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颜哽咽着说:“可是......叔,我......我很难受!”说着她从老罗怀里出来,手又伸到下面挠。



老罗一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问她说:“你怎么了?你在干嘛?”

 文学



当着老罗的面做这样的事,柳颜羞得不行,但也顾不上了,她着急的跟老罗说:“叔,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只觉得好痒,好难受,你......你......你能不能帮帮我?”



她虽然没被宋纯弄到,但却吸了宋纯那个瓶子里喷出来的东西。



那瓶子里装的是催情香水,她能逃出宋纯的魔爪,却不知道自己中了招,这会儿只知道自己很想要,尤其抱着老罗的时候,更是澎湃得不行,底下泛滥,都滴到地上了。

老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着急之下只知道说:“帮......帮......你说,要我怎么帮你?”



柳颜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火辣辣的,尤其是下方。



她的脑海里一直浮现老罗的巨大,一听老罗说帮,她又是想直说,又不好意思,脸已经完全变成了猪肝色。



老罗看出点苗头,尤其想到她老往底下掏,更是明白了过来。



柳颜这是想要男人了呀!可他不敢开口,万一说错话那多尴尬?



于是老罗装作不明白,焦急心疼的样子没有作假,再问了一次:“柳颜呀,你到底怎么了?你说出来,只要能帮,我一定帮你!”



柳颜拿媚眼看他,眼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但始终没说出来,紧紧的咬着下唇。



他们俩你看我,我看你的,谁都不敢先迈步。



终于,还是柳颜先忍不住了,她直接扑到老罗的怀里,水蛇一样的身子不断的扭来扭去,拉老罗的手往下,说:“叔,你帮我挠挠?“



老罗被动的抓了她两下,整个人都傻了。



这还是柳颜吗?竟然这么主动。



柳颜可管不了那许多了,老罗那两下根本不能止痒,她干脆出来,把老罗推坐在沙发了,然后长腿一跨,坐上上去疯狂的蹭。



轰的一下!



老罗觉得自己活了这大半辈子,已经好久没有像现在这样血气直冲脑门的时候了。



他不好意思看着柳颜的脸,于是把柳颜调了个头,让她背对着自己坐,手把她的裙子撸了上去。



柳颜浑身已经酥麻了起来,后仰着靠在老罗的右侧颈窝处,本来就很轻柔的声音,现在因为这媚态更加的嗲声嗲气。



“叔......弄我,用手,别的也行,只要不进去。快,我受不了了。”



老罗也受不了啊,他深吸一口气,把自己掏出来让柳颜坐,就像中午一样,然后握住柳颜那不堪一折的小腰推来推去的。



他还是有点不好意思,要不然就直接把柳颜的内内扯下来了。



柳颜气喘吁吁的,他手上去抓着柳颜那对,心里禁不住一哆嗦。



这可是第一次触到,感觉她的比小雅的美多了,又软又弹手:“柳颜,你应该是误吃了那种药。不着急,叔帮你把药效熬过去就没事了。”



柳颜哪还有心思跟他聊天,她靠在老罗的身上,闭着眼睛,口水都流出来了。



老罗见她不吱声,于是两手从她的衣摆下缓缓的伸进了里头,抓着狠狠的捏。



像柳颜这种情况,其实他也没有解决的经验,但刺激柳颜,把药效催发出来,应该不会错。



“叔,别只是抓上面,你使点劲。”



老罗不吭声,空出一只手到她下方,把内内扒到了一边。



柳颜被触碰到,身子一缩,竟催老罗说:“快!快进去,我要。”



柳颜都这么说了,老罗哪还客气,手指一伸,狠下心弄她。



柳颜的气息越发的急了,她的脸上艳得真的出汁了,也可能只是汗,她紧紧的咬着下唇,身子扭动了一下,竟是主动去就老罗。



老罗生怕伤到她,反而躲了一下,上面的手也轻了。



老罗一松劲,柳颜不乐意了。虽然让老罗捏得很痛,但那感觉是又痛又快乐,她是很喜欢的。



她发狠的咬着自己的嘴唇,老罗皱眉看着,大手伸过去分开了她的嘴巴,严厉道:“不准咬了,待会儿嘴巴该坏了!”



