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咱们之间,真的就没有可能了吗?”这时的猛龙,明显有些犹豫。



“抱歉,这是我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周若雪道。



“好,我明白了。"接过吊坠,猛龙便开始上下打量了起来。



“现在时候也不早了,我得回家了。"说着,周若雪从大石头上起身,往我这边走了过来。



然而就在此时,猛龙却突然将吊坠狠狠甩在地上,伴随着一阵清脆的破碎之音,他低吼着说道:“什么狗屁礼物,还他妈开了光,我才不信这些鬼东西!”

 文学



“猛龙,你干什么!?”转身的时候,周若雪脸上是一副震惊的神情。



“呵呵,我干什么?”说着,猛龙一步步朝周若雪走近,脸上的神情渐渐狰狞起来,“臭婊子,你以为你很金贵么?还有,你是不是以为自己之前说的那番话非常神气?也许吧,像张野那种傻逼听了会感动的稀里哗啦的,但老子今天就实打实地告诉你,我之所以追你,就是看你长得好看,又没有被别的男人上过,新鲜!等哪天玩腻了,照样把你踹的远远地,说到底,你在我面前一文不值,顶多是一个泄欲工具而已!”



“啪!”说完,猛龙竟然一巴掌直接拍打在了周若雪那娇嫩的小脸蛋儿上。



“你...你...."一时间,周若雪又羞又恼,也有些说不出话来,就连眼眶中也弥漫起了泪水,缓了好一阵子,才哽咽着说道,“你知不知道,从小到大,你是第一个敢这样对我的人!”



“呵呵,那行,我要让你一辈子都记住老子!”说着,猛然径直朝着周若雪扑了过去,顺势揽住她的小蛮腰,扑倒在大石头旁边的草地上,昏黄灯光下,我能依稀瞧见那两道耸动的身影,还有衣服被撕裂的声音......

看到这种情形,我忍不住吞咽一口唾沫,内心也愈发急切了起来,几乎是顾不得多想,在脚下捡起一块石头就冲了上去。



很快,我来到“战场”,眼看着周若雪被猛龙死死压在身下,我直接将石头砸了上去。



然而,剧情却并不是如同我想象中的那般,在被石头砸中后脑勺后,猛龙身子只是略微晃动了几下,旋即抬头看了过来,待到看清来人后,瞳孔微微一缩,紧接着低吼道:“张...张野,你小子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是不是活腻歪了?”



“光天化日之下,干这种事,我看你是活腻歪了!”情急之下,我咬着牙齿说出这句话,然后一脚往猛龙肩膀上踹去,按照我的理想剧情是这家伙应该要被我踹倒,然后我就能赶紧牵着周若雪的小手逃跑,然而事实是,我这一脚踹过去,直接被他抓住脚跟,然后往后猛地一带。



瞬间,我感觉整个人一阵脱力,身子情不自禁往后倾倒,旋即重重落在地上,还在我所处的地方并不是水泥地,但那种五脏六腑被颠簸的感觉还是异常难受。



“你小子是不是觉得自己挺牛逼的,还在我面前上演什么英雄救美,想演电视剧啊?”就在我恍神的一阵功夫内,猛龙已经欺身上来,一手拽着我的衣领,另一只手重重锤在了我脸上,紧接着,第二拳,第三拳,第四拳....



每一拳下来,我都感觉骨头塌陷了几分,就连脑袋都有些发昏,眼角也渐渐冒起了五角星。



让我五味杂陈的是,周若雪竟然偷偷爬了起来,还朝着相反的方向跑了出去,很快便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此刻,我竟然有些绝望,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就不救这个小妮子了,但另一方面,猛龙毕竟是高三年级扛把子,这些东西都是用拳头堆积起来的,别说周若雪留下来帮忙,恐怕再来几个我都不一定是这家伙的对手,让周若雪赶紧离开,何尝又不是一个最优的选择?



想通后,我的内心倒是释然了不少,与此同时,我只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短促,几乎都要断气了,就连眼角都是一睁一闭的,整片世界都有些天旋地转起来。



永远都不要轻易去招惹一个发怒的人,更何况是猛龙那样精虫上脑,突然被打断的感觉肯定很不好受,相同的,所有的怒气都需要一个发泄点,而我....恰恰填补上了这个空缺。



但就在我觉得自己即将要与世隔绝的时候,我依稀能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还有一道道闪烁着白炽光芒的手电筒灯光映衬了过来......

同一时间,猛龙也停下了手中动作,神情闪烁中,明显带些慌张。



“算你小子好运,咱们走着瞧!”说完这句话,他赶紧从我身上爬起来,然后消失在重重夜幕中。



很快,那拨人也赶了过来,打头的,正是一袭小白裙的夏雨梦,但此刻的她神色很不好看,先不说左半边脸红肿的厉害,额头也是黑乎乎的,俨然没了之前在学校的那副小仙女形象。



而跟在她身后的,是两名穿着黑色制服的警察,胳膊肘上还挂着红袖章,带有城市巡防大队的标记。



与此同时,我的嘴角也悄然浮现一抹欣慰的微笑,看来夏雨梦这小妮子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关键时刻,她还是会动脑子,去搬救兵的....



这般想着,我只感觉头脑愈发昏沉了起来,整个世界也开始旋转,伴随着眼前的黯淡,最后,我彻底失去了知觉....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周遭环境也彻底发生了改变,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床单,还有白色的墙壁,以及白色的天花板,似乎周遭的世界都是白茫茫一片的,曾经某一瞬间,我还有这样一种错觉,只感觉自己到达的地方是天堂......



但很快,推门而入的小护士却打破了我的想象,只见她轻车熟路地帮我换下打针的药水,然后道:“张野是吧,你的伤情还不算太严重,只是一些软骨组织的损伤,我们昨晚给你简单处理了一下,估计今天输完液就能出院了。”



“昨晚?”看了窗口初升的太阳一眼,我忍不住道,“意思是我昏迷了一个晚上,现在是第二天?”



“不然呢?”小护士道。



“那是谁送我来的?”我追问。



“呵呵,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我昨晚没值班。”说完这句话,小护士便拿着换下来的药品推门走了出去。



而我也重新倚靠在床头,脑海中也渐渐泛起了思绪,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是周若雪一行人将我送来了医院,因为今天要上学的缘故,所以她并不在我身边。



事实上正如我猜想中的那般,中午的时候,周若雪姗姗来迟,她手里还提着一个果篮,外加一个盒饭。



“真是抱歉了张野,让你受这么大的罪。”走过来的时候,周若雪脸色微红,明显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的,同学一场,该帮还是得帮。"笑笑,我无所谓道。



“嗯......”点点头,周若雪将手中东西放在床头柜上,然后边打开盒饭边说道,“其实我还是要向你说声对不起,说实话,以前在班上的时候,我确实有些看不起你,而且也经常会想,灵儿老师怎么会给我安排一个这样的同桌,但从目前来看,你的本性是不坏的,毕竟,像王猛那种人,还真没有多少人敢招惹他,更何况是那种情况下挺身而出,如果没有你,恐怕我现在就....”



说着,周若雪低头,脸更红了。



“没事的若雪,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不过,你就不想问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那儿吗?”稍微直了直靠在床头的身子,我道。



“当然想了,要不然你给我说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