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跟镇上那个老中医学,已经出师了。”

“不错啊,我们城里有一些盲人就开着按摩院,生意还不错,你有机会的话也可以去城里发展啊!”

“呵呵,我哥和嫂子就计划着去城里开按摩院,到时,我也跟着去。”

“那好啊,以后我们可以在城里见面了。”

 文学

正说着,汽车的喇叭声响起。

“金水,嫂子,我爸在催我了,我先回去了,改天找你玩!”

“好啊!”我点点头。

于是,王小美转身朝汽车走去。

“金水,我们走吧!”嫂子牵住了我。

我心里感慨啊,要是能娶到像小美这样漂亮的老婆就好了。

没多久,我和嫂子来到镇上。

在镇上逛了一圈,嫂子买了些东西,也给我买了几件衣服。

然后,我带嫂子去了我学艺的中医诊所。

我师父叫赵国邦,六十多岁,在镇上开诊所已经超过二十年,在这十里八乡都是很出名的。

我师父最拿手的就是按摩和针灸,一治一个准。

按摩我是学会了,但针灸我没有学到,因为针灸摸穴比按摩还要准才行,否则,扎歪了会出事儿,因此,师父没有教我。

不过,现在我可以学了,但是,只能偷偷学。

技多不压身,这是师父教我的。

师父的诊所一向很忙,所以,我答应过两天就来诊所帮忙。

晚饭前,我爸回来了。

然后,我妈就拉着他回屋里说话去了,我老远就能听到我爸的笑声。

不用猜,就知道,我妈把嫂子和我睡觉的事给他说了。

其实,我爸想抱孙的心情比我妈还急,但是他一个大老爷们不可能向嫂子说件事,所以,只有我妈出马,而他就知趣的离开了。反正,邻村有亲戚,他爱住多久住多久,应该是我妈给他打了电话,他才回来了。

吃晚饭的时候,嫂子一直低着头。

我爸妈也识趣,根本没提借种的事儿,就说些他在外面做活的事儿。

吃过饭,爸妈就回屋看电视去了。

我在屋里玩了会手机,嫂子就叫我和她一起洗澡。

现在面对嫂子的光身子,我都闭着眼睛,嫂子也尽量不碰我敏感的地方。

但实际上,我还是感觉难受。

没办法,虽然我没有和嫂子真正的做过,但是那种释放的感觉让人上瘾,总好过自己用手吧?

洗完澡,我就跟嫂子去了她屋里。

嫂子坐在那里看电视,我也偷偷的看。

熄灯之后,我们就上了床。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外面有动静!

我就小声告诉了嫂子。

嫂子明白了,是我爸妈在外面听墙!

于是,嫂子就让我和她演戏。

关了灯,屋里黑黑的,外面根本看不清楚,所以,我和嫂子就在床上随便‘折腾’着。

嫂子的叫声真的让人血脉喷张,光听她的叫声就让人受不了!

折腾了好阵子,我们进入了尾声,我才听到外面的脚步声。

而实际上,我真的是在嫂子的手上缴枪投降了。

第二天黄昏,王小美就约了村里的一些亲戚朋友去镇上吃饭,也叫上了我,其间,我还见到了张大龙的妹妹张小凤。

她和王小美同年,比我小一岁,今年也考上了城里的大学。

当晚,我喝了不少酒,还是嫂子来接我的。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大天亮了。

昨晚喝多了,躺在嫂子的床上就直接睡了。

我走出门,看见我妈在院子里洗菜。

“哟,金水,醒啦!”我妈招呼道。

“妈,嫂子呢?”

我看到快中午了,嫂子这个时候应该不会在地里,而且爸也回来了,她更不可能去下地干活。

我妈说了,嫂子的一双手金贵,不能干粗活。

“你小子,现在心里只有嫂子啦?”我妈笑眯眯说道。

我干笑两声,“妈,我随便问问。”

“你嫂子跟吴丽珍去她家了。”

吴丽珍?不是跟张大龙偷食的那婆娘?我下意识的觉得嫂子不应该和这种烂女人混在一起。

“她去吴丽珍家做什么?”

“哦,吴丽珍来找她,说这两天腰酸得很,让你嫂子给她按摩按摩!”

“嫂子又不会按摩!”

“你嫂子是这样说的,她说,让你醒了给吴丽珍按,吴丽珍说,她不想让男人按,传出去不好,就非要你嫂子按,说你嫂子做过大堂经理,再怎么也会按吧?你嫂子拗不过她,就被她拉去了。”

我觉得嫂子这个人太单纯,当时她也看到吴丽珍和张大龙偷情啊!

这吴丽珍当了婊子还立牌坊,还不让男人按摩,我呸!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