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女 女攻 小说h 她说洗过澡了放心舔】

谷雨点点头,待陆亦扬退出房间后,便褪去身上那黏黏糊糊的衣裳,拧了毛巾,开始擦洗身体。


事实上,直到这一刻,谷雨才真真切切看清楚原主留给她的这具身体:


脸圆圆的,皮肤黝黑,脸上还有不少又红又肿的痘痘;


肥嘟嘟的下巴,几乎看不见脖子,更别提什么天鹅颈了;


还有粗壮的胳膊,看上去围度都差不多跟别人的小腿有得一拼了;


甚至就连腹部,也华丽丽的隆着三层游泳圈。


可以说,这身材,即便用“虎背熊腰“来形容估计都算客气的。


谷雨欲哭无泪。


她真想不通,原主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才要长这么一身横肉的?


难道,她不知道“外表是书的封面,内涵是书的内容,如果人家连你这个封面都不愿意翻开,那又谈何了解你里面的内容”这个道理?


现在可好,原主把这个烂摊子丢给了她,罪也全部得由她来受。


她真是冤啊!


可又能怎么办呢?


除了自立自强,并加入减肥大军之外,她还有什么更好的出路?


没有!


谷雨心里沮丧,慢悠悠擦完身子,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打开房门。


院子里,已经没有了江娇娇撕心裂肺的嚎叫声。


想必,是喊累了。


陆亦扬看到她出来,主动接过了她装脏衣服的桶。


“走吧,我带你去河边洗衣服。”


两人一前一后,缓缓往河边走。


路上,碰到几个村民,对他们指指点点。


谷雨知道,他们是在议论她和陆亦扬睡在一起的事。


像这种民风落后的村庄,一些妇人闲着没事,整天除了聊这个,也干不了别的。


消息,自然也就传得快了。


好在,谷雨对这些流言蜚语并不在意。


他们说他们的,她做自己的,互不干扰。


走了一会儿,两人来到河边。


陆亦扬想帮谷雨洗衣服,可谷雨不让,他也只好作罢,自己拿着鱼叉到旁边抓鱼去了。


谷雨手脚利索,没一会儿功夫就将几件衣裳都洗好了。


她挽起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转头向陆亦扬所在的方向看过去。


只见陆亦扬因为被河水溅湿了衣裳,此刻已将上衣脱了,露出那小麦色的肌肤。


宽肩窄腰,肌肉结实,即便隔着十多米,她也能清楚的看到他胸部以下的八块腹肌。


甚至就连很多肌肉男没有的人鱼线,他也一样不落的全都有。


啧啧啧,这家伙要是放在现代社会,估计早就被称为是行走的荷尔蒙了吧?


谷雨难免有点春心荡漾。


“哎,那不是陆亦扬么?刚才我看见竹溪村那个叫陈晓兰的漂亮丫头来了,他怎么还在这儿?”


就在谷雨对着陆亦扬犯花痴的时候,岸边两个端着洗衣盆的中年妇女过来了。


“我也看见陈晓兰了,好像是往东边去了。估计,是他和那丫头约好了,等抓完鱼就去那边找她的吧!”另一个妇人说。


陈晓兰来了?


谷雨有点诧异。


可联系上江卫东之前匆匆出门的样子,她又觉得是意料之中。


她已经跟江卫东解除了婚约,这么好的消息,他怎么可能不通知陈晓兰?


这一通知,两个人难免天雷勾地火。


谷雨回过头,朝她们说的东边看了过去。


只见,那地方有一片小树林,郁郁葱葱的,从外面根本看不清里面到底有啥,倒真是一个偷情的好场所!


也好,有些事终归是要解决的。


晚解决,不如早解决!


“随便他们吧,年轻人的事,我不懂,也懒得管。我啊,只关心今天晚上吃啥。这天天吃大白菜,我都快吃腻了!”


年纪偏大的那个中年妇女一边说,一边蹲在河边,搓洗手里的脏衣服。


“这个季节,你不吃大白菜还能吃啥?难不成,吃野菜?”另一个中年妇女随口说。


“野菜?你说起野菜,我想起前几日刚下过雨,估计地皮菜长起来了吧?要不,一会儿洗完衣服,我们去挖点地皮菜回去吃?”


地皮菜,谷雨知道,那是一种属于念珠藻的野菜,呈黑褐色,生长在近水阴暗的地方,有点类似于平时吃的黑木耳。


她眼珠子转了一下,张口便说:“两位婶婶,你们是不是要去挖地皮菜呀?”


两个妇人看她有点面生,有点防备,不冷不热的问:“你谁呀?你问这个干什么?”


