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台下的秋胜男一阵狐疑:“武华到底跟他说什么了,田森仁藏明明可以赢,可他为什么突然就控制不住情绪了?”
台下一片欢呼,因为我赢了。
“大家记住,只有我华夏功夫才是真正的功夫,我们武术协会任何一家武馆都是精良的,有爱好武术的朋友,尽可能去我们协会旗下的武馆学习。”
这时候,我可不能得罪人,武术协会旗下的武馆十多家。
这要是我把人抢光了,那群老家伙们可不得跟我红眼啊!
我下了台,学员们竟然簇拥上来,把我举得高高的。
而此时,秋胜男走了上来,还笑眯眯的说道:“武华,下午有一场庆功宴

 文学

,是为你准备的!”
“好啊!”
我当然答应了,美女邀请,我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下午,我被他们安排到了亿嘉和大酒店,秋胜男自费包了一个包间,就是为了为我庆功。
“大家一起敬武华一杯,他今天可是为我们武术协会争了脸面!”
秋胜男英姿飒爽,这么多年了,做起事来都是雷厉风行,大家也都很信服这个小姑娘,毕竟,在武术协会里,除了我之外,她也称得上是第一高手了。
前几天田森仁藏来装bī,她也没讨到什么便宜,根本打不过田森仁藏。
为这事,她头痛好多天了,还好我今天打赢了。
“谢谢大家!”
这么多人都一起敬我,唯独老吴没有举起酒杯。
当初比赛的时候,他棋差一招,没暗算到我,导致比武输了,所以这事他一直怀恨在心,在武术协会里,也是跟我最不对付的一个,总是处处针对我。
要不是看在秋家的面子上,估计他早就暗算我了。
“老吴,你怎么不举杯?”
这时,老李看了眼另类的老吴,狐疑的问道。
他知道老吴跟我不对付,而今天,我又帮他报了仇,老李可是十分信服我。
我又不是听不出来,他这是在帮我说话呢!
“哼!”
说着,老吴站起身,把酒杯摔在地上。
“你算个什么东西!”
说完,他离开了,让大家都有些难堪,谁能想到,好好的庆功宴,倒是让老吴不开心了。
秋胜男作为东道主,当即笑道:“老吴就这脾气,大家不要介意,大家喝酒!”
大家也都得过且过了,因为谁也不想跟老吴一般见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秋胜男好像喝的有点多。
她是个女孩子,本就不胜酒力,现在喝了这么多,小脸都红扑扑的了。
我急忙拦住她,说道:“胜男,别喝了,再喝你就醉了。”
“武华,你赢了比赛,我开心,你是不知道,我这几天有多头疼啊!”
秋胜男上头了,她说起话来,都有点大舌头了。
又喝了一大瓶白酒,秋胜男果然不行了。
她瘫软着身子在我怀里,身体说不出的柔嫩。
“老张,老李,我看胜男好像是不行了,你们吃好喝好,我送她回去!”
说着,我抱起了秋胜男,朝着门外走去。
在电梯里,她紧紧地靠在我身上,身体软绵绵的。
果然,再烈的女人,遇到酒精身体都会变软。
“武华,你知道吗?老娘喜欢你很久了,要不是你成家了,我早就跟你表白了。”
秋胜男一席话,差点没给我腿吓软了。
这小妞竟然

喜欢我?
我有点尴尬,淡淡的说道:“胜男,你醉了!”
“我才没醉,你知道吗?我以前多讨厌你,比武那天,你竟然袭我xiōng,我恨死你了!我就是个女孩,那些老家伙都不听我的,是你一次次的帮我树立威信,要不是你,我都没有今天!”
原来是这样,这些话,应该憋在她心里很久了吧!
“我爱你!”
她彻底醉了,已经趴在我怀里,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我知道她家在哪,她家族是汇源市数一数二的家族,其实我本不想去,免得秋家人误会。
正当这时候,秋意浓说道:“我不回家,我要去酒店休息!”
“好,都听你的!”
到了酒店,我把她安排妥当,打算回家。
可是这时,秋胜男突然站起身,摇摇晃晃的抓住我,一用力,竟然把我给扑倒在床上了。
她的身体软绵绵的,尤其是她趴在我身上,喷了我一脸的酒气。
“你不要走,陪陪我好吗?”
“我……”
我话还没说出来,她就亲吻上我的嘴唇,小香舌不自觉的朝着我的口腔伸了进来……
我这个人,出了名的胆子大,没遇到我不敢碰的女人。
但是,秋胜男我还真不敢碰。
先不提她是秋家人,就凭她是真心喜欢我,我就不敢碰她。
如果今儿个我畜生般的把她给上了,那将是一笔情债,我有家有室,没办法负责任,秋胜男又是重情重义的女人,今后我在武术协会,还怎么混下去?
想到这儿,我推开了她。
“胜男,你醉了,别胡闹!”
说实话,她亲吻我的时候,还是蛮有感觉的。
“我不……武华,我喜欢你……我不要你负责任,你要了我吧!”
说着,她再次扑上来,我捂住嘴,不让她亲,她却生疏的在我脖子上亲来亲去,再热气的蒸腾下,一点点的撩拨我的地下,我不晓得我什么时候就会沦陷了。
我想推开她,可她力气也不小,未免她跟我翻脸,我只好认命了。
“武华,我今天非要得到你!”
说着,她撕扯着我的道袍,把我的上衣都给撕开了。
她亲吻着我的全身,也不晓得哪学来的撩拨技巧,让我觉得很生疏,但是她又是那种平时极其泼辣的女人,英姿飒爽,这种气质的女人,要对我来强的,我哪能反抗啊!
我要是在这儿跟她打一架,非要引来保安不可。
倒不如息事宁人,反正她醉了,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不越格就行了。
她撕扯开我的衣服,又把自己的衣服解开,宽松的衣服全都解开了。
里面的酥xiōng,正被布带绑着,这是我上次袭她xiōng之后,她养成的习惯,把自己的xiōng裹起来,这样的话,就不会被人袭xiōng了。
可是,正因为如此,她的酥xiōng长期不见光,被裹得死死的。
以至于她的xiōng十分白嫩,犹如刚挤出来的牛nǎi一样鲜嫩。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