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眠眠目送他离开,直到房门被他不轻不重地关上,她才拍了拍胸脯,长舒一口气。


    终于走了,她实在是不愿意和他同处于一片空气下相处!


    这个男人身上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压迫感,虽不至于让她感觉到害怕,却时常会让她感到窒息。


    一想到未来的计划还得仰仗他的势力才能得以实施,苏眠眠就更是头疼。


    但眼下,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她要赶紧收拾收拾,下午去趟苏家,拿回苏眠眠哥哥苏以洲的遗物。


    几年前,苏以洲放下苏氏集团的事业,毅然决然地去Y国留学。可不久后,远在国内的苏眠眠就接到了他的死讯。苏以洲被人枪杀了,原因不详。这让之前的“苏眠眠”一度难过到了极点,甚至产生过自残的行为。


 文学


    苏眠眠与苏以洲,都是苏起和前期祁雅颂所生的孩子。自打十年前苏起和祁雅颂离婚后,兄妹二人便相依为命。苏起整日忙于工作,很少陪伴和照顾苏眠眠,苏以洲又担心佣人照顾不好自家妹妹,就承担起了照顾妹妹的责任,又爹妈双当,二人感情很深。


    后来,苏以洲大学毕业后就进入到苏氏集团,帮着苏起处理公司的大小事务。


    在苏以洲的领导下,不过几年的时间,苏氏集团就从帝都一个不知名企业顺利挤进帝都的十强企业行列。虽不如穆氏集团那样根深蒂固,常年盘踞第一的位置不可动摇,但也称得上后起之秀的名号。


    对于苏以洲,苏眠眠称不上有多么深的感情。她不是原先的“苏眠眠”,她是独立的人格,和苏以洲这个故去的人素未谋面过。


    可苏以洲和原主血浓于水,又算是原主的精神支柱。于情于理,她都应该去一趟苏家,将苏以洲的遗物拿回来。


    否则,一直放在苏家,指不定怎么被那对母女糟蹋呢。


    二来,她去苏家,还有别的打算。


    就这样想着,苏眠眠来到了她所在房间的试衣间里。


    试衣间里的东西显然是被人精心准备过的,服装首饰一应俱全,行行列列地排满了整个试衣间。许多都是她叫不出名字的牌子,但看上去就价值不菲。


    想来,这些应该是那位穆老爷子的手笔吧。


    她又想起,原主在和陆与辰谈恋爱的时候,她的妹妹苏沫沫常常会撺掇她买一些不适合自己年龄和风格的衣服首饰和化妆品,说那才是陆与辰会喜欢的风格。


    而原主,竟然太真地信以为真了。


    陆与辰这个男人,极为好面子,受不了自己的女朋友因为穿衣品味而被外人耻笑,连带着他脸上也没光。


    于是,陆与辰对原主的态度也愈加冷淡。再加上苏沫沫在背后的挑拨,造谣原主,便更加厌恶她。


    也许第一开始,陆与辰对原主,即便和她在一起是为了公司股份,但也尚存一丝情分。但苏沫沫的一再挑拨,成功让陆与辰厌恶原主,甚至是憎恨。


    呵。


    苏眠眠甩了甩头,收回了思绪,挑了身还算顺眼的衣服穿上,又来到化妆台前,化了个清淡却不失,精致的妆容。她又起身,随便拎了个包就下了楼。


    此时的楼下,赵叔刚刚挂断电话。刚才他给老太爷打了个电话,汇报了一下少爷和苏小姐的情况。老太爷一听,苏小姐一来,少爷可算睡了个安分的觉。瞬间一拍大腿,高兴坏了。又和他絮絮叨叨嘱咐了一堆什么好好照顾苏小姐,苏小姐提的要求尽量满足,什么让苏小姐多和少爷相处之类的。


    苏眠眠走下楼时,就见到赵叔一张脸上如沐春风的模样。


    她和他打了个招呼,“赵叔。”


    赵叔回过头,见是苏眠眠,面色一喜,又看到她打扮精致,拎着手提包,“苏小姐,这是要去哪里啊?”


    “苏家。”她看向赵叔,挽起唇角,“赵叔啊,车库里的车多吗?”


    “……”


    赵叔先是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您是要去苏家搬东西吗?车库里的车都是轿车,载不了多少东西,我可以叫几辆货车跟您去。”


    “……”


    看样子,赵叔这是允许她借车了?


    苏眠眠摇头,“没事,就车库里的车就可以,叫十台跟着我去苏家吧!”


