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的无限娇媚,根本就不是语言可以表达的,直让老张整个人都差点爆炸。

那可是属于初女的馨香,而且还是19岁的姑娘,简直纯到不能再纯了,让老张只吸了一口,就感觉整个人都飘飘欲仙的,斥满了迷离的欲望充盈。

与此同时,被老张闻了那里的韩蕊却是羞涩到不行不行的。

她完全没想到,老张竟然会把鼻子凑到她那里去闻,这个举动实在太撩人了,让她心里好羞,却也斥满了无尽的欲望迷离,更是深深的陷入其中不能自拔。

猩红的小醉人开启,醉人的旖旎央求声传来,“老张,不要、不要闻了,给我……”

老张也想痛痛快快的直接破入,免得夜长梦多节外生枝。

可是不行,因为韩蕊是第一次,只有足够的情绪支撑,才能让韩蕊感受那种爱的至纯至美,况且韩蕊那的味道实在太迷人了,让他忍不住的凑上了嘴巴。

纵是隔着丝袜与小裤

 文学

,也直让


韩蕊感觉到欲仙欲死,整个人都迷离了……

大约近二十分钟后,韩蕊彻底被撩到不行了。

那一下又一下的亲吻与触弄,让她感觉魂儿都要飘起来了。

于是她含着哭腔央求道:“死老张,臭老张,你快给我呀,我要被你折磨死了。”

“我的身子好难受,好像有十万只蚂蚁在到处咬我,都钻进我骨头里面去了。”

“你快进来,算我求你了,算我求你了还不行嘛,不要再吃了,求你了……”

这旖旎的央求声声,让老张愈发的兴奋着。

他真的很想褪下韩蕊的丝袜跟小裤,然后重新给予爱的亲吻,零隔阂的感受属于韩蕊的美。

心里想着,手头也就这样做了,下一瞬他就伸手勾动向了韩蕊的丝袜跟小裤。

当手指触碰到韩蕊腰身娇嫩的肌肤时,老张真的是兴奋到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且随着丝袜跟小裤对韩蕊的身体脱离,白皙肌肤暴露的越多,他心脏跳动的就越快越澎湃。

眼瞅着都透露出朦胧的黑了,老张的情绪也亢奋到了临界点,只差猛地一下爆发。

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韩蕊的小手一把拽住了老张的大手,而且很明显是阻止的动作。

老张都愣住了,干嘛呀这是,是你撩我的,现在把我撩到火起四方了,你跟我玩这个?

体内熊熊的欲焰,甚至凑促使他强烈暴躁起来,有种将韩蕊给强行占有的冲动。

什么理智什么年轻不适,都去特么的吧,眼下他就想要狠狠的发泄,弄的越爽越好。

可韩蕊的一句话,却让老张不得不冷静下来——

“老张,你有没有听到,我爷爷好像不打呼噜了。”

老张跟老韩常在一起喝酒,喝多了自然也就睡一块了,所以也了解老韩打鼾的事情。

那可真是鼾声如雷,吵的人真心睡不着,甚至有种掐死他算逑的冲动。

而且今晚刚刚进屋时,老韩确实也是如此,一如既往的鼾声如雷。

可现在……咋还没动静了呢?

再仔细听了半分钟,卧槽,还真没动静了!

老张都惊出了一身冷汗,没鼾声那自然就是醒了。而老韩醒了的话……

那一瞬间,老张直感觉后脊梁杆子发凉,隐隐都感觉到老韩拿着刀,要砍了他!

那种凉飕飕的感觉,直让老张心里发怵。

倒不是害怕老韩,也不是打不过老韩,就是单纯的理亏,毕竟在跟老韩的孙女做那个。

老韩就是真砍他一刀,他也只能忍着,终究是自己对不住老韩。

可事实上这种事情并没有发生,当老张调转过头去看的时候,门口没人。

这让老张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突然有种不妙的感觉。

他下意识的低头去看韩蕊,韩蕊这时候也在看他,俩人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惊慌。

因而下一瞬,俩人不约而同的跳下床,胡乱收拾好衣服连鞋子都顾不得穿,就跑进了老韩的屋子里。只是刚刚进门的,却看到任谁也不愿看到的一幕——

老韩大瞪着眼睛,脑袋扭向了一旁,脸色酱紫,嘴旁还有些呕吐物……

这天晚上,老张开车一路超速一路违章,把老韩给送去了医院。

路上的时候韩蕊含着眼泪对老韩各种急救,可终究也是没能起到什么作用。

最终换来了医生的死亡鉴定报告,因为呕吐物涌入气管导致的窒息死亡。

没人可以相信,之前还心情舒畅喝了一瓶白酒的老韩,竟然那么快就没了。

别说外人,就连老张跟韩蕊这两个当事人都不信,可老韩就是这么走了,走的特别突然。

在第三天送老韩的骨灰下葬时,韩蕊在墓地前砰砰的磕头,额头都磕破了,泪如雨下。

她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是老张能明白她的心情。

就像是老张自己此刻一样,心里斥满了愧疚,如果那晚不是在跟韩蕊做那个的话,如果他陪在老韩那屋子的话,老韩也绝对不会出这样的事情,他完全可以第一时间就施救。

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有的只是惨痛的现实。

送葬的人都散去后,留下的只有韩蕊跟老张。

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韩蕊什么话也不说,什么动作也不做,只管跪在老韩的墓前,像是一个失去灵魂的木偶,脸上也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老张已经劝过她好多次了,可她就是什么话也不说,什么回应也不做。

