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起初她是这样想的,但是一想到张大雷赌石的本领,张静怡真的有些佩服了,或许他真的可以帮自己挽回损失。

然而再一想到刚刚那种事情,张静怡就打心底里抵触,她开始迟疑了。

自己好歹也是商业集团的总裁,平常的时候,又有多少人对她客客气气的,然而偶然一次性的错误投资,让她元气大伤,于是抱着仅有的些许资金过来碰碰运气。

 文学



当然了,她家以前好歹也是经常接触玉石这些东西,于是她才鼓起勇气,决定赌一次。

然而,最后还是赌输了,赌输了不要紧,但是自己仅剩下的一点资金怕是得付诸东流了,她要怎么向家里人交代,一想到即将面临家族的创业惩罚,她就打心底里抵触,这种后果也是她万万不能接受的,绝对不能。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选择很艰难,难得话,你可以不做。”张大雷似笑非笑的说。

张静怡顿时眉头发紧,心中也在急速的转动着,她真的很不愿意答应张大雷,可最终,还是妥协了,“是不是只要我做了,你就会帮我挽回损失。”

“当然。”张大雷肯定的说。

张静怡深吸一口气,“好吧,我可以答应你,不过我也希望,你能说到做到,不然我保证你会死的很惨。”

张大雷嘴角一扯,直接说,“是你动,还是我动?”

张静怡彻底无奈了,张大雷要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无耻,可是一想到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她心里还是过不去那道坎。

算了,反正自己早就是他的女人了,就索性随了他的心愿吧。

...

转眼时间,就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张大雷也算是彻彻底底的爽了一回,特别是看着张静怡刚刚在自己面前主动的样子,他就心生一股满满的成就感。

你张静怡不是要彻底忘了我吗?老子就是要你永远记得我,不光如此,还要彻底走近你的生活,让你永远也甩不掉我。

当然了,对于张静怡,起初她对张大雷的要求是极度厌恶的,可是渐渐的,她彻底放开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既然无法改变生活,就要懂得去享受生活。

不得不承认,张大雷的表现虽然让她很讨厌,但是在某些方面,还是很有魅力的,可以让她满足,而这一点,也正是她所喜欢的。

“你就不会对我温柔点吗?”张静怡躺在床上,大喘着粗气,面色绯红,那看着张大雷的眼神,恨不得把他给杀了。

张大雷笑了笑,“这样才能让你永远记得住我啊。”

“你...”张静怡叹了口气,干脆不和张大雷拌嘴,然后直接起身,前往浴室去了。

张大雷则是在床上看着,哪知不多时,听到了浴室中的抽泣声。

他皱了皱眉头,这才知道刚刚玩的有些大了,不过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张大雷也不后悔,大不了在接下来的赌石中,帮她多赚一点钱就是了。

浴室中的张静怡,很快就出来了,此刻的她也已经洗完了澡,情绪也稳定了,若不是之前张大雷听见她的抽泣声,根本看不出来她在里面哭过。

恰在此时,酒店的房门被敲响了,张大雷刚刚也是让酒店人员帮忙把换洗的衣服拿过来。

因为此刻的他,没有穿衣服,只能让张静怡去拿了。

接过衣服,张静怡也是走过来,将衣服换上,此刻的她,也是看起来更显得有女人味了。

“其实,你应该穿那些黑色调的衣服,比较能凸显你的气质。”张大雷建议说。

张静怡没有回答张大雷的话,而是说道,“行了,我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我希望你也能遵守承诺,帮我这一回。”

张大雷说,“你的那块料子呢?现在在哪里?”

“在我的一个朋友家。”张静怡穿好衣服,朝这边走过来。

张大雷见状,也起来穿好衣服,“带我过去看看吧,你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你赔钱的。”

那块料子张大雷也见过了,虽然开了天窗,却只有薄薄的一层翡翠,不过奈何块头大,里面也是充满了灵气,只要细心感受一番,绝对可以翻盘,关键是,得看料子里面,翡翠的分布情况,才能再做决定。

张静怡眼神复杂的看着他,“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她真的很不愿意相信张大雷的话,因为就连她,对这块料子也没自信,不过现在看来,也只能听张大雷的,她已经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张大雷的身上,已经这样了,只好死马当做活医了。

张大雷眉毛轻挑,直接掏出手机,翻了翻里面的照片给张静怡看,“如果你手里还有点闲钱,我建议你买下这几块料子,可以帮你再多赚一笔。”

这些料子都是张大雷之前看中的,不过由于没有达到冰种的要求,张大雷也就没有下定决心买,当然了,这并不代表这些料子没有价值,若是只单纯的将其转手出去,也是可以赚不少钱的。

是的,最初的时候,张大雷是这样想的,然而他却是没有信心将之全部卖掉,所以还不如让孙浩收了去,或许他一高兴,还可以多给自己点利润,可是最终,张大雷想想还是算了。

索性直接给张静怡一个机会,毕竟张大雷和她有这么一层关系在这儿,他也不愿意眼睁睁的看张静怡赔太多,若是能帮她度过难关,就是再好不过了。

看到张大雷手机上的图片,张静怡大喜,虽然不知道这些料子能不能出货,起码她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于是乎,直接让张大雷将这些图片发给自己,好在接下来的赌石中使用。

“走吧,带我去看看你的那块料子。”将一切都准备好,张大雷对张静怡说。

张静怡当即答应下来,和张大雷一块离开了酒店。

十几分钟后,在酒店的门口,停下了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张大雷和张静怡也没有迟疑,直接坐了进去,张静怡吩咐道,“玲姐,去李冲家。”

