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言,笑道“女娲师叔,这就是我刚才给你讲的半路救我之人”,我笑道“原来你们早已见过”,诺言进来给圣母行完礼,就讲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完,把紫金葫芦递给了玄都,玄都


    叹道“真是误信小人,才遭此报,唉”,我笑着对玄都说道“世间险恶,牛鬼蛇神遍地都是,以后多长个心眼就是了”,玄都赶紧施礼道“多谢师叔教导,玄都铭记在心”,我点了点头,


 文学


    对玄都道“把那厮放出来,让我也见识一下”。玄都听了,把手中的葫芦盖一拔,向下一倒,王麒道人飞了出来,落在地上,看见玄都就要发作,突然眼角瞥见正中坐上一个女人,身穿


    蓝白红三色衣服,脚穿草鞋,往脸上一瞧,不由得大惊失色,只见这女人脸上一对眼睛一个太阳一个月亮,正在看着自己,王麒就感觉自己好像被什么强大的掠食者盯住一样,全身发抖,


    站在那里,浑身动弹不得,晃动脑袋,再望向宝座上的女人,眼睛恢复成蓝色,眼眸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自己用力观瞧,这仔细一瞧,蓝色的双眼就像两个深不见的深渊,一下子就把


    王麒吸了进去,就感觉天旋地转,噗通一下好像掉进了水里,拼命挣扎,手脚并用,奈何没有一个可以抓挡之物,就在王麒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自己的身子突然又到了空中,洪荒美景


    尽收眼底,不由得豪气大升,就想仰天大吼,哪知身子突然坠落,自己浑身不听使唤,想叫叫不出,想动动不了,突然一声大喝“孽畜,见到天还不跪下”,这一声犹如天籁之音,把


    快要摔死的王麒给拉了回来,王麒这才发现自己全身湿透,大口喘着粗气,扑通一声,跪在女娲面前,头重重的磕在地上。诺言哪知道刚才王麒被女娲眼中的大道有感,陷在苦海中


    苦苦挣扎,见他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圣母,心中有气,固大声呵斥,这也间接的救了他一命,否则他就走火入魔了。其实我早已发现王麒崩溃的征兆,没想到却被诺言打断,看来这人


    还有点造化,不由得掐指运算天机,这一算到不由的大出所料,原来是他,心中有了想法,对王麒道“你可愿皈依”,王麒从生到死,又从死到生,如今听我所言,磕头道“王麒愿意


    皈依”我点了点了头,还真是造化之辈。我对王麒说道“很好,以后跟着诺言,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王麒叩头道“谨遵天皇法旨”,玄都一见刚才还对自己喊打喊杀的狂人见到


    圣人转瞬就态度大变,不由得暗暗称奇,这时诺言对我说道“圣母,我要去小溪村一行,可带上它去”,说完把小溪村发生的事讲给我听,我刚要说话,王麒大声道“天皇万万不可,


    小溪村那是个陷阱”,我不由打大奇,问道“为何”,王麒道“实不相瞒,飞来山大战,地陷人族的事就是我干的”那件事诺言是亲身经历,没想到竟然是此人所为,不由得大怒,拔出镰刀


    ,王麒一见诺言所为,赶紧跪下道:“圣母容禀,小妖自知罪孽深重,愿助一臂之力,以减罪责”,我点点头,示意诺言把刀放下,听他说完,王麒道“诺言进入小溪村虫巢的时候,


    就已经被天地道人发现了,他派我截杀你们,哪知你们却中途分开了,我见巫族之人单独飞走,有心想要抢他的都天神煞大阵,就追他而去”诺言一听,急道“你把他杀了?”王麒赶紧道“


    我没杀他,他被一个男的还有一个妖精救了”,诺言这才喘了一口去,王麒接着道“所以你们最好不要去那里了,那里肯定是个陷阱”,诺言道“你这也是猜的吧,具体是啥陷阱你也不知道”,


