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眠眠听到这话,是冷哼一声。

    十五分钟后,教导主任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推开。这次进来的一位约莫五十多岁,头顶有一片地中海的中年男人。


    教导主任正坐在座位上喝茶,看到那个中年男人进来,惊得一下子就从座位上弹了起来,“校…校长…”


    他立刻就把茶杯放在桌子上,赶忙走过去就迎上了那个中年男人。


    这是厉学中学的校长,姓王。


    “校长,来这边请。”


 文学

    教导主任走过去,脸上挂上笑容,扶住王校长的胳膊,就欲把他请到自己的座位上。


    王校长却是挥开了他的手,朝着门那边,弓着腰,做了个“请”的手势。


    紧接着,一双油光锃亮的皮鞋踩在地上,踱步走了进来。往上看,便是两条又长又直的大长腿,被包裹在黑色西装裤里。


    再往上,便是轮廓分明的立体五官,几近完美的脸庞比例。他有着一双双狭长内敛的眸,此时微眯着,隐隐地透着危险的气息。


    待看到男人的脸庞时,苏眠眠是惊得愣在原地。


    “……”


    这这这,赵叔我不是给你打电话让你过来的嘛,你怎么把穆聿铖给招来了?


    苏眠眠正这样想着,就感觉到男人那深沉冷凝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苏眠眠眸瞬的缩了下,心头微颤,她忙偏过头,不敢去看他。


    校长待男人走进来后,陪着笑脸,仍旧是那副“请”的动作,示意他坐到教导主任的办公椅上。


    男人微颔首,随即踱步走了过去,俯下身坐了下来。


    校长见此,忙招呼着教导主任:“还不快去给穆总沏茶。”


    教导主任听到这声“穆总”,才惊觉眼前男人的身份。


    这是他们厉学中学的大老板,帝都第一大财阀集团穆氏集团的董事长穆聿铖!


    难怪难怪啊,就连校长都要对他卑躬屈膝的!


    校长和身后的教导主任说完话,,便重新赔上笑脸,微弯腰,对面前权势滔天的男人道:“那个,穆总…您今天来是…”


    就连他都不知道,究竟是什么风把这穆聿铖给吹来了。这自打建校以来,还是他头一次亲临厉学。他得到他要来的消息时,还正老婆孩子热炕头呢。这一下给他慌得,顿时六神无主了。


    他这一路上可是在内心里一阵盘算,想来想去都不清楚究竟是自己的制度失策还是管理失调,让这大老板亲临学校。


    可想来想去,都没想明白,到底是自己哪方面做错了。


    “……”


    站在他不远处的苏眠眠自打他进来后,就一直打量着他的动向。此时,她看到穆聿铖那冷沉深邃的眼神再次落到自己的身上,低低沉沉的声音穿过她的耳膜:“听说,她打架了?”


    “啊?”王校长的视线顺着穆聿铖手指的方向落到不远处的苏眠眠身上,“我这也不知道,要不我替您问问教导主任吧?”


    “……”


    男人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用那近乎考究的眼神打量着不远处的苏眠眠。


    王校长很快意会,忙招呼着在饮水机前沏茶的教导主任,“张教,你快过来,给穆总说说今天这二人打架的事!”


    教导主任正在饮水机前,往茶壶里兑水,听到王校长忽然叫他,直直地打了一个激灵,手里的水壶险些没拿稳,扔了出去。


    他忙放下水壶,走了过去,战战兢兢地说道:“是这样的,苏眠眠和程愫在班上起了冲突,于是二人便打了起来。”


    就在这时,沈兰带着程愫从外面处理完伤口回来了。她一进来,看到那坐在办公椅上气质矜贵的男人,就是上前一个哭诉:“我说,聿铖啊,你可算来了!你不知道,愫愫这孩子不知道哪里做得让她的同学苏眠眠不满意了,人家在班里是对着她拳打脚踢的!”


    说完,便将身后跟着她进来的程愫拉到前面,“你看,愫愫身上这伤,都是被她的同学苏眠眠给打的。这没个半年根本好不了!”


    “聿铖啊,你现在来了,可一定要替婶婶管管啊,咱家愫愫可不能平白无故地就让人给欺负了!”


    沈兰自打进来后,就哭得昏天黑地的。刚才她在外面带程愫处理伤时,接到了她老公打来的电话,说是穆家太子爷穆聿铖去了厉学了,既然程愫被人给欺负了,那就借着穆聿铖去了学校,让他给做做主出口气!


