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叔正内心懊恼着呢,转眼就看到“罪魁祸首”正笑嘻嘻的没心没肺地问他晚上吃什么。


    我的个小祖宗啊,你知不知道你这一下午都干了什么啊!你还是过了少爷那关,再说吃饭吧,否则你今天晚上只有被打包送回苏家的份!


    想到这里,赵叔清了清嗓子,说道:“苏小姐,少爷在楼上的房间里等你,他有话和你说。”


    “??”


    苏眠眠顿时一阵懵。


    “穆聿铖,他有啥话要和我说啊?”


    “这个,你还是去到少爷房间就知道了。”赵叔有些为难。


 文学

    “哦。”


    苏眠眠也没多想,由赵叔带着上了楼,在一间屋子前停了下来。赵叔拧开门把手,转过头,“苏小姐,少爷就在里面。”


    说完就三步并作两步,一溜烟儿地下了楼。


    他要赶紧离开这个战场,以免一会儿被波及到了!


    苏小姐你就暗自祈祷少爷不要发怒吧!


    看着赵叔落荒而逃的背影,苏眠眠是感觉一阵莫名其妙。从今天晚上她回来,赵叔的表现就极为不对劲。


    “进来。”


    苏眠眠正在思索间,一道充满着着磁性却夹杂着几分寒气的男性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


    “哦。”


    苏眠眠轻应一声,推开门走了进去。


    入目是房间里昏暗的灯光,混着丝丝袅袅的清香味道,像是某种檀木的香气。


    随之,扑面而来的是一阵阵阴森彻骨的冷气,空气仿佛都被冻结了一般,苏眠眠不禁打了个哆嗦暗自搓搓自己的胳膊。


    这家伙,明明自己刚才在外面的时候还觉得热来着,一进到这里,怎么感觉跟进了冰库一样。好家伙,这别是房间里藏了台制冷机吧!


    她环视了一圈,发现这是间书房,一侧的书架有两米多高,上面摆满了书籍。不远处有一张书桌,男人正坐在书桌前,背对着她,苏眠眠从后面只能看到他宽阔有力的肩膀。他一身黑色西装,融入窗外的夜景之中。


    苏眠眠竟然从他的背影中,看出一丝孤独?


    随后她甩甩头,阻止自己的胡思乱想。


    “你找我,什么事啊?”


    快点说吧,快点说吧,她再在这里待下去要被冻死了!


    而且,苏眠眠越来越发现了,她不能和穆聿铖待在一个空间里。一和他处在自己,她就感觉自己的浑身都在鸣笛。大脑传递出信号:危险,危险!


    “苏眠眠,你好大的胆子。”


    男人淬着无尽冰霜的声音戛然而起,低沉到没有一丝温度。


    瞬间,以穆聿铖为中心,空气骤然冷到凝结,冻到苏眠眠的牙都直打颤。如果说刚才的冷是物理攻击,那么现在的冷就是透彻心菲的法术穿透了!


    苏眠眠可算是知道冷气的来源了,原来制冷机竟是穆聿铖!


    可是,她也是纳闷了。她做了什么,就好大的胆子?


    “我怎么啦?穆少,有话好好说啊,干嘛一副吃了我的语气!”


    “你还不知道你干了什么?”


    男人忽然从靠椅上起身,长身而立,胸前的衬衫散开,露出分明壮硕的肌理,线条流畅健美。他迈着大步,踱步而来。


    苏眠眠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脚步慢慢往后挪动,“那个,你别过来啊,别过来!”


    她慌忙转过身,想打开门往出跑,手还没握住门把手,就被他的大手截在半空。


    他的手上布着薄茧,握住她有些沙沙的感觉,带些冰凉的触感,刺激得苏眠眠一激灵。


    她慌忙想把自己的手从他手中挣脱,可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


    无奈,她只好转过身,和他讪讪地笑了笑,“穆少,那个,你的手。”


    随即视线落在了他那握着自己手腕的大手上。


    “……”


    房间的灯光昏暗,可女孩的杏眸却是雪亮,明俏潋滟,纤细浓密的睫羽因紧张而不停地眨巴着。


    男人看到这里,左胸腔的某处莫名泛起一丝痒意,虽轻,但足以让他察觉。


    等他反应过来后,一声轻嗤从鼻息间发出。


    呵。


    这爷爷送来的人可当真会蛊惑人心,若不是今天下午的事情,连他都要相信了他这幅单纯无害的模样。


    可惜,也是个沉不住气的,刚来第一天就敢打着他的名号耀武扬威。


    他伸出大掌,嵌住女孩的下颚,迫使她看着自己,眸色渐沉渐深,嗓音低沉冷冽:“你今天带着十辆车回苏家,是真的要去搬东西,还是想打着我的名号给你撑场面?”