“好的。”玲姐点点头,答应下来,车子就开了出去。

她也是没想到再一次在酒店看到了张大雷,而且看二人的表现,她也是猜出,张大雷一定和张静怡发生了某些事情。一时间,连看张大雷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她无论如何都想不通,眼前的张大雷看着并没有什么特别,竟然将自己家的千金大小姐给拿下了。这绝对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要知道张静怡来自南方的大城市,其家室更是显赫,其本人更是高傲,一般的凡夫俗子,她根本看不上,就算是一些条件非常好的达官贵人和富二代,她都不肯多看上一眼,现如今竟然被张大雷给拿下,更让的玲姐对张大雷产生了强烈的好奇。

虽然好奇,但是她并没有多言,只是专心的继续开车。

大约过了有半小时的功夫,车子开到了一栋豪华的别墅区,这里的条件乃是F市最好的,还有专门的保卫人员看守,一眼望去,给人一种特别格格不入的感觉。

张大雷也是没想到,张静怡的朋友家这么有钱,没有迟疑,他直接下车,和张静怡一块朝他朋友家赶去。

三分钟后,在一间客厅里的桌子上,正摆放着之前张静怡在原石盛会上拍下来的料子。

看到后,张大雷直接走过去,伸出双手,细心的感受着石头上的每一处地方。

“这个地方可以开个天窗,切口不要太大,否则彰显不出里面翡翠的品相。”张大雷指着料子的一头,认真的说。

张静怡愣了愣,有些质疑,张大雷却说,“千万记住我的话,不然若是料子报废了,可别怪我。”

“好,你接着说。”张静怡点点头,面色平静的说。

“这边,可以磨皮,只需要十公分健方就可以了,还有这个地方,这个角...”张大雷也不卖关子,直接跟张静怡说了下料子的所有可取之处。

“玲姐,帮我找个记号笔,标注一下。”张静怡直接说道。

张大雷说,“不用了,标注反而不好,我们就是要保持料子的可取姓,到时候,你只需要告诉切割师傅,怎么来就行了。”

“好,还有呢?”张静怡点点头,已然将张大雷的话给记下了。

张大雷停顿了下,又想到了什么,继续说,“你牢记着,我刚刚给你说的几个点就行,然后等切完之后,直接在这个地方,横着来一刀,到那时,你就不要再犹豫了,只要有人出价,你就价高者得,绝对能帮你挽回损失,甚至有可能让你大赚一笔。”

“这是真的?”张静怡听起来就觉得不可思议,忍不住问道。

张大雷点点头,然后张静怡直接叫来人,吩咐道,“你们,赶紧将这块料子装上车,我们这就去盛会现场。”

事到如今,她也只能听张大雷的,当然了,她也是明白了,刚刚张大雷的话有点道理,随即,她更加的迫不及待,想要知道料子的结果了。

料子被抬上车,张静怡他们就出发了,张大雷则是直接回去,该做的他都做了,接下来,就看张静怡怎么来了。

原石盛会上的人还是很多,尤其是到了晚上,更是热闹,这就导致了张静怡他们等了很久,才轮到。

随即,张静怡也不迟疑,直接让切割师傅开始切石头。

将料子翻了个头,切割师傅说,“这位小姐,你打算怎么切这个料子?”

张静怡正准备开口,突然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止不住的先说话了。

“哎,这块料子不是中午的时候,被拍下的那块吗?”

“什么?不会吧,听说这块料子的价格可是高达八千万啊。”

“是啊,料子是不错,就是不敢赌,没想到这就再次出现了。”

在场的很多围观众人也都认出了这块料子,毕竟这块料子的争议太大了。还有,他们更是直接认出了张静怡这位土豪姐,众人也是很难想象,料子的买主竟然是一位十分漂亮的女人。

毫不迟疑,越来越多的人直接围了过来,都想看看这块料子到底能不能出货。

“在这里开个天窗吧。”张静怡淡淡的说。心中却是直打鼓,毕竟连她也不知道等会切开,里面会不会见翡翠。

切割师傅点点头,开始了切割的工作,不多时,现场便响起了阵阵十分嘈杂的声音。

与此同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料子看。

当切口出来后,众人禁不住大吃一惊,更有人直接发出一道惊呼,“我的天,玻璃种翡翠,真的涨了啊。”

玻璃种翡翠已然算的上好翡翠了,当然了,它的质量也跟出自的敞口有关系,而恰恰这块料子出自有名的场口,其价值,更是伴随着见绿,而水涨船高。

看出了切口露出的绿色,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与此同时,更是有很多人,都对它动心了。

然而动心归动心,却是没有一个人上去开口,很简单,这块料子太贵了,加上现如今,只是切开了一个小口,风险依然很大,所以更多的人,还是希望再看看。

这时候,切割师傅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姑娘,还切吗?”

“在这儿也开个口。”张静怡淡淡的说,刚刚她也是松了口气,这次她更有信心了。

“好的。”切割师傅点了点头,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又开了小口。

当看见里面露出绿光的时候,众人再次忍不住的发出一道惊呼,“我草,这到底什么情况,难不成这块料子里面有一大片的绿?”

两个窗口的距离也是非常远,可即便如此,也都见了绿,这种局面已然是非常不得了了。

是的,它很有可能是全料,这样一来,这块料子,还真有可能大涨,并且远不止八千万。

“把这里磨皮,上下左右,各五公分。”张静怡淡淡的道。实则内心已然是心花怒放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