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瞥了眼导航仪上的时间,却已经是八点半了。

他马上想起林清雪是要自己七点半去接的。

“我马上过来。”陈扬说完就挂了电话。

唐青青那边顿时气个半死,这家伙,太尼玛拽了。

 文学

陈扬到达柳叶别墅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了。他在别墅区的外面就看见林清雪和唐青青两大美女寒着一张俏脸。

陈扬连忙下车,屁颠屁颠的开车门,说道:“两位领导快上车。”

林清雪与唐青青上车。

陈扬便也上车,启动车子。

“这车里有女人的香味。”唐青青狐疑的说道:“你大早上的,干什么去了?”

陈扬呵呵一笑,边开车边说道:“青青,你的鼻子真灵啊,跟小狗似的。”

唐青青顿时鼻子都要气歪了,没好气的说道:“你的鼻子才跟狗似的,你全家的鼻子都跟狗似的。”

陈扬嘻嘻一笑,说道:“好好好,我是小狗,我是小狗。”

“你别以为插科打诨就可以蒙混过关。你好好解释解释,这香味是怎么来的?这是公车你知道吗?”唐青青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主要是早上等了陈扬这个混蛋两小时,所以火有点大。

陈扬说道:“哦,我先去送隔壁的邻居上班了。”

“你有没有搞错?”唐青青气愤的说道。

陈扬说道:“我邻居很漂亮的,比你胸大。”

唐青青要内吐血了。

便在这时,林清雪开口了。林清雪淡淡冷冷说道:“陈扬,你是一个男人。我不要求你别的,我只希望你能有起码的时间观念。”

其实林清雪这话很宽厚了,意思就是,你拿我的车去接送别人,可以。但是你不要耽误我的正事。

陈扬马上说道:“好的,林总,我尽量啊!你应该多笑一笑啊,老这样板着脸容易老的快。”

林清雪撇头看向外面,不再理睬陈扬。

陈扬讨了个没趣,沉默下去。

林清雪与唐青青相视一眼,觉得有些伤陈扬的自尊。

林清雪正打算开口安抚陈扬。

谁知道这时,陈扬突然哼起了小曲来。

什么摸摸你的腿啊,好多.水啊之类的。

林清雪与唐青青顿时呆住,我靠,这家伙是那里来的一个奇葩极.品啊!而且,陈扬也哼的太露骨了,两个小姑娘听得脸红耳赤的。

陈扬看两女脸色不太好,马上就说道:“两位领导,你们不喜欢听这个啊?要不我再换个曲子?”

林清雪与唐青青同时呵斥道:“闭嘴!”

陈扬心里好笑,没事逗弄逗弄两个小姑娘,还真是挺有意思的。

此刻,在滨海市的中央大厦。

十八层楼的一间豪华办公室里。

齐娇娇依偎在独眼的怀里,独眼的手摸索着齐娇娇雪白的大腿。不一会就让齐娇娇这娘们娇.喘连连。

齐娇娇到底是什么人呢?

她明面上是庆安集团的总经理,实际上是庆安集团董事长宋庆安的情妇。

庆安集团在滨海市很有名气,明星企业。

旗下各行各业都有涉猎。而为外人所不知道的是,宋庆安与滨海市的地下皇帝龙王爷有着亲密的关系。

这也是许多家企业不敢和宋庆安对着干的一个重要原因。

宋庆安让独眼成立的保安公司就是他的一支武装力量。

齐娇娇是个八面玲珑的女人,她很有手腕。知道依靠宋庆安也不是长久之计。所以她自己早已经用宋庆安的钱悄悄开了一家西餐厅。另外,她还要多帮宋庆安赚钱,以此来体现自己的价值。

这也是她将目光盯到雅黛公司的重要原因。

并且齐娇娇又勾搭上了独眼。独眼虽然是宋庆安的手下,但宋庆安也要依靠独眼,给独眼面子。因为独眼身手厉害,还有一帮师兄弟,个个都是厉害之辈。

此时,齐娇娇抓住独眼作怪的手,说道:“眼哥,那个小保安到底什么来头?”

独眼闻言,脸色立刻凝重起来。他说道:“我让人去查了查。那个家伙叫做陈扬,四个月前从非洲回来。然后就直接到了雅黛公司做了保安。”

“从非洲回来的?”齐娇娇说道:“看起来有些来头啊,他这样的身手为什么要来雅黛公司做一个保安?”

独眼说道:“哼,我还查到了一件事。林清雪有一个哥哥,不过很早就因为失手杀人逃出了国外。能够让陈扬这样的高手来做一个保安,我看多半与林清雪的哥哥有关。很显然,这个陈扬是专门来保护林清雪的。”

不得不说,独眼这家伙很聪明。马上就靠零星的一点情报猜出了个大概。

齐娇娇说道:“这个陈扬在非洲是做什么的?”

独眼说道:“我能感觉到他身上有隐藏的杀意。这种杀意是杀过无数人后累积出来的。我看他在非洲多半是当雇佣兵或杀手的。”

齐娇娇不由吓了一跳,说道:“这么说,这个家伙是亡命之徒啊!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雅黛公司这笔生意做成,我们两人私下里可以赚上五千万。而且,老头子肯定还会夸我们做的好。难道就这么算了?”

独眼眼中闪过精光,说道:“当然不能这么算了。这里是滨海,他陈扬不过就是一个人。就算他是一头龙,到了我们的地盘,也得盘着。”

齐娇娇说道:“就是,眼哥,你那么多师兄弟。实在不行,将你大师兄喊过来帮忙。你大师兄不是什么不动罗汉么?”

独眼说道:“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惊动那些师兄弟。尤其是我的大师兄。”

齐娇娇不解,道:“为什么?”

独眼不由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娇娇,你要知道,人的名声可以带来很多便利。但也能成为人身上的沉重枷锁。我在滨海是保安之王。如果我连一个陈扬都解决不了,要去请他们帮忙。那传出去,对我的名声有很大的伤害。况且,就算是师兄弟之间,请一次也是天大的人情。”

“可眼哥,我们昨天在林清雪那里已经丢尽了脸。这个场子必须找回来啊。”齐娇娇说道。

独眼的眼中闪过强烈的屈辱感,他是最屈辱的。“这件事,我已经安排了人去警告雅黛公司的人,不要在外面乱说话。再则,这事说出去,也没人信。而我一旦去请我师兄弟们,倒是真显得我无能了。”

齐娇娇不由焦躁,说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