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抱在了一起,高兴地跳了起来。

“你就是爸爸新认的女儿,语鑫妍吧?我是你姐姐王丹丹。”

王丹丹和李红红分开后,走到语鑫妍面前,微笑地看着她。

 文学



“姐姐好!”语鑫妍有些不自然地看着王丹丹。

“好了,都别杵在这里,把东西拿楼上去,休息一会,晚上咱们吃大餐。”我大笑地说道。

女儿回家,我比谁都开心,必须是我养育了二十五六年的女儿。

我拉着女儿的手,有说有笑地向着楼里走去。

进楼前,我看了眼语鑫妍,发现她的情绪显得有些低落,我猜可能以为王丹丹回来后,我再不会对她好了。

我拉着王丹丹停了下来,当语鑫妍走过来的时候,我一把抓住她的小手,一边一个地向着电梯走去。

语鑫妍被我抓住后,脸上立刻浮现出了笑容,那种幸福的感觉从心底升起。

李红红并没有上楼,而是去了诊所,行李都由吴阿飞向楼上搬动了。

晚上,我们又在小区内的那家火锅店吃的,本想去市区吃点好的,可是丹丹想吃火锅,没办法,只能顺从她的意思了。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我把自己的卧室让给了女儿,必竟她的房间被我给了语鑫妍。

我去了赵雅欣家。

当我推开门的时候,竟然发现张倩和李红红都在这。

她们刚才不是走了吗?

“王叔,没想到我们会回来吧?”李红红拉着我坐在沙发。

“真没想到,既然没有走的话,我就给你们吃好吃的怎样?”我坏笑地拉过张倩,把她和李红红共同搂在了怀里。

“吃就吃,谁怕谁?不过,你不怕丹丹姐听到吗?”李红红说道。

“那怎么办?”我问道。

“上我家吧!哲明和孩子们已经走了。”张倩羞涩地说道。

我连忙转头向她看去,这还是张倩第一次这么主动。

“行,你们到楼下等我,我跟丹丹和鑫妍说一声,明天早上找不到我又是事了。你们还不知道丹丹的脾气吗?唉,看来,我的好日子要到头了。”

我站起向着家里走去。

张倩和李红红紧随着走了出来,等她们走进电梯后,我才打开家里的防盗门。

“爸,你怎么还没睡呢?”

进屋后,王丹丹和语鑫妍穿着睡衣正坐在沙发上聊着天,见我进来后,她们一同看向了我。

“你欧阳叔叔打来电话,说医院有个病人,让我过去看一下,我过来告诉你们一声。”我微笑地说道。

王丹丹慢慢地皱起了眉,惹有所思地看着我,想要从我的神情上看出问题。

“爸,你快去吧,还是上次那个病人吗?也怪可怜的。”语鑫妍装做伤感的样子说道,可是小眼睛却对我挤了挤。

“就是那个病人,现在能看见东西了,不过这里还有些问题。”我急忙接着语鑫妍的话说了下去。

王丹丹见语鑫妍这么说后,点了点头,冲着我笑着说:“爸,那你注意点身体,如果一会完事了,就赶快回来休息。”

“行,我知道了。你们也早点睡吧!”

说完,我快速地夺门而逃。

我最怕的就是女儿丹丹,她那双眼睛就好像能看穿我一样,我在她的面前跟本没有任何的遮挡。

走进电梯后,我为自己默默地祷告着,盼望着丹丹早日回到国外的学校里去。

人很矛盾,不在身边的时候是思念,等人在身边的时候,就开始害怕起来。

我就是这样的人。

下楼后,坐上张倩的车向着她家驶去。

到了她家后,两人就像我扑了过来。

在北极村的半个多月里,我们跟本没有机会,每天看着赵雅欣和李红红在身边,又吃不到的感觉,十分难受。

我快速地褪掉身上的衣物,拥着李红红和张倩向着卧室走去。

李红红边走边脱着衣服,小嘴不停地向我索要着香吻。

张倩比较含蓄一些,她迷离的眼睛看着李红红和我,随着我们的走动,慢慢地移动着,身体上的衣服最后还是我给脱掉的。

“王叔,我想吃好吃的!”李红红娇喘地说道。

“可是我就一个好吃的,你们两个谁先吃呀?”我笑着说道。

李红红转头看向了张倩,随后两个人相互笑了一下,把我按倒在床上,李红红大笑地说道:“倩姐,你先来。每次都是王叔喂咱们好吃的,我也要喂他吃好吃的。”

宁静的夜晚被李红红和张倩那娇荡的叫声打破,伴随着窗外的飘雪,令人陶醉。

“辰军,你回来了吗?”

