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有什么好怕的?手艺总是要交给后代传承嘛,再退一步说我也没什么独家技术。”

“那好,今晚下班之后我去找你。”既然老赵这么说,江思思心里也没了负担,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好啊,你过来也行?正好我也没有什么事情。”老赵笑了笑,但他心里可没把江思思的话放在心上。

两人又han暄了几句,江思思就忙着去安排客人,收拾屋子了,老赵看着她那一扭一扭的翘臀,没多想今晚的事情。

吃饱饭之后,老赵躺在床上休息了

 文学



等了大概半小时,老赵就听到了敲门声,赶紧上前开门迎接。

“赵师傅,我来找你学按摩了。”江思思咧着大大的笑脸,身上穿着最简单的白T恤搭配牛仔裤,独特的青春气息,让老赵感觉有种回春的感觉。

“那先进来吧。”老赵虽然内心无比激动,但是表面还是装成了平淡的模样。

江思思走了进去,老赵尾随其后,看见她站在房间的中间,便指了指床上。

“房间比较小,也没专门的按摩椅,我们就坐在床上教学吧。”

说罢,老赵率先坐在床边,又拍了拍旁边的位置,江思思也听话地坐在了一旁。

身上沐浴露的清香幽幽地窜进鼻腔,身前的柔软包裹在薄薄地布料之中,随着呼吸一起一伏,老赵咽了咽口水,不敢有所动。

接着老赵拿出了一张人体穴位图,耐心地教江思思各个穴位的具体位置,同时交代了穴位的功效。

“头维额角发际线上的三个手指的位置,叫三叉神经穴,可以治疗头痛,头晕视疲劳以及缓解中风。”

“赵师傅你真专业。”在老赵正儿八经的教学下,江思思学得也非常认真。

“就等着靠这门手艺吃饭,可不得专业一点。”老赵憨厚地笑了笑。

随着时间的一点点逝去,大概的穴位认识得差不多了,江思思受益匪浅。

“我觉得一个小时下来学到了很多东西,是不是很快就能成为一名合格的按摩师了?”江思思拿着人体穴位图,漂亮的瞳孔里闪烁着期待。

“别骄傲,还远着呢!”老赵故弄玄虚地感慨了一句。

“啊?那我应该怎么加快学习,我可不想再干前台了,又累又赚得少。”江思思美眸划过一丝紧张。

苦点累点她都无所谓,只要能学会一门求生的手艺就行!

“当然是要实践操作,任何的纸上谈兵都是开玩笑。”老赵狭长的眼眸划过一丝精光,心里嘿嘿嘿地笑了笑。

接着老赵又说道:“要不我躺在床上给你试一试,你按着穴位图走一遍,我看看你找对没有。”

前者点了点头,老赵也趟回了床上。

接下来,老赵清晰地看见江思思一手拿着穴位图,另外一只小手则是在他身上点火,一点点向下,像是在老赵身上洒下了一颗颗小火苗,撩拨得他浑身被欲火烧得难受。

终于小手来到了老赵的敏感地带,在大腿之间游走,江思思忙着看穴位图,根本没有发现,小手已经蹭到了老赵的那处。

所有欲望沉底汇聚在巨龙上,让巨龙更加雄伟,老赵整个人都有种上天的感觉。

“赵师傅,我这样对吗?”江思思问了一句。

“咳咳咳,这个好像有点不太对。”老赵咳嗽了几声,尴尬说道。

果不其然,江思思的目光终于是从穴位图移到老赵大腿内侧,也正好瞧见了老马档中的那处雄伟。

恰好老赵穿的大裤衩有些年头了,洗得不仅泛了白,布料也变得薄薄的,软塌塌地勾勒出了那处的狰狞模样。

“啊!”只见江思思楞了一下,绯红猛地窜上了她可爱的小脸蛋。

“怎么了?”老赵明知故问。

“没没没什么。”江思思不敢去看老赵的那处,可眼神就是控制不住地往那边跑。

话说,老赵的那处好像比上次看得更加大江思思心里怪怪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轻轻挠。

“那就继续吧,这才检查到了一半。”老赵语气轻松地说道。

而江思思却没这么轻松了,她觉得整个人身体都在发热,手也有些使不上劲,但是看着老赵毫无异常,她总不能把人晾在一边,所以只能硬着头皮上。

搞了半天难以下手,江思思没了耐性,索性直接对准闭上眼睛,手向下一沉!

好死不死直接命中老赵那里!

哎哟喂!”

