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话音刚落,双手竟然停顿了一下,鹰窗穴的位置稍微有点敏感正是在前面正上方,要是按下去的话,难免就是和白医生敏感部位直接接触了。

按到这里,我不由犹豫了一下,然后转过头看着白医生道:“白医生,现在的穴道有点敏感了,还希望你能见谅。”

白医生睁着美丽的大眼睛,脸色通红,羞怯道:“你按吧!”

看到白医生同意了,我心里稍微一阵欣喜,也不在犹豫,直接双手落在鹰窗穴上,当我刚按上的时候,白医生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睁着眼睛,脸上露出一丝的痛苦的神色,委屈道:“好痛!”

“白医生你忍着点,现在是有点痛,却是关键的时候,刚才已经把你下面的血液打通,这个才是最关键的,”我安慰道。

 文学



“嗯,”白医生忍着痛苦,点了点头。

我的双手开始逐渐发力,这个时候,我也顾不上在向白医生解释,双手不断的开始变化,在白医生的身上的穴位游走。

随着我按着各种各样的穴道,我感到自己的手法竟然开始熟练起来了,就像我刚学会的时候,那种欣喜感。

这个时候,我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熟练手法的快感,完全忘记了,现在在我面前是赤身的白医生。

在我的眼里她已经完全是一个病人,每按一处穴道,我就感到自己的心神也随着她身上血液,在她身上不断的流淌。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我只感到自己满头大汗,汗水硬顺着我的脸颊,慢慢的流了下来,甚至一不小心滴在了地上,随着一个水滴的破裂的声音。

我双眼一眯,右手猛地的,按住了这场治疗最重要的穴道“天溪穴”白医生眼睛不由一睁,忍不住发出一阵深长的呻吟,眼睛微微一睁,脸上露出意想不到的神色。

这个时候,她感到自己的身体就好像被打通了一样,身上的血液源源不断在自己的身体流转,那种舒爽的感觉是自己从来没有感受到的。

更令自己感到意外的是,原本自己的自己前面比较小的,竟然以ròu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慢慢成长,最后竟然和另外一个差不多大了。

白医生眼里充满了激动的泪光,没想到,自己这么多年的问题,竟然真的被解决了,顿时感到一阵热泪盈眶,激动道:“原来中医这么神奇!”

而这个时候,我已经从刚才浑如天成的感觉中醒悟过来,正听到白医生的话,我不由一阵轻笑道:“呵呵,白医生怎么样,你的病,现在是不是好了很多了。”

白医生满脸激动的点了点头,激动道:“李师傅,你真的把我的病给治好了。”

“哈哈,我曾经告诉过白医生,中医是博大精深,它所蕴含的能力是庞大,完全不是西医能比的,你现在相信了吧!”我狂妄的大声道。

这次经过白医生的治疗,倒是让我也是感到非常舒服,尤其是那种刚学会医术的时候,那种意气风发的感觉,瞬间再次涌上心头,让我不由一阵感慨。

白医生点了点头道:“我原本一直都以为中医,不过是江湖骗术,没想到,还是我鼠目寸光了,李师傅你让我看到了真正的中医医术。”

我微微一笑,倒也没有说什么,白医生拿起衣服慢慢的开始穿了起来,我只是稍微看了看,这个时候,竟然没有多大的欲望,也许是我真的把白医生当成病人了吧。

只是一会的功夫,白医生就把衣服穿好了,我看到时间也差不多了,便打算离开,在这里折腾了很长时间,我担心陈雯找我。

没想到,白医生微微一愣,竟然并不让我离开,我疑惑的看着她道:“呵呵,白医生,还有什么事情吗?”

白医生脸色一红,开口道:“李师傅,我以前有点不知天高地厚,还希望你不要见谅!”

“这没关系,毕竟,现在懂中医的人很少了,你不知道也正常。”我微微笑道。

白医生点了点头,忽然好奇道:“对了,李师傅,我想问下,你医术为什么这么高明,为什么会在这个学校里面烧锅炉?你应该去行医救人才对。”

“救人?”听到白医生的话,我忍不住小声念叨了两声,不由开始思绪万千,想当年,我年轻的时候,因为一次发烧,便去村里中医那里看病。

当时神志模糊的我看到头发须白的老中医,在我眼前展现出神入化的手法,便把我的病给治好了。

我当时就被他神乎其技的医术,给震撼了,从那以后,便想着向老中医拜师。

当听到我要拜师,老中医神秘莫测微笑了一下,却并没有搭理我,但我并不甘心,依旧天天道他诊所里面待着,希望他能收留我为师。

可能是我的诚心打动了老中医,忽然有一天,老中医对我道:“学医术,是非常艰难的,你能承受吗?”

一听到老中医,真的要教我医术,顿时一阵激动,坚定道:“我能!”