清晨,我刚醒来,欧阳杰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昨晚刚回来,怎么了?”我问道。

“你现在马上来医院,有二十七个幼儿园的孩子急诊,你过来就知道了。”

说完,欧阳杰挂掉了电话。

我急忙穿好衣服,下楼打了辆出租车向着六院赶去。

我赶到六院的急诊楼时,被欧阳杰安排的人叫到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人,初步数了一下,差不多三十多个,而且不少都是熟悉的面孔。

“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情况十分严重,情况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在座的各位都是这个领域的专家,如果不是这次情况紧急,也不可能把大家抽调过来。”

“废话我就不多说了,希望大家给市委市政府和全市人民一个满意的答卷。都讲讲吧,看看有什么办法!”

欧阳杰见我进来,拉开身边的椅子,让我坐了下来。

“细菌结果没有出来前,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呀,现在只能暂缓孩子们的病情,以防止突发情况发生。”一个十分瘦的中年医生冷哼地说道。

这个人我认识,是二院儿科的教授专家,有着丰富的儿科诊治经验。

趁着他们讨论的时候,我拉了下欧阳杰。

“疯子,到底怎么回事?”我小声地问道。

“今天早晨,市高级幼儿园送来了二十七个孩子,他们同时出现发热、呕吐现象,肺部都有不同程度的感染,可是检查表明,他们并不是食物中毒。化验结果还没出来,不过感觉上却像是一种新型病毒入侵。”

欧阳杰小声地解释着。

“从他们的脉向上来看,就是肺部感染,可是所有抗病毒的药都用过了,并没有作用。”中医院的一个老中医出声说道。

老中医说完,整个会议室安静了下来。

“辰军,你有什么想法?”欧阳杰打破了气氛。

我站起身,向着众人看去,微笑地说:“我连孩子的情况都没看到呢,你让我怎么回答你的问题。走吧,陪我去看看情况再说。”

说完,我率先离开了会议室。

这帮人可以说是各怀鬼胎,各自抱着自己的想法,考虑得都是个人的利益。

欧阳杰扫了众人一眼,跟着我走了出来。

这时,不少与我相熟的专家也跟了上来。

当我看到孩子们时,立即给他们检查了起来。

“疯子,凡是接触到这些孩子的医护人员,包括老师家长,学校全面隔离。”我严肃地说。

当我说完,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我,欧阳杰也认识事情的严重,连忙问道:“这么严重吗?没必要这么做吧!”

“是霍乱,一种我国已经消失了百年的霍乱。还是做两手准备吧,因为我还不能确定它传不传染。”我低沉地说道。

“什么?这不可能!”

“怎么会呢?”

众人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时间紧急,你快点跟市里协调吧,放心,这个病我能治。”

我安慰地说道。

其实,我也没有太大的把握,我也是在家里的医书上见过,同时上面也记载了治疗方法,必竟已经百年都没有出现过的病情。

“好,我这就跟左市长联系。”说完,欧阳杰掏出电话拔了过去。

过了一会,欧阳杰走了回来,“市里已经开始行动了,李书记和左市长正在往这里赶来,辰军,你有把握吗?”

“有,把所有中医给我聚合过来,用针灸治疗,辅以中药进行调理。西医做好准备,如果孩子们出现器官衰竭,立马抢救。”我说道。

“就按你的来。通知下去,所有中医全部过来,中医局所有医护人员做好煎药的准备。”欧阳杰安排道。

我根据医书上的药方写了下来,交给了欧阳杰,“这是药方,马上煎药吧,所有人员必须喝下去,看看你们六院的药厂能不能把这种药生产出来,投放到市场,我总感觉这次的病菌来的不正常。”

欧阳杰疑惑地看着我,接过药方递给了中医局的人员,快速地安排了下去。

这时,全部的中医已经赶了过来。

我从里面选了二十六个经验高的人与我一同进行救治。

“下面我说穴位,大家一起动手,天突入针三分,关元入针四分,鹫尾入针二分半”

众人随着我的口述,深深浅浅地进行施针。

“好了,把被子给他们盖好,半个小时后拔针。注意观察,如果有特殊情况立即抢救。”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辰军,化验结果出来了,是霍乱杆菌,而且是传染性病菌。”欧阳杰把化验单递给了我。

“药煎得怎么样了?”我问道。

“第一批二十分钟后送过来。”欧阳杰说道。

“抓紧吧,这种病菌传染力很快,让派人去诊所,我让张倩她们也把药煎上。”

说着,我掏出电话给张倩拔了过去,在电话里把情况交待了一下。

二十分钟后第一批药送了过来,我让在场的向有医护人员都喝了下去,不过,还是有三名护士和二名医生被传染了。

在场的中医根据我安排的施针方法,马上对他们进行了救治。

半个小时后,孩子们慢慢地醒了过来,我带领医生把针拔掉后,立即给把药给他们喝了下去。

“现在情况怎么样?”左市长走了进来。

“病情已经控制住了,不知道现在传染的情况怎么样。”欧阳杰说道。

左市长沉重地看着我,叹着气说道:“家长已经发现了四人,学校的老师已经有六人,正送往这里。”

“药都送过去了吗?”我问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