    王麒道“我是不知道是啥陷阱,可是我了解天地道人的为人,那个人很恐怖”,我看着王麒一谈到天地道人有点后怕的样子,不由得问道“那天地道人是何跟脚,你可知道?”王麒道“


    启禀天皇,小妖不知道”,我不禁暗暗沉思,还真是神秘呀,哪天要好好的会他一会。我对诺言道“后卿既然没死,肯定已把消息传出,亚薇也肯定做了安排,你马上去找亚薇告诉她


    小心行事,”说完又对玄都说道:“师侄也一起去吧,我随后就来”,诺言道:“圣母切不可以身犯险,这些事我们去做就好了”,玄都也跟着劝说,我哈哈笑道“你们放心,想动我


    也没那么容易”,我又对王麒说道“你先留在我身边吧,”王麒赶紧点头称是。诺言和玄都告退出了方舟,玄都骑青牛,诺言驾云向小溪村飞去。路上诺言看着玄都骑着青牛,好生自在,


    不由得羡慕起来,自己也应该弄個代步的才是,天天靠着两条腿走路,真是辛苦,玄都看出了诺言的心思,哈哈笑道“这是我老师让我替他收服的坐骑,当时还遇到了方经过一说舟上的那个女孩,


    当时她受了好重的伤”,诺言一听赶紧追问,玄都把经过一说,诺言叹道“没想到师妹还经过如此大难,真难为了她小小年纪”,玄都道“是啊,还好吉人天相”,诺言应是。二人一路


    谈天说地,也不寂寞。正前行间,忽见一个人影向两人飞来,速度极快,嗖的一声就飞过两人,都没看清长相,诺言和玄都惊呼出口,彼此对视一眼,哪知飞过去的人影又折返回来,


    来到了二人的面前,对着诺言直笑,诺言这才看清,原来是铁男,又惊又喜,大叫道:“大哥,这些日子你跑哪去了,我和三妹都铁男很担心你呀”,但是铁男不会说话,他只会说两个字


    “妈妈”,铁男对着诺言连连比划,玄都看的云里雾里,诺言看了半天才明白怎么一回事,长呼了一口气,对着铁男道“大哥你可太厉害了”玄都连忙问咋回事,诺言就把事情跟玄都


    说了。原来,天皇女娲当时在渭水大营算到碧游宫众人遇难,就开着诺亚方舟前去迎接,当时铁男正在跟着族人干活,这傻大个不会说话,但心眼好,经常帮助族人,很受族人喜爱,


    所以当时就没有跟在女娲的身边,众人边干活边跟铁男说话,说有巢氏部落有个女孩喜欢铁男,一定要给铁男介绍介绍,铁男一听要给他说媳妇,一张大黑脸也不由得红了,哦,对了


    铁男是黑色人种,铁男露着白牙憨憨直笑,中午来人送饭,旁边的人指着远处的一个女孩告诉铁男,“你看,就是那个姑娘”,铁男顺着手指望去就看到一个女孩,皮肤黝黑,穿着


    兽皮做成衣服,修长结实的小腿,穿着草鞋,脑袋顶着一个大筐足有二百多斤,走起路来健步如飞,铁男不由的看直了眼睛,旁边的人一看铁男的样子,哈哈笑道“那姑娘叫喀秋莎”


    铁男不由的一愣,最近叫喀秋莎的人真多。喀秋莎走到铁男几人面前,把大筐从头上放下,从里面拿出食物分给众人,轮到铁男,铁男红着脸,用手在衣服上擦了擦,结果喀秋莎递过来的


    食物,抬起头偷偷看了喀秋莎一眼,发现喀秋莎也在用大眼睛看着铁男,铁男的脸更红了,赶紧低着头转身跑到角落大口咬着手里的食物,旁边的人看见铁男发愣,就对铁男道“哎呀


    今天的树叶味道真不多”,铁男心里想着事,就随便点了点头,哪知道旁边的人哈哈大笑,铁男奇怪的看了身边的人一眼,望向手里的食物,才发现自己想的出神,连包裹食物的树叶


    都吃了,喀秋莎和众人看到都捂着肚子笑了起来,铁男红着脸,低着头不敢看。旁边的人凑过来道“晚上跳舞的时候,你就去找喀秋莎跳舞”,说完还对铁男使了使眼色,铁男不好意思


