一定要带他走?”

说话的正是林雪晴,原本今天是过来看药材的,哪成想会发生这样的事,她自然要了解清楚。

“他涉嫌故意伤人,我们要带他回去审问!”一位民警横在林雪晴面前,如果不是看她长得漂亮,不介意轰她走的。

“故意伤人?你们调查清楚了吗?就随便带人走?”林雪晴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自然显得沉着冷静,再者,虽然她和张大雷交涉的不算深,但是对张大雷的人品,还是很肯定的。

此话一出,在场的村民们也都纷纷上来说话。

“你们不能带大雷走!”

“对,他不过是教训了下王大治,

 文学

能有什么大错,要抓,也是抓王大治!”

“闭嘴,一群刁民,竟敢妨碍公务,再说,把你们都抓起来!”带头的民警不由得大怒,冲着说话的村民喝道。

村民们一个个愤慨不已,王大治更是嚣张起来,“民警同志,你看看我们几个被张大雷打的。”

说着,将身上的伤露出来,其他小弟也都很配合,见状,还不等民警开口,王全福就暴怒道,“好你个张大雷,竟然下这么重的手,警察同志,你可一定要替我们家大治主持公道啊!”

“带走!”民警一声低喝,最终张大雷没有反抗,被警察带走了。

见状,村民都表示十分的着急和无奈,就连李美娟也焦躁不安,她早就料到会有这一遭,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完了,这下大雷算是完了,王家一定不会轻易饶过他的。”有村民摇头叹息道。

“可不是,以王大治的脾性,还不把大雷整死,里面可不好呆啊。”其他村民也纷纷议论道。

瞧见王家和警察走远,众村民也都离开了,只留下李美娟和林雪晴二人在院子里。

“这可怎么办,不行,我得给大年打个电话。”说着,李美娟就要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林雪晴说,“李姐放心吧,大雷不会有事的,我会想办法救他出来的。”

刚刚她也了解清楚了,自信可以办到,李美娟如同抓住了根救命稻草,变的十分兴奋,然后和林雪晴商量起了办法。

与此同时,张大雷也被带往派出所,差不多半小时后,就出现在了一间小黑屋里。

这个时候的张大雷浑身是伤,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起初连张大雷也感到很奇怪,后来才知道是因为神农传承的缘故。

张大雷万万没想到体内的药气还有疗伤的作用,想来神农氏的医之圣手,也在于这个药气。这样的话,他还怕警察个毛啊。

“行啊,小子,看不出来,你倒是恢复神智了,不过很可惜,如今你落在我的手里,我定要你玩完!”说着,王大治强忍着身上的疼痛,狠踹了张大雷一脚,结果疼的他翻身倒地,嘴里更是痛苦的呻吟着。

没办法,之前被张大雷打的几乎要住进医院,现在的他,也只是逞强而已。

“骂了隔壁,疼死老子了,给我教训他!”王大治大骂一声,冲旁边的人说道。

随即,张大雷又被赋予了特殊的对待,虽然身上有点痛,却没什么大碍。心中对王大治愤怒不堪,张大雷低喝道,“王大治,平日里你欺负乡里,还敢这么嚣张,你可知道这样做,是犯法的。”

“哈哈,老子犯什么法,在这里我说了算,给我好好招待一下他!”王大治大笑,有他老爹的关系在,他根本不用担心,加上如今终于如了自己的意,还不把张大雷往死里整。

接下来,张大雷就惨了,王大治伙同几个警察,又好好的伺候了他一顿,根本就没有审讯这一说。不光如此,到最后,还让张大雷承认打伤了王大治,更让他签署口供。

张大雷断然不会同意,加上王大治的嚣张,更对他恨之入骨,要不是碍于这里是派出所,他早就直接动手,好好教训他一顿了。

不过张大雷最终没有这样做,他知道分寸,并暗自决定,等以后出去,再找王大治说事儿。

就这样,张大雷在这里受罪,而在另一边,林雪晴已然回去,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她已经决定了,一定要将张大雷救出来,决不能任由王大治他们胡来。

此刻在县城的办公大楼里,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正在做着工作,他不是谁,正是林雪晴打电话要找的人。

当然了,他更是县里的书记,刚想着看完文件,坐下去休息一下,他的电话就响了。

接起电话,李成德说,“喂,是雪晴啊,找叔叔什么事?”

