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罗心里面越想越不是个滋味儿,大脑一片空白,他愤怒喊了一声,趁着韩依依擦眼泪的时候,一个饿虎扑食就压了过去。


“啊!”


之前因为要测量三围,韩依依也是没办法才不得不脱光让老罗任由揉捏,而此刻她做梦都没想到老罗竟然要霸王硬上弓,一声惊呼就花容失色的挣扎起来。


但她的身材毕竟娇小,根本就不是老罗这个三大五粗的男人的对手,三两下就被控制下来,嘴巴也被捂的死死的。

 文学


“依依,你别喊,你别怪表叔,表叔也不想这样的,但是你太漂亮了,表叔真的控制不住了,你就可怜可怜表叔,让表叔干了你吧,表叔二十多年没有碰过女人了,就一次,一次就好了……”


老罗含糊不清说着,张开嘴巴就咬了下去。


娇柔的身体在极端的惊吓下疯狂的分泌肾上腺素,可是这种味道更是刺激着老罗,让他迫不及待的舔舐吮吸,恨不得将韩依依整个人都吞入口中。


“不要,呜呜,表叔,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


韩依依大声求饶,惊慌的她在老罗的吮吸下非但没有感觉到一丝快感,更多的则是痛苦和惊慌。


老罗已经彻底精虫上脑,手顺着平坦小腹快速下移,用力掰开韩依依紧夹的玉腿,粗糙的大手很快没入内裤里面开始疯狂拨撩刺激了起来。


潺潺流水瞬间就激发出来,自己最为敏感的防线已经彻底被击垮,韩依依也绝望的不在哭泣,用力抿着嘴巴瑟瑟颤抖。


感觉到身下的娇美可人儿停止反抗,老罗空出一只手就准备脱掉裤子来个亲密结合,可抓住这个空隙,已经到了绝望尽头的韩依依再次点燃了求生的渴求,她用尽浑身力气挣脱出来,本想跑出去,但一想到店门关闭,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逃离老罗的魔爪,只能冲到抽屉前,从里面抓起一把匕首。


老罗依旧处于亢奋状态,准备抢夺,可韩依依直接将匕首架在脖子上,脸色苍白无比,神色恐惧,目光中也流露出畏惧之色,哆哆嗦嗦喊道:“你……站住,你别过来,你要是过来,我就死给你看!”


这番话让老罗的兽血一瞬间被抽离干净,看着畏惧到几乎站不住的韩依依,老罗猛地惊醒,急忙伸手喊道:“依依,表叔不是人,你别做傻事,快点把刀放下!”


“你出去,赶紧出去……”


“依依,表叔对不起你,刚才表叔也是情急之下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你原谅表叔好不好?表叔答应你,不会有下次了。”


韩依依用力摇头,崩溃大哭:“我不听,我不想听,你出去,我不想在看到你!”


“好好好,我现在出去,只要你不做傻事,我现在就出去!”


生怕韩依依会突然割下去,清醒后的老罗不敢继续停留,急忙捡起地上的衣服,匆忙走了出去。


回到房间后,他脑子嗡嗡乱响,听到隔壁传来崩溃的大哭声,老罗在脸上抽了两个巴掌:“我怎么能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依依那么单纯的孩子,我怎么就下得去手呢?”


这一宿,二人一宿未睡。


老罗一直都在自责懊悔中度过,而韩依依则一直都处于恐惧和惊慌之中。


第二天老罗都没有看到韩依依从房间出来,昨晚的事情对于一个女孩子无疑是致命的打击,老罗现在只期望这件事情千万不要捅出去。


等晚上关了店门躺在床上,老罗听到隔壁有声音知道韩依依在直播就进入了直播间,镜头内的韩依依明显憔悴了很多,也没有理会粉丝们的评论,只是目光茫然的看着镜头。


老罗清楚自己的行为伤害到了韩依依,不动声色便打赏了两千块钱的礼物,韩依依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谢谢器大活好哥哥的打赏,我会穿上手工制作的里衣裤,不会欺骗粉丝们的礼物。”


互动了一番后,韩依依关了直播间,老罗心里更不是个滋味儿,轻叹了一声,脱了衣服就准备睡觉,可刚刚关了灯,门外就传来韩依依的轻微敲门声……

“依依?”


老罗嘀咕一声,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到地上,准备冲过去开门,可看到自己就穿着一条短裤,怕韩依依又误会,急忙穿了条裤子这才将房门打开。


但是在外面空空如也,根本就没有韩依依的任何踪影,这让刚才还激动地老罗瞬间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


“难道刚才我听错了?依依没有敲门?”


老罗眉头紧锁,可刚才的敲门声非常清晰,他根本就不可能听错的。


轻叹一声,老罗朝隔壁房门看了一眼,摇头关门重新躺在床上。


他并不知道,韩依依此刻正在隔壁房间背靠房门忐忑不安。


韩依依并不恨老罗,毕竟他是一个正常男人,二十多年没有碰过女人,如此也能说的通。而将目标锁定在自己身上,也足以证明自己拥有魅力,可以挑起老罗过剩的需求欲望。


韩依依并不知道自己的心理有些病态,她只知道,在最关键的时刻老罗没有继续强行和自己结合,就表示老罗还是关心她的。


刚才很想敲门让老罗帮自己继续测量三围制作里衣裤,但刚才发生了那种事情,她一个女生还是要矜持一点,绝对不能主动,必须要让老罗先找自己。


有了这个想法,韩依依长吁一口气,朝连接老罗房间的墙壁看了一眼,便躺在了床上,脑中一直思量着的都是老罗粗鲁的趴在她身上所带来的酥麻快感。


第二天一大早老罗早早起床,见韩依依没有出来,犹豫许久,最终选择不去打扰。


来到楼下刚刚打开店门,就看到前天定制衣服的周媚走了进来,在她身后,还跟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


前天老罗无意中触碰了周媚的胸脯,这让周媚非常生气,也对老罗印上了老流氓的标签,所以今天过来,压根就没用正眼去看老罗,而是对身后女人恭敬说:“马经理,这位就是罗师傅了。”


马玲玲三十多岁,一身职业西装,虽然身材没有周媚这个熟女澎湃,但胜在五官精致,加上欧美妆容,更是显得御姐范儿十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