    此话一出,苏眠眠瞬间默了。这这这,要她怎么回答?她今天下午是真的去搬东西的,也是真的打着穆聿铖的旗号给自己撑场面。


    毕竟这穆聿铖是个粗大腿,不用白不用啊!她要是不阵仗大点回去,那对母女指不定怎么奚落她呢!她不是以前的苏眠眠,她可做不到忍气吞声,也不会任人欺凌!


    今天带着十辆车回去,只是为了膈应一下那对母女。未来,她还会收拾她们的…


    “……”


    男人看着女孩因理亏渐渐垂下来的头,纵使她什么都不说,他也得到了答案。


    他的一双狭长的眸子愈加黑沉至极,声音里充满了危险气息:“你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今天她带着十辆车回去,表面上是去搬东西,但任谁都清楚,没有他的允许,她怎么能带着十辆车回苏家。任谁都猜到,那是他的意思。


    以前不是没有女人想打着他的名号行事的,但打着他的名号行事成功的,还耀武扬威到了帝都不少人都知晓的地步,她是头一个。


    他是该说她勇气可嘉呢,还是该说她不惧生死呢?


    “……”


    苏眠眠就算是个傻子,此时也该知道穆聿铖为什么生气了。


    她恍惚间想起一个传闻,说是所有与穆聿铖有过绯闻的女人,最后都没有好下场。如今她与穆聿铖不是有没有绯闻的问题了,而是今天一下午她都打着穆聿铖的名号游走苏家,简直是坐实了她是穆聿铖女人的身份。


    这这这,绯闻对象是没有好下场,那她,岂不是,连骨灰都剩不下啦?


    想着想着,苏眠眠就感觉自己下颚那只手的力道徒然收紧。她被迫抬起眼,看向面前的男人。此时的他,脸色沉得快要滴出水来,冷凝似霜。


    男人的手指轻刮着女孩的下巴,带起酥酥麻麻的痒意,只是那划过苏眠眠的手指,却是冷得不含一丝温度。


    他俯前身,凑近苏眠眠,那张脸庞上的疤痕,愈加显得狰狞可怖,似魔鬼的獠牙般悚人。


    “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


    苏眠眠仍旧没有说话,一双如花似玉的杏眸直勾勾地看着他。


    她能说怎么办?毕竟她又不占理,还落在了他的地盘,那不是由他发落的地步?


    忽然,男人凑近她的耳朵,在她耳边吹气,“就罚你去后山喂老虎吧?”


    他的气息在她耳边吞吐着,明明是温热的,苏眠眠却只觉得凉薄。


    尤其是听到那“喂老虎”几个字,便是更加身体一阵发冷。


    不行不行,大仇未报,她可不能现在就没了啊!


    思绪流转间,苏眠眠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眼睛一亮,她抬眼看着他,一双杏眸饱含春水,声音袅袅:“你要是把我宰了,你就不怕老太爷逼问你?”


    “逼问我?逼问什么?”


    “你昨天在我房间里睡着的事情赵叔应该跟老太爷说了吧。你有重度失眠症,在助眠药的辅助下,都未必能睡一个安稳觉。却在一个陌生女人的身边睡着了,还是深度睡眠。你说,你要是宰我,老太爷会不会保我?”


    男人一听她这话,眉梢微挑,眼底的戾气渐渐拂去,而是饶有兴趣地看着她。一张巴掌大的小脸,皮肤白嫩细腻到没有一丝瑕疵,鼻子小巧精致。尤其是那双杏眸,让她整个人都鲜活俏丽了起来。


    “你威胁我?”


    “哪儿敢啊?不过是想让你审时度势一下子,据我猜测,老太爷应该现在对我的喜爱程度很高吧。”


    这个确实是连穆聿铖都不得不承认,他爷爷知道他昨晚上睡了个好觉后,还专门给他打了个电话,说让他好好照顾苏眠眠,说她是他的福星。


    福星,是吗?


    她倒是看他狡猾的很!


    虽然昨天他为什么会在她房间里睡着,他也不知道。他当时只觉得经久不见的困意来临,眼皮支撑不住,就在她房间里睡着了。


    至于这,和她没有关系。他么多催眠师和专业领域的都无法解决的事,她怎么可能解决。不过他昨晚上太过疲累罢了…


    “……”


    苏眠眠见他神色无异样,舔舔唇,接着说道:“那个,穆少,要不我和你谈个条件?”


    “条件?”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