    毕竟他们家啊,自打和这穆家攀上了关系,生活上那是风调雨顺的,生意上也是节节高的发展趋势。


    如今这穆聿铖到了学校,可不得借着这层关系,在学校方面立立威。


    程愫被她妈拉到那人前面,她先是打量了一下那人的脸,在看到第一眼的时候是有被吓到的。他脸上的伤疤,是遍布于左脸一侧,没有一块皮肉是完好的。只是,那右脸却是俊逸至极。


    可以看出,这个男人,没毁容之前是何等的帅气与英姿。


    可惜了。


    沈兰见她一直不说话,悄悄掐了一下她的后腰。


    程愫吃痛,立马回过神来,开口道:“聿聿铖哥哥…你好。”


    磕磕绊绊地和他打完招呼,程愫在沈兰的催促下,再次开口:“我和苏眠眠发生了口角,然后,她就对我动了粗。”


    说完,还撩起袖子,把自己的伤口展示给穆聿铖看。


    男人没有看,也对她的话充耳不闻。他的声音低低沉沉,和着一抹沙哑和随意,钻入苏眠眠的耳朵里:“你打了她?”


    苏眠眠老实回答:“对。”


    “为什么?”


    “她犯贱。”


    穆聿铖一双如鹰隼般锐利的眼仍旧是直勾勾地盯着女孩白净的脸蛋,重复道:“为什么?”


    “她来到我班里,故意找我麻烦,我看不过,也不堪受扰,就打了她呗。”


    说这话时,苏眠眠的语气相当随意,好像在说着什么无关于自己的事情一般。


    “……”


    男人听到这话,墨眉蹙起,面色上挂着不悦。


    这个女人,和他说话,竟然敢不耐烦?


    一旁的王校长见到穆聿铖面色不悦,又想起沈兰似乎和穆家沾亲带故。瞬间联想到了穆聿铖今天为什么来这里,原来如此,这大老板是过来给程愫撑腰的啊。


    想到这里,他暗自鄙夷起了苏眠眠没有智商。这惹谁不好,非要惹穆聿铖,想来这大爷一会儿会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于是,王校长就敛起眉,转过头对着苏眠眠,严肃地道:“你这孩子,在学校里公然打架,成何体统!还有没有点王法了,拿不拿厉学当学校了!”


    教导主任见此,脸上也是瞬间就挂起愤怒,“就是,这里是厉学,在这里打架,是要受处分的!”


    “还有,你知不知道程愫是什么人,知不知道她和穆总的关系是什么,你竟然敢打程愫!”


    只是,几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是,自打这话一脱口,男人那原本阴戾的眼神顿时阴沉到快要滴出水来。


    王校长见穆聿铖的脸色丝毫没有一丝缓和,只好继续训斥起苏眠眠来:“你这个孩子,无视校规,殴打同学,你这是要被记处分的!”


    沈兰见王校长和教导主任都给自己帮起腔来,底气也足了,音量也高了:“王校长,照这样,不得给她记个大过,跟她一辈子!敢欺负我的女儿,聿铖会答应吗?”


    “……”


    苏眠眠好以整暇地看着怒目圆睁对着自己的众人,心里是直想笑。


    好家伙,一个个的竟会看人下菜碟,还下错了,恐怕他们现在还不知道吧,穆聿铖实际是作为她的家长出席的。


    不过,苏眠眠心里也有一丝丝的担忧。这个男人到底会不会给她出头?


    实际不出也没什么关系,她顶多就是被记个大过,丢点脸面。其他的,好像好真影响不了她什么了。


    男人没有说话,一直骨节分明的手敲击着桌面,一双黑亮的眸,绷下颚紧绷,还有那棱角显得锋利的喉结。


    许久,才听见他幽幽地道:“我有说,我是来给她做主的?”


    这个“她”,即便他没有点名道姓地说,但众人还是知晓,指的是程愫。


    于是,远原本还有些嘈杂的教导主任办公室,登时陷入一片死寂之中。


    王校长:“……”


    教导主任:“……”


    沈兰:“……”


    程愫:“……”


    “……”


    就连苏眠眠,同样也是陷入一片无言之中。


    所以他还真是,来给她做主的?


    几分钟后,是王校长率先打破了沉寂,“穆总,所以你是苏眠眠的?”


    爸爸?这不像啊。


    哥哥?没听说他有这号妹妹啊


    男朋友?算了吧,穆总身边几年都没个磁性,更别说是女朋友了!


    男人眼皮都不抬,淡淡地说道:“家长。”


    王校长:“……”


    问了等于白问。


    行吧,家长就家长。


    “那,那个,就苏眠眠同学和程愫打架这件事,您打算怎么处理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