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种羞愧的念头加持下,孙晓芬鼓足力气,猛地一下子就把压在身上的牛壮掀翻了。



紧接着,她大为羞恼的斥责道:“牛壮,你干什么!”

 文学



牛壮正为孙晓芬身前的温热饱满而着迷呢,突然被掀翻,又听到孙晓芬的斥责,他脸上挂起标志性的憨傻笑容,回道:“嫂子,你那也被咬了啊,你看都肿那么大了。”



说着,他还指着自己身前,“我这没被咬就这么小,你那儿那么大肯定被咬了,肯定!”



这个解释,让孙晓芬哭笑不得。



她觉得自己有些过火了,牛壮明明是个傻子,自己竟然还把他当正常人质问,真是的。



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她不经意间见到了牛壮那里。



她被震撼了,再也挪不开视线。



我的天,好大,好凶!



这要是……



只是想想,孙晓芬都觉得身子有种撕裂性的疼痛。



可是、可是如果那个的话,也一定会很舒服的吧?



脑海中泛起这种念头后,孙晓芬瞬间羞红了脸蛋儿。



刚想着不能对不起自己丈夫,结果这会儿就紧盯着牛壮的那里看,太羞人了。



她强行闭上眼睛,坚决不再看那里,惟恐受到诱惑,做出不忠于丈夫的事情来。



“牛壮,你继续帮嫂子吸毒血,不许再乱碰别的地方了!”



郑重警告过牛壮,孙晓芬就等待着牛壮继续帮她吸出毒血。



可等了近半分钟,竟没有半点动静。



孙晓芬忍不住好奇,睁开眼睛去打量牛壮,却发现牛壮这会儿正紧盯着她那里,目光中斥满兴奋的贪婪。



那感觉,就好像要拿目光把她给强行那啥了似的……

孙晓芬琢磨着,天底下的男人果然都是一个德行,连傻子也不例外。



琢磨过后,牛壮的声音马上传进她耳朵里。



“嫂子,你的小裤好漂亮啊,脱下来送给我穿好不好?我的都破掉了……”



看这会儿牛壮的表情,显得好委屈,一只手还抠搜着自己小短裤上的破洞。



孙晓芬都无语了,合着牛壮闷了好一会儿,是在惦记她的贴身衣物呢!



想到这点,她心里竟隐隐有些挫败感,没输给全村女人,反倒输给一条小短裤了。



她没好气的说道:“行了行了,赶紧给嫂子吸,回头嫂子帮你买一打新的。”



牛壮却是不同意,梗着脖子说道:“不要,我就喜欢你这条,我今晚就要穿!”



随后他又补充道:“嫂子要是不给我的话,我就不帮你吸,嘴都嘬麻了……”



牛壮碎碎念式的威胁,让孙晓芬实在是没了办法。



要么把小裤裤送给牛壮,要么就不管屁蛋儿里的毒血。



这个选择挺容易的,尤其是身上那条小裤裤都那样了,不要也罢。



没做多少计较,孙晓芬就作出了决定,点头同意将小裤裤送给牛壮。



牛壮那张老实巴交的脸上,这才重新泛起了憨傻的笑容。



只是在这笑容背后,却隐藏着他的花花心思。



小裤裤他不稀罕,他稀罕的是小裤裤后面挡着的风景!



“快给我吧,我现在就想要。”



在牛壮的催促下,孙晓芬双手摸索上了小裤裤的边缘,准备褪下来。



这时,她又一次不经意的将目光落在牛壮身子下面。



被破短裤兜着都那么大,这要是放出来的话,那不得更加惊人?



心中忽地泛起这么个念头后,就再也压制不住了。



孙晓芬开始暗暗劝慰自己,只是看看而已,也不算是背叛丈夫吧?



掩耳盗铃似的借口成功把自己劝服,然后孙晓芬就对牛壮耍起了心思。



“牛壮,你把先把这条小短裤脱了吧,也好穿我的。”



牛壮心思通透,一耳朵就听明白了孙晓芬的小心思。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