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心中有事也没有睡得很沉,只算浅睡,属于迷迷糊糊状态。


    他从小床上一跃而起,到外间,舀了一瓢水桶里的凉水,拿手洗了一把脸,回头到西厢房摇醒小妹幼娟,叫她赶紧起床,抹把脸兄妹俩就出发了。


    卯时大概就是早晨五点吧,天才矇矇亮,陈天华和幼娟俩带上昨天准备好野钓工具,提着一只木桶,向前几天摸河蚌时踩点好的河岸走去。


    晨风微微的迎面吹来,晶莹透亮的露珠顺着树叶子滑下来,滴入兄妹俩的脸颊。


    横湖边的草木特别茂盛,冬青树的叶子油亮油亮的,枝繁叶茂,给人们撑起了一片浓浓的绿阴。


    陈天华他们走了离家约三百米,来到横湖向大运河的弯道河岸上,这里是今天的试验区。


    清晨的湖面上没有往来船只,平静似镜没有一丝水波,湖水经过一昼夜沉淀之后,清澈见底。


 文学

    这样很容易观察着扒在石壁缝隙里、湖底里的虾兵虾将们,它们在那探头探脑,张牙舞爪,也在准备揽食。


    陈天华将抄好的谷糠,沿河岸撒了一段,将每根钓杆的钩子,快速串上活蚯蚓,然后靠着湖岸横着放下竹杆,按顺序排列逐一放下……


    排放下第六根钓杆时,时间约摸过去了十分钟光景,然后回头拉起第一个钓杆。


    哇噻,十个钩子上满挂着张牙舞爪的河虾。


    “哎呀,好多虾,好大虾哟…”幼娟高兴得嘣跳起来,笑得合不拢嘴啦。


    “别光高兴,快把虾轻轻摘弄下来,放入水桶里,有倒钩刺的,要小心手哦!”


    陈天华指挥着幼娟将虾从倒钩上轻轻摘下,放入装有水的木桶中,再将蚯蚓重新串入钓钩,再在原位置放入湖中。


    然后再拉起第二杆……第三杆……到第六杆……


    一个单循环下来,耗时约一个钟多点,几乎都是满钩,收获有小二斤虾。


    双循环下来后,就换个新区域,继续撒谷糠诱引子,放钩杆……这样周而复始,每个区域一个双循环……


    那天实际操作四个小时,估摸到了早上十点钟过后就收竿。


    因为上午九点半之后,这个湖面上,船来船往的开始多了起来,湖面显得很不平静,河虾受着波浪冲击惊吓,大都会躲进石缝里,不太愿意再上钩,也就不好操作啦。


    陈天华计算了一下,约摸四个小时的操作,六支钓竿,二个双循环,共收获七斤多活虾。


    如果将钓竿增加之十二根,帮手再增加一个,把大姐卫娟也叫上,情况是不是会大不一样呢?


    陈天华对河湖流域进行过拓扑分析,选定好最佳的野钓区域,对野钓过程,实施精准的定量计算,流程程序化,精细化控制。


    这七斤多活虾,陈天华和幼娟拎到双栖乡镇集市上去卖掉,约半个多小时就卖没啦。


    也不是叫卖完,而是被抢完的。


    大家很少见到这种青壳大虾,而且是鲜活的。


    换回来二块光绪元宝的银圆和一大把铜板。


    因为陈天华对行情不太了解,对价钱更陌生,今天纯粹是试探性的,卖多少钱并不重要。


    但母亲薛婉珍拿到这些钱后,高兴得从泣不成声,到后来的破涕为笑,连声说“不容易呀…”


    据母亲说,一块银圆在市面上可买二十斤大米,八尺粗布,七斤猪肉……


    陈天华决定将钓杆增加至十二支,分成二组,大姐亭娟和小妹幼娟各一组,每组负责六支钓杆的串、摘、放。


    每组单循环时间要缩小至四十五以内,最好不超过四十分钟,这样就提高单位时间内循环次数,提高效率,将利益最大化。


    下午,陈天华对亭娟和幼娟姐妹俩,进行了串蚯蚓、摘虾、放杆的流程操作训练,反复操练强化,提高熟练程度。


    大姐亭娟平时里放纱织布,是做惯针线活的,所以很快掌握了操作流程,手指灵活度比幼娟强出不少。


    陈天华也对钓钩的倒钩刺,做了加强和改进,要让大虾们一碰上钩就挣脱不了。


    诱饵引子也是多准备和改进,注意到谷糠要再抄焦些,增强香味勾引,蚯蚓要细长红色的,粘性好不容易断。


    另外,为了装虾,把家里两只水桶连带扁担一起挑着去河边,回来时可省去不少力气。


    精麻丝线在湖水里浸泡几个小时之后,松软之后容易断裂,这个每天都要换上新的丝线。


    这精麻细线是整个钓虾过程中的易损耗物品,也是返回家里最耗时的一件事。


    但这个必须每天得做的功课。


    翌日卯时。


    公鸡刚啼鸣,陈天华已从小床上一跃而起,他立即到西厢房摇醒了卫娟和幼娟。


    姐弟妹仨顾不上怎么洗脸,拿上工具,挑起水桶,踏着湖边晨露的小草,大踏步前行,为了争取清晨的宝贵时间。


    他们三人来到昨天垂钓地点傍,开始了新一天的「野钓」作业……


    约摸到上午十点钟,他们共完成了三个半的双循环,钓得青壳鲜活大虾约摸在十二斤左右。


    哇呀,已完成即定目标。


    陈天华环顾一下姐妹俩,瞧见她们都累得瘫软在湖边草地上。


    是呀,近四个小时不停的串、摘、放,两只膀子和手都没有停下,时间一长就肌肉酸痛。


    他是个男人,还经过特训也觉得有些累,何况她们姐妹俩呢?


    “幼娟,别睡在草地上啦,那都是露水湿气重,会进入人的身体里,这很容易得病。快带大姐去湖边洗洗手,再洗把脸,回来吃早餐,我今天带来了早餐。”


    “嗯…”


    幼娟应诺着,转身与卫娟比划着手势,两姐妹去湖边洗脸、洗手去啦。


    非农忙时节,绍兴乡下习惯是二餐,即上午十点左右第一顿也叫早餐,下午四点半的样子,才吃第二顿叫晚餐。


    陈天华将随带的一个竹蓝子,放在草地上,从中掏出四个熟鸡蛋、三个蕃薯,一个陶罐里装的浓绸的白米粥,还有一小碟腐乳。


    这是昨晚母亲特意准备的。


    他用小布袋铺在草地上,将鸡蛋、蕃薯放置在上面,然后自己也到湖边洗手洗脸去啦。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