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醒了?”刚开始看着苏醒过来的左妍伶,刘为民还不得觉有什么,可低着头,望着自己的右手很不争气贴在人家xiōng前。


这下,真是有理都说不清了。

最让可气的是,刘为民被左妍伶的苏醒给吓着了,右手不会自觉一抓。

掌心传来一股细腻,软软的感觉,

 文学

让刘为民忍不住心神dàng漾起来。

“你这个色狼,你”回过神来的左妍伶,看见刘为民不仅摸着自己的xiōng部,而且居然还捏了捏。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和男人有如此亲密接触的左妍伶,布满红晕的脸上张嘴就想大叫。

哪知道刘为民眼疾手快,在左妍伶张嘴想要大叫的时候,整个人连忙捂住她的嘴巴,整个人压了上去。

“我,我真不是故意的,你不要叫,要不然别人冲进来的话,我们都不要见人了。”情急之下,刘为民赶紧开口朝

左手却捂着左妍伶的嘴,然后低声让她不要大叫。

这下好了,这真是有理说不清了。

“你想占我便宜,还让我不要乱叫?”左妍伶心头大怒,自己好心好意救了刘为民,这家伙居然乘自己昏迷占便宜,真是太可恶了。

“我真不是故意的。”刘为民一脸委屈说道。

刘为民说完这话,突然脸色一阵严肃,让左妍伶不要乱动。

原本不相信刘为民任何花言巧语的左妍伶,看到刘为民一脸严肃的表情,顿时吓得不敢说话。

这次见这个时候,刘为民小心翼翼的从旁边拿起一把医疗镊子,轻轻凑到左妍伶的xiōng口。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左妍伶的xiōng口处有一只很小的虫子,这只虫子长着黑色角,细长的尖嘴深入她xiōng前的肌ròu里。

下被刘为民这么一提醒,左妍伶这时候才发现这只虫子的存在。

正当她想要把这只虫子抓掉的时候,只见刘为民朝她摇摇头,让他不要轻易乱轻举妄动。

然后刘为民拿起旁边的酒精,轻轻浇在这只虫身上,只见受了刺激的虫子松开自己细长的尖刺。

在这千钧一发之间,只见刘为民手里的镊子,一下子就把那只虫子给抓了下来,然后一脚给踩死了。

“这,这什么虫子啊!”这时候左妍伶一脸害怕,嘴里结结巴巴,望着地上已经死去dú虫脸上害怕不已。

这时候她也明白过来,原来刘为民不是想轻薄于她,而是为了救自己一条命,这dú虫就是让她忽然昏迷过去的元凶。

“把这yào丸吃了吧!”刘为民看见一脸害怕的左妍伶,然后拿出一个瓷瓶,到处一粒黑色的yào丸递给左妍伶道:“这颗yào能解dú,要不然一会dú素扩散在全身的话,你身体就会有生命危险。”

左妍伶听见刘为民的话,顿时神情紧张这个刘为民手里的yào丸,然后一口下吞了下去。

而刘为民看见左妍伶把yào丸吞下去之后,也拿出一颗yào丸放在嘴里,咀嚼了一会之后,把已经融化的yào丸放在刚才dú虫吸血的伤口处,使劲揉捏起来。

左妍伶看见刘为民亲昵的动作,脸色顿时绯红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原来刘为民不是想要占她的便宜,而是救她的命。

正当她嘴里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xiōng口突然传来清凉的感觉,让左妍伶舒服得差点shēnyín叫声出来。

而是刘为民自始至终都是一副严肃的表情,这反而让左妍伶的心里对刘为民充满了好感,以及一丝感动。

救护车外,许案望着紧闭的救护车,朝一旁的凌正德道:“老爷,我怎么觉得这个刘为民有些不太靠谱呢!”

虽然刚才他们一起经历了生死,可是对于刘为民的医术,许案心里还是觉得有些不太靠谱,一个乡下的游方郎中,就算医术在厉害,也不可能治好他们大小姐身上的怪病。

“可是如果不相信他的话,我们还有什么办法呢?”凌正德对于许案不相信刘为民的表情,面上忍不住一阵苦笑道。

虽然他也对刘为民的医术,抱着怀疑的态度,可是不相信又能怎么办呢!

自己孙女凌月茹的病,已经请了不少名医进行过会诊,可是结果却都让凌正德心灰不已。

而他早上刘为民也只不过是死马,当成活马医而已,这是林德扬最后一丝希望,他希望刘为民真的能把自己孙女的病给治好。

喜欢听见林正德的话,顿时面上一人仔细想想他的话未尝没有道理,现在凌月茹的病情十分危险,如果连刘为民都无法治好她的病,那凌月茹可就真的没救了。

救护车里,刘为民在按着解dúyào丸几分钟之后,才把手从左妍伶的xiōng口拿开。

片刻之后,只见左妍伶刚才被dú虫咬过的地方,一丝污血缓缓从伤口排出。

那些污血,就是dú虫植入进左妍伶身体中的dú素,这只dú虫的dú素十分霸道,只要被dú虫咬过的人,半个小时之后无法解dú的话,这些dú素就深入身体内,夺取人的xìng命。

“你能,你能把手手从我xiōng口拿开吗?”躺在病床上的左妍伶,一脸尴尬的开口说道。

就算刚才刘为民这么做,是为了救她的xìng命。

可是男女有别,而且刚才刘为民触摸的地方是左妍伶最为隐私的地方,她一个女人被一个陌生的男人,触摸自己最敏感最隐私的地方,她心里自然满是羞涩和脸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