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这口气,好像吕青儿希望自己被沈正睡一样。

因为沈正没给她好话,吕青儿气的转头就走,似乎是下地去了。

想来……这件事也是够窝囊的。

要是早知道吕青儿对自己有好感,那早就上了。

一个是黄花大美女,一个是被人上过的二婚女人,是个男人都知道怎么选择。

 文学

就算再不行,也得是刘雪纯这个保守秘密的女人啊,那对胸脯,可大呢。

哎!

这一天,沈正无所事事,也没心思做别的。

到了正午,他去田里,想着把碍事的稻草给清除掉。

他的田和吕青儿家的田挨的很近,住的也不远,所以才有那么多话来说。

正忙着手中的事情,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喊叫,女人的喊叫,有恐慌的声音。

沈正一想,大事不妙,赶紧过去看看。

就看见吕青儿一个坐在地上,铁锹丢在一边,死死捂着下半身,好像那里抽筋了一样。

“怎么了?”

沈正忙跑过去蹲下,发现一条黑乎乎的蛇从跟前溜走了。

怎么回事!

吕青儿不抬头,就像女人痛经一样抓着下半身。

沈正认定,这条蛇咬了吕青儿,可为什么是那个地方呢?难不成是女人在小解的时候让蛇给咬了一口?

很有这种可能哦,不过吕青儿用衣服挡着,看不出来。

“我来给你看看。”沈正弯腰过去。

“滚开!”吕青儿满脸疼痛和怒气:“我的事,不用你管!大可去找你的李惜晴好了!”

“说什么胡话呢,这条蛇可能有毒!”

“有毒也不关你的事!”

真是个倔强的脾气,沈正不管不顾,硬是拉开吕青儿的遮住下半身的手。

撩开衣服一看,还真是刚刚小解被咬到的,而且正是花蕾的中心地带。

被沈正这样看,吕青儿疼痛感稍有退却,脸红了。

“你……你干嘛啊你。”

“也许蛇有毒。”沈正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帮你吸毒。”

吕青儿嘴上说着不肯,可身体却很有主张,把双腿给岔开了。

第一次看见吕青儿这么羞臊,她那隐秘之处也比李惜晴更加富有吸引力。

但胸脯一定比李惜晴更加挺拔,毕竟是个雏儿。

“再不吸毒,可能出人命。”

吕青儿把脸摆向一边,用手遮住脸:“那……那你吸吧,闭上眼睛,不准偷看。”

切,你自己都闭上眼睛了,又看不到我。

沈正低下头,跪着身子靠前,把嘴贴近那个神秘饱满的地方。

“呼——”

吕青儿头一次让男人这样接触自己,她喜欢沈正,身体不由自主的发出颤抖。

同时沈正也料定,这条蛇没有毒,中毒是会变色的,但上面只有浅浅的牙印。

可他却显得很紧张:“果然有毒,而且是剧毒!我来救你的命!”

“嗯。”吕青儿咬紧牙关,闭眼。

这田地之间就两个人,沈正就要尝一尝吕青儿是什么滋味。

一口,两口,三口,连绵不绝。

吕青儿终于忍不住了,跟着后面哼喊起来,死死咬住自己的手指:“你快点儿……好了没,我难受,我有点受不了了——呃呃——”

“别紧张,吸毒当然要吸干净喽。”

忍不住,沈正听到这痴迷的哼声,勃然而起。

他仰望吕青儿的时候,看见女人因为初次品尝‘折磨’而忍受的巨大‘痛苦’,为自己感到欣慰。

于是,那手指就有了可用之地了,朝前探入,没被开发过就是没被开发过,那地方紧的筷子都扎不进去。

“啊!——”吕青儿突然憋不住喊了一声,同时按住沈正的头:“你——你要做什么?!”

“我在帮你吸毒啊。”

“你——你骗人!你明明是就想……”吕青儿难以启齿,怀揣着对沈二娃的喜欢,心里是乐意的,嘴上却很厉害:“不行,我还是黄花大闺女,你不能对我这么做。何况你还……那么多闲言碎语的。”

沈正偏就不信这个邪了,猛然一吸。

随着这一下猛吸,吕青儿浑身癫狂的颤抖起来,双手也松开对沈正的强行控制,这种感觉能让自己飞起来:“呃呃呃……”

突然,在沈正努力做事的同时,吕青儿不喊了。不管他再怎么努力,这个女人都很淡定。没道理啊,刚刚还那么激情的。

沈正抬头看着吕青儿的呆滞眼神,原来是不远处有两辆汽车进了村子,距离他们只有不足三十米,要不是因为这边的庄家长的高一点,几乎就被人看见了。

“有车……”吕青儿说。

切,汽车关我什么事,沈正再次猛吸起来。

“嗯——不要……难受呢。”

吕青儿已经推开沈正,把裤子穿好。

真是败坏自己的兴致啊,刚刚才有点感觉,正到了激荡的时刻,怎么就放弃了。沈正擦擦嘴皮子,盯着那辆进了村的汽车。

不过,还有别的事找上自己,沈平给沈正打来了电话,说村长回来了,要见沈正。天呐,那张和李惜晴发生关系的照片,不会村长已经知道了吧。

算了,知道就知道吧,迟早的事。

沈正站起来,对吕青儿笑嘻嘻的说:“回头咱们再继续吸毒。”

吕青儿忍住没笑出来:“那……什么时候继续吸毒啊。”

可沈正已经走了,去了村长家。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