对于林雪晴,他不敢怠慢,要知道,他能坐上这个位置,全靠林雪晴的父亲提携,自然得对她的态度好点。

“李叔叔好,我这边有点事,想请您帮忙解决一下。”林雪晴也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决定打电话给李成德,毕竟这里是他管辖的地方,想着解决起来,应该没什么问题。

“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只要叔叔能办到,一定帮忙。”李成德说道。

随即,林雪晴说出了王大治的事情,在得知以后,李成德顿时火冒三丈,他平时最恨的就是王大治这样的恶霸了,欺负乡里不说,还借着有点关系为所欲为,加上张大雷和林雪晴有点交情,他顿时就明白过来,二话不说,让人下去彻查此事。

到底是县委书记,吩咐下去,很快就找到县公安局的孙局长兴师问罪。孙局长吓得满头大汗,哪敢有半点迟疑,连忙表示一定要仔细的调查,决不能有半点马虎。

小黑屋内,张大雷已然被好好的折磨了一遍,不过因为自己的身体素质早就异于常人,倒没受多大的伤,即便如此,身上也还有些淤青,可想而知,王大治他们下手有多重了。

他们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让张大雷承认他们代写的口供,张大雷怎么可能愿意,他一定要坚持住,只要过了羁押的时日,一旦有机会,绝对要好好的跟王大治算这笔账。

“他妈的,你到底认不认罪?再给老子犟,绝对让你好受不了!”王大治气的也是没办法,张大雷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难对付,这不,都大半天过去了,还是没能让张大雷签字。

只要签了字,就等于这件事,都是张大雷的错了,那么他故意伤人的罪名也将成立,这样一来,张大雷就免不了一场牢狱之灾了,这才是王大治最终的目的,他就是要往死了整张大雷。

张大雷冷瞥了王大治一眼,索性不予理会,王大治气的浑身哆嗦,拿张大雷一点办法都没有。

此刻在外面,派出所的领导正在忙事情,全然不知县里来了孙局长,这不,一个电话,他就紧张起来。

要知道在平时,县里来领导,都是提前通知的,而像今天这样的情况,很明显,是没什么好事啊。

没有多想,身为派出所的所长,王传峰挂掉电话,连忙跑出来迎接。

“孙局长,您怎么来了?”王传峰一脸献媚,对于比自己大的领导,他不敢有丝毫怠慢,否则人家一句话,就可能影响到自己的前途,后果不堪设想。

孙志宏看着很不爽,对着王传峰,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责骂,作为低一级的王传峰,一声也不敢吭,就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连连点头。心中更是揪着,怕是摊上大事了。

“我听说,你们抓了一位叫张大雷的年轻人?”将王传峰狠狠的训斥一顿,孙志宏这才问道。

“抓了位年轻人,我不知道啊?”王传峰一脸茫然,实则内心慌乱不已,他当然知道事情的始末。

“混账,你是干什么吃的,连所里出了什么事,都不知道,你还有没有个音讯了?”孙志宏大骂,王传峰吓到浑身哆嗦,这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是谁抓的人,那个叫张大雷的在哪儿?”王传峰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这个张大雷不简单,连忙询问。

“所长,我倒是知道,之前刘队带人,抓了一个年轻人,现在正关在小黑屋里。”这时候,一个下属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说道。

王传峰心里咯噔跳了下,作为领导,他当然知道,小黑屋是什么地方,那里什么设施都没有,也是相当的黑暗,更用来专门审问一些难缠份子。

与此同时,众人也知道了什么,本能的想到张大雷此刻在里面经历着什么。

作为大一级的领导孙志宏,脸色顿时就黑了下来,来这里,就是为了调查清楚,他哪里知道张大雷竟然在派出所受到这种待遇,没有迟疑,他狠狠的怒斥王传峰,然后让他带路,迅速朝小黑屋走去。

此刻的王大治仍然在以各种手段折磨张大雷,甚至为了达到目的,也是拿出了电棍,无所不用其极。然而正当他准备再次施展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打开了。

来人正是王传峰等人,刚进门,就看到王大治拿着电棍准备对张大雷施用,他顿时就震惊了,心中更如同吃了秤砣一般,显得很沉很沉。

“所长,您怎么来了?这种小事交给我们就行了。”说着,分队刘成直接指挥着警员,要对张大雷再次施刑,竟完全不理会王传峰身后跟着的人。

王传峰的脸顿时就黑了,心中暗骂下属,竟然这样对待张大雷,这是要害死他的节奏啊。

“混账!”王传峰暴怒一声,紧接着,后面跟来了几位县公安局的刑警。见此一幕,王大治他们直接就吓傻了。

“孙,孙局长?”刘成也是看到了走进来的孙志宏,不觉喉咙哽咽,双腿更是发软。他在所里当差这么些年,当然知道孙志宏。

“你们真是反了天了,简直丢国家的脸,来人,将这些人全部抓起来,个个停职查办!”孙志宏怒斥道,就连王传峰也跟着革职,这件事他可是监督者,自然难辞其咎。

至于王大治,更是吓的浑身冷汗,他当然知道孙志宏,他老爹也不过和县公安局的一个小领导有关系,可是现如今连公安局的一把手都来了,很明显,他是准备玩完了。

与此同时,他心中百思不得其解,怎么连公安局长也亲自过来管这事了?难道张大雷和公安局局长有关系?

他不敢想象,要是再听说县委书记也插了手,估计得当场吓尿!