    她大致回忆了一下,她在苏家的东西也不多,况且去了就拿些苏以洲的遗物,再挑挑拣拣地拿些自己的贵重物品。少则一辆车的后备箱都装不满。


    但为什么要叫十台车呢,自然是因为气派!


    赵叔见她坚持,也就没再说什么了。他拿起对讲机,吩咐了几句车库那边的人。


    刚才老太爷已经和他说了,她想要什么就尽量满足她。他虽不知道少爷知道这件事情会是什么想法,但车库里的车少爷也鲜少开,放着也是积灰,出去跑一趟应该没什么大事,想来少爷知道也是不会介意的。


    而且,他隐隐觉得,面前的苏小姐有未来他家大少奶奶的面相!


    赵叔放下对讲机,看向面前的女孩,她眉目间尽是神采奕奕,一双眼睛明艳鲜妍,说:“苏小姐,十台车已经给您安排好了。”


    “嗯。”苏眠眠点头冲赵叔轻笑,“谢谢赵叔。”


    说完,苏眠眠就和赵叔告别,乘着车离开了这座庄园。


    一路上她看着穿梭而过的周景,只感叹有钱是真好啊。这是座半山庄园,风景宜人,气候适宜舒爽。


    单是从别墅到庄园的大门,就花了十几分钟的车程。


    陆与辰爱好名车,苏眠眠为了和他有共同话题,也做过一番豪车的功课。刚才她叫来跟去苏家的车队,尽是名车,甚至有几辆都是全球限量版的跑车。


    纵使没人开,也依旧会有佣人每天洗刷护理,车的表皮都是油光锃亮的,光泽感十足。


    …


    几十分钟后。


    车队在苏家的大门口停驻下来,站岗的保安是从未见过如此阵势,看着望不到头的车龙,一时间震惊到连苏眠眠所在车鸣笛了好几次都没有听到。


    为首的车是苏眠眠所在的车,听到鸣笛声,后面的几台车也很识趣地鸣笛,直到保安反应过来后,小跑着朝苏眠眠所在的车走来。


    苏眠眠坐在副驾驶,司机见保安过来,忙将车窗打开。


    “请问…”


    还没等保安说完,就看到苏眠眠那张悄人的小脸蛋,一时间惊得愣在原地。


    “大…大小姐!”


    怎么回事,他以为这是什么贵客来苏家登门拜访,结果是大小姐!


    等等,这些车,不会都是跟着大小姐来的吧!


    对于保安的惊奇,苏眠眠毫不意外。她揉揉被保安吵的有些发疼的耳朵,“开门吧。”


    “……”


    保安还在原地,痴痴地看着副驾驶座上的苏眠眠。


    怎么回事啊到底!大小姐那点经济状况他也是知道的,她怎么可能有这么多车的!


    苏眠眠显然已经没什么耐心了,她懒得和保安废话。身旁的司机看出来后,低吼了一句:“开门!”


    那司机长得五大三粗虎背熊腰的,保安被这么一吼,是瞬间回神,“哦…好…”


    接着,铜锈的大门便被打开,一辆辆跑车蹿入别墅的院子里,为首的车辆在别墅的门口停下,后面的车跟着依次排开。


    今天是苏起的生日,所以苏家邀请了一众亲朋来为苏起庆生。院落内除了苏眠眠带来的车龙,还停驻着不少车辆。


    此时的苏家别墅里,是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苏起搂着阮盈的腰,拿着酒杯,不断朝前来庆生的宾客致谢。


    虽是庆生,但更多的是商业合作。今天的生日宴上来了许多人,是他从没见过的阵势。许多他从前巴结过但没巴结上的豪门望族,都带着贵重礼物,来给他贺寿。


    自打将苏眠眠送去穆聿铖那里后,就有源源不断的合作邀约和投资商朝他递出橄榄枝,公司的市值和股票也是翻了好几倍,这几天忙得他应急不暇。


    原因无他,他的女儿不仅获得了穆老太爷的认可,还在穆聿铖的身边留了下来。穆聿铖那是何人啊,以往不少人给他塞女人,都被他原封不动地打包回来了。他这二十多年来,能接近他的女人除了亲戚家人外就根本没有。


    苏眠眠可是第一个!


    此事一经传出,就瞬间在帝都引发热议,如石破天惊般爆裂开来,更有甚者,还说他苏起未来会是穆聿铖的老丈人!


    穆聿铖为人阴戾狡猾,面相丑陋,狠毒冷血,这些他都无所谓。只要是能和帝都第一名门穆家沾上关系,甚至是和穆氏集团董事长穆聿铖扯上一点关系,都够他风光无限的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