老赵措手不及之下,被这江思思这一下,痛的坐了起来,双手死死的捂住自己那里。

“呀!赵师傅,你没事吧?”江思思吓了一跳,连忙对着面露痛苦之色的老赵问道。

“这小妹啊,我教你的按摩没有这招吧,你这哪是按摩呀,这是要人命呀!”老赵一边揉着那里,一边无奈的说道。

“我”江思思不知所


措,想到是自己造成的,更是一时语塞。

“我知道你也不是故意的,我按摩的时候也出过意外,下次注意就行。”老赵安慰了一句,气氛虽然好了很多,但还是有些尴尬。

江思思刚想说点什么,看到老赵那里竟又恢复了之前的狰狞模样。

“赵师傅,那个时间也不早了,今天就到这吧,下次我再来。”匆忙留下这句话,江思思几乎是跑出的房间。

她走后没多久,老赵看着要炸了的下面,拿过一旁的手机,点开那天偷偷拍下的照片,用手恨恨地释放出了欲望。

第二天,老赵在往常一样店里帮人化妆,顺道兼职按摩,但并没有发生什么旖旎的事情。

直到晚上下班后,老赵期待的事情又来了,江思思再一次敲开了老赵的房门。

白天的时候,江思思想了很多,既然那只是一个意外,赵师傅也没有放在心上,她又何必扭扭捏捏。

“赵师傅我来了,还给你带了一点水果。”江思思欢快的声音传入老赵的耳朵,他憨厚地笑了笑。

“来就来了,还带什么水果。”老赵摸着床头的桌子,想要站起来。

两人对话十分自然,仿佛昨天什么事情也没发生,想到这江思思的心理压力就小了很多。

“你不方便就别站起来了。”江思思一个箭步,将水果放在桌子上,顺势扶了一把老赵,动作流畅。

江思思应该是刚洗澡,身上穿着白色短袖,上身被撑得圆鼓鼓的,下身是紧身的热裤,春光无限美好。

“赵师傅你吃饭了吗?”

“还没。”

“那正好吃我买的水果吧。”说罢,江思思拿起一个香蕉,剥好并稳当地放进老赵的手中。

“那就谢谢了。”老赵客气了一句,无限回味那小手带来的嫩滑触觉。

“你也一起吃啊。”老赵说道。

江思思点了点头,拿起一根香蕉,葱白的手指捏住顶端,轻轻撕下……

香蕉褪下皮,被江思思斯斯文文地放进小嘴里,一点点吞入腹中,老赵魔怔了。

老赵觉得场面有些诱人,他看到江思思一颗颗贝齿轻轻刮过香蕉ròu,还有口腔内的湿热,慢慢地将香蕉融化。

如果那条香蕉变成他的雄伟,不知是何等滋味?

想想老赵身体就开始发热口干舌燥,欲望像是潮水,一浪接着一浪。

“上次的穴位我已经掌握得差不多了,就是郄门穴和内关穴拿捏不准。”

老赵一听,眼神即可发亮,郄门穴位和内关穴位都在左胸口上!他的目光下意识地落在了江思思的那个地方。

“郄门穴和内关穴相近,容易混淆也是一件正常的事情,这样吧我以你的身体为例,给你做一次示范。”

“赵师傅……好的。”江思思欲言又止,因为她是知道两个穴位的大概位置的,不过,赵师傅也是出于好心,她也就咬咬牙答应了。

“你先躺在床上。”老赵起身将床位让了出来。

江思思躺了上去,脸蛋红得像煮熟的虾子,看上去异常引人犯罪。

“要想找这两个穴位,首先要从脖子往下移动。”老赵一边说一边将大手放到了江思思白嫩光洁的颈部。

细腻的软ròu十分紧致富有弹性,让老赵爱不释手!

而另外一边,江思思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她能明显的感受到老赵带着老茧的手,轻轻划过她的肌肤。

少女的反应老赵看在眼中,他故意放慢速度,来到了左胸口的位置,若有若无地触犯傲人的上围。

江思思觉得更难受了,被老赵触碰到的地方像是划过了电流,酥酥麻麻地让人发软。

老赵捞到了一点好处,也不敢过火便草草收手了。

“我刚刚给你按穴位的时候,你感受到两个穴位的区别了吗?”

“还是有点迷迷糊糊。”江思思懊恼地抓了抓后脑勺。

一想到老赵如此费劲教她,而她却跟个榆木脑袋一样不开窍,就有些歉意。

“没关系,作为初学者你已经很棒了,要不这样你在我身上试一试我看看你抓到精髓没有。”

老赵耐心地安慰。

这回轮到老赵躺在床上了,江思思十分乖巧,老老实实按照刚刚老赵的方法,柔荑划过老赵的身体,最后停在了左胸口。

手心是一掌强壮的腱子ròu,摸着十分滚烫,江思思小小惊讶了一下,没想到年过半百的老赵,居然有这样强壮的身体。

老赵若是听到了江思思此刻的心里话,一定是不以为然,他待在监狱十几年,若是身体惨弱不堪,能不能走出来都是一个未知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