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接触,宛若一股电流,两人目光对视,陈冰又想起连衣裙拉链的事儿,一阵羞臊。


  “你喝多了,我扶着你回房间吧。”老张建议。

 文学


  陈冰犹豫一阵,微微点头。


  就这样,在老张的搀扶下,陈冰回了房间。


  送陈冰到了床边坐下,老张热心肠的跑去厨房,弄了点热水过来,递送到陈冰手上。


  陈冰喝了几口,见老张对自己如此关心,一股暖意蔓延,加深了好感。


  喝水时,不小心瞥了一眼,发现了老张裤衩的异常。


  突然之间,她下面竟然湿了一股暖流滑过。


  陈冰脑海里竟然开始幻想起来


  胸也涨了起来,全身痒的不行,浑身扭捏,坐在床边很不自然。


  双腿也不自觉的往中间夹了夹


  老张注意到了这个细节。


  他顿感机会来了,于是主动凑了过去,坐在了陈冰的身边,手覆在了她性感柔软的肩膀上。


  “妹子,是哪里不舒服吗”


  陈冰身子猛地一颤,被他粗厚的手掌一搭,全身猛地一绷,竟然有了一丝强烈的爽感。


  “恩”


  一股曼妙的声音不自觉的轻轻叫了出来。


  老张注意到了这个细节。


  他顿感机会来了,于是主动凑了过去,坐在了陈冰的身边,手搭在了她性感柔软的肩膀上。


  “妹子,是哪里不舒服吗”


  陈冰身子猛地一颤,被他粗厚的手掌一搭,全身猛地一绷,竟然有了一丝强烈的爽感。


  “恩”


  一股曼妙的声音不自觉的轻轻叫了出来。


  陈冰醉的稀里糊涂,浑身无力,反应也慢了一拍。


  她迷糊中瞥了一眼老张的裤裆,那地方都快撑炸开了,陈冰竟然期待起来,希望老张的手抓得不止是肩膀。


  老张早就眼馋那两团柔软了,听见陈冰舒服得哼出来了,他大受鼓舞,手顺着那光滑柔软的肩膀,往陈冰的胸口滑。


  滑进黑色连衣裙的胸口,一把抓住那团时,老张的脑子差点儿没激动得炸开。


  这,这也太滑,太软了


  陈冰闭着眼睛靠在老张的身上,好像睡着了一样,两颊红扑扑的,樱桃小嘴喘着粗气,眉头一皱一皱的。


  其实老张知道,陈冰现在喝多了,意识并不清醒,他也怕陈冰突然醒悟。


  他刚开始动作很轻微,见陈冰完全不反抗,胆子更大了。


  老张两只手伸进去,抓着两个肉球揉粉团一样发狠搓了搓,然后把陈冰放倒在床上,自己跪在陈冰旁边,抓着连衣裙的拉链拉了下来

两只雪白的兔子蹦了出来,为了穿连衣裙的效果好,陈冰竟然没穿内衣。


  她躺在老张的剩下,身上一丝不挂,雪白的身体被从黑色亮绸的连衣裙里剥出来,胸口的两点粉嫩随着呼吸上下微微颤抖着。


  老张都寡了多少年了,这个时候哪儿还受得了


  他两手把陈冰的那两团拢在一起,脸一下子埋了进去,像一条狗一样在那雪白的脖子,软绵绵的肌肤上狂咬乱啃。


  口水,齿痕,把陈冰本来洁白干净的身体弄得乱七八糟。


  老张已经控制不住了,裤裆都快被撑爆了,他今天就要睡了陈冰,哪怕明天就死了也成


  “砰砰砰”


  正要脱裤子,陈冰家的房门忽然被敲响,老张吓得从床上蹦了起来,一下子慌了神。


  我靠这大半夜的谁啊她老公不是出差去了吗难不成临时回来了


  老张急急忙忙穿上鞋子,心都快从嗓子眼儿跳出来了。陈冰平时不爱和邻里来往,这大半夜的,除了她老公,还有谁能来敲她家的门


  难道这块到嘴的肥肉就这么丢了老张回头看了一眼不省人事的陈冰,有些不甘心。


  可如果是陈冰的老公,为什么不直接用钥匙开门呢


  老张壮着胆,踮着脚走到门边,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了听外面的动静,越听越觉得可能不是陈冰的老公,十有八九是敲错门的醉鬼。


  他把心一横,悄悄反锁了门,这样外面的人拿钥匙也打不开,决定再等一等。


  如果是陈冰的老公,他就赶紧翻窗溜了。


  不一会,外面没动静了。


  “砰砰”


  就在老张松了口气的时候,又有人疯狂拍起门来。老张根本没心理准备,吓得屁滚尿流,也根本来不及多想,赶紧溜到陈冰家厨房,推开窗户翻了出去。


  因为是邻居,挨着,打开窗户一跨就能翻过自己家。


  躺在自己的房间里,头枕着潮湿得有霉味儿的枕头,老张的心还在砰砰直跳,那东西绑硬,跟块铁一样。


  他看着自己两只手,回忆起那滑嫩的触感,忍不住想笑,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好像做梦一样。


  就差那么一点儿,他就可以压着陈冰狠狠爽一发了,哎,太可惜了


  糟了,刚才走的太着急,陈冰还就这么裸在那儿呢,身上都是老张的口水,万一让她老公看见了那说都说不清。


  说真的,老张喜欢陈冰,不过也不想看陈冰因为自己挨男人打。万一陈冰的老公怀疑她偷汉子,把她打一顿怎么办


  老张越想越过意不去,但他有不能半夜三更去敲陈冰家的门,这样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