谷雨浅浅笑了一下,一脸乖巧:“两位婶婶别误会,我是新嫁到你们村的媳妇,刚才我听你们说要去挖地皮菜,正好昨天我在东边的林子附近刚挖过,所以就想告诉你们一下,免得你们到处寻。”


谷雨的话,不偏不倚,正好说到了两个妇人的心坎儿上。


要知道,那地皮菜虽然只是野菜,但也不是到处都能挖到的。


有时候,上个星期刚在一个地方挖过,下个星期再去,就没有了。


两个妇人刚才,也正在琢磨这挖地皮菜的地点。


不曾想,谷雨就自动把挖野菜的地方送上了门,这可省去了二人不少功夫。


“丫头,你说的是真的?你昨天真在那边挖到过?”其中一个妇人还是有点迟疑。


谷雨连连点头:“千真万确!你们要真想挖,就得赶紧去。昨天我挖的时候,有几个大姐看到了,说今天也要去挖。你们要是去晚了,回头被那几个大姐挖去了,可别说我是在诓你们!”


农村妇人本就爱争个你长我短的,二人听到谷雨这话,生怕即将到手的地皮菜被别人挖了去,马上连衣服都不洗了。


“丫头,你现在走么?不走的话,麻烦你帮我们看一下衣服,等我们俩挖完地皮菜回来,给你也分一碗。”


谷雨摆摆手:“不用不用,我昨天挖的够吃,不用给我分。衣服我帮你们看着,你们快去快回就行。”


两个妇人见谷雨这么好说话,对她一通猛夸之后,便卷起袖子,匆匆往东边小树林的方向去了……


因当过兵,准头好,加上熟识水性,所以没一会儿,陆亦扬就抓了半筐鱼起来。


他收了鱼叉,大步走上岸。


看到两个妇人行色匆匆,他俊秀的眉头微微皱了皱。


“这两个婶子走得这样急,是要去做什么?”


谷雨将洗净的衣服拧了拧,抹了下额头的汗,若无其事的应道:“我也不太清楚,但刚才听她们两个聊天,好像是说前几天下了雨,要去那边挖地皮菜回去吃。”


陆亦扬打小就生活在这个地方,对地皮菜已经见怪不怪,便没有多问。


而谷雨看到他手里的鱼筐,却来了兴致。


“给我看看,你抓了多少鱼,够咱们吃的么?”


说着,她便凑到筐边。


“才半个小时,你居然抓了这么多?好厉害呀!看来,今天晚上我们可以大饱口福了!”


见谷雨一脸的兴奋,不知为何,陆亦扬竟觉得有些满足。


虽然眼前这个女人胖胖的,整张脸就像一个圆圆的肉饼一样,但她的性格倒挺讨人喜欢的。


起码,在两人相处的这段时间,她还真没在什么地方让他觉得膈应过。


“陆亦扬,你会做饭么?”谷雨突然问了句。


陆亦扬坦然摇了摇头。


早些年在家里,都是陆翠芳掌厨。


后来去了部队,也有专业的炊事班。


双飞孟卉钰慧第80章在线阅读丝袜高跟美脚秘书OL在线


以至于这么些年,他还真不怎么会做饭。


好在,谷雨也并不嫌弃他,她用手里的小棍子拨弄了一下筐里的鱼,仰头冲他甜甜一笑。


“那等会儿回去,我做给你吃吧,我以前看别人做过一道特别的鲫鱼豆腐汤,那味道特别香,我想尝试一下。”


陆亦扬微微一怔,有些意想不到,但还是点头默许。


谷雨心生欢喜。


“那我们干脆跟着那两个婶子去挖点地皮菜,之前我在别人那里偷师学艺的时候,看到鲫鱼豆腐汤里放了些地皮菜,那人说这样能提鲜。”


谷雨笑得两只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看着很有喜感,以至于陆亦扬都不忍心扫了她的兴致。


他一手提着鱼筐,一手提着装衣服的桶,跟谷雨一道往东边那片树林的方向走。


谷雨是个闲不住的,一路上都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好几次甚至把陆亦扬都给逗乐了。


他笑起来,自然比不笑的时候更加好看,宛如在沉默的黑曜石上洒下了一片浅浅的阳光,熠熠动人。


谷雨也不知自己哪里来的冲动,突然拉住陆亦扬,踮起脚直接吻在了他的唇上。


男人的唇微微有些干涸,但气味极为好闻,仿佛在薄荷糖里泡过,清凉之中又带着丝丝甜意,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


陆亦扬整个人都是懵的。


一抹绚烂的绯红,迅速在他小麦色的肌肤上蔓延,一路直红到了耳根,那颜色真恨不得能滴出血来。


他……他被谷雨亲了?


他下意识想推开她。


可事实上,谷雨早就有所预料,亲完就直接跑了,徒在长满荒草的小路上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陆亦扬有点生气。


毕竟,在他们这个年代,女人的名声是顶重要的东西。


别说主动亲男人了,就算是未婚男女主动拉拉小手,那都是有伤风化的大事。


但……看到谷雨满心欢喜蹦蹦跳跳的样子,他心里的那股气就又莫名有点生不起来。


归根结底,谷雨之所以落得现在这个下场,除了江卫东在中间使坏,他也有责任。


若她不是睡在他的床上,想必现在她也不至于被江卫东退婚。


他到底,是对她心存愧疚的。


也罢,亲了就亲了吧,只要她开心就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