    的笑了,到了晚上,营地中央燃起了巨大的篝火,男人和女人手拉着手在篝火边跳舞,铁男坐在那里看着欢乐的人群,想着一会怎么邀请喀秋莎,可是一看到喀秋莎,眼又红了,赶紧低下头,


    喀秋莎却径直向铁男走来,拉起了铁男的手,铁男不由自主的随着喀秋莎走到了篝火边,加入了跳舞的人群,一直跳到深夜,然后喀秋莎把铁男拉进了自己的帐篷,解开了自己的衣服,


    天上的月亮星害羞的躲进了云层之中。黎明时分,无数的虫族悄悄的潜入了人族聚集地,也惊醒了熟睡中的铁男,铁男赶紧穿好衣服,望着喀秋莎在看着自己,用手比划着,不要出去,


    就走出了帐篷,抬眼一看,漫山遍野的虫群源源不断的向人族聚集地冲来,铁男仰天一声大吼,惊醒了熟睡的人们,众人钻出帐篷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可却没有惊住铁男,随手抓住一只


    虫子,双手一撕,就把虫子撕成了两半,连连挥拳打飞挡路的虫子,钻进自己的帐篷,拿出来弑神枪,提枪走出帐篷,一声大吼,杀入虫群,长枪如龙,瞬间虫子就被清理一片,施展出


    打狗棍法,边打边走,一是杀得兴起,却没留神自己已经杀出去了二十多里地,回头一看,这一路上全是虫子的尸体,虫子也知道这人凶悍,都离他远远的,铁男一看自己竟然杀出了大营,


    暗暗担心起喀秋莎来,赶紧提枪又往回杀,这时的虫子愈来愈多,铁男着急的不行,手里加劲,不断用弑神枪挑飞挡路的虫子,哪知虫子不要命的向自己涌来,无边的虫潮让自己前进不得,


    但铁男就是彪悍,一步都不退,手中又是神兵利器,手中枪上下翻飞,脚下的虫尸越来越多,慢慢的堆成了虫山,铁男咬紧牙关,在虫山中用枪刺向扑来的虫子,无边无际的虫子结成队伍,


    奋不顾身的冲向铁男,虫山越来越大,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虫子离开了虫山,虫山上已经不见了铁男的身影,放眼望去,虫子把人族不分死活,全都扛在背上向远方跑去,转眼


    就消失在天边。人族聚集地由于虫子的离开,陷入了死一般寂静,遍地都是虫族的尸体,人族的一个都没有,全都被虫子掠去。这时就见虫山顶上浑身是血的铁男爬了出来,原来他还没有死,