就这样,所有参与殴打张大雷的人都被带走了。

孙志宏亲自过来给张大雷解开手铐,态度显得很随和。

张大雷百思不得其解,怎么连县公安局的局长都来管自己的事儿了?而且还对自己特别的恭敬。

“小兄弟,真是对不住了,我也是没想到下边出了这么些人,都是我的失职,在这里,我代表征服,给你赔礼了。”孙志宏看起来一脸的诚恳,虽然他还不知道张大雷是什么身份,但是能让县委书记这么上心的人,他自然不好得罪。

“局长客气了,咱县这么大,自然是什么人都有,再说,这件事跟您也没关系啊。”张大雷只好说道。

孙志宏叹了口气,没再多说什么,然后让人将张大雷送回去,并表示一定要彻查此事,给张大雷,也给张家村村民一个交代。

当然了,张大雷自然不清楚原因,但这无疑是最好的结局了。

就这样,张大雷坐着警车被送了回来,而且是由派出所的副所长亲自接送。

“怎么回事?大雷怎么又被送回来了?”张家村就这么大,作为王大治的老爹,王全福很快就知道了。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还没弄清楚状况,他家门前就停了一辆警车。

随即,出来三四个警察,为首的正是派出所的副所长刘金。刚刚所长被停职,他这个副所长自然成了管事的。说起来,还是张大雷的功劳,对于孙局长安排的任务,他自然不敢怠慢,这不,刚把张大雷送回来,就开车找到了王全福家。

毫无疑问,王全福也被铐上手铐,带走了。

这件事,连他也脱离不了干系,自然要严惩,如此一来,他们一家都倒霉了,那曾经一直欺负乡里的恶霸,再也不能作恶了。

村民们对此,表示拍手称快,更有的,直接到张大雷家送礼表示感谢,在这当中,最高兴的要属李美娟了,因为她从没收到过这么多的礼物。

“嫂子,你知道是谁保我出来的吗?”送走乡亲,张大雷突然想起来什么,对李美娟道。

李美娟这才想起来,告诉了张大雷,“是之前找你的林经理,你得好好感谢感谢人家啊。”

张大雷没想到是林雪晴救了自己,看来他得记下这份情了,随后一定请人家吃个饭,当面表示感谢。

“我知道了嫂子。”张大雷应声道,正要进屋,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又走来一个人。

她不是谁,正是李玉莲。

刚刚她也是听说了张大雷被警察送回来的消息,这不,前一波村民们刚走,她就过来了。

她也是专门来感谢张大雷的,同时也为了道歉,毕竟人家是为了自己才进去的,出于人情世故,这才提着东西过来。

“玉莲姐,你怎么过来了?”看到来人是李玉莲,张大雷不由的问道。

今天的李玉莲穿的很随意,一件白色的衬衣,外加一件紧身裤,玲珑有致的身材尽显无疑,特别是走起路来,那颤颤巍巍的两大团,甚是显眼。

“我,我是来跟你道歉的,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出这么一档子事。”李玉莲歉意道。

张大雷笑了笑,无所谓的说,“这不是出来了吗?没事的,玉莲姐不用太在意。”

李玉莲的心里这才好受了点,看着张大雷有些失神,正巧这个时候,李美娟走了过来,似是有深意的打量着李玉莲,她顿时感觉脸色发烫,没有迟疑,迅速和张大雷招呼一声,就放下东西离开了。

“大雷,你还说,不喜欢李玉莲,人家可是对你有意思的很呢。”瞧见李玉莲离开,李美娟似是没好气的说。

张大雷有些尴尬,开玩笑的说,“嫂子,我将来要是让玉莲姐进咱家门,你不会介意吧。”

李美娟心头一酸,没想到张大雷会说出这样的话,毕竟她之前和张大雷有过肌肤之亲,自然有些排斥李玉莲,不过即便如此,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说,“王小可怎么办?你最好想清楚了。”

说着,李美娟转身离开。

张大雷叹了口气,自然听得出来,李美娟还是很介意的,至于王小可,张大雷现在还没敢想,不过他始终相信,通过自己的努力,一定可以达到她母亲的标准,至于以后的事情,只能走一步说一步了。

当务之急,是给林雪晴送药材。

趁着时间还早,他跟李美娟说一声,就准备出发了。

然而发现,之前采摘的药材有点多,想了下,张大雷就到李玉莲家借了辆电三轮,朝邻村出发了。

很快到了县城,张大雷跟往常一样,送药材给林雪晴。

林雪晴之前还在担心张大雷的安全,不过自从收到县委书记的话之后,就放心了。

看到张大雷,林雪晴自是十分高兴,张大雷说,“林经理,这次多谢你了,这些药材,我就送给你了。”

来的路上,张大雷已经想好了,将这些药材送给林经理,以表示对她的感谢,但是林雪晴说,“张先生太客气了,我帮你,也是帮我自己,至于药材,我们还是按照原价收购!”

说着,林雪晴让人清算了下这些药材的数量和价值,最后给张大雷结算了将近四百万。

张大雷也是没想到,这些药材值这么多钱,难掩心中的兴奋,他当面对林雪晴表示感谢。

林雪晴笑了笑,“我们都是做生意,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怎么样,现在有了钱,你有什么打算没?”

张大雷眉毛一挑,“当然,我打算租更多的地,来种植中草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