老中医眼里闪过一丝的欣慰道:“嗯,那就好,以后你就是我徒弟,你要好好学习。”

我用力的点了点头,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奋发图强的学习,不管是han冬腊月,我都沉浸在医术中。

随着我不断刻苦的学习,我越发的感到医术的神秘莫测,充满无限的魅力,发现人体是一个气、形、神的统一体,只有利用阴阳五行,才能真正的解密。

当读懂这些的时候,让我不由大喜过望,老中医更是欣慰点了点头说,我已经入门。

跟着老中医学了有三年,老中医就走了,本来打算继承老中医的诊所,利用自己的医术,继续行医。

却没想到,诊所刚开业没几天,竟然有各种部门的来诊所,查看各种资料,根本没有办法正常的营业。

最后我才得知,行医竟然要行医证,而像自己这样拜师的,国家是不会发行医证的,如果乱行医的话,肯定会被抓起来。

无奈之下,我只好放弃辛苦学习的医术,并且将它隐藏起来。

放弃行医之后。

当时正处于八九十年代经济飞速发展的时候,我便打算做生意,当时一眼,就看中了家具生意,我先找亲戚借了一笔钱,从家具之都东莞进了一批家具。

刚进来的时候,我的心里还是非常忐忑的,毕竟以前并没有做过生意,如果这批家具卖不出去的话,那自己就真的要赔的血本无归了。

我刚把家具拉到市场上的时候,期待着有人上门,当有人过来看的时候,我立刻兴奋的介绍,这是广州东莞非常好的家具。

人们仔细看了看,都说家具非常不错,让我感到非常激动,以为人家要买的时候,我赶紧说了价格。

当听到价格的时候,他们脸色顿时一变,开口叫道:“这么贵!”

然后立刻转身走了,我想拉都拉不住,看着他们的背影,我不由一阵苦笑,这个可是从东莞拉来的啊,如果价格低,我肯定要亏本的。

整整一天,我都没有卖出去一个,夜晚,我一个人默默的坐在家具旁边,静静的发呆,心里不断思考到底是该怎么做生意。

第二天,我揉着一夜没睡,发酸的眼睛,看着周围不断经过的行人,忍不住大声的吆喝起来。

这个时候,走过来一个身上穿着西服的人,看了看家具,惊讶道:“东莞的家具啊?”

我微微一愣,赶紧的应道:“是的,东莞的家具!”

那个人眼睛稍微眯了一下道:“你从东莞进的?”

我点了点头道:“是的。”

“小子可以啊,你这些家具打算做怎么卖,我全部的都要了!”那个人直接开口道。

“什么,你都要了?”我惊讶的看着他,那个人微微一愣,皱着眉头道:“怎么了,难道不可以吗?”

“不是,不是,只是太激动了,没想到,你全部都要了,这些可是不少钱啊!”我激动道。

“呵呵,这点钱,不算什么,以后你要是还有的话,尽可以卖给我,”那个人笑道。

我激动的点了点头。

晚上,我在床上,数着自己赚到的第一笔钱,从那以后,便开始不断往返东莞,在家具上,我真的赚到了第一桶金。

后来,我的野心越来越大,家具生意已经开始满足不了我了。

我便开始做家电的声音,因为那个时候,人的手上已经开始有钱了,更希望购买比较贵重的东西,而家电更是首先。

我微笑着看着家电被一批又一片的卖出去。

那时候,钱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从地上捡的,我便开始奢靡的生活,但是我依旧没有满足,最后偶尔一次机会,听到房地产生意,即将开始了。

虽然当时许多人对住房还没有购买的概念,但我明显的感受道房地产的巨大的潜力,而且那时候,人知道的并不多,一般知道的人越少越是暴利。

我不顾别人的劝说,硬是舍弃家电生意,开始做房地产生意,因为我的眼光独到,立刻就尝试到了房地产生意的甜头。

便全力开始投资,随着生意越来越大,我的身价也越来越高,并且开了一家很大的公司。

正在这个时候,在一次晚会的时候,我竟然遇到了一个女人,一个成熟美丽的女人,只见她烫着金色的卷发,精致的脸庞,穿着一身蓝色的晚礼服,我就开始深深的着迷,当时,我身边已经有很多女人,但在她面前,瞬间感觉所有的女人都黯然失色,我发誓我一定要得到她。

我利用一切的资源去追求她,当追到她的时候,我全身心的放在她的身上,每天都在宠着她。

正当我春风得意的时候,想到这里,我不由苦笑了一下,没想到,一场08年的金融风暴来了,瞬间摧毁了我的一切。

当我身心疲惫的时候,回到家里的时候,发现房子里面已经空无一人,从那以后,我便只能回到自己村里,整天浑浑噩噩的。

正当我回忆的时候,忽然听到白医生的声音:“李师傅,李师傅…….”

我猛地从回忆中惊醒,转头一看白医生。

白医生看到我缓过来神了,脸上立刻露出一丝的笑意道:“李师傅怎么了?看到你在那里发愣。”

“哦,没事,只是想到了以前的事情了,”我稍微尴尬了一下,微笑道。

“这样啊,难道李师傅,还有一些特殊的回忆?”白医生好奇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