柳颜下意识的把嘴合上。



却没想到这个动作刺激了老罗,他把手指直接伸进了柳颜的嘴巴里,食指和中指不断的在里面搅拌着,时不时的带出一丝丝亮白。



“柳颜,这样舒服吗?叔给你的嘴巴按按摩,你享受着就好。”



柳颜感觉自己嘴里的唾液分泌得越来越多,但她的G点可不在这里,于是跟老罗说:“叔......你弄我的胸,还有下面,像刚刚那样。“



老罗说:“好,叔马上帮你弄,你想要啥叔都满足你。”说着他兵分两路。



柳颜眯着眼睛,这回是让老罗给弄舒服了。



老罗的手顺着内内的边沿滑进去,只觉得手上一片温暖,拿出来一看,忍不住伸到柳颜面前说:“你这量可真大!”



柳颜不好意思的埋怨了他一声:“叔!”



“你喊我干嘛?还想要更多吗?”



老罗觉得她的样子挺可爱的,忍不住想逗她。



他感觉现在的自己不是个年迈的老人,而是个三四十岁的中年人一样,此时就在和自己的小娇妻调情一般,心情从未感到如此愉快!



他那个儿子啊!真是暴殄天物,居然不懂女人的好处。



柳颜羞红了脸,没想到老罗居然也有这么顽劣的一面,看着老罗的手,她心里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羞耻感,还有难以抑制的快乐。



“才没有。叔,你别玩了,快帮我弄,我好像快到了。”



老罗呵呵一笑,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过这羞人的小妖精呢?故意在她的面前晃了几下,然后把那只手缓缓的伸到了自己的嘴边,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允了过去。



动作之慢,故意让柳颜看得清清楚楚。老罗的嘴还吧唧了一下,随即展颜,好像品尝到了什么杨枝甘露一般,大声的说:“真甜!”



“真的甜吗?”柳颜震惊!



她从来都没被人这样对待过,虽然在结婚前她有过其他男人,但他们都老老实实的,哪有老罗会玩。老罗带给她的冲激很强烈,她更是不知道女人那个是什么味道,虽然她自己玩过,却从没吃过,老罗说甜,她就半信半疑的。



老罗笑嘻嘻的说:“当然是真的。你要尝一下吗?”



“不要。”柳颜都不好意思看他,突然眼眶就红了起来。



老罗还以为自己把她弄疼了,赶快的把人从身上抱下来,轻柔的放在沙发上面,然后蹲在地上,从下往上的看着柳颜,一脸焦急的问:“你怎么了?是不是叔弄得你不舒服?”



柳颜摇头。



她哪里是疼了,其实是觉得心酸。



老罗身上有她前夫的影子,脸都有七分相像,看着老罗跟她这样,她就想到了她前夫。

如果她前夫也对她这样的话,那夫妻之间该多快乐呀!



可惜她前夫就是个木头疙瘩,平时连好脸色都没给她看过,更不可能像老罗一样逗她玩儿。



见老罗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她小声跟老罗说:“叔,我真没不舒服,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



老罗七上八下的心终于松了下来,但同时心里纳闷,不知道柳颜指的是什么。



他想知道答案,于是问柳颜说:“你想起什么了?”



柳颜摇头,她不愿意说,也怕坏了现在的兴致,于是跟老罗说:“叔,你继续弄我吧,我还是挺难受的,你一停下来我就不行,你快点。”



说完她爬起来,狭窄的沙发没办法让她自由的变换姿势,只好顺着这个沙发,做出了一个撩人的猫爬式,两颗硕大就这样垂下来,雪白的肌肤上,还能看见刚才老罗扭出来的红印子。



老罗就在沙发处蹲着,这一景象,直接引入眼帘,刺激着他的暴虐因子。



他站了起来,把柳颜猫爬着的姿势换成了面对着他坐在沙发上,同时一双大手把那条穿着肉色丝袜的腿分开。



但是由于紧紧的黑色制服包臀裙实在有点紧,虽然能完美的展现出柳颜完美姣好的曲线S的身材,但是同时极大的限制了柳颜现在的发挥。



老罗两手在她的大腿上不断的摩挲,柳颜双手撑在沙发上,头往后仰着,像只猫儿一样享受着老罗带给她的抚摸。



突然!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