没办法,老张只好脱下衣服下,挡在韩蕊的身体上方。

哪怕雨水依旧能渗透,可好歹这是老张眼下唯一能想到,还有人在关心她的办法。

只不过这份关心韩蕊似乎并没有感受到,因为她随后就因为伤心过度晕厥倒地。

老张连忙把他给抱起,随即开车送到了附近的医院。

好在经过检查发现


并不大碍,只是睡觉睡少了,加之伤心过度,不是什么病。

所以老张又把韩蕊给带回了家中,放她在床上好好休息的同时,也帮她精心的准备了姜汤。

当老张端着姜汤从厨房出来进入卧室后,发现韩蕊已经醒来。

这个时候的她正坐在床上,将目光望向了站在门口的老张。

下一瞬,她含着哭腔的话哭出了口,“老张,我爷爷没了,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

“我该死,我下贱,我是个破烂货,我还是臭婊子……”

韩蕊各种咒骂着自己,同时更是对那张精致的小脸儿甩动着巴掌。

似乎这种自虐,是她在对自己之前那晚所犯错误的惩罚。

老张放下姜汤赶紧上前将韩蕊给强行抱住了,惟恐韩蕊再作出自我伤害的事情。

而他的举动也是有效的,让韩蕊再也难以伤害,挣扎了几下实在挣脱不开后,韩蕊也就放弃了。不过随后她哀伤的痛苦声再度响起,同时响起的还有她让人怜惜的话语——

“老张,我变成孤儿了,我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直系亲人了,再也没了……”

韩蕊那伤心的小样子,真的很让人怜惜,更是让人心疼。

所以老张将她给抱在了怀中,抱的更紧了,惟恐被她给跑掉似的。

更是在韩蕊耳边柔声说道:“蕊蕊,还有我,我是你的亲人,我跟你都是彼此最后的亲人。”

或许是这句话温柔了韩蕊,她轻轻点头,然后不再说什么,只是趴在老张肩头哭泣。

大约五分钟后,韩蕊的情绪终于平复了些。

老张拿纸巾帮她擦干眼泪后,随即端起温热的姜汤,示意韩蕊给喝下去。

韩蕊本不想喝,可看到老张那操劳的样子,不喝真的是于心不忍,所以最终接了过去。

不过恰好在这时候,有敲门的声音响起,于是老张就示意她喝姜汤,自己开门去了。

来到门口,老张深吸口气收敛下心情,随即打开了房门。

只是他没有料到的是,门口站着的竟然是拎着滴水雨伞的李琳。

看李琳腿上的丝袜,显然是溅湿润了,老张都不知道这下雨天的,李琳有啥事不能打电话,还非得亲自过来。难道是关于跟他在一起的事情,终于想通了?

如果在之前的话,这当真是一个令他感觉到兴奋的好消息。

可现在老韩刚没了,韩蕊又失落伤神成这个样子,他是真的开心不起来。

不过李琳的到来,似乎却并不是为了这事。

“老师,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明天香巷的那位林粤婉小姐,就会来……”

正说着呢,李琳突然透过卧室房门,看到老张床上有个低头喝姜汤的女人。

面庞被长发遮盖,也看不清楚多大年纪,但是看肌肤的话应该挺年轻的。

老张有没有这么年轻的女性亲戚她很清楚,毕竟她跟着恩师好些年了,说句到家的实在话,在老张家就跟在自己家一样,所以李琳这会儿有些诧异,不知床上的女人是谁。

当她把目光望向卧室内时,老张瞬间明白了她的心思。

于是他说道:“这是你的学生,韩蕊。”

“韩蕊?!”当李琳听到这个名字后,顿时吃了一惊,她可没想到老张竟然跟韩蕊也认识,还知道是她的学生。

与此同时屋内喝姜汤的韩蕊也感觉到意外,因为她没想到老张竟然还认识自己的老师。早知道认识的话,她还何必求老张脱裤子拍那儿照片,直接让老张跟李琳说声不就得了。

不过眼下显然不是聊这些话题的时候,见李琳来了,韩蕊本能的礼貌还是有的。

她挣扎着想要下床,更是低着头喊了声‘老师’。

李琳应了一声,可俏然的脸蛋儿上依旧挂着疑惑,实在不明白老张跟韩蕊之间……

老张看透了她的心思,不过并没有着急解释,进屋就韩蕊给安排躺下示意她多休息后,随即就带上房门重新回到了客厅,然后将李琳拉到了厨房。

将自己给老韩的关系,以及老韩的意外身死大概说了下后,李琳恍然大悟。

在怜惜于韩蕊的孤苦伶仃时,也暗暗松了口气。

要知道,就在看到老张床上有女人的第一时间,她心都纠起来了。

她下意识的觉得老张有了新欢,已经把她给抛弃了。

虽然她还没有做出最终决断,可被老张抛弃的结果显然不是她喜欢的。

将这种松快的心思藏好后,李琳走向客厅,随即望向了紧闭的房门。

在静静站了一会儿后,她心中又了决定……

“让韩蕊去我那住吧,我照顾她方便些,而且陈虎他又那样了,我自己一个人在家……”

李琳没有说完,但是老张却是能够明白李琳的意思。

细想想,倒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自己毕竟是个男人,照顾韩蕊确实不太方便。

尤其是老韩又刚走了,跟韩蕊朝夕相处的,怕是韩蕊看到她会有不好的回忆。

所以老张这边是没意见的,至于韩蕊那边……

老张找上了韩蕊,跟她说起了这件事情。

韩蕊听到这事后,表示自己不用人照顾,她一个人可以的,更是挣扎着要下床。

老张哪能真的让她下床走人,忙作出解释,“我不是赶你走,我当然不舍得赶你走,我只是怕看到我后会有偏激的思想,坚持认为老韩的去世给你有关系,所以才会作出这种决定。”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