    只是被虫尸活埋了,铁男环顾四周,飞身冲向喀秋莎的帐篷,就见帐篷里有好几具虫族的尸体,喀秋莎跟众人一样,踪影不见,不知死活,铁男撕心裂肺的哀嚎,嘴里两颗虎牙慢慢的


    长了出来,眼睛渐渐地变成了红色,提上枪顺着虫子留下的足迹,追踪而去。铁男可是出色的猎人,查看踪迹,趴在地上闻虫子留下的气味,不知疲倦的向虫子离开的方向奔跑,饿了


    就顺手财下路边的野果充饥,渴了就喝山泉溪水,他不敢停下,他怕自己停下就失去了追踪的勇气,他一定要把人救出来,包括喀秋莎。落单的虫子见到铁男跑来,本能的想去袭击,


    铁男用手中弑神枪直接扎在虫子的胸口,从后背拔出,只留下虫子落在地上,临死前苦苦挣扎,铁男的身影在落日下渐映渐远。这一口气,铁男竟追出来去了千里之遥,虫子的踪迹


    越来越明显,路上的虫子渐渐多了起来,它们见到铁男全都成群结队的包围了上来,晃动着手刀,想把铁男乱刀分尸,异种虫子的尾尖对着铁男不住的挥舞,铁男看都不看,他现在


    想的只有救回被掳走的人,路上凡是挡路的,杀无赦,提枪杀向挡路的虫子,枪影刺出了枪花,把虫子统统挑落枪下,向右横扫,扫飞右边的虫子,眼角的余光瞟见无数的虫子向自己


    扑来,铁男提枪就走,快速移动,以免再次陷入虫族的包围圈,黎明的战斗在自己的家中,他不能躲,因为身后就是自己的家园,而现在自己孑然一身,偌大的洪荒大陆就是他的狩猎场,


    无数的虫子跟在铁男的身后被铁男带着兜起来圈子,突然向虫群腰部杀进去,从虫群另一面杀出来,虫群断流,尾部的那队虫群直接冲向铁男,腰部以上的虫群前面失去铁男踪影,


    只得往后跑,后面的要往前跑,纠缠在一起,乱哄哄的聚成一团,铁男一见这跟人族围捕野牛是一个道理,不禁大喜,按着狩猎方法,一个人总冲右突,把虫群的队伍搞乱,最后铁男舍了


    这群撞在一起的虫群,向虫巢跑去,他知道距离自己的目标不远了,他已经追上了虫群后面的部队,把他们打成了一锅粥,眼前的虫群越来越多了,铁男一声大吼,冲向虫群,把弑神枪


    当成大棒,砸向虫子,因为他发现把枪当成棒子猛砸比用枪刺更快,枪挑一条线,棍扫一大片嘛,铁男果然对战斗领悟非凡,凡是冲向铁男的虫子,都被巨大的力量扫飞出去,撞倒后面的


    虫子,然后滚到地上,铁男踏着虫子的尸体,用力挥舞着手中的弑神枪,力量加惯性,让笔直的长枪最后被舞成了圆形,正所谓,鞭怕直,枪怕圆,你就想想吧,一杆镔铁长枪被耍的


    跟面条一样软,那得多大的劲,更何况铁男的手里那可是杀戮至宝,毁灭的利器,先天的灵宝弑神枪,威力在百度兵器谱上都是上前十的,如今这杆神枪在铁男手里,直打得虫群进不了


    铁男三丈之内。只是虫潮越来越多,铁男知道自己不能再被包围,这群没有思想,没有恐惧的虫子就算自己是大罗金仙也逃不出去,想到这,不再一味强冲,看到虫群薄弱之处,拼杀出去,


    虫群见铁男杀出虫围,在后面猛追不放,哪知这次虫子追到一半就撤回去了,铁男疑惑的站在一处高坡上望着潮水般退去的虫群,不禁心生疑惑,可是人命关天,就算是有诈,自己也要


    闯上一闯,想到这,提着长枪又反杀回去,虫巢往两边散开,一头身高四米的巨虫跑了出来,铁男知道这只巨虫一定是领头的,就见巨虫仰天嘶吼,声音如累,铁男也不甘示弱,张开大嘴


    露出两颗獠牙,瞪着猩红的双眼,也冲着巨虫大吼,巨虫见铁男在挑衅自己,不由大怒,就向铁男冲去,铁男见巨虫向自己冲过来,把手中的弑神枪抡圆了也向巨虫杀去,一人一虫来到近前,


    铁男手中的弑神枪对准巨虫的脑袋就砸了过去,巨虫的手刀扬起格挡铁男的弑神枪,刀枪相碰,巨虫的手刀就被铁男巨大的力道砸偏,弑神枪余势不减,直接砸在巨虫的肩膀上,直接把巨虫


