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什么比腹中饥饿难耐,却眼瞅着美食不能入口更痛苦的事情了,如今李破就是这么想的。


    他这人其实没多少喜好,但嘴馋这个毛病一直没改掉。


    他的人生哲学,其实很早就固定了。


    妻妾成群,华屋美宅等等,都是几个老军最想往的东西。


    但李破不一样,用军头李承顺的话来说,就是这小子肯定是饿死鬼投胎,什么都可以没有,但在吃食上,却绝不敷衍。


    从李破到了军寨,几个老军便也有了口福,除了在几个老军监督之下,打熬身体,练习骑射,刀箭功夫之外,其余时间,这个半大孩子多数在变着花样的折腾食材。


 文学

    你能想象,一个半大小子,一本正经的说,民以食为天,其他的都可以不计较,但入口的东西,却不能有半点马虎,要对得住自个儿的情景吗?


    于是,三个老军就都猜测,这小子之前定出生在大富之家,不然的话,普通百姓,能够果腹便不错了,怎么还能弄出这许多花样?


    李破不管这些,依然顾我,紧着自己的嘴巴忙活。


    而现在,林中的血腥味也许很快便会吸引一些猛兽过来,他却还恋栈不去,只不过是因为火上的烤肉还没到火候而已。


    在这一点上,之前很多人都曾经说过,这是李破最为致命的缺点。


    但李破却偏执的认为,自家的爱好和旁人也没什么两样,只不过有些人喜欢乐器,有些人喜欢钱财,有些人喜欢运动,而自己不过是喜欢美食罢了,没什么大不了。


    就像现在,他为了这一餐,准备了两天,就算为此付出些代价,又有什么呢?


    但最终,他还是没吃上,他心里的懊恼,怕是没多少人能够真正体会。


    流民走了,却还没消停,好像老天爷专门想跟他李破作对一般,让这一晚的事故接二连三的出现。


    一个人。。。。。。在黑暗中出现,大步踏入火光范围之内。


    李破盯着烤肉,无奈的站起身,重又握住刀柄,甚至在心里凶狠的想着,一定要将这些扰人清静的混蛋大卸八块。


    但当他站直身子,向来人望去的时候,瞳孔逐渐便收缩了起来。


    他也奇了怪了,在这山林中游荡了多日,也没见到几个人影,如今却是好像这山林中的牛鬼蛇神,一股脑的跑到了他的面前。


    火光的照耀下,这个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露出了形貌。


    这是个年轻人,而且。。。。。。。还是个女人,确切的说,这是个少女。


    好像踏青游玩般漫步行来,在这幽暗的山林之中,瞬间便给人一种诡异难言的感觉。


    李破紧紧盯着对方,越来越是不安,看着她径自来到篝火旁边,大大方方的坐下,拿起烤的金黄的烤肉,秀气的鼻头抽动了下,露出个心满意足的笑容,旁若无人的开始享用在一刻之前,还属于别人的食物。


    不客气的客人,视主人如无物。


    但作为主人的李破,却紧握着刀柄,慢慢退后,一直到后背靠近了一棵老树,才停了下来。


    他非常确定,树后有人,也非常确定,周围围上来的人,应该不比方才的流民少。


    不断传来的细微声音,都告诉他,这些人矫健轻盈,无论如何,都非是流落山间的流民可比。


    这是一群真正不请自来的恶客。


    而少女的装束,也让他只想调头就走。


    少女裹着厚厚的皮裘,蹬着一双翘头皮靴,头上戴着翻毛圆顶帽,两边垂下两条毛茸茸的狼尾。


    虽然,她的身上到处都是穿越山林留下的痕迹,但他的装束告诉李破,这就是传说中的突厥人,而且,应该是突厥贵族。


    至于为什么一个突厥贵女会出现在这山林草莽之地,李破不会多想,因为想也没用。


    而周围的,很可能是她的护卫侍从,一群真正的武士。


    李破打量着周围的黑暗,那里也许已经有很多人,将手中的弓箭对准了他,他飞快的计算着逃生的路线和几率。


    他觉得,这次真的可能要为口腹之欲,付出鲜血乃至于生命的代价了。


    少女此时将烤肉放在唇边,试探着咬了一口,看上去斯文而又挑剔,然后。。。。。。。便是眉开眼笑,张口大嚼。


    林中幽静死寂,连虫鸣之声都不再能够听闻,只有那从不间断的狼嚎,还在回响。


    篝火旁边,一个明眸如月的少女,吃的满嘴流油,不一会儿,便将一只肥大的兔子,塞入了肚囊。


    少女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餍足的打了个饱嗝。


    这才随意的朝李破招了招手,就像在呼唤身边的仆人。


    李破自然不会过去,只是用自己认为最可亲的声音,笑道:“吃饱了吧?吃饱了就走吧。。。。。。。。。”


    瞬间,树后的呼吸声变得粗重而又急促,这是发起攻击的先兆,李破立马绷紧了身子。


    篝火旁的少女诧异的眨了眨眼睛,随即就笑了起来,不得不说,她的笑容非常美丽,但在这样一个时候,李破实在缺乏欣赏的心情。


    “汉话说的到还不错,做的东西也好吃,只是这待客之道嘛。。。。。”


    少女的汉话说的也很不错,而她的声音也一如其人,美妙的很,只是说着说着,脸上笑容渐没,一种异样的威严随即便流露了出来,声音中也带出了阴森冰冷之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