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今晚也要去秋名山比赛?”


“嗯,我喜欢飙车。”


魏凛笑了笑,拍着凉介的肩膀,“那行,今晚我们去证道秋名山。”


 深喉粗暴高H 《插翅难飞》陆进

“也行。”


凉介这人有点贵气和傲气,他加入w财团完全是因为要逃避一些事,而且碍于安娜之前三番五次打电话让她担任曰本这边的ceo,老同学加上美女效应,凉介一口答应了下来。


“都是朋友,别老板老板的叫,叫我魏凛吧。”


曰本人很懂职场尊卑的,所以既然是老板,那么凉介自然会摆正自己的姿态。


现在魏凛不喜欢他叫自己老板,显然是魏凛挺欣赏这位年轻人,当朋友处。


凉介点头,“行!魏凛!”


两人很友谊的拳头挨拳头的笑了笑。


魏凛:“你的车在哪儿?”


“那边那辆!”


魏凛望去,先是一愣,然后滑稽一笑,“ae86?不是,你开86去秋名山?”


那边,停着一辆已经停产的ae86。


“你头文字d看多了吧?”


“就是头文字d同款,以前喜欢看,所以我改装了这辆,一直没机会开,今晚我就开这辆,你开es。”


拽!


狂!


魏公子就喜欢这种性格。


“你是想替我出气?”


“有这个原因。”


“谢了!”


魏凛拍着他肩膀,由衷的感谢。


昨晚魏凛把丰臣直树的阴谋给凉介说了,凉介这人很较真的,虽然和魏凛一样不想管山田组的明争暗斗,但不排除凉介想用这种比赛挫直树的锐气。


“es你开,86归我!”


魏凛拽过凉介手中的钥匙,大步朝ae86走去。


车虽然老,奈何这车和秋名山很搭。


“走吧,先找个地方练练手。”


两人各自坐进驾驶室启动离开。


……


当晚七点,es和ae86停在一条小巷子口,魏凛和凉介在一家日料店吃饭。


“感觉怎么样?”凉介望了一眼外面的86,问道。


“只剩下一个壳了。”


“对!除了这壳,所有动力组成全部都换完了……还有一个小时,魏凛你到时候要小心一点。”凉介提醒道。


魏凛明白凉介想说什么,“直树,呵、就他那点小把戏,幼稚!”


魏凛清楚直树一边给自己抛橄榄枝,一边又想找机会做掉自己。


秋名山势蜿蜒曲折,比赛的时候出个差错,飞出赛道,坠入山崖摔得粉身碎骨也是常有的事。


直树不就是想用这种方法搞魏凛吗?


既然魏凛答应了,那么就不怕。


而且…


只要直树敢有小动作,魏凛不排斥先送他一程!


凉介:“晚上我会保护你。”


“你?呵呵、得了吧,我不用谁保护。”魏凛摇头笑笑。


凉介:“安娜很在乎你。”


“……停停停,别煽情,就一个比赛,我没事的,就算我掉到悬崖去了,我也死不了,来少废话,喝酒!”


魏凛说的是实话。


挂逼的世界没人懂。


拿不拿冠军不晓得,但是死是不可能死的,魏凛想死,系统还不答应呢。


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两人走出日料店,准备去秋名山的时候。


滴滴滴,魏凛的电话响了,一看,笑着指了指凉介,“你通风报信了吧。”


起身去外面接电话。


“安娜小姐姐打电话干嘛呢?”


安娜听说魏凛要去秋名山赛车,让他别去,凉介并未说直树的阴谋,但安娜一听那蜿蜒曲折的山路,就担心魏凛的安危。


魏凛苦口婆心的说好一阵,安娜的语气依旧坚决‘不许去,要是去了,我就在微博上爆你和我的照片和视频!’


“噗——”


魏凛一口老血喷了出来,随即大笑。


“安娜你这也太绝了吧,是要学那些明星的女朋友吗?你学坏了。”


“总之就是不能去,有什么好比的,去了万一吃席怎么办?”


“……”


“别去了乖!”


魏凛看了看时间,七点39分。


“行,我不去了。”又朝凉介比划一下,“凉介你去吧,我不去了。”


“行!”凉介不多言,驱车离开。


“还不挂?”


“不挂,我们多聊聊。”


“哈哈哈,安娜你就那么不相信我吗?”


“我是爱你,所以不想你有事,难道不想和我打电话?”


“想!聊吧。”


魏凛坐在驾驶室,调整好座椅,和安娜煲电话粥。


……


夜色秋名山,证道漂移弯。


山路蜿蜒曲折,最危险的几道弯可是夺走了好多飙车党的生命,即便如此,依旧当不了飙车党对秋名山的执着,这是个有故事的‘圣地’,因为头文字d的缘故,所以飙车党都爱这里。


此时,秋名山山顶通火通明,轰鸣声、嘲笑声、打情骂俏声。


喜欢飙车的、喜欢看车的、喜欢夜生活的都聚于此。


这里同样是发生一夜情频率最高的地方。


纵情。


纵欲。


挥霍青春。


赛车一响,父母白养。


然而,今晚不同,秋名山上的年轻男女,几乎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山田组。


丰臣直树今晚是把妹妹奈美子也带来看自己的表演,看自己怎么赢的魏凛,又或者魏凛怎么被撞出赛道摔死的。


丰臣直树上位的路上,不允许有半点意外。


其实都怪那老东西,好像有点怀疑我了,所以开始想用奈美子去讨好魏凛,真是越老越幼稚!


蛇鼠一窝的松木君看了看手表,喊了一声直树君,直树拍拍妹妹的肩膀,转身走来。


松木君:“直树君,还有10分钟就开始比赛了,魏凛还没来,应该是跨出华夏就当缩头乌龟了,我还以为什么魔都魏公子真有多么了不起,结果连秋名山都不敢来。徒有虚名罢了。”


在自己主子面前,贬低主子的眼中钉,松木可是一把好手。


直树看了一眼栏杆边的奈美子,眼神期待的望着夜色中上山的路,直树眉头微皱,“在等等!要是不来,我们就按时比赛。”


“嘿!”


……


七点59分。


松木君:“应该是当缩头乌龟了。”


直树不屑的冷笑,“看错人了,封路比赛吧。”说完转身就走。


此时的奈美子着急的在给魏凛打电话,可惜一直在通话中,搞不懂他在干嘛。


松木君拿出对讲机就要发布,“山下的人可以封……”


“等等……”


这时候,现场有人指着山脚下某出亮着车灯的山路。


汽车的轰鸣声也渐渐传到上山。


对讲机响了。


“有人上山了!”


嗡嗡嗡~


一辆雷克萨斯快速的在秋名山山路穿梭。


声音很刺耳,奈美子在激动,直树眉头皱了皱。


“雷克萨斯正在上山。”


“确认了,是凉介。”


“呵、”一听到是凉介,直树摇头讪笑,瞄了一眼奈美子失落的表情,“奈美子你很想魏凛来吗?”直树还是没忍住的问了。


“他说了要来的。”奈美子很着急,“要不再等等?”


“说好七点就七点,他当缩头乌龟不来,我们还等他干嘛?”


直树第一次在奈美子面前的语气变得严厉,说完方知自己有点过了,说了声抱歉,转身朝自己的赛车走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