    砸进地底,只剩下一个脑袋露在外面,铁男挺枪就刺向不断挣扎的巨虫脑袋,哪知枪尖刚要刺中,却被一朵莲花托住,铁男大惊,四处观望,就见一个道人悬在半空,手掐法诀,铁男


    一看就知道是这道人救了巨虫,满眼都是不解的望着眼前的道人,也许在他的心里人怎么可以和虫子为伍呢?可是虫群没有让他有多余的思考,无数的虫子争先恐后的扑上来要解救它们的


    虫后,铁男只得挥舞着弑神枪边打边退,以免陷入重围,这时空中的道人飞过来抽出宝剑向铁男刺去,铁男见道人刺来也用手中抢刺向道人,枪长剑短,铁男后发先至,道人无法,只得


    向右躲闪,铁男变招迅速,往前一步横扫道人的腰间,道人知道铁男力大,不敢去接,只得后退,铁男又上前一步,把枪轮起来用力向道人头顶砸去,道人只得再退,空有一身精妙剑法的


    吴机子竟然被铁男一力破十会,给打的节节败退,只得左手掐动法决,朵朵莲花飞出,托住铁男的长枪,才堪堪抵住铁男的攻势,铁男一看自己的攻击每次都被吴机子用莲花托住,知道这人


    道法奇妙,但铁男可不是晨岗那个愣头青,铁男可是女娲娘娘亲自调教的人,见自己攻击受挫,马上变招打狗棒法,快中有慢,招中套招,吴机子见铁男使出的招式从当初的横冲直撞,变得


    正正式式规规矩矩起来,不由得想较量一下,撤去莲花用自己手中的长剑跟铁男斗在一起,那铁男见老道撤去莲花,又开始横扫猛砸,吴机子一看这人好没道理呀,不按套路出牌,不由得


    被铁男打得手忙脚乱,一个没留神差点被铁男扫中前胸,幸好急中生变,一朵莲花从胸口出现,堪堪挡住铁男的必杀一击,但巨大的力量虽没有打碎莲花,但反弹的力量直接把吴机子


    打落进虫群之中,铁男见老道掉落虫群失去了踪影,也不去追,抡圆长枪扫向虫子,这时巨虫已经从地底被他的虫儿子刨了出来,在远处对着铁男不住的嘶吼,铁男也不示弱,对着他吼回去,


    然后提枪向它冲去,巨虫见铁男向自己冲来,赶紧指挥虫子包围铁男,铁男就向猛虎进了羊群,势不可挡,巨虫见铁男不断靠近,忍不住身体就往后退,铁男见他要跑,不由得大急,


    飞身跳起,就向巨虫扑去,巨虫刚才被他打怕了,不敢抵挡,转身就要跑,奈何前后左右都是虫子,巨虫不由大急,抓起身边的虫子向铁男扔去,铁男抓住弑神枪中间的位置,使出打狗


    棒法的“天下无狗”,就见铁男身前左右出现了两个大风车,呼呼旋转,直接把挡路的虫子扫飞出去,靠近巨虫,来不及变招,直接把巨虫自下向上打在巨虫的腿上,把巨虫打到空中,


    铁男刚想跳起,想再给巨虫来一下狠的,结果了他的性命,哪知那个老道又从虫群中钻出,冲着铁男的腰间就刺了三剑,铁男赶紧用枪抵挡,正想反击,哪知道老道鸡贼,一击不中,就又


    躲进虫潮消失不见,铁男无法,只能用枪继续击杀围攻自己的虫子,现在敌方主将以失,再战下去,恐被包围,铁男不敢恋战,看向虫潮薄弱之处,拼杀出去,脱出包围圈,急速向


    远处跑去,虫群有人指挥,追了一阵就又退了回去。铁男站在高处,望着前方的虫族大军,心里不由的一阵发愁,暗叹自己在能打又能打多少呢?怎么也破不了这些大军,想起喀秋莎


    的音容笑貌,不由得心如刀绞,忍不住大声的嘶吼起来,突然起身,双眼瞪着前方,想道“今天就算死在这,也要见喀秋莎最后一面”,擦去自己脸上的汗水,提枪迈开大步走向虫族大军。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